第三章 不给钱就砸

古代逆袭攻略 +A -A

  临安村有两个叶家。叶家是临安村的外来户。叶大爷如今已经是临安村的富户,在村里说一不二,在村里也很有些威信。

  叶二爷家,却一日比一日落魄。曾经叶二爷在世时尚且能饱腹,那叶大爷一家倒也有些往来。后来叶二爷死了,剩下个叶老太太刘氏独自抚养三个孩子,家里的日子也越发难了。

  叶老大是刘氏大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最小的儿子还在念书,前几年中了秀才。却又伤了腿,一家子重担都压在了叶老大身上。这叶老大如今征兵三年未归,甚至没有半分消息出来。

  村里都隐隐猜测,这叶老大已经遇害了。这叶老二一家,也越发过不下去。让人轻视。

  家里小小的,残的残,还多是妇孺。家里唯一的叶永安,却是个二混子。这村里,倒是没几人把刘氏一家放在眼里。倒是叶拾舟那门亲事,让人颇有些微词。艳羡有之,恐怕嫉妒也有之。

  便是叶大爷那边,因着这门亲事也暗自有些不悦。自家过得好,却不如叶二爷家那几个孩子嫁的好。况且人家还识字呢。所以这叶小翠那边,每每见得刘氏一家的清贫,都隐隐有种优越感。

  平日里叶拾舟对叶老大那边更是谄媚至极,叶老大那边偶尔也会给她些小恩小惠,更是把叶拾舟给笼络住了。

  让村里隐隐有些闲言碎语。刘氏一个当奶奶的,却是连孙女都笼络不住。生了个白眼狼。

  许家和叶大爷一家关系不错。甚至钱氏还隐隐透露,若不是孝哥儿已经订了亲,只怕首选便是叶小翠。这两家关系便有些不清不楚。但许家人,却是真正把曾经的叶拾舟拿捏在手里的。

  这会儿大家见她要钱,许娇容也只以为她是嫉妒今儿新戴的簪子,心里一发狠,便上前道“拾舟,我知道你喜欢姐姐这簪子,姐姐送你了。你可莫要听信旁人的话,咱们以后才是一家。不过这簪子还真是适合你,上次孝哥儿就说这簪子衬你的肤色呢。”

  说着见老太太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许娇容才轻抿了嘴角。

  外边的叶小翠见了,眉眼微沉。

  叶拾舟眨巴眨巴眸子,虽然脑子还有些混混沌沌,但本着雁过拔毛的原则,愣是傻不拉几的收在了怀里。

  一转头,满脸还是正儿八经道“砸了人不赔钱,就找村长。亦或是给你砸个一样的洞也行。你选哪样?”大眼睛直直的看着王一清。

  手上的石块儿还掂量了一下。她心里惦记这事可是两三天了。挨揍不还手,那可不是女战神的作风。不给钱就打回来,她甚至还瞧了瞧哪个方向顺手,怎么才能砸出一模一样的伤口来。可千万不能怀疑星际女汉子的执行力。

  许一清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二世祖,这会儿愣是吞了吞口水,突然又觉得自己太窝囊,顿时叉着腰怒骂一句“还赔钱?就你长那磕掺样儿,还想要赔钱!你等着吧,到时候我让孝表哥不娶你!砸你咋地了咋地了!!”肥肥厚厚的脸都拧巴起来了。

  “那我不要钱了,我要砸回来!”叶拾舟俏生生的立在那里,严肃的看着他。

  没人能理解霸道了几十年的星际女汉子,对于突然要吃亏所产生的执拗。

  挨打,不还手,那是智障!叶拾舟脑子里自动把许一清脑门上给划个叉。

  看着王一清的眼神便愈发不善起来。

  许一清脸色一滞,小胖墩跺了跺脚,心里气急这么个死丫头敢跟自己顶嘴,但看着她额头上那雪白的纱布,又觉得心凉凉。总觉得那死丫头眼神有些渗人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横竖你以后是我表嫂,以后有人娶你了。你还怕什么。再者说,我表哥本就不愿娶你,以后吃亏的可是我表哥。你竟还想问我要钱。”许一清推了一把钱氏,钱氏抱着孩子差点栽到地上。

