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霓凰之心

天赋者联盟 +A -A


  挖凿的声音不大,只有将耳朵贴在冰壁上,才能隐约听到一些。百科全书苏女神的知识量可不仅仅局限于灵法方面,而是方方面面,所以,她听了一段时间后,就得出了判断:“他们并没有特别行之有效的清理方法,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不说是用双手,至少也是用武器清理。所以,他们的速度不会很快,加上体力和灵力的消耗,至少也要十多个小时!希望,我们可以撑到导师们到来……”

  苏说道后面,自己也苦笑起来,那雪峰羊肠小道本就偏僻,这山洞就更难发现了,所以,导师们纵然来救援,一时半会也不一定能找到这里来。

  姜零也明白,他们的处境跟必死无疑差不了太多。

  接下来,两人陷入沉默,倒不是因为恐惧,他们都是能为对方付出生命的人,也不在乎外面的魔黎使徒了。当然,也不是因为尴尬,或许说来让人难以置信,本来两人有过负距离接触,说开后本该尴尬,但他们都觉得来到了生命的尽头,也不觉得尴尬了,反而有些惺惺相惜。

  他们谁都不说话,只是因为没有力气说话了。

  苏?米娅蒂伤势沉疴灵力衰竭,虽有姜零过度的灵力支持,却也杯水车薪,现在汹涌的疲惫感袭来,让她渐渐有些不支。这是生命机能的一种本能保护,一旦伤势过重,身体就会强制进入休克状态,因为在睡眠状态下人能不感受到剧烈的痛楚,也能获得更好的休息和恢复效果。

  姜零虽然没有收到太大的致命伤,但一路的奔逃,早已让他体力见底,但灵力却已经见底。加上刚才又狠狠摔了一下,喘息有些困难起来。

  苏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知道她快要昏迷了,这是她不能控制的。但她依然害怕,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再也见不到姜零,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醒来,更有可能是在睡梦中被进来的魔黎使徒们杀死。说苏?米娅蒂喜欢姜零,或许有些武断,毕竟,除了那次的负距离接触之外,她和姜零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纠葛,让她最记忆犹新的,不是战胜昆仑那次,而是在登天梯时他所流露出来的对林薇薇的挚爱。

  那份真诚,打动了苏。

  那之前,苏其实是怀恨姜零占有了她身体的,她不止一次想要报复教训姜零,但打那之后,苏开始不知不觉地关心姜零,同时,心里又羡慕林薇薇。

  或许这就是母亲血脉里的可悲之处?委身于人之后,就会全身心的爱上那个人?就像当初她从那个世界不惧千辛万苦,来到地球位面与父亲结合一样?

  苏不清楚,但她明白姜零已经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甚至隐约超过了她对故去的父亲的依恋和信赖。

  所以,在昏迷之前,苏最怕的是再也见不到姜零。

  “你后悔跟我发生那次的事吗?”

  要是平时,以苏?米娅蒂火爆强势的性格,是断不会问出这种话来的,但现在,她只当是此生最后的交流,加上意识并不清明,说话也就比较遵从本心。

  姜零哑然,他本以为苏虽然口中说不介意,但绝不会愿意和他发生那种事。但听苏的口气,却叫他惊讶。她问姜零是否后悔,则潜意识是说她并不后悔。那可是她的第一次,而且她清醒后,姜零的神智已经疯狂,几乎是在蹂躏欺辱她,她真的不介意?

  想起那晚的情形,想起她的婉转低吟和嘹亮高叫,姜零又是一阵悸动。虽然心属薇薇,但男人的劣根性决定了姜零不可能后悔,毕竟他可不止一次回味那些画面的声音。所以,姜零点了点头。

  “我……多么希望我们还能一起活着出去……”

  苏嫣然一笑,昏迷了过去。

  姜零眉宇间突然有些悲伤起来,这个女人对他真好,这是除了薇薇意外,他从未感觉到过的呵护和付出。要说姜零对性感而绝美还为他甘愿献出生命的苏不动心,那是假的。

  我能为救薇薇而去跟昆仑拼命,能加入蜀山打算去异界拼命,为什么不能为了苏而拼命?

  她值得我这样对她!

  姜零心中忽然生出这样一个想法来。

  看着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的柔媚的笑容,姜零心里越发坚定起来,然后俯首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

  我姜零从来不是甘愿等死的人!

  姜零的内心再次燃烧器一团火焰,不论用什么办法,也要保护好苏。

  只是,敌人实力太强,我要怎样战胜他们?

