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是谁先动手的

天赋者联盟 +A -A


  光线越来越刺目,姜零死死闭着眼,却依然感觉眼珠子在灼烧,像是要被光束刺穿一样。接着,那道声音传来了最后一句话:“封神者,乃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巨神之道心所化,以守护天堑大阵为己任,亦是天堑大阵之阵眼。封神者死,传承断绝,则天堑大阵崩塌。”

  这句话姜零听懂了,意思是,即便姜零不能守护天堑大阵,也要活下去,不能被杀死,否则,天堑大阵崩坏,则整个大千世界战火重燃。

  能力不大,责任却很大,姜零心里腹诽。

  不过,姜零来不及细想太多,只觉得全身都跟着灼热起来,一改之前被龙之力侵袭时的冰寒奇冷,他觉得仿佛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各种各样的光线冲破他的眼睑,钻进他的眼球,无论什么颜色的光线,一旦聚集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了白色,耀眼刺目的白色。

  闭着眼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根本阻挡不了天堑大阵爆发出的奇异光线的侵蚀,所以,姜零就睁开了眼,企图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入眼的只是一片耀眼的白。

  白得无暇,白得胜雪,白得……晃晃悠悠?雪压高山一点红?那雪白晃动的山峰之上,竟然有着一点醉人的殷红?

  什么鬼?

  这是什么鬼?

  姜零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只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但上次不是梦,这次怎么可能是梦?

  该死的,上一秒我不是还在做天堑大阵那个怪梦吗?怎么突然回到了现实?而且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之荒诞,竟然连梦境都比之不上,一定是疯了!

  原来,姜零又看见了身处的葫芦形冰室,也看见了本该昏迷却醒了过来的苏?米娅蒂。而最重要的是,苏的身上并没有穿衣物,全身光溜溜地骑坐在姜零的腰间,不过,姜零并未坐着或躺着,而是站立着,双手搂着苏修长的双腿,两人正在坐着不可描述之事。而姜零刚才看见的晃悠的白色,就是苏雪白高耸的酥胸,所谓雪压高山一点红,咳咳……不用描述也知道是什么了,姜零甚至发现那一抹红晕上,还带着透明的***显然是姜零的唾液。

  这到底怎么回事?

  姜零彻底蒙圈了,不明白为什么一场梦的功夫,自己和苏就再一次开始了盘肠大战。而最叫姜零难以置信的是,苏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正在自己上下蠕动着娇躯,快速而深沉地迎合着姜零,到了最深处,往往口中发出难忍的呻吟,眼泪都从眼角滑落下来,却依然孜孜不倦。

  是她趁我睡着做梦的功夫,又像上次那样“偷袭”我?

  这是姜零的第一反应,毕竟,苏?米娅蒂是有过前科的!

  不过,更让姜零不解的,却是苏身上光滑白皙宛若凝脂的皮肤,苏?米娅蒂皮肤白嫩弹滑,这是姜零早就品鉴过的,他不解的不是这个,而是她身上的伤都去哪儿了?是的,这一刻,苏?米娅之前惨不忍睹的恐怖伤口,全部消失了。

  “苏姐……”

  姜零口干舌燥,不仅仅是因为目睹了苏在他身上跳跃舞动的香艳画面,更因为下面传来的紧紧包裹感觉,这种感觉异常奇妙,仿佛灵魂都在战栗。

  “别说……嗯啊……别说话……啊,别太用力!你这混蛋……”苏?米娅蒂脸庞上是鲜艳的晚霞,双目雾霭层层,表情是一种貌似痛苦,却又乐在其中的样子,本来她就是一个祸水级别的超级美女,再配上现在的状态,更是让姜零忍不住猛烈起来,这只是男人的条件反射,不由自主,就想把她刺穿。

  “你为什么……又来……”姜零强忍着不动,因为这很尴尬,他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苏的鼻腔里呼出灼热的气息,喷吐在姜零脸上,仿佛要死掉了一样痛苦,却眉目翻出一个白眼,魅惑无比。这一记眼刀,直戳姜零心房,差点忍不住又运动起来。不过,心怀愧疚的姜零却还是忍住了,想要问一问发生了什么,却见苏投入享受的模样,最终没有开口。

  “都是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理你了!你……嗯……”苏的粉拳忽然在姜零肩上捶打起来,却因手未着力,身体突然下滑,结果被深入的姜零狠狠顶在了花蕊之上,惊得叫了出来,再次红着脸抱住姜零的脖子。

  她想要责骂姜零,想要对他的无理和欺辱讨个说法,但身体却开始疯狂地战栗起来,她的牙齿在打颤,呼吸在颤抖,手指在抽搐,身体在扭动,甚至连那最羞人的地方都开始猛烈收缩,更叫她胀得难受,仿佛身体要爆开了一样难受,但,真的是难受吗?苏的意识都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身体本能地狂扭起来,频率极快,她知道这很羞耻,明明是他刚才要**自己,为什么我要如此不要脸面地迎合他?

