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燃灵符

天赋者联盟 +A -A


  苏云崖挥挥手,道:“都坐下说话吧。”

  苏·米娅蒂拉着姜零和朱雀落了座,习惯了椅子凳子,姜零还真不习惯席地而坐,据说席地跪坐是古礼,姜零觉得古代人脑子不好使。

  苏云崖叫婢女们给几人倒上茶水,自己又沉浸在棋盘里那个残局中,举棋不定,深深皱眉,额头见汗,这残局当真不是一般的玄妙呀。

  “爷爷!”苏·米娅蒂喝了一口茶,豁然伸手拂乱了棋局,道:“这棋局你都想了十年了,休息片刻吧。”

  苏云崖见宝贝孙女把棋局给搅了,也不生气,把手里那枚棋子放下,笑呵呵道:“也好,也好。”

  苏云崖接着又把婢女们都打发走了,屋子里只剩四人。

  苏·米娅蒂突然挽住姜零的手臂,望着院长爷爷腻声道:“爷爷,他就是我男朋友。”

  “噗……”老头儿把刚入口的茶喷得满棋盘都是,好半天才看了看姜零,然后放下茶杯,道:“茶太烫了,呵呵。这小伙子看上去比丫头你要小吧,怎么……”

  说实话,姜零也被吓了一跳,苏虽然敢作敢当,但也不是喜欢把私人关系拿出来摆弄的人,不明白为何她这回这么急切,甚至说突兀。

  苏·米娅蒂打断道:“比我小两岁多,怎么了?不行么?”

  老头儿摇头道:“行不行的,我说了也不算,要丫头你自己试过才知道。”

  平时大姐派头十足的苏·米娅蒂也红了脸,虽然早已习惯自己爷爷的不着边际,但是当着姜零的面说起这种话来,还是让她脸热。

  不过,她也无法捂住院长爷爷的嘴不让他胡说八道,只能无奈道:“院长爷爷,说正经的吧。现在的情况是朱雀是霓凰降世,但由于某些原因导致记忆传承缺失,所以她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也不会使用灵法了。等我们从迷岛归来,就要代表蜀山参加天赋者大赛了,你也不希望我们再一次铩羽而归吧?所以,我才想来让你给看看,看看有什么法子可以解决她的问题。”

  苏云崖才回来不久,苏·米娅蒂便把主意打在了他身上。

  苏院长乃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五行境强者,地位崇高而且学识渊博,因为跟灵境的特殊关系,所以才能以五行境的修为还能呆在地球位面。这是苏-米娅蒂也不知道确切原有的秘密,但可以肯定的是,苏云崖绝对是地球位面实力最强的人之一。所以,她希望苏云崖可以想办法解决朱雀记忆的问题。

  苏云崖“色迷迷”地观察了一会儿朱雀,看得朱雀有些发毛朝他呲牙,苏云崖才慢吞吞说道:“记忆缺失?这个问题我不能解决,我相信谁也不能解决,这种问题是无解的。”

  苏·米娅蒂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这下子全都破灭了,道:“那是不是说朱雀永远也不能使用灵法了?”

  姜零也知道朱雀不能恢复记忆的话对于修炼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但是好在有骨龙之灵在,也不是很绝望。希望骨龙之灵可以教会朱雀那些基础的知识,毕竟圣兽的知识跟人类大不相同,他无法越苞代俎。

  苏云崖却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也许她体内那个东西可以帮她。”

  “什么?”苏·米娅蒂有些惊诧。

  姜零更吃惊,因为骨龙之灵的事情十分隐秘。这老家伙怎么发现的?

  苏云崖解释道:“我无力帮霓凰恢复记忆,但或许,她体内那块石头,可以教会霓凰使用灵法。元神之中虽无记忆,但毕竟血脉相连,应该会有所助益。一切,只待机缘巧合!”

  姜零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苏云崖指的是被朱雀纳入体内的石头,并非是说骨龙之灵。

  苏云崖又道:“其实在老夫看来,霓凰恢复记忆与否倒也没什么关系。你最好是躲在学院中别到处乱跑,现在的学院中虽然普通导师或许猜测不出来,但是一些老东西还是已经看出些端倪来了。”

  苏·米娅蒂吃了一惊,道:“什么?有人看出来了?”

  苏云崖道:“当然有人看出来,我还未回来的时候,释戒和尚那小子就已经给我写过信了,在信里面他几乎已经认定,这小子的灵宠是霓凰了。当然还有你封神者的身份,不过,这个身份被他识破很正常,毕竟,他的眼睛不同常人……也不用担心太多人对你不利,顶多是被魔族觊觎而已。毕竟,自古以来,能修成正果的封神者并不多。”

  苏·米娅蒂皱眉。

  姜零暗叹一口气,以前一直想着先隐藏身份,现在才发现自己灵宠太扎眼了,瞒是瞒不住的。看来只能努力提升实力了,不过天赋者大赛的时候自己就可以运用自己的灵法了,加上朱雀的灵法,应该可以为战队提升不少战力吧。

  苏云崖斜睨了姜零一眼,见姜零只是眉宇间流露出些许不耐,倒没有一丝害怕的情绪,不由得对他有些好感。在苏云崖看来一个天赋者要想成为举世瞩目的强者,靠的绝对不是天赋,也不是努力与否,最根本的还是要有一颗永不畏惧的心。

  以前听过不少这小子的事情,现在再仔细观察他,发现确实还算是个可造之材,虽然无耻了一点,但这貌似也算是个优点吧?

  苏云崖沉吟了一会儿,又道:“我今天叫你们来,有两个原因。第一嘛,是好奇,霓凰可是几百年也不见一个呀。第二,是有个东西我留着没用,看这小子挺适合。”

  “啥?”姜零听到第二条,不由得奇怪,送我东西?见面礼吗?这老头儿还挺客气的。

  苏却得意地笑了笑,她带姜零来,不就是为了骗老头子的宝贝吗?以她在老家伙行踪的地位,这见面礼绝对不能轻了,否则,她不介意把老头儿稀拉的胡须再扯掉几缕。所以,她才一来就开门见山告诉苏云崖,姜零是她男朋友。这暗示简直不要太明显,老成精的苏云崖自然能准确领会苏的意图。

  苏云崖神秘道:“我送的这个东西算是一件武器,准确说,是一件武器加持符印。嘿嘿,可不是一般的符印。”

  姜零没有想到初次见面苏·米娅蒂的院长爷爷竟然要送自己武器,不由得受宠若惊,连带着对老头儿的感观也好了许多。

  苏云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走进隔壁房间一通翻箱倒柜,然后抱着一快红色木牌来,木牌上刻着奇异图案。

  “就是这个?”

  苏·米娅蒂看了看木牌,看不出所以然,语调就有些不善,眼神在苏云崖胡须上游移不定。

  姜零也没有发表意见。

  苏云崖下意识离小苏远了点,这丫头小的时候脾气忒大,好几次差点把他拔成秃子。他把木牌往姜零怀里一塞,道:“这符印名叫燃灵符,可以燃烧别人的灵力,转化为自己的灵力储备。可以用来加持到自己的武器上,我知道你淘到了一把破灵龙刺,拥有突破灵力手术的功效,加上燃灵符加持,可更加犀利,一面无视对方灵力守护,一面侵蚀炼化对方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