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嚣张

天赋者联盟 +A -A


  姜零他才懒得理会古小萌怎么调戏妹纸呢,这货猥琐起来简直辣眼睛!姜零自顾自地给朱雀扎头发,说多了都是泪啊,这哪是什么灵宠?简直就是祖宗!不得不说,姜零自从有了朱雀这个灵宠之后,刻意学了不少女生才会学的事情,比如编头发,比如挑选内衣,比如化淡妆,比如搭配服饰等等。谁让朱雀什么都不会呢?这让他觉得非常对不起林薇薇。

  一部分女生的兴趣被古小萌讲诉的“姜零传奇”吸引,但另一部分却被朱雀吸引,朱雀比姜零他们小三四岁的样子,看起来萌萌哒很可爱,有女孩子竟然伸手去揪朱雀的粉嘟嘟的小脸。

  “不准摸朱雀,只有主人哥哥才能摸朱雀。”朱雀比姜零还要抢先一步发出抗议。

  女生们听了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姜零,有好事者问朱雀:“你主人喜欢摸你吗?都摸你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都摸。”朱雀想了想道。

  姜零以手扶额,虽然他并不在乎这些花痴地看法,但是这话也说得太暧昧太邪恶了吧?

  女生们邪异地望了姜零一眼,好像看一个变态***然后又有人问朱雀:“小妹妹,他摸你的时候你有反应没有?”

  “什么反应?”朱雀眨巴着大眼睛,懵懂无知显露无疑。

  “过分了你们。”姜零不得不出声了,这些女人简直禽兽不如嘛!再让他们问下去,估计连给朱雀洗澡的事情都得翻出来,到时候姜零再怎么解释对朱雀这种豆芽身材不感兴趣,也难堵悠悠众口。

  女生们听见姜零阻止,更加怀疑起来,纷纷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肯定是干了什么邪恶的事,才不敢让我们问了。”

  “就是就是,竟然跟一头灵宠发生关系,太邪恶了,太无耻了。”

  “要是生出小宝宝来,那算是人类还是灵宠呢?”

  姜零快要崩溃了,这些女人还真是邪恶,这种问题都想得出来?

  “滚开!都他妈滚开。”姜零不得不爆发了,不知为何,最近性情格外暴躁,可能是被朱雀折磨的,也可能是担心半年内拿不到奇异果救薇薇。

  本来女生们对姜零产生兴趣就不是因为他的“魅力”,而是因为苏·米娅蒂的烂眼光,所以她们自然不会给姜零面子,听了姜零的吼叫不但不散开,反而变本加厉地闹腾起来。

  姜零正要发火,却被一声惨叫打断。

  “啊……”

  一声惨呼,接着是重物砸到地上的声音,接着一个姜零格外熟悉的声音传来。

  “老子姓南宫,大名南宫飞翎,天赋者联盟盟主是我爹。敢惹老子,老子弄死你。”

  南宫飞翎的声音姜零怎么能不熟悉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吸引了课堂里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围在姜零周围的那帮花痴也微微散开了一些,姜零带着朱雀从人堆里钻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南宫飞翎肯定又在欺负人了。

  越众而出,姜零终于看清了情形。

  过道上,一个外班的男生不知为什么得罪了南宫飞翎几人,被几个人团团围住,南宫飞翎踢倒那男生之后还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那男生显然也是知道南宫飞翎的蛮横的,所以也不敢还手,当然更不敢让自己的灵宠出手了。

  姜零给跟上的古小萌递了个眼神,古小萌心领神会,朝着南宫飞翎几人走去,口中大声说道:“南宫飞翎你个煞笔,告诉你多少次了?装逼都不会装,能不能有点创意?”

  被一群女人烦了许久不能发作,姜零早就憋着一肚子火,正巧南宫飞翎来了,还有比他们更适合的出气筒吗?

  第一次主动踩人,姜零多少有些紧张,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跟着古小萌走向了南宫飞翎几人。

  刚准备回骂的南宫飞翎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司马楚生、西门启恩和井上熏三人站在过道上也呆住了,心想姜零几个人不是在参加什么狗屁特训吗?不是下午的课都不上的吗?怎么今天下午来上课了?

  南宫飞翎四人清楚姜零等人已经今非昔比。

  南宫飞翎退了一步,声音颤抖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古小萌骨子里其实也是嚣张跋扈的主儿,只是以前没实力装逼而已,他踏步向前指着南宫飞翎的鼻子道:“老子们今天想修理你。”

  迪卡也见到这一幕也飞快地跟了过来,尤其是巨大的大白虎往南宫飞翎四人面前那么一站,吓得几人腿脚发颤。

  姜零拍掉古小萌的手,笑嘻嘻道:“怎么能这样跟同学说话呢?没礼貌。我今天就是想问问各位,只是问一问而已哦,上次我们切磋你们输了,之后你们有没有扫厕所?好像那是赌注来着。”

  南宫飞翎缩了缩头:“扫,扫了。”

  姜零继续问道:“扫了多久啊?”

  司马楚生道:“十天。”

  “哦。”姜零摇头晃脑道:“辛苦各位了,不过,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觉得劳动光荣啊?”

