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硬骨头

天赋者联盟 +A -A


  柳扶风败了,在完全占据上风的情况下,竟然被对方一次小小的反击就击败了,看上去毫无反抗之力。这诡异的情形,让台下诸多学员和导师们都诧异不已,甚至连裁判都愣住了,以至于没有马上出面判定胜负。毕竟,在场的大多数都不是印师,即便是印师,也未必知晓人体本身就是一个阵印,在运转灵力的时候,同样有阵眼可破,而这就是姜零获胜的法门。

  就连始作俑者姜零,也没有回过神来,他虽然并未怀疑昆仑教他的方法,但却也没料到效果如此好。

  每一名印师身上的阵眼各不相同,姜零通过让苏?米娅蒂打探柳扶风的虚实,推测出了柳扶风的阵眼在左耳之后的穴位之中,那里是他体内灵力运转的薄弱地带,也是关键地带,一旦招收攻击,便会彻底打乱灵力循环。

  所以,姜零的攻击,虽然并不强大,那是最低级的九品阵印诡刺之印,攻击力颇为微弱。但是,在破灵龙刺的加持之下,却无形中,将威力扩大了许多倍,因为,它完全忽略了对方的守护结界的防御力。故而,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九品阵印,却让正在施展阵印和奥义的柳扶风猝不及防之下,彻底失去了对自身灵力的掌控,如同走火入魔般,灵力混乱带来的反噬之力,将他击败。

  躲在远处旁观了这一切的昆仑,虽然早已料到结果,却依然讶异,他惊讶于姜零的阵印天赋。他想:果然,姜零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天赋能力,以及他特殊的血脉传承,注定了他会成为一个绝顶印师。想到这里,昆仑笑了,笑得有些难看:“我仿佛闻到了龙的味道!这一次,不是蛟龙,也不是骨龙,而是……神龙的味道!朝着你的宿命前进吧!封神者。”

  好半晌,台下观众们响起了掌声和惊叹声,裁判这才被惊醒,判决姜零获胜。

  姜零成功晋级半决赛。

  比赛时间紧凑,留给姜零准备的时间并不多,但他其实并不需要多少时间来准备,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获胜。原因很简单,要想获得第三名的奖励奇异果核,必须要输掉半决赛,然后参加三四名决赛并获胜。

  如姜零所愿,他刚一登场就被对手击落台下,输掉了半决赛。

  值得一提的是,姜零刚好落在天山学院休息区不远处,那之前被姜零“暗算”了的张兮兮,一脸幸灾乐祸地望着他,说了些嘲讽的话,见姜零不搭理,就又要动手,却被同伴拉住了。姜零一心算着如何得到奇异果核,对于张兮兮的讥讽和愤怒,却置若罔闻,这更让张兮兮怒不可遏,作为天之骄女的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如此忽略过,这对她来说是奇耻大辱,比刚才比赛时的卑劣手段还要让她难以承受。

  张兮兮的恨意,姜零完全屏蔽,甚至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感觉到。姜零经过简单治疗,又喝了两瓶苏?米娅蒂准备的活灵泉补充灵力之后,便坐在台下观看比赛,他要看自己接下来的对手是谁!

  现在,台上比赛的是京华学院的一名学员和蜀山学院的一名学员。

  姜零看见一名陌生学长闯入半决赛,眼睛不由得一亮,悄悄问苏:“若是那位学长和我争夺三四名,你可不可以跟他说说,让他手下留情?你们同一年级,应该互相认识吧?”

  苏眉头紧皱。

  一旁的李潇却抢先道:“你最好祈祷他获胜,要是你和他争夺三四名,我们得到奇异果核的机会就越加渺茫了……”

  姜零奇道:“为什么?我们都是蜀山学院的,难道这点忙他都不帮?”

  苏道:“若是旁人还好说,要是他,只会适得其反!因为,他姓司马。”

  姜零犹疑道:“他跟司马楚生……”

  李潇说:“他叫司马秦寿,是司马楚生的的哥哥。”

  姜零嘴角抽了抽,这绝逼是亲兄弟,名字对仗太工整了!秦对楚,都是古国名;寿对生,都有生日的意思,禽兽对畜生,还特么都是牲口!

  苏补充道:“所以,不论从私仇还是势力恩怨来说,他对上你都不会手下留情,更不会妥协退让。我的话,对他来说完全不管用。你该知道,我母亲当年几乎一怒之下屠了南宫、司马、西门三家近半高手。若无蜀山学院庇护,他们早就找我报仇了,怎么可能因我而手下留情?我去找他,只会适得其反!”

