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院长苏云崖

天赋者联盟 +A -A


  倒是宫飞鹤神情自若,微笑着打招呼:“哟呵,数日不见,你二人倒是情意绵绵呀!羡慕羡慕。”

  苏·米娅蒂有些脸热,只是干干地回答道:“还好。”

  姜零脸皮更胜苏·米娅蒂百倍,先后见过几次,也知道南宫飞鹤虽不是什么好鸟,但气度上却还是胜过南宫飞翎许多。对于那个自命清高的圣女,姜零总是瞧着不怎么顺眼,关键是自己根本没得罪她,她却总是出言讥讽,对于这样的人,姜零也会毫不顾忌地用自己的毒舌恶心对方一番。

  “哈哈,南宫飞鹤真是眼光毒辣,虽然我和学姐勾搭成奸时间不长,但胜在心意相通,所以自然亲密。”姜零摆出一副小人得志的面孔,前一句话是回答南宫飞鹤,后面一句话却是对澹台胭脂说的,“你们也情意绵绵啊?同喜,同喜!”

  苏·米娅蒂听见“勾搭成奸”这四个字,狠狠在姜零背上扭了一下。

  南宫飞鹤先还顺着姜零的话随意笑笑,听了后面的话,笑声也戛然而止,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澹台胭脂更是严重透出杀气,怒道:“无耻之徒!无耻之徒……”却不知道接下来该骂什么,只能无限循环着骂姜零无耻之徒。

  闹得有点僵,南宫飞鹤出来打圆场,他说:“圣女也不用介怀,姜零是个有趣的人,颇有急智,说话做事也不拘小节。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或许有些过头,但却是没有恶意的。”

  澹台胭脂冷哼一声,爬上烈焰虎背,驾着烈焰虎缓缓离去。

  南宫飞鹤也不急着追上去,而是对苏·米娅蒂笑道:“今日我本是陪着圣女来拜会苏老先生,却没料到你们也来。”

  南宫飞鹤便又邀请了苏·米娅蒂和姜零去他府上参加二十七日的天赋者大会,这才离去。这大会,其实就是泛世界天赋者大赛前的一次见面会而已,不算正规,邀请的却是天赋者联盟这一系的青年俊彦,来参加的人,自然也不限地球位面。

  苏·米娅蒂是近几年来大会的常客,她自然答应了南宫飞鹤的邀请,虽然她并不是爱热闹爱炫耀的人,也没有必要借着大会来增添自己的名望,但毕竟修行一途闭门造车是不行的,所以,多与优秀天赋者交流也是一件好事,她也乐意前往。

  至于姜零是怎么也没想到南宫飞鹤会邀请他,因为按照惯例,需要三才境以上天赋者才有资格接受邀请,否则就算是贵族子弟也只能作为庆贺嘉宾参与,而不能成为青年天赋者中的一员。

  姜零现在明面上的实力是两仪境中期,只有在借用了朱雀的火属性灵力之后,才拥有堪比三才境的实力,不过,仅仅是堪比而已,并没有第三奥义。

  所以,姜零和苏都想不明白南宫飞鹤为何会邀请他。

  这一点只有南宫飞鹤清楚,他已经布下了局对付这个所谓的封神者继承人,当然也想看看他的水准,与其说是为了知己知彼,不如说是因为好奇。

  毕竟,他得到的消息,大多源自他名义上的妻子宋易雪。这个女人就是他安插在蜀山的耳目,虽然压起来不怎么带劲,叫声也哼哼唧唧的一点也不浩方,但她获取情报的能力还是极强的。若非如此,他堂堂南宫家的继承者,怎么可能跟名不见经传的宋家联姻?还不是因为宋家独有的千里耳秘术!

  各怀心机的双方,友好地互相恭维了几句,就告别了。

  苏·米娅蒂和姜零也没有多想,直接进了院门。

  院子清幽古朴,甚至有些穷酸,说不上大气,也谈不上清雅,用姜零的话说,苏老头儿白瞎这么块好地方了,他觉得这院子配不上这山腰上的美好风光。

  七拐八拐才来到后堂,透过门洞,姜零只看见对面屋中,一白首老者跪坐于地,身前几案上摆一棋盘,一盏香茗,远远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这就是不会降龙十八掌的苏云崖了?当初姜零还骗李潇,是院长救了他们来着。

  可是当姜零和苏·米娅蒂踏进屋子时,视野顿时开阔,刚才看见的那仙气也顿时化作乌有。

  原来一排姿色上乘的年轻婢女在屋里来回穿梭,莺莺燕燕,香气弥漫,有的给老头捶背,有的给老头煮茶,还有的再给老头捏脚……再看那白首老者,哪里还有半分仙气,分明一副猥琐嘴脸。

  这场面,苏·米娅蒂却司空见惯,拉着姜零大大方方进得屋来,脆生生叫一声:“院长爷爷!”

  那老头抬起头,咧嘴一笑,满口豁牙,道:“是小苏回来了!”然后指着苏·米娅蒂牵着的姜零道:“这就是那个东西?”

  “嘿!”

  姜零头皮一炸,正准备骂回去,却想到对方是苏·米娅蒂的院长爷爷,便忍了忍。他心里颇不是滋味,这老头儿,怎么见面就开骂?老子哪里得罪他了?难道他知道当初自己打着他名头招摇撞骗的事情了?至于这么小肚鸡肠吗?

  苏·米娅蒂也面庞有些抽搐,对苏云崖道:“院长爷爷,他是霓凰的主人,这个才是霓凰。”心道,院长爷爷这肯定是故意的,自己告诉过他降世的霓凰是个女孩子的……

  说着,苏·米娅蒂从姜零背后把朱雀拉出来。

  朱雀被苏·米娅蒂拉出来,小手儿还死死地拉着姜零的衣角,她怯生生地看了看跪坐在地上的老头儿,然后又胆小地朝姜零背后躲。

  苏云崖两眼放光地盯住朱雀上下打量,待到朱雀又躲回了姜零身后,他的目光也就跟着移到了姜零身上,眉头一皱,颇有些不耐烦之意,又皱着眉头看了看姜零,道:“我就说嘛,霓凰这样高等的血脉就算化作人形,也不可能长得这样寒碜嘛,原来一开始我自己认错了,难怪,难怪!”

  苏·米娅蒂听得噗嗤一笑。

  姜零心里那个气呀,你这老不死的,老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比你这满脸麻子的鞋拔子脸好看多了,居然敢磕碜老子,你丫是不是从小就没见过镜子?但是也只能在心里骂几句,为了苏·米娅蒂学姐,我忍!为了半年内帮薇薇拿到奇异果,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