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生死一线间

天赋者联盟 +A -A


  苏翻了个白眼,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释戒和尚如此看重姜零了,甚至比对那个泰国女人和神魔混血加起来还要重视,大概,就是因为他和释戒和尚如出一辙的无赖性格吧?

  只是,她的思绪没能持续多久,就再度收了回来,却是因为伤口的崩裂和冰冻,疼得她撕心裂肺。刚才她一心只想把姜零救上来,所以,根本就没在意身上的伤势和痛楚,待到姜零平安无事之后,她才感觉到刺骨的巨疼。

  姜零到底不如释戒和尚那么“敢作敢当”,并没有尿对强敌的霸气,他只不过说说而已。

  后面穷追不舍的魔黎使徒们已经来到对面的石台上,正在想办法跳过来继续追捕,现在,可不是姜零嘲讽敌人的时候。虽然魔黎使徒们的奥义几乎都是攻击性和辅助性,没有类似姜零这种空间闪跃的奥义,但也不一定意味着他们找不到过来的办法。再则,即便对面的魔黎使徒无法过来,也大可以继续围堵他们,而这冰洞外是峭壁,姜零和苏?米娅蒂没有逃脱路线。

  “快去找一找,看这冰洞是否还有其他出口。”苏虚弱地说道,“我在洞口守着,一旦他们强行冲过来,我还可以阻挡他们一下。”

  苏的想法很简单,以姜零的实力,即便冰洞还有其他出口,他也很容易被魔黎使徒们追上,而她不能继续拖累姜零,却可以为他拖住后面的追兵。为了姜零连生命都可以舍去,苏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这么好,明明知道他爱的是林薇薇而不是自己,那次的结合也是外因使然……

  姜零不知苏的想法,只觉得她的提议不错,再加上感激苏?米娅蒂方才宁可自己死也要保护他,姜零觉得自己身为男人,有必要保护苏活着离开。所以,姜零点了点头,便一头钻进冰冻去了,对苏留下一句:“小心安全。”

  苏点了点头,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她刚才那纵身一跃,以及后来费力把姜零从悬崖下拉起来,其实以及耗尽了体力和灵力,现在只凭一腔信念在支撑。

  姜零拿出铭牌点亮上面的小灯,黝黑的冰冻便稍微明亮了些。其实,铭牌上的灵力灯极小,光线也是暗弱的,但山洞四周的冰壁却会反光,所以,变相增大了光线。

  这是一个高月两米,宽度也是两米的冰冻,里面修长而蜿蜒,不知道通向何方。

  姜零小心翼翼朝着里面摸去,不过速度一点也不慢,他其实也非常担心洞口的苏,怕他遭到魔黎使徒们的攻击,从而出现什么闪失。虽然心里对薇薇一往情深,但毕竟他占有了苏,而苏对他又如此真挚,让姜零难免感动和心疼,所以,他其实也对苏?米娅蒂有着一些感情,不一定是爱情,但总难免牵挂担忧。

  入得冰冻二十来米,由于冰洞往下弯曲,姜零已经看不见苏,不过,没有听见打斗声,他也安心不少。

  不过,姜零却不知道,苏看着姜零的身影消失在冰冻尽头,却突然祈祷起来,祈祷这个山洞还有别的出口,这样,她就能重创这些魔黎使徒,让他们不能再追杀姜零。而苏也从空间手套中拿出一块黑色玉印来,那玉印古朴简约,看起来其貌不扬,但其上面的图纹却狰狞可怖,像是蕴含着无上威能,这是一枚七品阵印——天雷阵印。这个玉印拥有一枚浓缩炸弹的威力,同时还能破灵,也就是说,在它半径十米爆破范围内的,所有天赋者的防御力大大降低,与普通人无异。

  毕竟,苏现在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他无法凭借自身修为拖住魔黎使徒们,只能寄希望于天雷阵印。正好,这冰洞之中空间狭小,他们若是过来,则没有逃窜的空间!

  但现在苏最担心的却是,这个冰洞没有其余出口!若有出口,苏倒不介意拉着那帮魔黎使徒给自己陪葬。但若没有别的出口,她却不敢冒险,怕把姜零一并埋在里面。

  不论怎样,苏从不怀疑魔黎使徒们有过来的办法,毕竟三十米并不遥远,只看他们能否承受足够的代价!

  姜零越往下,冰洞越发陡峭起来,姜零的速度慢了下来,因为怕不小心踩滑跌落下去。毕竟,谁也不知道下面到底有多深,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冰洞对面,十六七名魔黎使徒聚在一起商量着,不时朝着冰洞望来。他们追杀蛟龙精心布局,却没想到最后如此艰难,竟然损失近半还没拿到龙丹!

