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未雨绸缪

天赋者联盟 +A -A


  释戒和尚几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宿舍区,希望能够来得及阻止那个黑化的石兽。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释戒和尚清楚,塔卡体内爆发出来的黑气正是魔灵气息,有魔族对塔卡做了手脚,这像是蓄谋已久的计划,甚至瞒过了他和另外两名导师。

  魔族的目标很简单,不是昆仑就是姜零,他们如果对付昆仑,自然是因为他叛逃而被追杀,但如果对付姜零,那一定是因为姜零的特殊血脉这个秘密已经被他们知晓了。从塔卡首先选择偷袭姜零来看,他的目标是姜零而非昆仑。

  以姜零一元境初期的修为,很难从两仪境塔卡的手下逃生,毕竟,释戒和尚最清楚塔卡的底细,他可是小苏父亲生前最得意的作品!

  没错,苏?米娅蒂的父亲生前是一名印师,从蜀山之门那悬空的青石台,到各类浮船飞舟的设计,乃至铭牌和平板等器械,几乎都是苏父的手笔。而塔卡,则是苏父制造的所有石兽之中,智力水平最高,实力最强的一个,此外,他还有极强的学习能力和思考能力,他无限接近于人类。所以,塔卡甚至能够架势浮船,能够管理一些后勤事务。甚至,蜀山上的人,都以“他”称呼塔卡,而不是“它”。

  当释戒和尚赶到废墟般的宿舍区的时候,正好看见塔卡追着姜零奔向了悬崖的方向,此时的迪卡和古小萌正在追赶,南宫飞翎等人已经吓傻,最冷静的当属神魔混血的昆仑,他不疾不徐追去,并不着急。

  释戒和尚比昆仑更急,飞速追了上去,在他超过昆仑的时候,却突然听见昆仑朝他说话。

  “老师别急,那小子准备故技重施。”

  释戒和尚恼恨地瞪了昆仑一眼,继续往前,他此时极不满意昆仑,自己在昆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力排众议将他纳入蜀山保护,而他倒好,竟然眼睁睁看着塔卡追杀姜零而无动于衷。

  拥有天眼的昆仑洞察力惊人,他本以为同样拥有某种洞悉能力的释戒不会如此紧张,所以,才忍不住说话试探。

  迪卡等人敌不过塔卡,是因为修为差距,南宫飞翎虽是两仪境,但武道功底太弱,人也迂腐缺乏变通,自然也不是塔卡的对手。但曾打到过两仪境巅峰的昆仑,堂堂七品印师昆仑,绝对不可能阻止不了塔卡!而且,以他的精神力量,能在灵法屏蔽消失的第一刻就感觉到,他有足够的时间利用阵印阻止塔卡。但他没有这么做!

  “姜零!”

  “小零——”

  释戒和尚赶到悬崖边的十余米的时候,听见迪卡和昆仑的大叫声,眼前是一幕让他几乎窒息的画面。

  果如昆仑所料,姜零站在悬崖边上,放出了的第一奥义【时空印痕】。与上次秒杀南宫飞翎一样,他要次标记自己,然后带着塔卡跳下悬崖,接着触发奥义自己返回来,而石兽塔卡落下了悬崖。这是一个好办法,但他显然低估了塔卡的反应能力,虽然只是一个石兽,但他绝对比娇生惯养的南宫飞翎聪明许多。

  塔卡在坠落之际,放出了自己的第二奥义【开山掌】,一掌切下,姜零所在的五六米见方的石崖便是被拦腰切断,朝着悬崖之下坠落而去,无人能够阻拦。

  而姜零刚才施展过自己的天启奥义【空间闪烁】了,冷却时间没到,无法再次使用。

  迪卡和古小萌没有救他的办法,而释戒和尚却还未赶到,等他跑过去的时候,整个石块都坠入了无尽黑暗之中,山崖下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姜零的身影?

  释戒和尚扼腕叹息。

  迪卡愣住了。

  古小萌一普股坐在悬崖上哭号起来。

  这时,昆仑才慢悠悠走过来,道:“快把他拉起来吧,一直这么吊着也不是办法。”

  嗯?

  三人同时抬头,惊异地望着昆仑。

  昆仑指着悬崖边道:“我本来要帮他的,但我看见他从瓦砾堆里检出一圈牛筋绳。”

  牛筋绳?

  牛筋绳是什么?就相当于俗世的电线,是用作导灵力的。

  三人听昆仑如此说,才仔细查看,果真发现悬崖边上坠着一条牛筋绳,而牛筋绳的另一端,绑在十多米外的一颗老树树干上。所以,这其实是姜零一早给自己留下的后路,他打不过塔卡,只能故技重施跟他一起跳崖,但又忌惮塔卡的实力,所以,一到悬崖边,就把早已绑好活扣的牛筋绳另一头套在了脚腕上。

  这叫未雨绸缪!

  所以,姜零是倒着被众人拉上来的,也没少吃苦头,至少后背就被石壁磨得血肉血痕累累了。当然,这点痛苦总比死掉好。

  姜零是知足的,但也是不满的。

  因为,他的感知力也不弱,当然能辨别出塔卡身上的魔类气息,知道自己是被魔族刺杀。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三名导师非要特立独行搞这么个比试!