  沾着水花的拍击之声传来,清晰又刺耳,苏?米娅蒂羞得把头埋进了姜零的脖颈间,却忍不住扭腰摆胯更深更快地吸纳吞吐起来,而她也再忍不住吟叫了起来,居然脑袋一热,说出一些放浪卑贱的话语来。这些话语很乱,毫无逻辑,却异常真实,上一句也许是在诉说她当下的奇妙感受,下一句或许就是在大胆地索求,再下一句可能又在蛊惑姜零千万不要怜惜她。

  这些话,每一句放在平时都能让苏?米娅蒂羞得死去活来,但现在,却从她口中说了出来,这让她觉得不可思议,仿佛都不认识自己了,但她却并不打算阻止也不想清醒,这样半醉半醒的死过去最好!

  姜零的呼吸异常急促起来,再也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这种极致的诱惑与感触之下,他仅有的理性,也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一手搂着苏?米娅蒂的翘臀,狠狠捏了几把,另一只手却攀到了她胸前高峰,肆意摸索。最后,他的手来到苏的头上,拉着她的马尾辫,将她的头拉了起来,吻了上去。

  苏没有丝毫抵触,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与姜零纠缠在一起。

  “唔……唔……”

  苏的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牙齿颤抖着,差点咬到姜零,姜零便停下了亲吻。只见苏渴求般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仿佛不堪征伐,又像是在求饶。

  姜零清醒了些,停下来。

  “别停……求你,狠狠地,狠狠地……”苏却一反常态,泪光斑驳的脸上是哀求之色,同时,她翘臀的动作却也没停,反而速率更快。

  姜零瞬间明白了苏的意思,她要攀上高峰了,他当然也不再刻意收敛,以最疯狂地力量和速度鞭挞起来,不像是爱抚,更像是一种蹂躏和践踏,但苏并没有反感,红唇微微张开,脸上是欣喜的神色。

  忽然,苏的身体跳动起来,死死抱住了姜零,声音也突然尖锐起来,俯首在姜零耳边说了两个字。

  那是一种挑衅!

  姜零如她所说,展开了最强攻击,仿佛巨石一遍遍砸在泥泞水坑一样。

  下一刻,水坑变成了喷泉。

  苏的身体也突然僵硬,然后软了下来,像面条一样。

  而姜零却并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变本加厉。苏突然有些害怕起来,一遍又一遍告饶,请求姜零停下来,却只能激起姜零更甚的怒火,苏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

  “不要在里面……”苏知道无法阻止姜零,只能苦苦哀求,降低了要求。

  姜零听从了她的建议,缓缓蹲下身,将她放在冰面衣物上,这个过程中并未停止攻势,苏也在哀求姜零饶命。

  突然,姜零的身体颤抖起来,他赶紧撤退出来,却脚下踩在冰面忽然一滑,身体向前扑倒。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

  大约十秒钟之后,苏的咳嗽声,把姜零从悸动之中唤醒。

  此时,姜零正压在苏的身上,或者说,压在她头上。

  姜零知道自己最后时刻,似乎有些过分了,虽然那不是故意的,却也让苏很生气吧?所以,他翻身而起,有些慌乱。而苏却伸手捂住了她自己的眼睛,不敢看姜零,这就是典型的掩耳盗铃,且不说她现在浑身赤裸,甚至胸前、脖子上、脸上、额头上,都是姜零的战果。

  好在姜零的三格空间手套中,装了纸巾,他赶紧拿出来替苏擦拭,这个过程中,苏一直捂着眼睛一动不动,仿佛看不到姜零,姜零就看不到她。

  不一会儿,姜零将苏身上的污秽擦干净,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有些愧疚地道:“苏姐,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最后我脚滑了,所以才……”

  “唔……”苏发出一个声音,没有说话,张开一只手朝姜零伸来。

  姜零一愣,这才抽出几张纸巾递过去。

  苏拿到纸巾这才坐起身来,放开了捂眼睛的手,却低着头不看姜零。她双手捧着纸巾,然后放到嘴边,吐出一些东西,才恼恨地瞪了姜零一眼,依然没有说话,眉头紧皱,像是有些反胃的表情。

  姜零尴尬,但同时身体却再一次火热起来,他的目光开始在苏的红唇、酥胸和腿间扫视起来,仿佛视察自己战利品的领主。

  “少找借口!你就是故意的!欺辱我很开心吗?一开始就是你这小混蛋先动手的……”苏怒骂姜零一句,嫌弃地扔了被湿透的纸巾,然后开始找衣服穿。

  “对不起,苏姐!真的,我没想这样辱没您,我不是……”姜零努力解释。

  “哼!下次别这样了,很腥……”苏见姜零慌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飞了他一个媚眼。

  姜零顿时石化,下次别这样?可以像刚才那样?只是因为腥?不入嘴,就怎样都行?姜零突然开始疯狂脑补,再也顾不得纠结到底是谁先动手的了。

  …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