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消失了

天赋者联盟 +A -A


  苏·米娅蒂带着姜零来到她的座位,距离中心很远,但是拍卖师的声音很响亮,所以哪怕是坐在最边缘的位置也不虞听不清楚。

  他们来得很及时,刚刚坐下,那块石头的拍卖就开始了,似乎没有人对这块石头感兴趣,苏·米娅蒂很轻松地就拍到了石头,只花了四十多个灵晶,花的自然是苏·米娅蒂的钱。

  “学姐,买石头的钱只能让你先垫付了,过段时间去迷岛世界猎杀灵兽,我赚了钱还你。”

  苏·米娅蒂道:“谁要你的钱了?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姜零在苏·米娅蒂唇上一吻。

  朱雀倔强地挤到两人中间,嘟着嘴一脸怨气,道:“朱雀也要舔嘴巴玩儿。”

  有点尴尬啊!

  不理会无理取闹的朱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打趣的话,石头买到了,接下来不过是开开眼界,看看热闹而已。突然,姜零感觉到有人盯着他,他抬眼望去,却看见前方最靠近中心的地方,一个英俊的男人正转过头来看着他。

  苏说那个男人就是南宫飞翎的哥哥南宫飞鹤,天赋者联盟的实际控制者,他怎么跑到蜀山来了?

  见到姜零和苏·米娅蒂望来,南宫飞鹤笑着朝二人点了点头,就撇过头去了。

  姜零担心南宫飞鹤像南宫飞翎一样小肚鸡肠,为了苏·米娅蒂给他过不去。苏·米娅蒂也怕为此给姜零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两人没有再待下去,而是紧接着出了拍卖场去后台交钱拿石头。

  拿到石头,姜零和苏·米娅蒂坐在休息区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那石头有什么特别之处。

  石头被穿在一根普通的红色丝绳上,通体雪白,冰凉,除了刻画的花纹非常细腻之外再也找不出别的什么特点来,而拍卖行也是把这颗石头当成工艺品来标价拍卖的。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朱雀一直跟在旁边呆呆地望着那块石头,朱雀淡蓝的眼睛发出一丝光芒,一种跟平时不一样的光芒,平时的朱雀两眼无神,看起来呆呆的傻傻的。

  而此时,当她看着那块石头的时候,她的眼神是如此奇特,她的眼神完全不是以往的呆滞,而是一种略带温馨,略带笑意的眼神。

  和苏·米娅蒂对视一眼,姜零问道:“朱雀,你认识这颗石头吗?”

  朱雀的眼睛从石头上移开,望着姜零,又恢复了天然呆模样,歪着脑袋咬着手指,想了想,道:“不知道,好像认识,但是朱雀以前没有见过。”

  认识?又没有见过?这是什么逻辑?

  “是不是你的传承记忆中应该会记得这个东西,但是你的记忆不完全,所以只是有印象却又想不起来?”姜零试探着问道。

  “主人哥哥,朱雀想要这块石头。”朱雀没有理会姜零的问话,而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姜零和苏·米娅蒂对视一眼,都觉得这块石头肯定跟朱雀和姜零脱不了关系了,看来买下它是没错的,剩下的就是解开石头的谜团了,或许可以解开姜零和朱雀这个奇怪组合的诸多诡异现象。

  苏·米娅蒂面色有些凝重,对姜零说道:“这颗石头不简单,你和朱雀本来也很奇怪,我想解开谜底应该是有必要的,过几天我院长爷爷就会回来,学院的导师们解决不了的问题,院长爷爷或许会有办法。不过,这石头似乎不是什么坏事,朱雀看起来跟这块石头很是亲近。”

  姜零点了点头,然后给把系石头的绳子挂到朱雀脖子上。

  “嘶……”朱雀嘶了一口气,显然是冰凉的石头接触到皮肤感觉有些冷,不过朱雀的表情看起来是挺高兴的。

  虽然从朱雀的行为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女孩喜欢一个挂坠而已,但是姜零和苏·米娅蒂都觉得不会那么简单,朱雀此前一直呆呆的,几乎除了吃以外对什么都不是很感兴趣,现在却突然对这颗刻画这凤凰和灵法图案的石头格外动心,还主动向姜零索要,这很奇怪。

  “唔……”朱雀突然嘟起嘴,指了指自己胸口,拉开衣领对姜零道:“主人哥哥,石头掉进沟里不见了。”

  姜零一看,只见朱雀白嫩高耸的酥胸在内衣的束缚下挤在一起,中间一道深深的沟壑,绳子太长,那石头垂下刚好掉进朱雀胸部的沟里,一点影子都看不到,只剩下一条红绳挂在朱雀脖子上。

  苏·米娅蒂也往朱雀领口里瞧了一眼,心道果然不小,然后噗嗤一笑,幸灾乐祸道:“凡,我越来越佩服你的定力了,每天给朱雀洗澡,面对如此‘胸’涌澎湃的诱惑,你居然还坚持得住,真是厉害。”

  “学姐你要不要亲自试试我的定力?”姜零没好气地瞪了苏·米娅蒂一眼,才对朱雀说道:“别调皮了,把衣领扣上。”

  朱雀猛地摇头,道:“真的不见了。”

  见主人不相信自己,朱雀又拉出红绳给姜零看,果然,朱雀只拉出一截红绳,红绳上的石头不见了。

  “是不是掉进衣服里面了?”姜零以为是石头没栓好,掉了。

  “不是,是不见了。”朱雀纠正道。

  姜零哪里肯信她?一个数数只能数到三的瓜女子有什么让人相信的本钱?

