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各方密谋

天赋者联盟 +A -A


  一个月后他们会去迷岛世界历练,那里遍是恐怖狂暴的灵兽,甚至偶尔还会碰到妖族,所以也是人类地域中最危险的几个地点之一。值得一提的是,苏·米娅蒂也因昆仑的退出,而被加进来,准备进入迷岛世界。

  当然,对外宣称苏突破三才境,成为见习导师,这次去是以准导师的身份。而苏是真的突破了三才境。

  灵兽是一种类似灵宠的存在,它们的等级跟种类有关,很难升级,等级和奥义差不多都是与生俱来的。灵兽的妖晶内含狂暴灵力,类似于灵宠的灵源,是灵宠最好的食物,可以快速地提升灵宠等级,同时妖晶也是妖族升级的绝佳物品。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类和妖族的强者也经常进入山脉狩猎灵兽。

  几乎每个人类天赋者学院的学生都要去历练,但是去的地点大多不太危险。姜零、迪卡、古小萌必须在出发前最大限度的增强自己的战斗力。

  而且,经过苏·米娅蒂的沟通,学院今年免除了姜零几人的考试,学院的考试是最繁琐和耗费精力的,没有了考试的烦恼,几人训练起来自然更加卖力。

  而且,几人还组成了一个战队,准备明年一起征战跨位面天赋者大赛,这是地球等一些下位面之间的最大赛事。

  ……

  奇绝山南宫家。

  南宫飞翎招来几个心腹,关在房间里,掌着灯,神神秘秘地策划着什么。

  “我要那小子死!最好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虽然知道主子的恨意,但这事情确实棘手,南宫飞翎的那一群心腹也有些为难。身为蜀山学院百年难遇的天才学生,姜零岂是那么容易杀死的?

  “公子,学院高手众多,我们不好潜入,要杀他恐怕不方便,而且据情报显示那小子似乎很少出学院一步。”

  “你们这群饭桶,我养你们干什么?连个废物都做不掉,我还能指望你们帮我做大事吗?”南宫飞翎咬牙切齿,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

  几个心腹面色羞愧,却无可奈何,虽然蜀山学院已不复当年的强大,要强行闯入并杀死一个学生可以,但要做到不惊动任何人而且不留下任何痕迹,这却是几乎不可能的,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时,一个面容猥琐的小个子男人,对南宫飞翎说道:“公子,我得到消息说他们准备一个月后要去迷岛世界历练,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情报是必不可少的资源,南宫飞翎身为盟主之子这一点做得自然很到位,他说:“是的,刚刚得到的消息。你的意思是?”

  猥琐男人笑道:“不错,公子。迷岛世界灵兽出没,而且偶尔还有妖族出现,尤其还有许多自由天赋者前往狩猎,总所周知那里是一个极其混乱和危险的地域,若是他们在那里发生了一点什么意外,我想,也是没什么稀奇的,毕竟他们的实力对于那个地方来说还太弱了。”

  南宫飞翎想了想,点头赞许道:“南宫涂,你很不错,我们确实可以组成一支强大的队伍,借着猎杀灵兽为名前往迷岛世界,然后将姜零击杀。可是,灵兽山脉混乱不堪,而且道路诡异,我们到时候要怎样才能找到他们呢?”

  被叫做南宫涂的猥琐男子道:“公子,我记得几年前南域苗疆拜访盟主的时候,送过一种叫做‘追魂印’的东西给盟主。”

  南宫飞翎猛地一拍脑门,对啊,将“追魂印”植入人体内,便可以随时随地掌握那人的行踪,用来追杀再合适不过了,一瞬间他就下定了决心。这样哪怕他去了迷岛世界,行踪却为自己所掌握,杀他易如反掌,而且,只要他最近偶尔外出或是落单,都不用等到他们外出历练。

  一抹狰狞地笑容在南宫飞翎脸上浮现,他知道哥哥南宫飞鹤前些天刚刚动用了一个傀儡兽钢铁巨龙追杀姜零,原因未明。但南宫飞翎打算将“追魂印”的事情告诉哥哥,以他的身份,肯定会拿到,而他,也有足够的动机做这件事情。

  ……

  蜀都,一间斗室中,有两只狐妖。

  飞雪和流霜对坐房中,流霜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石盒,小心翼翼打开,一只透明虚影从盒中飞出,飞快地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飞雪和流霜之间,化作一只透明飞鸟。

  有天堑大阵的束缚,要想穿越位面很难,但并非不可能,在这一点上,妖族走得比任何种族都要远,这主要是得益于他们强悍而特殊的体质。所以,她们能够出现在以灵族分支为主体的地球,也算不得奇怪。

  飞雪伸手一点透明飞鸟,飞鸟化作一片薄薄的纸片形状,飞雪直接用手在“纸”上写写画画,她写的自然是妖族符文:通天神树地址已查清,开启方式无法得到,但已经掌握它再次开启的时间,就在一月后的学院天赋者选拔赛上。学院高手众多,通天神树防护严密,而且体型过于硕大无法用常规方法盗走,特请大巫师派吞天兽前来支援。

  写完,飞雪再一点“纸片”,纸片便又化作飞鸟,流霜打开窗户,透明飞鸟轻盈飞出窗口,稍一振翅消失于茫茫夜色中。

  流霜警惕地望了望窗外,发现没有异状,这才关上窗户,好奇地问飞雪道:“姐姐,你向大巫师要吞天兽干什么?难道准备在地球跟人类打仗?”

