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龙

天赋者联盟 +A -A


  等浮船上的人员和设备物资全部落地,已经是下午。三月的戈壁当然不热,但却奇冷无比,积雪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染成了雪白的颜色。而这期间,学员们也在寒风肆掠中,搬运卸载着各种物资,根本没时间休息。

  还好,这里便是蜀山学院的宿营地了,不用再搬运物资跋涉。接下来的时间就简单多了,大家动手安营扎寨,准备过夜。

  到上百顶帐篷扎好,已经是日落时分。

  姜零草草吃了些东西,就钻进自己的灵法帐篷睡觉去了。他又做梦了,但不是梦见那个什么天堑大阵,他自从进入蜀山以来,几乎没有再做那个怪梦,他梦到的是薇薇。姜零梦见了高中时期的他们,那时薇薇是他的同桌,她成绩极好,他却不学无术,她却并不比试姜零,还好心肠地给他补课。上课一起学习,下课一起嬉闹,放学一起回家,虽然姜零的家跟她家是两个方向,但这个秘密姜零一直保持了整整三年,他骗她说顺路。

  可是,在梦里,薇薇却红着脸问他:“你的家明明不在这边,为什么要骗我?”

  姜零不知如何作答,心里有些紧张,生怕薇薇生气。但实际上,林薇薇并没有生气,她的脸上是娇羞的红晕。姜零打起胆子张开双臂靠了过去,想要拥她入怀,她似乎没有闪躲,只是模样更加羞怯。姜零就抱住了薇薇,然后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薇薇,薇薇……”

  吻着吻着,姜零忽然感觉耳朵有些疼,就摇了摇脑袋,耳朵却更疼了起来。

  “哎哟!”

  姜零醒了,发现一个黑影正在他睡袋旁,还伸手拧住了他耳朵。

  此时,已经是夜半时分。

  “谁……”姜零想要惊叫,却被捂住了嘴巴。他刚想反击,毕竟一个多月来的修行和学习也不是摆设,可他还没来得及动弹,就被对方捏住了咽喉气管,这是一个高手,姜零如是想到。

  什么人想置我于死地?

  昆仑?他要杀我早动手了!南宫飞翎?他这样的怂货不会有这份狗胆!柳扶风?不就是一千多灵晶吗?不至于吧?

  姜零脑子转得飞快,却忽然闻到一阵熟悉的香味。

  靠!

  是她?居然打扰老子在梦中和薇薇亲昵!姜零怒不可遏,但不敢发作。

  “听说你上次差点被塔卡杀死?”

  熟悉的女子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还拧动着他的耳朵,这个熟悉而暴力的女人,自然只能是苏?米娅蒂。

  天知道她从哪儿冒出来的。

  “唔唔唔……”姜零表示,老子被你捂着嘴巴,怎么回答?

  苏放开了捂住他嘴巴的手,却没有松开耳朵,反倒加了一把力。

  “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快松手,耳朵快掉了!”姜零低声抱怨,完全不明白苏为什么一上来就对他行凶。

  “做什么美梦呢?薇薇,薇薇叫个不停,啧啧……恶不恶心!”苏哼道。

  “关你什么事?这是我的帐篷,你大半夜闯进来干啥?不会是要**我吧?”本来姜零是很敬畏苏?米娅蒂的,但被叨扰了美梦,他的心情可算不上好。

  “我**你?明明是你强……”苏想起上次在小奥拓里被姜零凌辱的画面,心里又气又怒,心想,本小姐不跟你计较就算了,你还敢想别的女人?但素来强势的苏,当然不会把自己被**的事情说出来,“是你强词夺理!好了,别废话了,我找你有事。”

  其实,当时被火之灵蛊蛊惑的苏,不知道她错怪姜零了,一开始,姜零是被**的那一个。至于姜零后来的残暴行为,只是出于被压迫欺辱后的反抗,但苏很不巧地只记得她被姜零整得尖叫求饶的画面。

  “有屁快……哎,别拧了,我错了!有事说事!”姜零硬气不过三秒,瞬间认怂,他管着叫好汉不吃眼前亏,至少自己梦里狠草过她……他坚信那是一场梦,或者说,他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塔卡怎么样了?”

  “掉下蜀山悬崖去了。”

  “我从灵上看到了视频,他是被魔类利用和控制了,但你别怪他,他是我父亲制造出来的,跟我一起长大,我知道他很善良的。”

  “你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件事?我还不至于跟一只石兽计较。”

  “他可不只是一只石兽那么简单!好吧,我找你是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屠龙。”

  “额……大姐,你在做梦吗?”

  “是真的。”

  姜零终于掰开了苏的手,狠狠揉了揉耳朵,才打着哈欠道:“别扯了,屠龙?且不说龙族生活在海中,这里是内陆腹地,单说龙族强大的实力,就不是我能搞定的。”

  龙并不陌生,实际上,从灭世之战后,人类就逐渐发现了龙的存在,他们生活在海洋之中,沉寂亿万年,终于解除禁咒重获自由。而进入天赋纪元的人类,自然跟强大的龙族展开了战争,后来两败俱伤,定下协定,龙主宰海洋,人类称霸陆地,互不干扰。

  龙族一出生便是一元境修为,成年龙通常拥有三才境甚至以上的实力,屠龙其实那么容易的事?