  姜零直接把左手从朱雀的领口伸了进去,手指直插朱雀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然后一阵摸索,却没有找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苏·米娅蒂见姜零直接把手伸进朱雀的胸前,心里也微微有些醋意,虽然她知道姜零亲自帮朱雀洗澡穿衣,而且朱雀还每晚在姜零旁边裸睡,她其实并不介意,毕竟只是一只灵兽。

  姜零又解开两颗朱雀的扣子,把手探得更深,皱着眉头一番搜索,没有找到,然后又把手抽出来,从朱雀衣服的下摆里伸进去,看有没有掉到下面去,还是一无所获,倒是把朱雀挠得痒了,咯咯直笑。

  苏·米娅蒂这时也顾不上吃醋了,她也意识到了情况有些诡异,问道:“怎么回事?石头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朱雀道:“它好像钻进我胸口里面去了。”

  姜零那里会相信这样荒谬的事情?他再一次把手探进朱雀的胸衣,这一次找得更加仔细。

  苏·米娅蒂担忧地问道:“怎么样?”

  姜零道:“很软很弹。”

  “还贫!问你正事呢。”

  “没有找到,难道真的像朱雀说的那样?我靠,太浪费了,那可是四十多个灵晶呀!”

  “现在不是心疼钱的时候,这件事情更加诡异了,咱们必须弄清楚,先回学院吧。”

  姜零没有办法,只能答应:“好。”

  姜零为朱雀扣上领口的三两粒衣扣,还打趣一番要不要在石头掉落的沟壑边画个记号,回去后沿着记号在仔细打捞一番,苏·米娅蒂笑他无耻,朱雀再度声明石头钻进胸口不见了。

  “无耻!”

  一声娇喝从姜零三人背后传来。

  姜零和苏·米娅蒂从转过头才发现背后休息区的过道中有两个人正望着他们,一共三人,其中一个是南宫飞鹤,而另一人是个骑着一头胖乎乎动物的漂亮女子,姜零不认识。

  刚才说话的却是与南宫飞鹤同行的陌生女子,她见到姜零和苏·米娅蒂转过头来,也不顾忌,反而脸上怒气更胜,道:“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做出如此不雅的事情,真是没教养。”

  显然,女子看见了刚才姜零将手探入朱雀胸口的情形。

  事实上,从一开始她就看见了,只是她隔得有些远,并不知道姜零是为了寻找石头才这样做的,就算她知道原因,姜零的作为在她看来也是难以原谅的。

  女子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比南宫飞鹤南宫飞鹤还要年长两岁的样子,一袭白色貂绒长袍,盖住了整个身体,妆容保守却偏偏生得雍容华贵,气度不凡。

  她皮肤雪白如羊脂,浓密的头发乌黑发亮,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嘴,身材并不纤瘦,反是丰腴,却又不显得突兀和诱惑,用四个字形容她最是合适……珠圆玉润。女子长得极美,却让人一眼望去生不起一丝邪念,看起来圣洁明净,跟南宫飞鹤和南宫飞翎站在一起,倒是有着一种出污而不染的光洁,她就是那种让人觉得奇美无比,却又让你第一想法不是性和占有的玄妙女人。

  这时,姜零和苏·米娅蒂也拉着朱雀站了起来,两拨人遥遥对视,中间隔着七八米距离。

  那女子却最是奇特,明明是在室内却还骑在灵宠背上。她的灵宠更是奇特,体长四米多,体型巨大,全身红毛树立像燃烧的火焰,苏·米娅蒂悄悄告诉姜零那是一种叫做烈焰虎的动物。

  苏·米娅蒂自小跟着院长爷爷经常与联盟高层接触,而南宫飞鹤跟她也是从小相识的,在与姜零确定关系后她也将这些告诉了姜零。

  倒是南宫飞鹤似乎完全不在意姜零和苏·米娅蒂,笑意盎然道:“姜零,那日我通过平板看了你的比赛,对你还是比较欣赏的,但是不巧我和苏·米娅蒂是仇人,所以其实归根结底我还是讨厌你。呵呵,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最近要忙的事情特别多,没空报复你。”

  姜零当然看得出南宫飞鹤的心胸比南宫飞翎宽广了不止百倍,虽然他也比南宫飞翎邪恶了不止百倍,但他相信已经实际上执掌联盟的南宫飞鹤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他不一定会为了一个女人跟自己过不去,而且南宫飞鹤的话语也是玩笑居多。

  姜零喜欢跟大气的人打交道,哪怕对方是邪恶的,但也要比那种小肚鸡肠的邪恶要胜出几个档次,他笑道:“那我希望南宫少盟主永远也没有闲下来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