  打架斗殴,惩罚打输的一方,这是蜀山学院的规矩。

  南宫飞翎陪着笑脸道:“光荣,呵呵,光荣。”

  姜零也笑意盎然,道:“几位的觉悟真高,在下佩服,既然劳动光荣,何不继续光荣下去?要不这以后教学楼的卫生都由你们包了吧?每隔十天我们会免费揍你们一次,这个提议不错吧?别太感谢我哦,我这个人缺点太多,乐于助人就是其中之一。”

  南宫飞翎四人脸色铁青,这是赤裸裸的侮辱,换谁也受不了。

  南宫飞翎最先出言:“姜零,你别太过分,你别以为你傍上苏·米娅蒂老子就会怕了你,老子姐姐是南宫飞羽……”

  “别磨叽了,煞笔。”姜零嚣张地用手把南宫飞翎四人一个部落地指了一遍,道,“你那点底细,什么家事关系之类的你都炫耀几百遍了,老子要是真怕了就不会站出来了。所以呢,很抱歉,今天这顿揍你们是挨定了,南宫飞羽亲自来了也不管用。”

  “你,你……”南宫飞翎气得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姜零不耐烦地打断南宫飞翎的结巴,道:“行了行了,别说了,我宁愿相信你嘴里能吐出屎来,也不相信你能说出什么有营养的话来,所以,咱们直接手底下见真章吧,放心,今天我不打脸。”

  南宫飞翎几人被姜零的毒舌气得答不上话。

  古小萌做出一副干呕的模样:“太恶心了,嘴里能吐出屎来?这是什么绝学?”

  迪卡无奈地耸耸肩,她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两货毫无底线。

  南宫飞翎也恢复了几分冷静,道:“你们别欺人太甚,如果哪天我们实力强大了,你们就不怕报复吗?所以以前的事情还是一笔勾销好了,上次你们也已经打败过我们了,怨气也该消了吧。”

  不得不说南宫飞翎还是挺会给自己找台阶下的,可惜姜零本就不是君子,十足是个小人,根本没有什么既往不咎的大气魄,只有你欺负老子一次老子就要踩你一辈子的小肚鸡肠。

  古小萌讥笑道:“就你那样儿?还想强过我们?我宁愿相信一群猪比我们强,也不相信你们会比我们强。”

  没等南宫飞翎说话,姜零就摇头说道:“古小萌,你这话说得不好,怎么能拿猪跟他们做比较呢?你这话有问题。”

  古小萌道:“有什么问题?他们跟猪有区别吗?”

  “就是因为没有区别才不能这样比较。”姜零说,“就像我不能说你长得像人一样,你也不能拿他们像一群猪,本来就一模一样的两种东西,怎么能比较呢?”

  “他们是东西?”古小萌疑惑。

  姜零道:“我错了,他们不是东西。”

  姜零和古小萌一唱一和引得教室里的学员们一阵阵狂笑,就连迪卡都忍不住发笑。

  南宫飞翎恼羞成怒,虽然忌惮姜零几人现在的实力,但是对方都欺负上门了,而且还不许认怂,摆明了要揍他们,既然横竖都是一战,还不如装得有骨气一点。

  他大叫道:“姜零,你他妈的有种跟我单挑!”

  轰!

  学员们瞬间闹腾开来,南宫飞翎脑子进水了吗?跟姜零单挑?两仪境中期的南宫飞翎凭什么跟姜零单挑?虽然姜零也只是两仪境后期而已,但人家姜零可是连柳扶风和司马秦寿都能打败的角色,你南宫飞翎哪有资格单挑他?

  “好,我答应。”姜零自然答应。

  “我说的是你一个人单挑我们四个,既然你答应那咱们马上就开始吧。”南宫飞翎暗笑自己奸计得逞。

  学员们发出一阵巨大的嘘声,太无耻了,同为两仪境天赋者,实力不济还说单挑,现在竟然想要四个人围攻人家一个,真是好不要脸。

  姜零笑道,“从你说出单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存的是这心思。既然答应了,你们就四头一起上吧,我是这样考虑的,四头一起上比一头一头来节省时间,毕竟陪一群猪玩玩儿,花太多时间显得浪费。”

  嚣张至极!

  众人目瞪口呆,姜零想要一人对抗南宫飞翎四人?

  虽说姜零看起来的确比南宫飞翎强大,但对面四人一起的话就难说了,虽然都只是两仪境,但四人加在一起可是足足八个奥义,哪怕是四人一起放出奥义也能让姜零招架不过来,还怎么获胜?

  姜零不顾旁人如何揣度,独自站到了教室中间宽阔的石台上,这里就是班级对抗的赛台,朱雀跟在姜零身后。

  南宫飞翎几人对视一眼,没想到姜零竟然这么爽快,这么嚣张,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几人一起朝着台上走去。

  古小萌撇了撇嘴,道:“这小子吃独食,草!”

  迪卡翻了个白眼后,也没阻拦,这是检验姜零特训成果的好方式,她当然知道姜零不会无缘无故找人麻烦,他还没那么无聊,大概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不够自信,想要印证一下,给自己打打气。

  姜零和南宫飞翎四人都上了赛台,朱雀将自己的灵力转移给姜零,姜零朝着对面四人微微一笑,道:“比赛开始了,猪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