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灵境来的女人

天赋者联盟 +A -A


  南宫飞鹤哈哈一笑,拍了拍姜零的肩膀,道:“我倒是希望跟你作对试试,你让我很感兴趣。”

  “谢谢!”苏·米娅蒂笑道。

  南宫飞鹤倒不是在这个地位尊崇的女生面前装模作样,他是真不在意姜零和苏·米娅蒂的事情,也不在意姜零的玩笑,没有这点气度怎么掌控一个联盟?这两人在他眼里,不过蝼蚁而已。

  直到此时,姜零才对南宫飞鹤另眼相看,虽然南宫飞鹤刚才一直很自然很大度,但姜零认为只是他做戏功力比南宫飞翎高而已,现在他觉得南宫飞鹤真有过人之处。

  打过招呼,姜零和苏·米娅蒂就要离去。

  南宫飞鹤却叫住了二人,对苏·米娅蒂道:“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院长爷爷过几天回来或许也会带你拜访她,所以就由我提前介绍吧。”

  姜零和苏·米娅蒂停下来,好奇地看了看南宫飞鹤,然后把目光落在那个骑烈焰虎的女子身上。

  果然,南宫飞鹤走到骑烈焰虎的女人身边,指了指苏·米娅蒂对她说道:“尊敬的圣女,这就是我刚刚还跟你说起苏·米娅蒂小姐,她也是蜀山学院元老苏云崖老先生的关门弟子,她父亲更是苏云崖的义子。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三才境天赋者,但实际上却连我这个四象境天赋者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呢。他旁边这一位就是她的男朋友,姜零,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天启者。”

  南宫飞鹤明显是在谦虚,苏·米娅蒂虽然擅长越级挑战,但还远远敌不过南宫飞鹤。

  当听到南宫飞鹤说姜零是一位厉害的“天启者”的时候,南宫飞翎在一旁冷冷哼了一声,声音不小,不过大家都默契地没有理会而已。这货今天被姜零羞辱了一顿,有气也是很正常的。

  那骑烈焰虎的女人面对南宫飞鹤也并未从烈焰虎背上下来,显得有些傲慢地望着苏·米娅蒂点了点头,还瞄了一眼姜零,眼神中带着鄙夷,显然还对姜零刚才做出的有伤风化的举动而反感。

  姜零自然见到了那女人的表情,虽然对方是个美女,但姜零也没有露好脸色,眼睛肆不败惮地在她身上瞄来瞄去,脸上还故意露出一丝不过如此的表情。

  女人立刻意识到那猥琐男子在鉴赏自己的身体,而且还露出很不屑的模样,这让她很气愤。以她的身份,寻常男人见到她连头都不敢抬,更别说这样肆不败惮地打量她了。

  她很明显看到姜零的目光扫过她的胸部然后往下,落到了她的臀部,然后停了一下有转移到了她的大腿上。

  姜零和女子的交锋只通过眼神和表情,外人根本看不出端倪,自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

  南宫飞鹤继续介绍,他对苏·米娅蒂说道:“这位就是灵境的圣女,澹台胭脂,她可是灵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再次拓宽了地球周边几个小位面的虫洞,受到天堑大阵的影响更小了,往来也更加方便了。这次能请到她来参加数日之后的联盟青年天赋者大会,也是我们联盟的荣耀。”

  所谓的联盟青年天赋者大会是由联盟举办的一次聚会。

  邀请联盟和其他国家三十岁以下的精英天赋者参加,旨在邀请这些天赋者为联盟效力,不过对外却宣称只是为了促进天赋者之间的交流,苏·米娅蒂每年都会受邀参加。

  苏·米娅蒂也有些意外,她早就听说过灵境的圣女实力超强,但是一直没有见过,这时也不免露出惊讶神色。

  再则,灵境对地球这样的治下的下位面,有着极强的掌控力,异族很难穿越的界限,对他们来说要简单许多,所以,灵境五行境以内的高手,是可以来地球的。

  “圣女?”

  姜零也听说过圣女,不过他这等平民对那个高贵阶层太远了,也生不出什么敬畏之心,只是心中格外好奇,听了那女子的身份,他没忍住叫了一声,眼睛放光。

  骑在烈焰虎背上,澹台胭脂恼怒地瞪了姜零一眼,对苏·米娅蒂露出一丝笑意,道:“我不过是运气好被封为圣女罢了,苏云崖老师每年都会来指点我的灵法,让我受益匪浅,早就听说了你,今日一见果然生得特别美丽。”

  这句话,让苏和姜零都是一惊,不是说苏云崖前段时间突破去了吗?怎么又能每年去灵境指导这个女人?而且,苏云崖不过五行境,凭什么指点她?很显然,作为蜀山学院的院长,苏云崖身上有许多秘密,是连苏·米娅蒂都不知晓的。