  姜零陷入一种冥想状态,开始分析起来,希望找出一条切实可行的办法来。这很难,毕竟,修为的鸿沟不是随意可跨越的。

  首先,姜零想到的是骨龙之灵,当初就是凭借使用骨龙之灵的第一奥义,让姜零有了跟昆仑一战的底气。现在,他自然再次想借助骨龙之灵的力量。并且,在学院的时候,骨龙之灵害怕被发现,所以蛰伏了起来,但现在却是可以不用蛰伏的吧?

  姜零试探着开始呼叫骨龙之灵,可是,出乎姜零预料的是,骨龙之灵并没有回应。

  一而再再而三,许久之后,姜零终于放弃。

  骨龙之灵只是迫于无奈才潜入我身体,现在未必肯帮忙?姜零思索着,却又想到,可是我死了他也会灰飞烟灭,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当然没有好处,只是他现在很忙,没工夫搭理你而已。不然,早在之前你被魔黎使徒们追杀的时候,他就该献身了。”

  就在这时,一个缥缈的女声出现在姜零脑海,虽然是意识交流,却也是类似听觉的方式传递。所以,姜零能听出那不是骨龙之灵的声音,在结合内容,就更加清楚。

  姜零大惊,这又是什么?

  随即,他想道了骨龙之灵提过的霓凰之心,那个骨龙一直讳莫如深,不告诉他的霓凰之心。

  “没错,我是霓凰之心,你不必害怕,我跟骨龙之灵不同!”

  “你是说你不想像骨龙之灵那样占我灵魂夺我身躯吗?”

  “恰恰相反,我不是不想而是已经尝试过,但失败了!所以,我对你绝对安全,而他对你来说却很危险。”

  “什么?你……”

  姜零像跟骨龙之灵沟通一样与霓凰之心交流,却得到一个让他咋舌的信息。

  “不必惊讶,我和骨龙之灵一样,都是天堑大阵的圣兽,当然,之前我们是各自位面的强大神兽,被封神者镇压在天堑大阵之内被迫成为圣兽的。圣兽一共四只,分别是骨龙、霓凰、神武和魔虎,其中,骨龙镇灵界,我霓凰镇妖界,神虎镇神界,魔虎镇魔界。我在你尚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已经在你身体里面了,并开始了夺舍的旅途,然后,我失败了,我成为了你的灵宠!所以,你是我的主人,我根本不可能伤害你,连想一想都不可能。”

  霓凰之心的坦白,让姜零更加诧异。

  “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你还不到三岁,当然不会记得,压制住我的是你的血脉传承!所以,我不否认我曾想害你,但现在和以后不会。而骨龙之灵现在的状态正是我以前的状态,但它注定会失败的!”

  “这个……不重要,即便他吞走的的灵魂也无所谓,我只希望他能帮我救苏和薇薇,只要能做到,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恐怕他帮不上忙,那日在学院交易所骨龙发现神龙之骨制成的破灵龙刺,他强行中断对灵蛊的炼化,指点你买下。这导致了灵蛊的反噬,他现在正忙着镇压灵蛊,根本无力帮你。”

  原来那把骨刀的名字叫破灵龙刺?听起来蛮拉风的!果真是神龙之骨所制?

  “那你呢?你是圣兽,那一定不会比骨龙之灵弱对吧?”

  “我当然比那条四脚蛇更强,不过,我要炼化六颗火之灵蛊,比骨龙之灵更难,现在并未完成,若是分心借力帮你的话,只会适得其反,会害死你我!所以,我能帮到你的地方有限,最多只能帮你出出主意。”

  “那也很好,你可有什么办法?”

  姜零选择了毫无保留地相信霓凰之心,倒不是他多蠢,而是他能从和霓凰之心的交流中,感觉到那种灵魂上的主从关系,也能感觉到霓凰之心对他的忠诚,这是无法作假的,也是骨龙之灵不具备的。

  “办法很简单!吞掉龙丹。”霓凰之心道。

  “什么?苏姐说不能生吞龙丹,会爆体而亡!”姜零道。

  霓凰之心道:“她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况且,以她的特殊血脉,会一生对你忠心不二,她当然不会骗你!但她也有不了解的东西,哪怕她庞大的知识量在地球天赋者中算是异类,却并不知道你的特别!她不知道你是封神者继承人,不知道你拥有天堑大阵四大圣兽中的两个,不知道你还有一把堪称半神器的宝刀——破灵龙刺!”

  半神器?有没有那么夸张?

  姜零颇有些不信,却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好奇道:“什么是封神者?”

  霓凰之心说:“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晓,我没有说这个的权利!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那些追杀者。你与普通天赋者截然不同,他们无能为力的事情,对你来说不一定困难。”

  姜零犹豫:“真的能行吗?”

  霓凰之心道:“风险当然很高,但成功的机会也不是太低!就看敢你敢不敢赌一把——以血脉传承强行镇压龙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