  钱氏气得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孝哥儿可是钱家长孙。如今本就有退亲的念头,这儿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老太太阴测测的看了眼叶拾舟。便听老太太道:“拾舟你这丫头性子越发不好了。许奶奶给你收着还会昧了你的?你现在拿回去,可不是被你那奶奶和继母给昧了。”许老太太皱了皱眉。

  以往,叶拾舟是极其讨厌叶家人的。

  “就是,咱们可是一家的,难不成你还打算跟那周氏过日子?来,快把鸡汤喝了。以后想喝告诉钱婶儿,你钱婶儿以后给你熬。”杨氏直接便推到了钱氏身上。反正是你儿子砸的。

  钱氏抱着孩子淡淡道。:“拾舟以后想喝过来便是,我家孝哥儿便一直夸赞你懂事的。”轻哼一声,那姿态颇有几分高高在上。

  钱家有些银钱,又在镇上谋事,在临安村人面前,她这心里是觉得高人一等的。

  “好了,还说什么说。拾舟丫头,你把这碗端回去。这事便算了了。”许老太太瞪了几人一眼。

  叶拾舟皱了皱眉,偏着脑袋想了半响,才利落的转身打算出门。

  “拾舟,你鸡汤还没拿呢。”杨氏见她要走,喜滋滋的喊了一声。

  走到堂屋门口的叶拾舟这才回道:“听人说村那头的举人老爷是最公道的,我去问问,这钱该谁赔。况且,因着这砸破脑袋,以后可麻烦了。”小手还摸着额角,后知后觉想着让锄头给锄了,这伤疤可不算光荣啊。

  “站住!你干啥去,举人老爷也是你能见得的。”老太太一急,顿时呵斥住了。

  天啦老爷,她竟是还想去举人老爷那里求公道。她许家的儿子,如今已经是童生了。明年便要考秀才,这举人老爷可是要给她儿子做担保的!

  许老太太咬着牙,恨不得一口把叶拾舟嚼碎吃了。这吃里扒外的东西,那么多鸡骨头简直喂了狗!老太太急的都从椅子上跑了下来。还狠狠的瞪了眼钱氏,这不着五六的东西。

  叶拾舟默默的看着她。心里掂量着各种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啥的。

  叶拾舟哪里懂什么虚的,转身就伸手“拿钱!”脸上表情都没半分变化的。仿佛你爱给就给,不给我出去找举人老爷要。

  老太太喉头一梗,仿佛见鬼了似的。往常这丫头见了她哪次不是笑的跟傻子似的。现在居然还知道伸手要钱了!

  定是那刘氏吹了阴风,到时候看老娘收拾不死她!一个死了相公和儿子的破落户,竟是也敢来她许家要钱。

  杨氏和钱氏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几乎要咬牙切齿了。脑子里瞬间想的也是刘氏。不然以这蠢货的脑子,知道要找举人老爷?莫不是给砸破相气昏了脑袋?

  “罢了罢了。你要便拿去。许奶奶可是心疼你才给你,莫给那外人占了便宜。出去可别乱说话!”许老太太阴着脸,喘气都有些粗。

  对于她小儿子,那可是要光宗耀祖的。便是老大老二都得靠边站。

  老太太从兜里抠抠搜搜摸了二钱银子出来,心都疼的滴血。那门口的叶小翠气得眼睛都绿了。二钱银子,便是鸡都能买好几只了。吃不死她!看着叶拾舟,越发看不顺眼。

  这一家子灾星!爷爷说的真对。那一家人都是克人的命。

  那钱一掏出来,院中的几个孩子眼睛都绿了。其中尤以钱氏家的最甚。许娇容甚至脸都扭曲了一下。

  那银子,自家娘可是要贴补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