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上课

天赋者联盟 +A -A


  盟主不像其他人那样交头接耳,也不像盟主那样急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而是坐在座位上远远看了一眼地图,闭目养神。

  南宫飞鹤扫视一圈各家主,然后目光落在一个身着金黄长袍正在打瞌睡的大胖子身上,笑问道:“大哥有何看法?”

  那胖子便是盟主嫡长子,二十七八岁模样,乃是南宫飞鹤同父同母的哥哥,隐世密宗南宫飞鸢。

  却说那胖子听见南宫飞鹤叫他,顿时惊醒,那衣袖擦了擦口水,睁开一对鼠眼,喜形于色,道:“会晤结束了么?可累死我了。”

  盟主坐在胖子右边,闻听儿子说出这话,气得胡须乱颤,怒吼道:“孽障,此等重要的各家主会晤,你竟然敢睡着?”说着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胖子脸上。

  胖子脸上肥肉颤了两下,其实倒不怎么疼,不过还是装出一副疼痛欲裂的表情,诚惶诚恐道:“父王息怒,儿臣糊涂,白天不该贪欢,父王恕罪,儿臣知错了。”

  各家主这时也失去了交头接耳的兴趣,竖起耳朵听着盟主训废物儿子,唯有盟主大人还是那般,宛若睡着了一般。

  南宫飞鹤替大哥解围道:“父王也不必太过苛责大哥,大哥喜文不好武,难免对这些事情缺乏兴趣也是情有可原的。”

  胖子却乐呵呵道:“二弟说的是,这种高深的国事,我的确不太擅长,二弟最是聪明,一切有他做主便是没错的,我听他的,他说什么我都信,呵呵,从小不都是这样么,二弟从来就没错过。”

  盟主听到这里缓缓点头。

  反倒是各家主暗自摇头,这南宫飞鸢也太不争气了一点,什么事情都推给南宫飞鹤,将来这盟主之位只怕也铁定是南宫飞鹤的了,谁都知道盟主年老精力不济,大多事物都已经交由南宫飞鹤在打理了。

  南宫飞鹤笑望着胖子,道:“大哥,咱们兄弟二人何分彼此?咱们相互扶持何愁联盟不兴盛?”

  胖子憨憨笑着附和道:“是啊是啊。”

  世家领袖们虽然鄙视南宫飞鸢的懦弱与无能,但却对聪明英勇的南宫飞鹤推崇备至,对于他的话也很自然的点头附和。

  南宫飞鹤至始至终没有表现出一丝对大哥的轻视,彬彬有礼恭敬有加,这时他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魔界兵锋强大,灵境人心可畏,两者咱们都不能正樱其锋。而异位面几十个族落互不统属,且相互倾轧,实力也强弱不一,咱们可以步步为营各个击破,这是地球天赋者联盟唯一的出路。”

  各家主并不表达意见,胖子南宫飞鸢依旧睡意朦胧。

  这时盟主睁开了眼,道一句:“我支持飞鹤的意见。”

  此话一出,各家主也纷纷跟着附和,显然南宫飞鹤虽然声望极高。

  南宫飞鹤却笑容依旧,自信不已。

  南宫飞鸢依旧摇摇晃晃,嘴角挂着口水。

  南宫飞鹤道:“父亲大人虑事周详,魔界和灵境我已经打过招呼了,魔界不会干涉,而灵境那边……”

  众人惊奇,魔界不干涉?南宫飞鹤是怎么办到的?魔界怎么能容许联盟随意出兵攻伐?就算魔界不干涉,那灵境呢?谁都知道灵境是最宣扬所谓的“公平与正义”的,他们会容忍联盟强大吗?毕竟,到目前为止,联盟都名义上算是灵族的一个分支机构。

  南宫飞鹤顿了顿,笑容自信,从容道:“灵境决定支持我们的行动。”

  众家主更觉诡异,灵境还支持?这怎么可能?

  “是的,支持。灵境会秘密派遣一个百人组成的天赋者军团参加战争。”南宫飞鹤道。

  这更不可能!

  不少人都当场提出了疑问,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是不可能的事。但南宫家的自信,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南宫飞鹤解释道:“前段时间,在我的操持下,联盟放出要吞并蜀山学院的风声,而众所周知这所学院历史最为悠久,而且跟灵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毕业学员都是自由天赋者,其中有一小部分精英,甚至去了灵境深造,所以,灵境不会容忍我们吞并蜀山学院,这就是我让灵境支持我的筹码。而魔界那边,左卫大祭司的儿子要娶南宫飞羽,这就是对付魔界的筹码。”

  他没有说的是魔界的人为何要娶南宫飞羽,一个女人可以左右一个庞大魔界的决心吗?南宫飞鹤南宫飞鹤没有说,大家也没有问,虽然并不知道具体的答案,但是想来不简单,既然南宫飞鹤不说,那便是问不出来的了。

  魔黎祭司虎啸的儿子不久前才在地球栽了跟头,现在又要娶南宫飞羽,想来在屠龙事件之后,还藏着一些猫腻,是高层只见的妥协。

  数百年来地球天赋者联盟处于绝对弱势,而这一夜,在南宫飞鹤的谋划下,隐世密宗的扩张计划悄然成型,一场大变局也随着这个计划的展开而悄然拉开序幕。仿佛,有什么在催促着他迫不及待地发动一样。

  只有南宫飞鹤自己知道,这一切的根源,是一个姓姜的小子,大世界的动乱就要来了,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

  宿舍,姜零和苏·米娅蒂激吻良久,就在姜零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谁?”苏·米娅蒂也有些暗恼,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呜呜……主人哥哥,朱雀好冷。”

  朱雀?

