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亲疏远近

古代逆袭攻略 +A -A

  “舟舟,舟舟。许娇容叫你过去一趟呢。“外边脆脆的嗓音喊了起来。这是与叶拾舟关系极好的姑娘叶小翠。

  叶小翠是村头的富户,也是叶老爷子的大哥。只不过叶老爷子死后,便未曾再管这边。两个本是同根生的兄弟,在村中却是连寻常邻居都不如。

  叶小翠穿着一身桃红的对襟带花长裙,耳朵上还带着个银耳环,这已经是村里顶好的打扮了。

  曾经叶拾舟为了这一身行头,没少在周氏面前夹枪带棍。惹得叶老太太几次三番怒骂周氏,指责她克夫克叶家,还不会带孩子。这叶家几个孩子,说句旁人骂人的话,当真是要绝户了。

  上下两代,好几个儿子,竟是找不到一个顶梁柱。这也是叶老太太性格突变的由头。

  后院两个孩子见叶小翠一来,脸色顿时一变,低着头便不敢再看一眼。

  叶拾舟还没说话,那叶小翠便摇着身子走了进来。见她头上还有纱布,眼底一喜,又强压了下去。甚至瞧见那叶家落魄的院子,眼中都隐隐有些不屑。

  叶拾舟瞧见了,但并未理会。只是觉得原身不止不是个东西,竟然还眼瘸。

  叶小翠挺直了脊背,一副了不得的样子。踩在院子里还惦着脚,若是以往的叶拾舟看见了,只怕又要找着周氏含枪带棍的辱骂一番。

  叶小翠瞄了眼叶拾舟,哼,长得再好看又任何,还不是个死了爹娘的穷丫头。如今连亲事都没了。看着她白花花的纱布,叶小翠高兴得很。

  “看啥看,两没见识的东西,活该一辈子在这村里窝着。“叶小翠横了一眼那俩双胞胎。

  反正叶拾舟都是向着钱家的,为了讨好钱家,叶拾舟那心眼可是大着呢。只恨不得自己就是镇上的人家。更是从来不把周氏和那两个弟妹放在眼里。

  “舟舟,咱奶叫你过去吃肉呢。走走走,省的你家这几个泥腿子又来了。“叶小翠直接就拉了她,往外面走去。

  叶家大哥那边与这边疏远,叶老太太心里也存了一口气,平日里有事无事从不去叶老大那边转悠。但叶拾舟可不理,对她来说,叶家那边有钱,穿的好吃的好,总是明里暗里的过去。让叶老太太恨得直咬牙。、

  叶老太太心气高,脾气倔。但年轻时却是个顶厉害的人物。愣是一个人拉扯到了一家人。

  后院两个锄草的孩子眼里满是黯淡。二姐每次回叶家吃肉,回来后她娘都会被叫去老太太那儿怒骂一番。斥责她管教不好儿女。

  以前大姐在家时还好,大姐出嫁后,这家里便由着叶拾舟闹了。老太太只安心养着小叔,从不管他们几人。也不知是不是放弃了。

  叶拾舟一语不发的跟着,若不是周氏这几日杀了两只鸡补着,估计还得被这叶小翠拖个踉跄倒在地上。

  叶拾舟如今十一,本就生得极白,周氏又从不让她做事儿,倒是比叶小翠好看了不少。从偶尔叶小翠眼中的嫉妒就能看出来。也有可能是因着那一门据说是极好的亲事。听说能嫁到镇上当老板娘。如今退了亲最高兴的便是她。

  叶老爹小时跟着道士念了几天书,取得名字也比旁人好听。甚至叶拾舟几个孩子都是识字的。这也让叶家大哥那边有些心里不舒坦。

  一个死了相公,独自拉扯孩子的寡妇。如今家里孩子居然还各个识字?要知道现在便是他们叶家大哥那边,家里也还没供出个读书人。

  曾经更是出了叶泽南这个秀才老爷。可把叶老太太美上了天。后来叶泽南伤了腿。整日躺在床上养身子,背地里最高兴的可就是叶家大爷那边。

  “你可不知道,那磕了你脑袋的许一清,可被钱姑姑打惨了。真正是可怜的。钱姑姑还让他提了两只鸡过来,想来是要炖给你吃的。“叶小翠想要挽着她的手,却被叶拾舟不小心挣脱开。

  叶小翠知道她喜怒无常又极有可能退亲,只瘪了瘪嘴,倒也没在意。反而有些不屑。许家的小儿子一锄头把叶拾舟脑袋磕坏了,高兴得可是她。

  那许一清,便是钱家大姑奶奶的儿子,嫁到了这临安村。平日里叶拾舟总是刻意讨好许娇容,对许家更是谄媚得很。

  待到了许家老宅前,那鸡汤的味道都快飘了出来。青砖红瓦,院前还围着高高的栅栏,其中种满了时令蔬菜。满院飘香的鸡汤味,让人眼睛都亮了。

  许家有个大爷在镇上衙门做师爷,在临安村可是超然一般的存在。否则钱家也不会把姑娘嫁过来了。

  院里闹腾腾的,似乎很是欢乐。叶拾舟一进门,满院笑声一滞。

  还是许家大伯娘最先反应了过来,“哟,咱家拾舟来了。快来快来,大伯娘今儿可给你炖了鸡汤呢。那混蛋小子,你钱婶儿可揍他了。“

  大伯娘杨氏上前就想要揽她肩膀,叶拾舟一侧身,便躲了过去。那满是冷意的眸子,看得杨氏心底直泛嘀咕。

  叶拾舟鼻翼微微耸动,不着痕迹的扫了眼众人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屑,以及身上那淡淡的鸡汤味。心下了然。面无表情道:“翠姐姐说钱婶儿给我送了两只鸡,我是过来拿的。“