  苏·米娅蒂一笑,道:“圣女过奖了。”

  她虽然对圣女也很好奇,但她明显感觉到圣女对姜零态度恶劣,而且刚才她还出言抨击过姜零,所以苏·米娅蒂对圣女也只是礼貌的回答而已,完全没有丝毫攀附的意思,她此刻只想早些跟南宫飞鹤和圣女分开。

  圣女也感觉到苏·米娅蒂话语中的抵触情绪,也就没有了更多交流的想法,道:“过几日老师回来了,我会前去拜访,到时候咱们再聊吧,今日我还有些事情……”

  澹台胭脂本来想跟苏·米娅蒂道别,她今日与南宫飞鹤和南宫飞翎在拍卖行见面是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关系道灵境的未来,因为……随着迷岛之门的即将开启,天堑大阵又弱了许多,所以,她不想耽搁太久。

  可她话为说完却看见姜零的眼睛又盯到了自己的胸部,顿时气得不轻,说话也就停了下来。

  她暗暗告诉自己不要理会这等俗物,猛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心情平复一些。可是这一吸气,胸部自然耸得更高,她明显看到姜零的眼睛瞪得大了一些,两眼放光,虽然很轻微,但是澹台胭脂却无比清晰的看见了。

  这猥琐小子竟敢如此放肆?

  澹台胭脂心里怒气上涌,在她看来姜零为人猥琐,他的想法自然是下流的,而想到姜零脑中正在冒出的淫亵想法,她自己就更加生气,又不能发作,无比难受。

  我要杀了他!

  澹台胭脂在心里发誓!

  澹台胭脂和姜零的眼神交流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别人也根本没有发现,没有人知道灵境的圣女在这短短一两秒的时间里被姜零亵渎了好几次。

  始作俑者姜零自然能感觉到澹台胭脂的愤怒,他只不过是对于刚才她出言讽刺而报复一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几个眼神到底对澹台胭脂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影响。

  苏·米娅蒂自然没有发现姜零和澹台胭脂的眼神对抗,听出澹台胭脂有要道别的意思,她也乐得接受,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离开了,下次再见吧。”

  “嗯,好的。”澹台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

  苏·米娅蒂和姜零跟南宫飞翎和南宫飞鹤道了别准备离开,姜零经过烈焰虎旁边的时候,又斜着眼瞄了一眼澹台胭脂的胸部。

  澹台胭脂虽然双目看着其他地方,却暗暗留意着姜零,发现他在偷瞄。

  直到进了会客厅坐下,澹台胭脂的情绪才稍微恢复了一点。

  南宫飞鹤说道:“尊敬的圣女,我可以代表整个地球天赋者联盟,咱们这次与其说是谈判,其实还不如说是商量,毕竟灵境和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我们的目标都是魔界。”

  她没有听见南宫飞鹤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歉意地笑道:“对不起,我,我有些疲累,刚才走神了,麻烦少盟主再说一次。”

  她是因为看自己看得太入神了吗?这是南宫飞鹤南宫飞鹤的想法,他也不表露出来,道:“我是说咱们这次谈论的内容其实不多,灵境已经答应了给我们天赋者军团提供支持,而我们也同意了保留蜀山学院,并保证学院的天赋者不流向其他位面。剩下的只有三点还未确定的地方了,一是对于灵境和魔界的战争中,我们的态度问题,二是灵境将在地球异度空间中兴建圣灵堂,我们希望圣女能留在这座圣灵堂一段时间宣扬神圣圣灵堂的教义,让更多的人普照在圣灵堂的光辉之下,三就是通天神树的问题,我觉得它毫无疑问应属于地球。”

  圣女虽然在灵境地位尊贵,但并不是权利的主宰,更像一个象征,所以她就算离开灵境领土也不会对灵境造成过多影响,反而有助于圣灵堂的扩展,所以南宫飞鹤也不怕他们会拒绝,他只要掩饰好自己脚踏两条船的行迹就好。

  而让圣女留在联盟,也有一点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念头,圣女出生澹台家族,澹台家族是灵境北方的大家族,而且跟灵境掌权的司空家族关系颇不融洽,娶到圣女可以给联盟巨大的支持,同时如果一旦以后灵境内部生变,联盟还可以借助司空家族的名义和力量做更多的事情。

  “嗯,好的,前两条我都答应。”澹台胭脂道:“至于通天神树,它不应该属于你们,而是属于整个灵族。”

  通天神树虽然出现在地球,但它的重要性非比寻常,直接关系着灵族的盛衰,所以澹台胭脂自然不同意南宫飞鹤的提议。

  通天神树虽然是人类拥有的最古老最大的一株灵法之树。

  天赋者联盟一开始想要染指蜀山学院,就是抱着这一种心思,只怕会大军压境前来抢夺通天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