  苏道:“你知道我这一个月不在蜀山吧?我和李潇找到了一头受伤的龙,就在罗布淖尔……”

  原来,苏?米娅蒂偶然听说华中某村落遭到了龙族袭击,虽无人员伤亡,但建筑被砸毁大片,还提供了一段模糊的视频。她便和李潇一起请假前去秘密查证,而后,她从蛛丝马迹寻到了那头龙,是一头血脉并不精纯的蛟龙,但年龄足有八百岁,实力为三才境,即便受了伤也非常强大。但他们没有退缩,继续尾随,后来发现那头蛟龙被一大群魔类围追堵截,无法返回海洋,只得朝内陆逃窜。

  最后,蛟龙摆脱了魔类的追杀,消失了,但苏却利用她平板的定位查找功能,和李潇追到了罗布淖尔西北的一片石山中,找到了那只受伤的龙。这时,龙已经重伤,进入了休眠状态。

  龙的休眠像是一个自我修复的过程,这期间,它会将所有灵力和血脉聚积出一个强大而兼顾的结界,将它自己封闭其间,而他则在里面沉睡,利用血脉之力恢复伤势。龙族血脉拥有最强悍的自愈能力,这是人所共知的。

  但苏希望杀死这只蛟龙,可龙之结界非常强悍,寻常三才境人类天赋者都难以击破,自然很难伤害到里面的蛟龙。

  “三才境的强者都难以击破其结界,你找我干什么?”姜零摇头,他不明白好端端的苏为什么非要杀那头龙,万一被反杀了,那就尴尬了,所以,他才不愿意去冒险呢!为林薇薇冒险,心甘情愿,为一只破蛟龙拿小命去赌?脑子进水了还差不多,谁知道蛟龙会不会突然醒来,正巧又饿了,正好拿他们当点心?

  “我说过,我在平板上看过你们的启蒙期考试。你可以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你的新武器,那把骨刀拥有破灵之力,对吧?”苏道。

  “那又怎么样?”姜零有些发毛,这女人真不愧百科全书的称号。

  “首先,你的天启奥义【空间闪烁】配上你的第一奥义【时空印痕】,可以让你瞬间越过龙之结界,去到里面,刺杀之后还能触发第一奥义回来,对吧?其次,休眠期间的龙没有多少防御力量,尤其是龙的额头两只龙角之间,更是有一块巴掌大的三角形空穴,没有被骨骼和鳞片覆盖,那是龙身上防御力最弱也最致命的地方,以你的骨刀的破灵之力,相信不会太难。我们很难突入龙之结界屠龙,而对你来说,相对简单!”

  显然,苏?米娅蒂早就盘算好了,铁了心要把姜零拉下水。

  姜零却显得很犹豫,不是贪生怕死,实在是不明白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平白无故去冒险,万一受伤或者死了,谁来救昏迷不醒的薇薇?

  “不去。”

  最终,姜零还是拒绝了。

  “就当是帮我,好不好?”苏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带着一丝哀求。

  姜零顿时觉得全身上下无比难受,苏?米娅蒂用这种腔调说话,实在太渗人了。

  营地里微弱的灵力灯光,透过帐篷,打在姜零脸上,姜零摇了摇头。

  “走!”果然,苏还是火爆的,她见示弱无效,又是拿出了火爆手段,一把扯开了姜零的睡袋,要把他拽出来。然后苏?米娅蒂就愣住了,接着,把睡袋往姜零身上一扔,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睡觉不穿衣服?”

  “怪我咯?”姜零无比憋愤,谁让这羽绒睡袋这么暖和?再说,是你自己拉开睡袋的!

  “必须去!现在就走!”苏命令道,不过,她脸上却火辣辣的,天呐,这家伙该不会从开始到现在,都在意淫自己吧?不然,那东西怎么会那么狰狞恐怖?丑死了!

  “不去。”

  “事成之后,我会给你好处的!”

  “什么好处?”

  “你……你知道的!”苏心想,姜零当初能对她做出那种事来,现在肯定也拒绝不了。

  “我知道什么?”姜零茫然。

  苏一狠心,道:“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

  姜零还是摇头:“我不想要什么啊!”

  苏好想一耳光抽过去,当初把人家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你怎么不收敛?现在还摆谱了!

  这时,帐篷门帘被打开,李潇走了进来,道:“龙须有生灵之功效,可以替代薇薇的灵魂被蛊毒吸纳,得到龙须可以延缓薇薇的灵魂被吸走的速度。”

  “真的?你不早说?赴汤蹈火啊大哥!”姜零顿时眼睛都亮了,脸上更是斗志满满,仿佛恨不得现在就去跟蛟龙拼个你死我活。

  “无耻!”苏却气得差点一掌拍死姜零,狠狠在姜零耳朵上拧了一圈,负起而走。

  “啊……”为了不被人听见,姜零连痛呼都必须压低声音,毕竟屠龙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万一被更多人知道了难免泄露,甚至可能引发龙族和人类的冲突和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