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坐困冰室

天赋者联盟 +A -A


  玉印碎裂成了极细小的黑色粉末,却并未消散,而是凝聚在苏的手边,呈球形,里面仿佛奔腾着千军万马江河湖海,能量恐怖而狂躁。

  天雷阵印在捏碎之后,需要一秒的时间来凝聚能量,然后再爆炸。

  一秒的时间极短,所以,哪怕是两仪境修为的魔黎使徒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逃跑,即便他们速度再快,这里也没有多余的空间让他们躲避,这也是苏选择在冰洞入口动手的原因。

  可是,就在天雷阵印能量球爆炸的那一刻,苏看到了虎烈和另外一名两仪境后期的魔黎使徒,竟然卑鄙地拉过两名同伴挡在身前,试图抵挡爆炸。这是苏所没料到的,她突然惊恐起来,因为虎烈二人就在洞口,距离远,本来受到天雷阵印波及的伤害就较少,再让人阻挡的话,只怕不能将其杀死,这样一来,姜零岂不是很危险?

  不过,覆水难收,苏没有让时光倒流的办法,只能在心里默念:希望导师快来救援,这样,姜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就在这时,一双手环住了她的纤腰,她先是一惊,随即立马反应过来,这是身后的姜零!她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没有躲?居然跑了过来?他疯了吗?这样一来,自己和他都要被天雷阵印炸死!

  一秒钟的时间,稍纵即逝。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了。

  远远看去,那高耸的雪山竟然也微微颤抖了一下,更有一些险峰上的积雪滚落下来。

  而冰洞的洞口已经被彻底炸塌了。

  黑暗中。

  苏?米娅蒂突然感到一阵疼痛,然后,又感觉到一股暖意,疼痛来自身上的伤口,而温暖来自背后那个不算伟岸强壮却让人安心的躯体。

  我们没死?

  苏立刻醒悟了过来,一定是姜零,他在天雷阵印爆炸的那一刻,动用了他的天启奥义【空间闪烁】抱着她向山洞内闪跃了十米,由于山洞里面是弯曲向下的结构,所以,阵印爆炸的威力没有直接覆盖他们,只是冲击波对他们造成了一些伤害。

  这个傻子!

  他不知道这样做,要是慢了半拍,自己也会死掉吗?

  苏心里埋怨,却也清楚,刚才跳崖的时候,姜零其实已经做过一次选择,他把活命的机会让给了她,幸好还有一截龙筋让他活了下来。所以,苏?米娅蒂明白,姜零是真心想救她,至于他自己的死活,他似乎并没有看得太重,这让她又是埋怨又是感动。

  “你怎么样了?还能动吗?”姜零的声音传来。

  “我没事。”苏道。

  “没事就从我身上下去吧,你压得我好疼啊!”姜零艰难地道。

  苏这才发现她是仰躺着的,而在她背下面是姜零。她其实伤势很重,想要动弹很难,但她还是咬牙挪动着身体,从姜零身上移下来。

  “呼——”姜零深深松了一口气。

  “我有那么重吗?”苏的声音很小,因为她已经连骨头缝里的最后一丝力气都压榨了出来。

  “咳咳……夸你呢!说你身体饱满性感。”姜零咳嗽道。

  其实,姜零在抱着苏用【空间闪烁】逃开后,依然受到了强大爆破波的冲击,姜零让苏在前他在后,是他用后背抗住了冲击波。山洞下面高度约三十米,但在冲击波的推搡之下,他们下坠的速度陡然增加,相当于从六十米落下,速度惊人。姜零又在空中快速扭转,把苏?米娅蒂护在了上面,他自己则狠狠砸在了地面。

  那一刻,姜零只觉得五脏六腑都错了位,险些窒息,所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即便比苏好些,却也好不了太多,这也是他难以再继续承受苏的重量的原因。

  “呸!口不择言,我踹死你……”苏?米娅蒂当然知道姜零落地前和落地后对她的保护,这让她觉得温馨而动容,所以,她虽然嘴上说得厉害,其实心里并不恨姜零。

  “呵呵。”姜零笑了两声,既然那个梦是事实,那他就不是口不择言,而是实话实说,真的饱满……一只手反正是捏不住的。

  姜零挣扎着爬起来,点亮了铭牌的灵力灯,周围亮了一些。

  光线很暗淡,却也能够看清这周围的环境了,这里如姜零所言是一个葫芦状冰室,两个类似圆形的空间紧紧相连,上面小的直径约五米,下面大的直径差不多八米。从冰室向外看去,可以发现在上方甬道里,堆积着一些石块冰块,那是山洞被天雷玉印炸他的后果,出去的道路被封死了。而且,他们还知道,在洞口,虎烈和另外一名魔黎使徒还活着,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过,从洞口到冰室,至少有三十米空间,其中二十多米坍塌阻断,要想清空甬道进来,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所以,对姜零和苏?米娅蒂来说,短时间内是安全的,两名两仪境天赋者少说也要一天一夜的功夫,才能清空所有障碍物。

