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诡异的石头

天赋者联盟 +A -A


  对面四人也已经准备好了,又听到姜零的辱骂,气得七窍生烟。

  虽然上一次败了,但是南宫飞翎其实也不笨,他知道姜零是靠对奥义的古怪运用占得先机的,而面对四个天赋者,姜零肯定对付不过来。所以南宫飞翎准备采用先手控制加强力冲锋的战术,以求一波猛攻打倒对手。他大喝一声:“西门启恩控制,司马楚生冲!”

  “轰……”

  南宫飞翎话音刚落,一团无比灼热的热浪袭来,他被热浪冲击得朝前踉跄几步,险些跌倒。

  姜零已经离开原地,司马楚生也冲了上去。

  姜零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之所以要独自一人面对南宫飞翎四人自然不是托大和纯装逼,而是为了检验自己战斗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刚刚痊愈的自己,活动活动筋骨。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检验雀儿提供给他的力量的威力,朱雀因为心智受损,无法运用霓凰的灵力,却可以通过灵魂连接,传递给姜零使用。

  姜零知道南宫飞翎四人中只有司马楚生一个近战,西门启恩这个控制型天赋者意识很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南宫飞翎和井上熏二人都是灵法型远攻天赋者,对于姜零来说威胁并不大。

  轰的一声,姜零和司马楚生撞在一起,没有多余的动作,只见火光一闪,司马楚生被撞飞了,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大家大概都惊呆了吧?毕竟,没人知道姜零竟然可以动用火属性灵力。司马楚生被姜零算计后,西门启恩还没来得及施展出控制奥义,就被姜零一个空间闪烁来到面前,接下来就不必细说了,狂暴的霓凰火焰配合物理攻击,不是这种娇生惯养的西红柿能够承受的,所以,西门也废了。

  剩下的就只有南宫飞翎和井上熏二人。

  此时,姜零距离南宫飞翎和井上熏刚好被控制在五米距离。

  姜零发出一记虚招,乘着他们躲避攻击的时机,快速移动来到井上熏面前,无需任何奥义,直接几个简单实用的格斗奥义解决了井上熏,这女人想要闪开空间偷袭,却事先被姜零下了第一奥义【时空印痕】,被拉回到远点,猝不及防之下,被姜零一拳砸出场外。

  两仪境的姜零身体强度远超一般的三才境,这是朱雀的霓凰火焰带来的加持效果,目前,姜零只能动用霓凰火焰进行普通攻击,但这种火焰却能强化体魄和力量,说来诡异。所以,姜零在对敌时就算不用奥义,只是普通的格斗术,都不是一般天赋者能承受的。

  收拾掉井上熏,姜零转头发现南宫飞翎已经对他展开了攻击,而此时的姜零已经来不及躲闪。

  南宫飞翎守发出一连串的攻击,首先是第一奥义,接着马上使出了第二奥义【暴风之斩】。

  姜零强行扛了对方第一奥义,抓住机会撤退,利用时间差躲开第二奥义【暴风之斩】,险之又险,堪堪被斩下一片衣角。

  接下来几乎毫无悬念,南宫飞翎被揍得趴在台上。

  南宫飞翎四人战姜零一人,败了!

  但战斗没有结束,姜零还在殴打南宫飞翎,是的,就是殴打。

  南宫飞翎好几次要开口认输,都被姜零一脚踹中嘴巴,疼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终于,姜零停了下来,揉了揉好久没运动有些酸胀的手臂,下了赛台,口中喃喃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南宫飞翎他们喜欢欺负人,这感觉太他妈爽了。”

  南宫飞翎早就败了,最后还被姜零肆不败惮地狂揍一气,这根本不是战斗,这是侮辱!在同伴扶持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南宫飞翎咽不下这口气,想要发作却被同伴按住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姜零竟然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从一届新人,变得如此强势,很难让人从容接受。

  姜零回到伙伴中间,古小萌幽怨地道:“吃独食的家伙,汤都没给我剩一口。”

  姜零道:“你再去打他们一顿啊!”

  古小萌闻言跃跃欲试,不过,却发现南宫飞翎几个早已溜了,让他气愤不已。

  朱雀一直是姜零担心的一点,在学院比试还没什么,朱雀可以不上场或者呆在后场被保护起来,但一旦生死大战,朱雀就危险了。她不能自己使用灵力和战斗,没有人能时刻保护好她的安全,尤其她自己脑袋还少根筋。

  这让姜零不由担心,到底能不能顺利去迷岛世界拿到奇异果。

  前些天,姜零也尝试过教朱雀格斗术,在他看来朱雀自身拥有发出火焰的能力完全不逊色与普通天赋者的灵力加持,只要掌握足够的格斗技巧,她就能拥有一些自保能力,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朱雀除了能呆呆地躲在迪卡背后挥拳头,就剩下脚踢苏·米娅蒂了,真正的格斗术的精髓她完全无法领悟,对她来说这些都是游戏。姜零最后放弃了,对于一个走路都会被自己绊倒的傻丫头,你怎能奢望她学得一身高超格斗技巧?