  李潇苦笑道:“并且,姜零在选拔赛和之后的几次交手中,都将司马楚生折辱得够呛,所以,以西红柿的呲牙必报,他遇到你,只会变本加厉,觉悟手下留情的可能。”

  姜零默然,再度看向擂台,只盼司马秦寿能够获胜,好让自己避开他。这倒不是姜零欺软怕硬投机取巧,实在是奇异果核对薇薇来说太重要,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绝不容错过。

  可惜,天不遂人愿。

  随着比赛的进行,司马秦寿在面对京华学院的女天赋者凌霜月的时候,逐渐落入下风,最后,他被击落台下。

  这不是司马秦寿故意放水,实在是凌霜月的实力太过霸绝,让司马秦寿完全施展不开来。其凌厉疯狂的攻击,在姜零看来,犹在苏?米娅蒂之上,若说苏是火爆任性,那凌霜月简直就是残忍酷厉。

  不过,司马秦寿虽落败,却也没有收到多少伤害,战斗力没有任何损伤,只需不足灵力就可再战。这样一来,姜零注定要在最后一站上,啃一根硬骨头,凶多吉少。

  司马秦寿败了,却并没有多少失望和不甘,只是冷静地走回蜀山学院休息区治疗恢复,众多世家子弟簇拥宽慰或打抱不平,好不热闹。司马楚生、西门启恩和南宫飞翎等人也在周围忙前忙后,更有蜀山天榜第一人,方才已经晋级三年级组决赛的南宫飞羽前来询问关切。

  显然,那边才是蜀山学院的主流圈子,而苏?米娅蒂几人,只是异类。

  这也很正常,土白菜们虽然也能进入蜀山学院,但一来人数较少,而来底蕴浅薄,自然少有高手,这种只有精英参加的盛会,当然还是西红柿们唱主角。

  苏和李潇和司马秦寿是同届同学,平时训练也没少交手,这时正在帮姜零临时抱佛脚,为他解说分析司马秦寿的实力水准和战斗偏好。按照实力来说,苏?米娅蒂与司马秦寿不相上下,李潇却要逊色于司马秦寿,所以,他们都不能准确造出击败司马秦寿的办法。而即便有人能给出办法,也不是姜零能掌握的,毕竟,像方才击败柳扶风那种方式,不可能再用一次,并且,那是对付印师的办法,对付司马秦寿不可能奏效。

  但,即便是硬骨头,姜零也不会退缩,至少要亮出自己的牙。

  为了薇薇,或许是因为曾经的爱情,或许是为了赎罪,总之,姜零对奇异果核的渴望,不会因为司马秦寿的强大而减弱分毫,相反,正是因为拦路虎的强大,姜零反而会越发坚韧不屈。

  “没有退路,我必须打败他!”姜零知道自己的实力,但还是放出了豪言。

  “你……小心。”苏没有多劝,本来她应该感到担忧,甚至是吃醋,但是,因为她在薇薇和李潇的关系这件事上欺骗了姜零,所以,她或多或少有些心虚。

  这一刻,李潇没有说话,他再想,或许姜零和薇薇也是一个好归宿,或许,自己当初不应该太苛责姜零,或许,姜零就不会跟苏好上,自己也不会这么难受……

  三四名决赛就要开始,裁判已经敲响了钟声。

  姜零站了起来,朝着擂台走去。

  司马秦寿也同时出发。

  因为属于同一学院,所以,两人几乎是肩并肩走向擂台的。

  姜零能感受到司马秦寿身上狂暴的灵力波动,他心说,这家伙的实力一定是两仪境后期!他咬紧牙关道:“你很强,但我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司马秦寿却连看也没看姜零一眼,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过,仿佛,面对的是一团空气。

  这是最极致的羞辱,因为不屑。

  司马秦寿不屑姜零的实力,更不屑他的土白菜身份,所以,连话都不愿说一句。

  姜零怒急,率先冲上了擂台,恶狠狠盯着缓缓登台的司马秦寿。

  台下,苏?米娅蒂、李潇等人紧张地盯着擂台,古小萌甚至紧张得有些颤抖,他们都清楚姜零必胜的决心,但同样清楚姜零孱弱的力量。唯独迪卡悠闲地靠在大老虎软绵绵的身上,打了个哈欠,看上去无比悠哉,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盟友”的安危。

  当当当……

  钟声传来,比赛开始了。

  “你很强,但我也不是软柿子,尝尝我的厉……啊……”姜零第一时间催动灵力,然后准备爆出最强大的第二奥义攻击,但他却没能发出攻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

  姜零的身体飘了起来,仿佛被汹涌的洪水猛烈地砸在胸膛上,他想一颗炮弹一般,从擂台上飞出。

  坠落擂台,就算输,这是规矩。

  姜零忍住疼痛,想要扭转颓势,却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经完全被打乱。他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飞出了擂台,眼看就要坠落地面,一旦落地,就意味着,他输了。

  即便死,也不能输!

  头晕目眩中,姜零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执念。

  嗡——

  忽然,姜零的眼睛亮了起来,发出纯白耀眼的光芒。这道光芒一闪而逝,仿佛没有出现过,但正是这倒奇异而突兀的光芒,彻底扭转了他落败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