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暴怒的学姐和学长

天赋者联盟 +A -A


  胜负已经没有疑问。兮兮跌落台下,按照规则,已经落败,姜零获得了这场八分之一淘汰赛的胜利。

  只是,包括各学院导师在内的强者们,都面面相觑,不清楚姜零如何反败为胜的。

  观战的学员们更是早已哄闹起来,有人吐槽天山学院的兮兮视力有问题,居然在没有收到攻击的情况下,跌落台下,也有人在怒骂姜零作弊,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暗算了兮兮。

  这倒不怪大家乱猜,实在是从一开始,姜零就落入了绝对下风,毫无还手之力。他的破灵龙刺虽然厉害,却不及铁鞭长,加上兮兮身法诡异,姜零连她的衣角都抓不住,自然谈不上反击。最难的是,姜零一口气使出了所有奥义,几乎已经油尽灯枯,却突然反败为胜,实在让人忍不住怀疑。

  古小萌嘿嘿笑道:“他又赢了。”

  虽然说又,但语气却理所当然,仿佛姜零从来不会输一样,这是古小萌一直以来的习惯。他早在以前和姜零打篮球的时候就知道,姜零从不会输。在实力占优的情况下,他能赢得摧枯拉朽,当实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他也能赢得风骚诡谲。

  柳扶风本来认定姜零必败,已经把安慰苏的甜言蜜语都准备好了,此时却被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苏?米娅蒂扭头看向一旁的迪卡:“你怎么知道他会赢?”

  迪卡头也不抬:“从第一次见他,我就知道他是赢家。你知道九佛窟,就该知道,以我的身份不可能跟输家结盟!”

  苏点了点头看向姜零,眼睛微眯,眸子显得格外狭长,魅惑如狐。

  这时,愣神许久的裁判才带着跌落的兮兮一同登台,宣布姜零获胜,而后,又问兮兮是否认可判决,这是淘汰赛的惯例。

  兮兮脸色通红,道:“技不如人,我输了。”随后又对姜零恶狠狠道:“我记住你了!”

  姜零一脸愧疚之色:“骚瑞骚瑞,承让承让。”

  兮兮哼了一声走了,丢下一句话:“我张兮兮跟你没完。”

  姜零并没有被威胁的觉悟,只是觉得一个干净漂亮,有些小刁蛮也有点小可爱的女孩子,叫脏兮兮,实在有点破坏意境。

  姜零回到休息区。

  柳扶风迫不及待问道:“你是怎么将张兮兮击落台下的?”

  姜零笑而不语。

  古小萌也问道:“你耍了什么手段?”

  姜零答曰:“秘密。”

  苏碰了碰姜零胳膊:“连我也不能说?”

  姜零咳嗽一声,神色有些尴尬。

  苏眼珠子一转,拉着姜零远远避开人群,再度追问。

  姜零无奈之下只好坦白从宽:“其实,也不是什么阴谋诡计啦!就是用铭牌放了一部不穿衣服的武打片,声音虽然很激烈,但我把音量控制得很小,只有台上听得清楚而已。咳咳……那个什么脏兮兮眼珠子都盯着我藏在手心的铭牌不转眼了,一个劲想抢,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急躁,后来,就失足跌落台下了。”

  苏听罢,狠狠宰姜零腰间捏了一把,又啐了一口:“你也忒不要脸了!”

  虽然姜零说得道貌岸然,但苏?米娅蒂自然还是听出了真相。是姜零故意放限制级影片,激怒张兮兮并让她方寸大乱,最后,与其说是她失足跌落,倒不如说是避免继续尴尬,故意认输。这场比赛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毕竟是天山学院的天之骄女嘛,自然更在意颜面胜过比赛。但是,以张兮兮骄傲的性格,铁定是嫉恨上姜零了。

  姜零耸了耸肩:“本来是给你下载的视频教程,谁知道先给她看了,我还觉得亏了呢!”

  苏又踢了姜零一脚:“谁要看那中东西?你也不许看!”

  不知不觉,苏又想起了姜零折磨她的时候的那些古怪姿势和羞耻造型,一面暗恨姜零心思邪恶,一面又忍不住娇羞,毕竟,那种貌似被羞辱的滋味,其实远算不上讨厌。

  “晚上来我帐篷坐一坐?”姜零坏笑。

  “坐什么?板凳都没有一条!”苏转身就走。

  “我说的是做事情的做,做一做,不是坐板凳的坐。”

  “你……”

  苏有心数落姜零一顿,但已经快回到休息区,人多眼杂,她只好忍住,心里打定主意,今晚绝不去找他。这家伙越来越得意忘形了,还以为我是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哼!

  远在对面的天山学院休息区,落败的张兮兮沉默不语,没有搭理任何前来询问或关怀的人,只是目光恼恨地等着远处那个身影。

  她嘀咕道:“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无耻之徒!”

  一个张兮兮的学长劝道:“兮兮,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输了,但,我们天山学院的人,一向愿赌服输,别做出有辱师门的事情来。”

  张兮兮厌恶地道:“如果我忍气吞声,才是真正的侮辱师门!你根本就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样卑劣的手段……”

  学长疑惑道:“是什么?”