  众人一滞。

  “你这丫头,还拿什么拿。我还短了你的不成!过来吃。“许老太太从堂屋里出来,嘴角还有些油腻。手中端着个白瓷碗,隐约还能看出鸡爪和鸡头。

  那叶家祖坟冒了青烟,才有那么好的福气。这两只鸡,可是二儿媳妇花钱独自买来赔的。

  许老太太想着这叶拾舟为了巴结钱家,本就亲近自家,倒也直接就炖了。

  众人都了解叶拾舟的尿性,竟是没一人反对。

  那端给叶拾舟的鸡汤竟是比今儿周氏炖了好几天的还淡。油花都看不见几分。也不知兑了多少水。

  钱婶儿抱着孩子笑眯眯的站在自己屋里,丝毫不去管。只是细看的话,还能看出那眼神有些冷和不屑。

  许一清正眼神愤恨的看着她。不就是拿锄头锄了一下么,又没死。再说了,这人以后还想嫁给大表哥,便是伤了她又怎么的!

  那叶拾舟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回头悠悠的看了他一眼,吓得许一清猛的一退,把抱着孩子的钱氏给吓了一跳。

  “清哥儿怎么了?“钱氏是钱家的大女儿,当年还未出嫁时可是千宠万宠,如今生了个外孙,那钱家也是疼得很。哪知这一没看住,便把叶家的叶拾舟脑袋给戳了个窟窿。更何况,叶拾舟还是她钱家大儿子的娃娃亲。

  钱氏想想心里就膈应。便是那叶小翠虽然不识字,但家境也比叶拾舟家好多了。

  许一清是个胖墩,眉眼间满是戾气。不耐的撇了撇嘴,没理她。外祖家宠,爹娘宠,爷爷奶奶也宠。许一清在许家,可是得宠的很。

  叶拾舟跟着进了堂屋,许老太太正端着碗。杨氏想了想,倒也跟着过去了。心下颇有些不以为然。

  这叶拾舟从来都是听许家话的,好几次还把周氏的簪子给偷了出来。她都占了点便宜呢。

  周氏就是个没福气的。

  叶拾舟却是个耿直的性子,她也不像往常那般跟着许家人低三下四的赔笑。只定定的站在许老太太跟前两步远,指着脑袋道:“赔钱!“那生硬,掷地有声。

  跟进门的几人一怔。连许老太太脸上刚摆起来的架子都僵住了。

  往常这叶拾舟一来便甜甜的叫着众人,然后在她们跟前怒骂周氏和两个泥腿子,还不忘恭维众人一番。这会儿,画风明显不对啊。

  杨氏最先反应过来,脸上带着几分笑“你这丫头说什么呢?那一清可比你还小了一岁,又是你钱婶儿亲儿子。以后算来,也是你表弟呢。你这孩子,跟自家人还见外呢。你看你钱婶儿,还专门买了两只鸡过来。“眼底有些不悦,这死孩子,给你口吃就不错了。

  杨氏想的是,这许一清惹了麻烦,定是要麻烦众人周旋的。到时候赔叶拾舟的银子,到时候还不是落在自己人手里。

  老太太手上的碗重重落在桌上,看着她,颇有些嫌恶。

  站在院门外的叶小翠却眉眼一喜。

  “你这孩子,就是这般不讲理么?一清才多大?以后你也是钱家人,对表弟就这么苛刻?你让孝哥儿怎么看你?“那孝哥儿,便是钱家与叶拾舟定亲的人。

  叶拾舟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屋里同样愤恨看着他的许一清。从兜里掏出一块尖锐的拳头大的石头,眼神幽深的看着他。“赔钱,不然砸回来!“小手指指了指自己额间的白纱布。一脸的认真又严肃。

  星际女汉子,啥都吃,就是不吃亏。

  那许一清也不知是不是被她眼中的狠意所吓,竟是瑟缩了一下,躲到了钱氏背后。

  钱氏皱着眉,很是不满的看了叶拾舟一眼。看着她,似乎觉得叶拾周颇有些不识趣。

  “拾舟啊,你就是这么对自家人的么!是不是那周氏教你这么说的?那个贱皮子,看我不扒了她的皮!她可是一个外人,一个继母。她还能指着你好不成?竟是还敢算计我许家!你以后可是要嫁给钱家的,咱们算来可是一家人。“杨氏是个暴脾气。气得直接便发了火。

  她对周氏,可是积怨已深。便是两人曾经还未及笄,便是老对头。

  老太太只沉着脸没说话。她是许家人,周氏的不好,她自然是指望着叶拾舟像往常一般顺着她们的话说。

  若是往常,应和最厉害的,便是叶拾舟。哪知今儿的叶拾舟却不按常理出牌,就呆呆的站在屋里,仿佛看不懂老太太那意味深长的目光。

  许家人一怔,尼玛,你咋换套路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