  内院新生启蒙期考试,排名第一的姜零居然差点被一个魔化的石兽刺杀身亡。

  这么震撼的消息当然不可能爆出去,学院也是要脸面的,打脸的事情不能干,所以,这件事被列为了保密级别。反正南宫飞翎等人虽然知情,但并不知道塔卡被魔类附体,只认为塔卡本来就这么凶残,只庆幸被追杀的不是自己。

  最终,姜零再加四十分,毫无悬念成为第一。

  众新生被分到早已准备好的另一个宿舍区去休息,折腾半宿,明天上午的课程也就取消了,下午直接去修灵塔颁奖。

  虽然夺得第一,会得到最好的奖励品。但这并不能抚平姜零受伤的小心灵,他获得殊荣,得到三名导师的单独接待和表扬,其实就是给他做思想工作。姜零不吃这一套,扬言要把这个丑闻爆出去,让所有学员,甚至是整个天赋者联盟好好看看三个导师干的破事儿。

  对此,宋易雪的反应是强势,不惜以开除姜零来要挟。姜零都不稀罕搭理这低智商娘们儿,一旦开出他,那他们三个就黑透了,毕竟,被魔类闯入可是一件大事,往坏了猜测,甚至可以告他们勾结魔类。

  好在古风情绪还算稳定,只劝姜零服从学院安排,他们按下这件事,其实是为了更方便把这件事插个水落石出,可见,这老道士的忽悠水平明显更高。

  但姜零依然不为所动,他倒不在乎导师们怎么想,反正事情都发生了,他也没死。但要让老子保密,总得给点实实在在的好处吧?

  姜零就信一条,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还是释戒和尚脑子灵光,或者说同为土白菜出身的他,本就是这方面的老司机。果断告诉姜零,这次考试的奖励,会在原计划的基础上提升几个档次,保证到时候让他满意。

  颁奖仪式被定在明日下午。

  “我满不满意,你说出来不久知道了吗?何必等到明天?你们手上戴的黑手套蛮帅气的!”姜零这是在要价,不满意我可不同意,所谓黑手套其实是可以储物的空间手套。这也是未雨绸缪,毕竟,以后若是去迷岛中历练和寻找奇异果,定然需要空间手套,总不能背个背包到处跑吧?很容易被抢的!

  “一个一格空间手套!”释戒和尚还价。

  “五格!”

  “你失心疯了吧?地球上从来没有过五格空间手套!”

  “那有多大的?”

  “最多的是四格!”

  “四格……有吗?”姜零贱兮兮问。

  “四格?没,没多少,那是极品了!常见的顶多三格。”

  “三格有吗?”

  “有……还是没有啊?”释戒和尚看向古风,显然是在询问他的意见,毕竟这件事释戒和尚一个人做不了主。虽然,他也确实希望给自己的学生争取更好的奖品,但这两个世家出来的导师,从一开始心眼就是偏的,处处跟他作对。

  宋易雪冷哼,显然并不远答应。

  “有没有你心里还没数吗?”古风没好气道。

  他当然知道一个三格空间手套意味着什么,那是四象境强者才配拥有的。连古风等三名导师,也不过每人拥有一个两格空间手套而已。但他不得不同意,本来他们是没有赏赐三格空间手套的权限的,但这件事太过于震惊,他们处理好了,自然可以得到学校长老会的同意。

  魔类黑化了一只蜀山学院的石兽,还差点杀了一名内院新生。这样的消息,决不能泄露出去,不仅对蜀山学院的名誉是极大的抹黑,甚至还会引起学员们的恐慌,更会打草惊蛇,不利于之后的查证。毕竟,始作俑者并不一定知道塔卡黑化的事情暴露了,未必有所防备。

  释戒和尚也是大喜,对姜零道:“有三格手套!”

  姜零这才没有继续闹腾,乖乖回新宿舍休息去了,留下三个愁眉苦脸的导师。他们必须连夜像长老会秘密汇报,还要展开调查工作,毕竟,这件事的责任在他们身上。

  第二日下午,姜零果然获得了一个三格空间手套,惊得一众新生们眼珠子都差点掉地上。要知道,排名第二的南宫飞翎,只得到了一枚可在一分钟内将消耗灵力补满的聚气丹而已,虽然也很珍贵,但相比三格空间手套就一文不值了。

  所谓三格空间手套,就是一个黑色的,镶嵌着三颗黑色空间石的灵法手套,每颗空间石拥有一立方米左右的储物空间。当初苏?米娅蒂和李潇都有这样的手套,只不过,苏的是两格手套,李潇的是一格,现在的新生之中,也只有南宫飞翎等世家子弟拥有空间手套,但几乎都是一格手套。

  据说三格空间手套的价值超过十万枚灵晶。

  好吧,这个消息不翼而飞,再一次在灵上掀起了一阵狂潮,姜零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甚至有人说姜零是释戒和尚的私生子。

  姜零听后表示这诅咒太尼玛恶毒了,老子这么帅,释戒和尚长得简直辣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