  短短十分钟后,魔黎使徒们找到了办法,不过,这个办法简直等同于自残。很简单,就是仿照刚才姜零和苏?米娅蒂的方法,不过,他们没有龙筋,也没有其他足够坚韧和长度的绳子,只能简单粗暴。两人同时起跳,一人踩在另一人后背跳过去,一人生,一人死!他们都是两仪境修为,身体力量远超姜零,一人足以跳跃近二十米,所以,这样借力是可以让一半人跳过去的。

  他们跟姜零和苏一样,并不清楚冰洞是否有其他出口,同时担心他们有了时间摧毁龙丹,所以才如此急切,甚至不惧伤亡。

  龙丹虽然坚固,但只要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也是可以摧毁的。

  所以,魔黎使徒们根本耗不起,不得不采用这个略显悲壮的蠢办法。他们开始了跳跃,两两一组高呼“为了战神”的口号,跳出了石台悬崖。一组、两组、一共八组,其中有一组失败,所以,最终只有七人跳到了冰洞之内。他们起初还担心苏?米娅蒂出手阻拦,他们虽然修为不俗,但人在半空遭遇突袭的话,却也必死无疑。不过,他们都白担心了,苏退缩在冰洞内十米处,怔怔地看着他们,仿佛被他们“悍不畏死”的行为吓住了。

  苏当然讶异于他们对生命的轻视,但还不至于被吓得不敢动弹,她是真没有力气出招了,所以,她最明智的办法还是缩进冰洞内,等他们全都跳过来之后,再行催动玉印,与他们同归于尽。她这样打算也是为姜零的安危着想,她不打算放走一个魔黎使徒,这样,即便冰洞再无其他出口,天雷阵印炸毁洞口将姜零封闭在内,也可以等待李潇引来的援兵。

  “小骚蹄子,我看你们现在还往哪里逃!你的小情郎呢?丢下你自己去找出路去了?”虎烈嚣张大笑起来,笑声尖锐而狰狞,又平白死掉九名魔黎使徒,这对魔黎族来说是巨大的损失,而这一切,都是这一男一女所造成的,所以,他铁了心待会儿得到龙丹之后,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们,叫他们生不如死。

  苏没有回答。

  “跟她费什么话?先把她制服了,再去追那个男的,等得到龙丹之后,把他们睡了!”一名魔黎使徒残忍笑道。

  “都睡了?有一个是男的!”又一名魔黎使徒惊讶道。

  “男的又怎么样?老子我最好这一口了!”那魔黎使徒不屑道。

  “去吧!”虎烈点点头。

  两名身强体壮的魔黎使徒便扑向了苏?米娅蒂。

  苏笑了起来,笑容格外诡谲。

  虎烈眉头突然一皱,奇怪地看向苏,他忽然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苏姐,下面没有出口,只有一个葫芦状的冰室,像有人住过……”姜零的声音传来,接着,他的身影便从冰洞甬道尽头冒了出来,姜零先看到了苏背对他的身影,接着看到了洞口的七名魔黎使徒,他顿时忘记了说话,这下子被逼到绝路了!

  其实,这一路凶险不断,若不是苏的拼死相救和保护,姜零早就被魔黎使徒们杀死了,若不是在雪峰峭壁上找到一条羊肠小道,他们早就被魔黎使徒追上,若不绞尽脑汁跳进这冰冻,他们也早被魔黎使徒们击败。所以,姜零和苏其实一路来并无其余选择的余地,所以,现在被逼到绝境,却也没有任何可抱怨的。

  至少,这并不是他们的选择失误!

  “快进去躲起来,不许出来!”苏见姜零出来,也是大惊失色,使出毕生力气朝姜零吼道。

  一听没有其他出口,两名魔灵使徒更加激动起来,更快速扑向了苏,另外几名魔黎使徒脸上也露出了笑意……龙丹终于要到手了,伟大的战神蚩尤终于要复活了!

  但作为首领的虎烈却瞳孔突然一缩,他看到了苏?米娅蒂右手中的那枚玉印,瞳孔瞬间变成了针孔大小,这是恐惧,他认出了那是杀伤力惊人的天雷玉印。

  此时,苏在洞内十米,姜零在洞内二十米,而魔黎使徒们在洞口和苏之间,而天雷阵印的杀伤范围是半径十米,也就是说所有人都在范围之内,而魔黎使徒们退无可退,但姜零还可以往里躲避。

  同一时刻,姜零也看到了苏手中的天雷阵印,他虽不认识,但现在毕竟已经是一名九品印师,又有一小部分骨龙之灵的记忆,所以,他大约能从那玉印的图案看出它是一个危险物品,再结合苏让他往里躲的话语,他就明白了苏的打算。

  她是要跟魔黎使徒们同归于尽,以换取我的活命?

  如果说刚才在悬崖上,姜零还仅仅只是感动的话,现在他就是彻底的震惊了,他无法想象,有过一夕之欢的苏居然在短短十几分钟里,愿意两次为他献出生命。

  不过,姜零不会让苏这样死去,所以,他第一反应是冲向了苏?米娅蒂。

  咔嚓……

  苏已经看向了魔黎使徒们,没有看见姜零跑来,她捏碎了玉印,她和姜零的生死,只在一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