  飞雪笑道:“打仗?在人类腹地打仗?我不想活了?不过是为了盗走通天神树而已,你平时古怪精灵的,怎么现在猜不到我的想法了?”

  流霜想了想还是摇头。

  飞雪解释道:“吞天兽最强大的能力是什么?”

  流霜恍然大悟:“吞噬空间!啊!你是说?”

  “对。”飞雪笑道,“通天神树是地球人类灵力的源泉,一旦我们成功弄走了通天神树,那么人类天赋者联盟将会一蹶不振。而同样,通天神树其实对我们妖族的修行来说也有着很强的加速能力,此消彼长之下,我们妖族将会越来越强。”

  流霜赞道:“哇!姐姐好厉害。”

  飞雪拍了拍流霜的脑袋,灰瞳中带着怜爱:“哪里是我厉害了?是你自己平时傻乎乎的不愿意想事情罢了。”

  流霜道:“姐姐就是厉害,所以我才可以安静躲在你身后什么也不用想。我觉得咱们妖族下一个大巫师肯定是姐姐你。”

  “不可胡说。”虽然此地远离妖族,但飞雪还是赶紧阻止了流霜,大巫师可是整个妖族所有部族的最高统治者,哪里是可以随便乱说的。

  流霜却不服气,道:“我觉得姐姐做大巫师绰绰有余,你这么厉害,十八岁就达到了四象合境,天赋异禀,从十三岁开始就统领整个狐族,让狐族重登四大妖族行列,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我记得连妖灵塔里面那些老头子都看着你两眼放光呢嘻嘻……”

  飞雪顿时红了脸。

  ……

  魔黎帝都黎城。

  虎烈左脸上火辣辣的,五根指印十分明显,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可是心里的仇恨却有如发芽的种子不断滋生、蔓延,那个无耻的废物,虎烈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将他剥皮抽筋。

  但是此刻,虎烈却耷拉着脑袋,面对扇他耳光的人,他不敢生出一丝恨意,因为那是他的父亲,魔界最伟大的祭司之一……左卫大祭司虎啸。

  “对不起,父亲。”

  虎啸年逾七旬,却器宇轩昂,他一脸杀气地瞪着虎烈,直看得虎烈双腿发颤,才沉声说道:“男人说对不起,是一种自我侮辱的表现,给我记住,你是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要说出这三个字。”

  “是。”

  “没抓回封神者,我并不生气,我生气的是你居然败给了他,你让我很失望。”

  “父亲,我一定会再次战胜他。”

  “战胜一个土包子并不值得期待,你需要做的是杀死他。记住,任何战胜过你的人都应该永远消失,不论这个人是强大还是软弱,这是魔黎的准则。”虎烈面容冷峻,不容反驳。

  虎烈心里一震,对,杀死姜零那个废物,杀死那个带给自己耻辱的人才能消灭心中的仇恨,他狠狠地点了点头。

  虎啸看了看儿子,道:“天赋者联盟的南宫飞鹤比他老子难缠多了。但好在,他的野心不小,正在寻求跟我们合作!”

  “真的?”

  “你在激动什么?即便是合作,也是互相提防。我们的目标是解开龙族的秘密,复活战神蚩尤,我们也可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是,父亲教训得是。”虎烈低头道。

  ……

  南宫飞鹤豪华府邸中一个宽阔大殿里灯火辉煌。

  一副巨大的大陆地图挂在墙上,宽达十米,高过八米,古朴大气,上面以平面的方式划出了四界轮廓,无比细致地勾画出相邻位面的地势和城邦。这不是地球的地图,而是地球临近的下位面的全图。

  虽然有天堑大阵的存在,但下位面之间的穿行,还是并不复杂的,沟通也不少,只是比而不宣而已,由此可知,天堑大阵已经孱弱到什么程度了。

  南宫飞鹤一身金色铠甲,烛火环绕,熠熠生辉,他走到地图面前在,然后绕着联盟的版图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圈进了异位面数十个种族和灵境的部分领土。

  然后南宫飞鹤转身望向众人,道:“这就是天赋者联盟未来的版图!”

  世家领袖们震惊不已,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来,这是极不礼貌的一种行为,不过因为早已料到他们的惊慌,南宫飞鹤也并未觉得不快,反而静静地看着那些交头接耳的世家领袖,面带微笑。

  盟主看了看那个圈,不住的摇头,道:“不行不行,我们哪有那么大的实力?再说一旦发起战争,魔界和灵境是不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