  “有两个家伙没死,我们出不去了。”姜零道。

  “大不了一起死在这里,有什么大不了的?”苏气息微弱地道。

  “你怎么样?你的伤势很重,有没有带药材?”姜零关心地扶起苏,让她靠到冰壁上,又担心她冷,脱下自己的学院黑袍裹在她身上。而后,他见苏伤势沉重,就又给她包扎起伤口来,还度了一些灵力给她,好叫她恢复一些元气。

  “死不了……”姜零的细致体贴,让苏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又见姜零给她大腿包扎的时候,眉头紧皱,又道,“没有带药,但我自有办法治疗伤势,并且,不会留下疤痕的,你放心吧!”

  姜零点了点头,却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歧义,什么叫我放心吧?好像她是怕身上留下疤痕,我不喜欢?姜零心说,你身上有没有疤痕,我怎么会那么在意?难道说,我们以后还要发生那种关系?即便是,你的伤也是为了救我而来,我又怎么嫌弃得起来?

  苏也留意到了自己话里的另一层意味,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去。

  “没有药材,怕你会疼。”姜零岔开话题,随即脑中闪过一丝灵光,道,“对了!龙丹在我这里,听说龙丹极为珍奇,要不然,你把龙丹炼化吞噬了?会不会让你的修为增强,身体复原?”

  龙丹也是兽丹的一种,姜零进入蜀山学院月余,自然听过吞噬兽丹的事情。

  实际上,狩猎灵兽是西红柿们在家族的时候最常做的实践活动,不仅增强实战能力,还能吞噬兽丹提升修为。大多数西红柿们远超土白菜的修为,都是因兽丹而来,所以,他们的底子并不扎实,而且,大多数兽丹还并非他们亲自猎得。

  “龙丹?我还不想死!”苏苦笑道,她现在身上的伤口已经疼得麻木,再加上姜零的灵力支持,让她精神好了一些。

  “什么意思?”

  “龙丹乃是三才境后期修为的蛟龙的丹田,岂是随意可以吞化的?生吞灵兽兽丹本就是一件极为冒险的事情,通常天赋者只能吞化低自己至少一个境界的兽丹,所以,这龙丹至少需要四象境的超级强者才可吞化!否则,筋骨强度和精神力量都承受不住龙丹之内的狂暴能量,只会让吞噬者爆体而亡。”

  “这么凶险?但你这样拖着伤势,也不是办法!”

  “不用担心我……你刚才救我其实很危险,要是慢半拍,就可能死掉。”

  “这不是没事吗?”

  “万一呢?”

  “那就陪你一起死吧!”

  “陪我一起死?你舍得丢下你日思夜想的林薇薇?”

  “她……是我害了她,所以,我一定要为救她不惜一切!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不过,世事难料,我不能为她寻到奇异果,但至少找到了龙须,治本不治标总比什么也不做强。希望李潇能够为她找到奇异果吧!”

  “奇异果?”

  “是的。”

  “你怎么知道奇异果的?那可是异位面才有的东西,你这土白菜怎么可能知道奇异果?”苏敏锐地捕捉到了姜零露出的蛛丝马迹。

  姜零大意之下没有隐瞒,反正现在身陷绝境,也可以对苏说出骨龙之灵的事情,但他最后还是找了个借口:“是昆仑告诉我的,他还教了我阵印之术。”

  “那家伙绝对不怀好意,以后离他远一点,还有那个泰国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也离她远一点。”苏想了想道。

  姜零没有回答,至少迪卡对他是挺好的,他换了一个话茬:“不知道李潇知不知道奇异果可以治好薇薇,我后悔以前嫉妒他,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其实,抛开偏见,他对薇薇真的很好。”

  苏突然好奇起来:“你为什么嫉妒李潇?他天赋并不如你!”

  姜零自嘲一笑:“天赋?如果可以选,我宁愿和薇薇平平淡淡过一辈子,但可惜,她喜欢的是李潇,每次见到李潇她都亲昵而又惊喜,这是在其他男生面前绝无仅有的……”

  这一刻,苏?米娅蒂真的好想放声大笑,姜零这蠢蛋居然不知道李潇和薇薇是兄妹?不过,她忍住了,心想,这样岂不是很好?即便要死,也让他偏向我多一些,虽然自私,但又何尝不可?苏可从来不是什么烂好人。所以,她满怀心机地道:“李潇我了解,他可以为林薇薇而死!”

  姜零黯然,苏却暗自好笑。

  这时,上方甬道忽然传来一阵挖凿之声,显然是两名幸存的魔黎使徒在清理甬道,不论他们用什么方式,总之,他们是能够到达这里的,而姜零和苏却没有什么战斗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