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石兽之潮

天赋者联盟 +A -A


  昆仑是一个孤独的人,如果神魔混血也可以叫做人类的话。没有人敢品尝他的痛苦,也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偏执。

  他就像站在全世界的另一面,与整个世界为敌,这个世界当然不是指地球,而是整个大千世界。或许从出生的那一刻起,神族与魔族的血液,就将他的宿命注定。他是三千年来,第一个神魔混血,是第一个开启天眼的神族,也是第一个觉醒魔心的魔类。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至少,和他的目标比起来,无足轻重。最接近上古补天神女的天眼,最酷似蛮荒辟地巨魔的魔心,这些都不重要,于他来说,就像脸上多长了个痘痘,肚子里长了个结石一样,无足轻重。

  对昆仑来说,此生唯一的追求,不过是踏平朝歌城,把那个长着一对尖尖小虎牙的少女,从冰封禁忌和永恒沉睡中唤醒。她的状态像林薇薇,但真实情况截然不同,反而更像嗜睡的姜零,只不过,她受到的诅咒,远远胜过姜零千万倍。

  为了这个卑微的目标,昆仑可以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这并不是爱情。

  当然不是。

  孤独而偏执的人注定不会爱上任何人,甚至憎恶自己,他们只对一个目标永不停息。

  为了达到目标,昆仑可以不择手段,可以杀人盈野。

  在骗得魔君信任并盗取融魂丹的过程中,昆仑遇到一个可以帮他达成目标的人,他就是姜零,昆仑看中的,当然是姜零的特殊传承——封神者传承。

  在昆仑看来,姜零是一个跟他有些像的家伙,他也为了一个女孩奋不顾身。那个家伙跟他一样从卑微中来,跟他一样偏执追逐,跟他一样无视一切,也跟他一样背负着邪恶与毁灭的宿命。

  算不得朋友吧,毕竟,昆仑从不懂得朋友是个什么东西,大概是一种不能背叛不能杀死的生物?可是,在昆仑眼里,又有什么不可背叛?不可被杀死?所以,算不得朋友,只是一个工具,就如他的凌霜刀和绝焰刀。

  现在,姜零需要保护,因为他还有用,昆仑就守在这里。事成之后?或许杀掉,或许让别人杀掉,也或许他会成为大千世界的主宰?

  但那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到那时,自己应该在雷神塔下化作飞灰了吧?

  昆仑如是想到。

  子夜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天从黑暗中走来。

  那是一个挂在宿舍墙壁上的竹制猫头鹰钟,每到整点,猫头鹰就会飞出来,盘旋在屋子里报告时间,声音尖锐得有些刺耳,这是学院宿舍的标配灵器。

  “小虎牙会喜欢这些新奇玩意儿。”

  昆仑笑了,在无人看见的地方和时刻,他的笑苍白而又灿烂,仿佛罪恶与杀戮的血腥深渊中,突然盛开出一朵洁白雪莲,不是美丽,更不是奇迹,是诡异。

  又要开始了!

  昆仑把思绪收拢回来,盘膝坐在漂浮的床上,准备迎接那万蚁蚀心千刀裂骨的痛苦的洗礼。

  痛楚让人清醒,昆仑总能从生不如死的剧痛中找到快乐的源泉。

  显然,他是个变态。

  昆仑深知这一点,并引以为傲,他讨厌不朽,也憎恨平凡,幸好,他两者都不是。

  眼睛跳了出来。

  没有夸张,也不是修辞,这样的描述是写实的,昆仑的左边眼珠子从眼眶中飞了出来,并且在燃烧,仿佛油灯一般,燃烧着带出的血液。

  在旁人看来或许诡异,但对于昆仑来说,这并不算什么。

  这是融魂丹带来的后果。

  盗走并吞下融魂丹之后,昆仑丧失了所有修为,但这仅仅只是开始,真正的融魂,需要七七四十九日。而现在,才不过刚好一半而已。融魂完成之后,昆仑将会重新回到两仪境后期的修为。这一个半月的时间,会是他最虚弱的时刻,所以,他才选择躲到地球位面来。因为天堑大阵的封锁,真正的魔类强者无法对他构成威胁,而一般一元境两仪境的魔类,也不是地球天赋者的对手。

  融魂丹熔炼双重血脉,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尤其昆仑的两个血脉还是互相排斥的冰火属性。所以,每到子夜,他的身体就会分成两半,左边如同置身火海,右边仿佛坠入冰窟。火属性的左眼会燃烧血液,冰属性的右眼则冰冻血脉,左眼常因灼热和灵爆而突出,右眼会因极冻与冷凝而凹陷。

  在这期间,昆仑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一半身体在灼烧,每一寸皮肤都恨不得化为飞灰,另一半身体则冻结成冰,每一段骨骼都变得透明。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冰与火交融的地方,开始逐渐融合,虽然伴随着剧痛、爆裂和撕心裂骨,但总归是在合二为一。

  如今,昆仑的身体躯干大部已经融合,只有最左边和最右边还属性不同泾渭分明。

  一旦完成血脉融合,他就将打破不能晋级三才境的禁锢。

  融魂每天子夜持续一个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砰砰砰……

  隐约中,昆仑听见极远处传来震颤之声,很微弱,但他的精神力量极强,自然感知能力非同常人。

  那是什么?

