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骨刀

天赋者联盟 +A -A


  “这样粗暴拔高灵器的品级,肯定不行!我们百灵拍卖行,一向以诚信和品质为本,我们不能拿自己的名誉做赌注!即便被魔类抢走了灵器,那也是我们自己的安保工作没做好,不能欺骗顾客!”五楼拍卖行幕后的办公室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指着桌上的十来个大大小小的木盒,几乎是咆哮着吼道。

  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除了白发老者之外,还有一个劲装中年天赋者和一名三十来岁的美艳少妇。

  这三人,就是百灵拍卖行蜀山分行的领导者了。

  少妇名叫苏乔,她是蜀山分行的总经理。中年男子叫罗征,三才境初期修为,是分行的护卫队长。老头子姓陈,是一名七品炼器师,专们负责鉴别灵器等级,以及修复损坏灵器。

  对于炼器师陈老的截然反对,苏乔却面带微笑。

  陈老气得吹胡子:“这些东西中,最高的就是九品灵器,最次的那个什么骨刀,竟然只是一个凡品,还不如一把杀猪刀!你现在让我给这些灵器贴上七品八品的鉴赏单?我做不到!”

  罗征也笑了起来,看向苏乔,女人朝他点了点头,他这才激动地拉着陈老道:“陈老,您太激动了!虽然您是练器大师,但相比对阵印也并不陌生吧?您仔细看看,这盒子上的阵印是什么?”

  寻常灵器运输的时候,盒子上都会刻下阵印柔化并锁定盒内空间,以防止磕碰损伤。所以,陈老激动之下,仅凭精神力量感知灵器品级,竟然没有太注意盒子上的阵印。

  闻言,陈老仔细观察那些盒子,面色突然一变,随后伸手摸了摸盒子,灵光四溢。

  “这,这……这是锁灵阵印!”

  陈老忽然叫道,面上是掩盖不住的喜色,他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

  本来这次从灵都运送灵器来的途中,遭到了魔类的伏击,护卫死伤虽然不多,但贵重灵器全被劫掠一空。老陈还在纳闷为什么大小姐苏乔和侍卫队长罗征都没有懊恼神色,反而喜笑颜开,现在谜团终于解开了。

  原来,苏乔早就得知了魔类的伏击信息,提前让人准备了锁灵阵印和生灵阵印。生灵阵印的木盒装的是低级灵器,凭借阵印释放的强大灵力波动,会让人误以为那是上高级灵器。而锁灵阵印的木盒装的,才是真正宝贵的高级灵器。魔类虽然凶悍,但毕竟是在地球位面行动,必然会来去如风,没有太多时间检查和缠斗,所以,他们很快就抢走了生灵阵印装着的低级灵器,而真正的高级灵器,却安然无恙。

  “大小姐果然女中诸葛!老朽佩服!”老陈终于笑了。

  “不急!让陈老来这里,可是真为了让你鉴赏一件灵器的,你看!”苏乔见老陈明白了过来,也不再过多解释,而是走到老陈身旁,打开一个朴实无华的破旧木盒,正是刚才老陈说不如杀猪刀的那个装骨刀的盒子。

  黑色的木盒被打开,但里面却没有如约爆出强大的灵力波动来。

  只见,一把象牙色的骨刀躺在盒子里,平淡无奇,并无丝毫灵力波动。

  “这是凡品,咦?不对……”

  老陈先下了断言,然后很快又是自己推翻,接着不断鉴赏起来,却迟迟没能得出结论。

  苏乔也苦笑着说道:“一开始,这本就是一个凡品,我们在它的木盒上刻制了生灵阵印,可以让它发散出上品灵器一样的灵力波动。但,如你所见,这个木盒和武器,并没有发出任何灵力波动。简直,比刻制了锁灵阵印的木盒,还要低调内敛!”

  “或许是阵印没刻好!”老陈也是摇头,但断定道,“这必定是一个凡品,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像是荒野山民们的粗制滥造,甚至连兵器都称不上。”

  苏乔点了点头,这才道:“叫老先生来,就是为了断定这骨刀是否有异,既然很普通,那就把它拿去一起拍卖吧。虽然差了点,也权当是这些高级灵器的绿叶了,本来这次就丢失了太多绿叶,就让它滥竽充数吧,反正来拍卖行的人没人会买这种东西,品级定最低就行。”

  老陈倒也理解,点了点头,就在各个木盒上贴上了品级鉴定书,并印上他的印章。

  不一会儿,漂亮的女服务员们进来,抱着这些木盒去拍卖行布置了。

  ……

  姜零有点失望,他本以为拍卖行应该是那种大家一起叫价,最后价高者得。没想到,这个拍卖行只在每月初一举行一次真正的拍卖,寻常都是简单的竞价购买方式,这也正常,天天拍卖,哪来那么多好东西?