  离开了教学楼,南宫飞翎反倒露出一丝怪笑,他们虽然没有料到会突然遭遇姜零等人,但是对于南宫飞翎来说却还不算坏,他总算完成了大哥交给他的任务,就在交手的时候,把那个东西成功的种在了姜零身上。

  课时过半,教室里的学员们突然变得闹哄哄,在纪律森严的对抗课上,这种情况很少见,而且就连赛台上比试的双方都慢慢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望着教室门口。

  姜零还在想一个战术,却被旁边的古小萌碰了碰胳膊,顺着古小萌的目光望去。

  苏·米娅蒂竟然站在门口。

  虽然很远,但姜零还是看见她眼神急切,额头还有汗迹,便猜到她肯定有事情找他。

  经过导师的允许,姜零带着朱雀出了教室。

  来到门口,姜零还未出口询问,苏·米娅蒂就拉着姜零的手急切道:“你有多少钱?”

  “啊?”姜零有些反应不过来,“要钱干什么?”

  苏·米娅蒂一手拉着姜零,一手拉着朱雀,转身就走,一边还说道:“来不及了,边走边说。”

  姜零和朱雀被苏·米娅蒂一口气拖着跑出了学院,学院门口有一辆飞舟已经等在那里了,上了飞舟,苏·米娅蒂才把事情的原委缓缓道出,难怪她今日让大家休息一天,暂不特训。原来她今日是去拍卖行为自己挑选武器,许多天赋者都会在拍卖行上面购买合适的武器,毕竟找工匠定制是非常昂贵的,所以大部分天赋者会选择直接购买,等有了钱再定制。

  苏·米娅蒂本来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拍卖行的,一件合适自己的武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她没有看见自己中意的武器,反而看这次的清单上有另外一样东西。若是以前她或许不会留意这件东西,可是现在她对那件东西格外敏感,因为那件东西跟姜零有关。

  那是一颗白色石头,石头的一面印着凤凰图案,而另一面印着火焰和一只眼睛组成的神秘图案,看到清单上的图画时,苏·米娅蒂第一时间想到了姜零,苏·米娅蒂知道朱雀自称是一只“凤凰”,她额头的徽记跟石头上的图案一样,那石头少说也有好几百年历史了。最主要的是,她的平板告诉她,这块石头的灵力波动,和雀儿的灵力波动无限吻合!显然,有着某种奇特的联系。

  虽然那头石头标价并不是很高,而且据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材质而言只是一块普通灵石,但是苏·米娅蒂还是准备把它买下来,因为她觉得整件事情透着蹊跷。

  那颗石头拍卖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她回来找姜零,希望姜零一起去拍卖行看一看,如果觉得有关联的话最好是先买下来,等她的院长爷爷回来后研究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姜零的灵宠是人型,而朱雀又声称自己是“凤凰”,身为灵宠,朱雀却无法使用灵法奥义,反而可以把力量转移给姜零,更奇怪的是,朱雀出现得突兀,记忆传承又缺失,许多事情都记不起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透着古怪,一个多月以来没有一个导师能够解释得清楚这些怪异情况。而偏偏这个时候,苏·米娅蒂却又发现了那块刻着凤凰的石头!

  她怎能不好奇,怎能不惊讶?

  而且,说不上为什么,见到那块明显跟姜零有关的石头,苏·米娅蒂的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安。

  于是她急急忙忙跑了回来,找到了姜零,并带着他前往拍卖行。

  马车疾驰,不一会儿就到了拍卖行,被苏·米娅蒂引着走进拍卖行庄严大气的正门,姜零只觉得新鲜,虽说上次也来过,但只是在普通卖场逛了逛,没去拍卖行。听说拍卖行卖的东西都价值不菲,而且都是上好的东西,他心里倒是对那块奇怪的石头也渐渐感兴趣起来。

  拍卖的场所类似一个巨大的戏院,大约可以容纳三千余人。拍卖场中心是一块凸起的平台,上面陈列着将要被拍卖的商品,而四周则是阶梯状座位,几乎每个位置上都坐着人,而越靠近中心的地方代表着地位越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