  那些震颤声明显带着狂暴而毫无理智的灵力波动。

  声音渐渐近了,是奔腾的声音。

  昆仑仿佛看见了魔界大陆数万狼骑兵呼啸而来的画面,今夜的声音远不如狼骑兵的声势,但那份感觉却很相似,简而言之,那是杀戮和暴虐的气息。

  魔类入侵蜀山了?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昆仑否定了,这不可能!

  那又是什么?

  因为处在融魂的关键时刻,昆仑不可能马上停下出去查看,更不能让其打扰他的融魂进度。但他是一名七品印师,自然有足够的手段自保。因为发现那些来者虽然气势汹汹,但实力只是一元境出头,并不太强,所以,昆仑便在房间周遭刻制了守卫阵印,足足三层。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昆仑先是听到爆破声,感到楼晃动了一下,然后就听见了宿舍楼里其他新生们惊慌的叫嚷。显然,有什么东西闯入了新生宿舍楼。

  不是生命体!

  在用精神力量探测之后,昆仑得出了结论,这跟魔类无关。紧接着,他发现这些闯入者数量并不少,足有数百之多,但他们的灵力波动却相当规律,规律得近乎死板,像极了武道馆里的木头人。不过,木头人可没有这些闯入者强大,那些木头人虽然可以施展高深武道,但为了学员们的安全,其实力等级都不到一元境。

  这样一来,昆仑就知道答案了——石头人。

  果然,许多新生们和闯入者爆发了战斗,还在吵嚷着杀死这些该死的石蛮。

  昆仑跟姜零等新生一样,从青石台乘浮船来到蜀山,是见过那个开浮船的石蛮塔卡的。此外,一路上还见到了许许多多遍布在学院各处的造型各异大小不同的石兽,新生们或许不知,但当时昆仑就知道这些石兽是活的。他知道这些石兽其实是学院制造的守护者,用来抵御入侵的,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背叛蜀山,也就不可能主动攻击新生们。

  这就是所谓的启蒙期考试吧?

  倒也是别出心裁。

  在其余新生们惊慌失措的混乱之时,姜零心里早已洞悉了真相,释戒、古风和宋易雪三名倒是这半个月都在忙这件事情,即要让石兽“攻击”学员,又不让石兽太过残暴真伤到学员,还要控制石兽不扩散攻击到其他人。在七品印师昆仑看来,也是挺难的,他最清楚石兽的运转逻辑,全靠阵印催动,不过,要做到以上几点,却也非常不容易。

  叮。

  铭牌震动了一下,发出一个冰冷声音:

  紧急通知,蜀山内院新生启蒙期考试正式开始,以猎杀石兽数量计分,一共四百八十只石兽,其中,一元境初期三百九十八只,一元境中期七十四只,一元境后期八只。一元境初期石兽一分,中期五分,后期十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石兽,实力保密,分数四十分!总共八百八十八分。全体内院新生注意,从现在起,整个宿舍楼极附近园区进入灵法屏蔽状态,所有人无法使用奥义和阵印。若是战败不必惊慌,只要灵力守护被破,则自动判定为“战死”,石兽将不会再发动攻击。

  昆仑心想,蜀山为了为迷岛之门做准备,真是下了血本了!看来,他们也知道迷岛之门中的上古战场了,有心想要这些新生们去夺些好东西回来。

  得出这样的结论很容易,因为这场考试就是为迷岛之门内的环境做的模拟练习,据说,在迷岛之中,奥义无法被触发,只能使用灵力和武道,而灵力也大多数依靠武道才能发挥威力。所以,那里的灵兽和其他位面的天赋者,都不能发出奥义,大家只能凭借普通攻击战斗。

  难怪,这次的启蒙练习,甚至都没有让学员们去修灵塔修行,是因为在迷岛之中,最重要的不是等级,而是武道!

  咚咚咚。

  墙壁震荡起来,外面有东西在撞墙。

  昆仑刚才布下的三层阵印发挥了作用,成功阻挡了企图闯进来的石兽。但阵印会随着不断的冲击而威力减弱,最后消散。而昆仑距离融魂丹的效果结束,还需要十分钟,他现在也来不及再布置阵印了,因为,这片区域已经被屏蔽了灵法。

  很快,第一层阵印消失了。

  三分钟后,第二层阵印也消失了。

  昆仑的身体渐渐恢复,但左眼依旧燃烧着火焰,右眼也是一块寒冰,身体还是一变冷一边热,这种状态下强行战斗,只会让昆仑的血脉融合被打断,从而留下后遗症,永远无法弥合。

  还需要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