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去见院长爷爷

天赋者联盟 +A -A


  会上苏·米娅蒂对众人说道:“今天的对抗演练相信大家都受益匪浅,而且大家肯定也看到了我们的优势,我们战队的每一个人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只要我们努力,就会取得成功。但是我们的软肋也相当明显,就是等级太低,我希望在历练归来后大家都升到三才境,至少在迷岛之行后,要达到三才境。泛大陆天赋者大赛的参赛者们能够进入决赛圈的,平均实力为四象境。所以,不要相信以前导师们告诉你们的那些鬼话,说什么四象境是地球位面的顶点,这话一半是真的,但不仅仅是因为天堑大阵的压制。更重要的是,绝大多数参加大赛的四象境天才,都被选拔去灵境深造去了!”

  众人听者苏·米娅蒂的话也是颇为惊讶,毕竟,他们可都是一群土白菜,这种机密信息自然无从得知。

  毫无疑问,实力不亚于一等导师的苏·米娅蒂是战队的最强者,但是大家对她的信赖和服从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着每一个人。她不但实力强大,而且总是耐心地给每一个在训练中遇到困难的人提供一切帮助,甚至还帮每一个人设定了一套训练计划。

  当然,迪卡除外,他一如既往地不喜欢苏·米娅蒂。

  今晚姜零倒没有向往常那样训练,而是迫不及待的和苏一起教朱雀使用灵法,朱雀懵懵懂懂难以理解,最后只好由苏先把方法和步骤告诉姜零,姜零再慢慢教授给朱雀。

  虽然姜零已经很耐心了,但是收效甚微,朱雀经过一个小时的训练,却一点也没有学会,依旧只能在手心召唤出一团火焰烤烤火腿肠而已,这让姜零很受伤。

  朱雀却没心没肺,除了傻笑就是发呆。

  离开武道馆时,朱雀已经折腾得睡过去了,依旧由姜零背着往公寓而去。

  夜深人静。

  在路上,姜零跟骨龙之灵一直在交流,对于朱雀学不会使用灵法姜零一直耿耿于怀,骨龙之灵也感到纳闷儿。骨龙之灵无疑是最了解霓凰的,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骨龙之灵想了许久,才解释道:“霓凰本来就吞噬了最多的龙丹,没时间消化吸收,而为了救你强行降世,受到的反噬太过强烈。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记忆传承缺失的危害,以前我只以为朱雀仅仅是忘了以前的事情,忘了如何使用灵法而已。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这样啊,她已经连最基本的东西都忘掉了,包括灵法原理和霓凰一族的渊源都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的她连你都赶不上,你好歹还有学院教授的许多知识,她现在却完全是一张白纸。”

  姜零也知道朱雀的情况非常糟糕,焦急道:“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难道朱雀要永远这样吗?”

  骨龙之灵道:“只能慢慢想办法让她恢复记忆,现在嘛,就只好给她一条一条的灌输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

  六月十五日,是旬休日。

  这天,大家不用上课,便都早早地来到武道馆训练,不过姜零却是被苏·米娅蒂给带走了,只留下迪卡、古小萌在南宫飞羽的指导下训练。谁也没想到苏会找来南宫飞羽做临时教练,这让跟南宫飞翎过节太深的迪卡和古小萌不太舒服,但苏解释说:“放心,南宫飞羽跟家里闹翻了,所以,她准备找我搭伙参加大赛。”

  南宫飞羽只是酷酷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苏的说法,她当然不可能到处宣扬说他二哥逼她嫁给一个魔黎,而且,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南宫飞鹤为人恶毒阴险又执掌天赋者联盟,她虽为天才,却也惹不起,她现在唯一能够自保的方式就是抱进蜀山这颗大树,而苏无疑就是最好的切入点。

  苏·米娅蒂说她的院长爷爷回来了,而且要见姜零,姜零只好跟着去了。

  一开始,姜零还有些惴惴不安,心想老头子该不是要棒打鸳鸯吧?虽然姜零自认配得上苏·米娅蒂,但是自己的实力确实还很低微,所以也就没有太多把握苏·米娅蒂的院长爷爷会看好自己,所以一向自信的姜零也有些忐忑,这是在所难免的。

  后来苏·米娅蒂用一句玩笑话打消了姜零的担忧。

  她说:“其实院长爷爷并不是想见你,他对我的男朋友一点都不上心,院长爷爷从不管我的私事,所以,我的男朋友不管是什么歪瓜裂枣他都能接受,这点你放心,因为姐姐觉得你比歪瓜裂枣要好看许多。他其实是好奇四大圣兽中排名第二也是最神秘的霓凰到底是什么样,所以想看一看,说到底,他是想见朱雀,你只是陪衬而已,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姜零被苏·米娅蒂打击也不是一两次了,脸皮厚自然不介意,反唇相讥道:“爷还就是歪瓜裂枣了,但是这歪瓜裂枣要压你一辈子呢。”

  “胡说八道什么,大庭广众的,你脸皮也太厚了一点。”饶是苏·米娅蒂成熟稳重也竟不去这样直白无耻的话语,尤其两人还正走在学院的广场上,周围人来人往的。

  苏·米娅蒂带着姜零穿过学院,步入学院后山,沿着陡峭曲折的青石山路往上爬,来到半山腰,远远望见不远处一幢别致院落才停下,那里就是苏云崖的住所了。

  姜零心道这老头儿倒也会享受,不过却距离学院教学区太远了点,难怪苏·米娅蒂自己都住公寓而不住这里。但苏云崖已经是学院第一人,根本不用教课也不用理会学院日常事务,几乎就是个甩手掌柜,所以住得再远也没关系。

  来到山腰平坦地带,苏笑道:“到了,还不错吧?距离学院不远不近,又安静,风景又好,我小时候可喜欢这里了。”

  姜零以前非常刻苦地锻炼身体,训练格斗术,一口气跑二三十里地都不在话下,却偏偏在这山路上行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累得气喘吁吁。这是因为这条山路太过陡峭险峻,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朱雀不善行走,为了怕朱雀一不小心掉下山崖,姜零只好一路上背着她。

  “累死我了,这还叫不远?”姜零把朱雀放到地面,擦了擦汗,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绕过院落前的树丛,来到正门口,姜零和苏·米娅蒂才发现门口还有三个人。

  “无耻之徒!”

  一个空灵优美的声音,却是骂出这一句,让苏·米娅蒂难免尴尬,不知道说什么。

  骂人的是澹台胭脂,院落门口的三人正是澹台胭脂、南宫飞鹤和南宫飞翎三人,也算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