  张兮兮欲言又止,最后怒道:“我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马上!立刻!”

  就在这时,四分之一决赛分组已经敲定,姜零竟然与强大的柳扶风分在了一起,也就是说,他如果要进入前四,就必须要战胜柳扶风。

  古小萌和苏?米娅蒂都对这个分组表示很绝望,因为,他们认为姜零绝无可能战胜柳扶风,哪怕他曾经在黑石门槛上击败过柳扶风,但那只是精神力量的比拼而已。

  释戒和尚也拍了拍姜零的肩膀,仿佛是在提前安慰他。另一名导师宋易雪,则有些不屑,在她看来姜零能闯入四分之一决赛,完全都是因为运气,他绝不可能再战胜柳扶风这样强大的世家子弟。

  只有萨瓦?迪卡坚定地支持姜零:“我相信你会赢得比赛。”

  姜零都为这样的分组有些气恼,他见识过柳扶风的强大,自认完全不是对手,现在,他已经寄希望于李潇能够战胜他四分之一决赛的对手,最终帮薇薇拿到奇异果核。所以,对于迪卡的支持,姜零有些不可思议,更有些受宠若惊:“为,为什么?”

  迪卡的理由貌似很站不住脚:“因为……你是我的盟友!”

  姜零:“……”

  听了迪卡笃定的话语,释戒和尚皱起了眉头,心里思索,难道迪卡知道姜零的封神者传人身份?否则,她为何能如此笃定姜零能获胜?并且,佛门的人已经好多年没有来过蜀山学院了,难道,她的来到,就是为了姜零?这些疑问,让释戒和尚越发谨慎起来,封神者是华夏的封神者,决不可落入佛门之手,哪怕迪卡是他所看重的弟子,也一样!

  而苏?米娅蒂则惊讶地打量起迪卡来,仿佛要看破什么玄机。但最终却只是徒劳,她不明白姜零有什么胜算,只觉得迪卡的信心显得格外盲目!难道,她知道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一定是这样,否则,九佛窟的佛女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跟姜零结成同盟?

  古小萌则一脸茫然地看了看迪卡,他可没太多心机,只觉得迪卡的话很提气。

  姜零本来觉得迪卡仿佛说的是一个玩笑话,可见释戒和尚与苏?米娅蒂都神色紧绷,他又想起了自己所谓的封神者传人的身份来,脸上也更多了一份疑惑。

  就在气氛诡谲之时,一个白袍身影飘然而至。

  五大学院都有各自的专属学院服装,不只是有意还是巧合,总之,五大学院的服装造型雷同,但颜色却是迥异。其中,蜀山学院为黑袍,京华学院为黄袍,江南学员为红袍,香江学院为蓝袍,而西域边陲之地的天山学院却是白袍。

  所以,那个白色身影自然便是一名天山学院的学员了,只是这学员身材不高,却婀娜娇俏,显然是名女子。

  众人看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姜零“打败”的张兮兮。

  “我要和你角斗!”

  张兮兮言简意赅,直接来到姜零面前发出了战斗邀请。

  姜零有些尴尬,毕竟胜之不武。

  古小萌等人个个怒目而视,显然不知姜零所耍的手段,只把张兮兮当成输不起的刁蛮之徒。

  而已经知道内情的苏?米娅蒂,却以手扶额,满脸苦笑。

  “明日,猎兽大会开始之前,我要和你角斗!”张兮兮步步紧逼,眼里压根没有古小萌等人,她本身也是刁蛮跋扈之辈。

  “抱歉,我很忙!”姜零耸耸肩,拒绝了。开玩笑,姜零还没活得不耐烦呢,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张兮兮是要报复,他怎么可能傻乎乎迎战?而且,对方的实力还远胜自己。

  张兮兮深深地看了看姜零。

  苏站出来:“他胜之不武,但别无选择!你不用理解,但,如果你要打,可以跟我打!”

  张兮兮疑惑道:“你?为什么?”

  苏依然是那么火辣直接:“因为我喜欢他,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愣神半晌,忽然,张兮兮笑了,笑容轻蔑:“没有人能从我这里讨到便宜,没有人!”

  说罢,她转身走了。

  看似来去匆匆,也没说太多刻薄或狠辣的话,但姜零却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麻烦!一个巨大的麻烦!他从张兮兮看似平静的眼睛里看到了怒火。

  但是,这又如何?即便是让他再选一次,他也依然会出此下策,薇薇需要奇异果核!

  苏望着张兮兮的背影,心想,等历练结束回了蜀山,谁也伤害不了姜零。

  “小苏……”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苏抬眼看去,却是柳扶风。

  柳扶风看了看苏,又看向姜零,眼神怨毒:“所以,你说你喜欢上一个天赋秉异的印师,是这个家伙?”

  姜零心里暗叹,这下好了!若柳扶风不知道真相,或许还可以骗他故意输掉比赛,但现在嘛,只希望他别再擂台上活活打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