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赴约

天赋者联盟 +A -A


  姜零接过木牌,有些疑惑。

  身为八品印师的他,竟然看不出这块符印的品阶。所以,他不由得好奇,这所谓的燃灵符,真的有老头儿说的那么神奇?

  下山的路倒是比上山时轻松了许多,朱雀在前面蹦蹦跳跳,姜零跟苏·米娅蒂一路牵手同行。

  姜零却不知道苏云崖送走他们之后,说了一段奇怪的话:“虽然这小王八蛋长大后看起来磕碜了点,不如小时候顺眼,不过胜在脑袋比较好使。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不是好人,什么都好说。长得吧……还算配得上我家丫头。希望他不要让我们几个老头子失望才是!”

  下了山,姜零自然和苏一起去武道馆特训,发现从不知与人为善为何物的迪卡居然跟孤傲的南宫飞羽相处融洽,这一定是幻觉!然而,连古小萌这夯货,都跟南宫飞羽有说有笑,这就有问题了!这牲口绝不可能是因为南宫飞羽漂亮才接近的,他的字典里没有女性、雌性、母系这样的字眼。

  特训结束后,姜零拉着相对好忽悠的古小萌刨根问底,终于得知了真相。

  南宫飞羽给迪卡送了可以镶嵌在拳套上增幅力量的绿宝石,还给她演示了一套中华古武拳法,两人很快就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她又给古小萌送了一套紧身内衣,咳,其实是一个可以增加防御的内甲,一式两件,上面是摸胸,下面是三角裤,这货还扒开裤子给姜零显摆,姜零只觉得辣眼睛,蠢货啊!那女人送的是女士内甲啊!你见过毛脸大汉穿蕾丝边三角皮内裤的么?不过,那玩意儿弹性应该不错,毕竟古小萌的胸围和臀围相当于正常女人的四五倍。

  姜零没有礼物,不开森,他觉得这是一种赤果果的蔑视。

  所以,姜零从头到尾没有搭理南宫飞羽,带着自己刚得到的燃灵符,回家研究去了。

  刚回到宿舍,骨龙之灵就迫不及待钻了出来:“竟然真的是燃灵符!你小子运气总是这么好,啧啧……什么?有什么鸟用?你……算了,身为炒鸡西红柿的你,骨子里其实还是一颗土白菜,让本大爷给你解释解释把,所谓燃灵符是一种可以附加在武器上,燃烧敌人的灵力化为己用的高等符印。什么品级的符印?你就不用知道了,担心吓着你!等你的阵印等级到了,自然知道!”

  接下来,骨龙之灵将燃灵符的详细知识以及运用方式,为姜零娓娓道来。

  姜零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拥有了一座“金山”,他迫不及待在骨龙之灵的帮助下,将燃灵符附加在了破灵龙刺上。

  使用了几次,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原来,却是因为没有敌人,所以无法施展。

  而后,姜零叫醒睡眼朦胧的朱雀,让她化了几团火焰,在使用燃灵符加持的破灵龙刺,总算感受到了燃灵符的威力。破灵龙刺抵消了她三成灵力,而这三成没有消失,都被燃灵符炼化转移到了姜零的灵元之中。

  可以想象,以后遇到敌人的时候,姜零的灵力续航能力可以大大增加,这是不折不扣的法宝,甚至比破灵龙刺还要强一线。

  弄清楚之后,姜零也忍不住睡意倒在了床上。

  ……

  六月二十七日,距离迷岛之门开启还有四天,姜零却跟着苏去了奇绝山南宫家见世面。这是去参加天赋者大会,在那里可以认识许多将在三个月后参加泛世界天赋者大赛的精英,并大致了解他们的实力。

  用苏的话说,是让姜零认识到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好在迷岛世界里更努力地修行,弥补差距。

  一大早,苏·米娅蒂和姜零二人乘坐浮船来到奇绝山,赶赴南宫飞鹤的府邸。

  这是一年一度的令人多少年轻天赋者们神往的青年天赋者大会。不过在姜零看来,所谓的青年天赋者大会应该不过就是一场联欢而已。

  踏入奇绝山的那一刻,一股庄重而奢靡的气息扑面而来,城中张灯结彩,整个城市被装点一新。

  来到南宫飞鹤家大门口,姜零就深吸了一口气。

  只见白玉砌成的宏伟大门高达二十余米,厚重而霸气,宽阔的门洞上方,竟然还有两层楼台,分别有精锐天赋者把守,强弓劲弩,寒兵森森,不用说,这些灵法武器比寻常枪械牛掰。甚至,还有几只凶猛灵兽坐镇,哪里是一个府邸,分明一派防御森严的关隘!

  门外是青玉铺就的台阶一直延伸到大道之上,上面还铺着一条华光四射的亮白色锦绸地毯。

  门口上方则用黄金鎏成三个金灿灿的大字“飞鹤府”,晃得人双眼刺!可见盟主对南宫飞鹤的恩宠,以及南宫飞鹤本身的地位。

  这时南宫飞鹤门口人声鼎沸,许多天赋者排队凭着请柬进入南宫飞鹤的府邸,苏·米娅蒂和姜零都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也就没有着急进去。

  “这也太他妈有钱了吧,连墙壁都是玉?哪天晚上老子来敲两块回去卖了,得买多少牛肉丸子呀!”

  姜零这货两眼发光地按着南宫飞鹤的府邸,大惊小怪地嚷嚷道。

  苏·米娅蒂听姜零说得好笑,媚眼斜睨了他一眼,道:“敲南宫家的墙,这世界上也只有你才想得出来。”

  “嘿嘿!这不是穷怕了么!”姜零无耻道,“在我眼里,这哪里是玉石堆砌而成的门墙啊,分明就是一颗颗鲜嫩可口的牛肉丸子堆成的墙啊。”

  苏·米娅蒂噗嗤笑出声来。

  “没品的垃圾!竟然把高贵清雅的玉石比作那粗鄙的牛肉丸子,真是下里巴人!”

  嘲笑的声音从姜零身后传来。

  姜零回头望去,却见是一个身材圆润丰满若球的红衣胖子在讥讽他,关键是,这货一身古装,一看就不是土白菜。姜零“客气”地朝胖子一笑,淡然道:“这位死肥猪衣着华贵气度不凡光芒四射,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把人的身材长成猪的形状,阁下一定天赋秉异,在下佩服。”

  胖子勃然大怒,脸上的肥肉乱颤,一股凛冽的灵力就升腾而起,但想起这是南宫飞鹤的府门前,他便又强行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