  苏·米娅蒂和姜零对视一眼,默契的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的疑惑。她怎么醒了?她怎么寻到这里的?这里跟姜零的宿舍隔着五栋楼呢,灵宠的嗅觉也太灵敏了吧?灵宠经过主人灵法的灵魂召唤可以知道主人的位置,并快速赶到,但是姜零显然没有动用灵法,是朱雀自己找上来的。

  其实,关于朱雀,姜零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甚至认为这是一个阴谋,觉得朱雀可能是某个碰瓷赖上他的家伙。可惜,经过苏·米娅蒂的平板检测,他们之间的确存在着灵魂联系,这种契约形式的连接,是不可能作假的。

  苏·米娅蒂打开门,吓得差点叫出来,朱雀竟然一丝不挂的连双鞋子都没有穿就这样站在门口,不冷才怪呢。

  姜零一把把朱雀拉进来,看了看走廊外面,还好没人,然后到浴室找了块苏·米娅蒂的浴巾一边给朱雀裹上,一边肃地质问朱雀。

  “不许光屁股乱跑,你怎么老是不听话?”

  “外面没有人。”朱雀萌萌地道。

  姜零倒也不怕苏·米娅蒂误会朱雀的话,毕竟经过几天的相处,大家都知道朱雀傻乎乎的,似乎脑子缺根弦。姜零也明白朱雀应该就是霓凰之心所化,但他打死也不信霓凰的智商就是这样。显然,一定是出了某种严重的问题,以至于朱雀的脑子不太正常。

  “学姐,把浴巾借给我,哎……我们明天见吧,我这就带朱雀回去。”姜零朝苏·米娅蒂歉意地笑了笑,这个朱雀是个麻烦。

  最后两人自然要相拥吻别一番,并不避讳朱雀,朱雀也不是外人,按姜零的话说她都不算是人,只是一只灵宠。

  “啊!”

  正吻到动情处,苏·米娅蒂却突然抱着脚朝后跳开一步。

  朱雀追上去再往苏·米娅蒂腿上踢去,朱雀力气不大,而且没穿鞋子,自然踢不疼苏·米娅蒂,苏·米娅蒂刚才只是被惊到了。

  两人对朱雀莫名其妙的动作感到不解,朱雀不是还挺喜欢苏·米娅蒂的吗?

  朱雀怒目圆睁,双手伸展开,把姜零挡在身后,道:“不准咬我主人。”

  姜零无言以对。

  苏·米娅蒂捧腹大笑。

  朱雀仰起头望着姜零,道:“主人哥哥,还是朱雀乖是吧?都学会洗澡澡的时候自己抹泡泡了。”

  姜零被朱雀坏了好事,心情自然不是很好,训斥道:“大半夜的你乱跑什么?再说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

  朱雀嘟着嘴,道:“朱雀从床上摔下来,疼醒了。”

  我擦,你还敢再蠢点吗?

  平常都是姜零睡外面,有他挡着,朱雀自然摔不下来。两人同处一室的第一天晚上朱雀就是从床上摔下来,不过地上是棉被,所以没有摔疼,反而顺势钻进了姜零的被窝。

  姜零入侵苏·米娅蒂身体的阴谋暂时没有得逞。

  倒不是因为苏·米娅蒂的防守有多强悍,主要是因为朱雀这拖油瓶死皮赖脸跟在姜零身边,姜零实在没有机会,就连接吻的时候朱雀都要在旁边鉴赏,让人尴尬,两人独处的时间自然少得可怜。

  ……

  又几日后,下午。

  这是一场班级对抗的大课。班级对抗课的教室非常大,中间是一个比试用的平台,四周是阶梯石头看台,可以容纳数百人。

  很久没来上下午的课,才发现原来上课竟然是一件如此享受的事情,至少相比特训来说要轻松许多,还能抽空跟同学聊聊天,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几人实力上突飞猛进,都达到了两仪境中后期,得到了同学们的尊重,这才有人愿意跟他们说话。

  尤其是姜零,早被一群女生团团围住了,姜零这货对这些庸脂俗粉没啥兴趣,猥琐的古小萌就当起了姜零的代言人。

  古小萌意气风发胡吹海侃,从姜零独特的人型灵宠到姜零升级速度之快,再到姜零败柳扶风、司马秦寿夺得院际比赛二年级组第三,虽然大多数人都没看过那场比赛,但是被古小萌添油加醋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意思。

  这倒不是她们真有多好的眼光看上姜零了,虽然两仪境后期的实力已经达到平均水准以上,但还算不得优秀。最根本的原因是苏·米娅蒂,虽然女生们大多骂苏·米娅蒂是“妖精”,但内心里确实羡慕死了苏·米娅蒂的,实力强,长得美,又被许许多多男生暗恋,哪个女生不像这样?

  而苏·米娅蒂竟然选择了姜零,这才是女生们围观姜零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