  虽然失望,但这也让姜零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是拍卖的话,那他还真没把握买下那把骨龙之灵看好的骨刀,而竞价购买相对要好一些。所谓竞价购买,就是拍卖行将所有售卖的物品展示出来,让人任意观看对比,遇到喜欢的,则将自己的竞价签贴在物品旁,几圈下来,对比价格,价高者购买。

  这样虽然不如直接拍卖热闹,但却有效率很多,也相对自由很多。

  姜零只期待大家不要注意那把骨刀,最好一个竞价者都没有,这样,他就能轻易摘桃子了。虽然骨龙之灵吩咐之后,就很快没了音讯,但姜零却不怀疑骨龙之灵的眼光,反倒格外重视。

  只是,让姜零纳闷的是,他在门口领了竞价签进入拍卖行大厅,找了好几圈,却没有找到骨刀的踪影。原本,他以为那把骨刀换了外壳,以至于被他忽略,他又找了一遍,仍然没有一个叫骨刀的兵器,也没有骨制的物品。

  被买走了,还是人家不卖了?

  姜零看了一圈其他兵器的价格,吓得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太贵了!普通九品灵器,都是五百枚灵晶起价,八品灵器则是五千枚灵晶起步,最离谱的是几个七品灵器,居然要价五万灵晶!而且,还有人不断贴上竞价签,有的九品灵器都被炒到上千灵晶了。

  当然也有便宜的兵器,但那已经不是灵器,而是普通凡品武器。即便是普通的钢刀铁剑,也是五十枚灵晶起。

  姜零兜里就三十一枚灵晶,哪里买得起?

  他想,与其买这些武器,还不如回去用选拔赛得到的那把唐刀算了!至少,那把刀品质不错,还不花钱。

  同时,姜零也纳闷,为什么这些灵器这么贵?而迪卡卖掉好些符印和书籍,居然也才六十二枚灵晶?

  这就是姜零外行了,迪卡和他得到的那些东西,一来本身没有品级,二来又是许多蜀山学员经常拿来卖的东西,当然不值钱。再则,白领拍卖行一向以精品著称,哪怕是普通凡品武器,其做工和品质都是一流的,自然价格更为昂贵。

  如果没有意外,想骨刀这种档次的东西,拍卖行是宁愿扔掉,也不会拿来滥竽充数的。

  姜零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见到刚才那几名女服务员抱着盒子从侧门走进大厅,倒不是姜零眼神好,实在是那个雀斑女脸上的雀斑太多了些,有些密集恐惧症的姜零,自然对她印象深刻,此时一见就认了出来。

  接着,姜零眼睛又是一亮,只见那雀斑女手中抱着的,正是姜零苦苦寻找的那个装骨刀的黑色盒子。

  服务员们将新带来的物品摆好,其中大多数都放在显眼位置,标价极高,甚至有一款价值过十万的玉印。反倒是那骨刀,被放在了最角落的位置,灯光暗淡无人问津。

  姜零没有马上过去,而是装模作样又转了半圈,才走到骨刀前。

  骨刀已经从盒子里取了出来。

  很粗陋!

  姜零的第一感觉就是粗陋,粗陋得仿佛石器时代的产物,那就是一截月牙形的骨头,长约三十厘米左右,一端被磨尖,另一端用铆钉固定了一个木柄,木柄上缠着两层防滑的麻绳。

  这也叫兵器?

  姜零嘴角裂了裂,骨龙之灵刚才不会是在说梦话吧?竟然叫我买这个东西?

  起价二十五枚灵晶。

  这就是骨刀的定价了,从定价就可以看出其档次,显然不是什么好货色。

  姜零更加犹豫,他在骨刀旁站了整整三分钟,期间拍卖行内的人还算不少,但从未有人过来看过一眼骨刀,自然更不会有贴竞价签。

  如果姜零现在贴上竞价签,出价二十五枚灵晶,很有可能等到最后,还是他买到。

  物品陈列竞价的时间为一个小时,时间到则不能再竞价。

  姜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继续转悠起来。

  二十五枚灵晶不算贵,就算是赌一把了,骨龙之灵应该不会胡说八道。这就是姜零的想法,他已经决定购买,但害怕自己贴了竞价签,引旁人注意到骨刀,而他灵晶有限,不敢跟人玩竞价,只能等。

  一个小时的时间不长,但当你苦苦等待的时候,就会格外漫长。

  姜零觉得像是等了差不多一个世纪,总算等到骨刀旁的叫价倒计时来到一分钟。

  他慢悠悠装作不经意地靠近了骨刀陈列橱窗,在竞价签上写下起步价二十五枚灵晶,却没有马上贴上去,等倒计时进入到十秒的时候,姜零才贴了上去。

  四秒,三秒,两秒,一秒。

  时间到。

  姜零内心深处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忍不住期待起来,但愿骨龙之灵没有骗我!但是,这其貌不扬粗制滥造的骨刀,能是什么好东西呢?

  两名漂亮的服务员将骨刀包起来,又引姜零去柜台付了款,然后,骨刀就归姜零所有了。

  只有骨刀,甚至没有木盒,没有刀鞘。

  大概在拍卖行看来,那个可以附加阵印的木盒,都比骨刀本身更加值钱。

  姜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也不在意因买骨刀而被服务员鄙视的表情,都不重要,能救薇薇才是关键。如果骨刀真的特别,能帮自己提升一些战斗力,受尽白眼又如何?

  “哟!这不是咱们百年不遇的S级新生吗?怎么穷到买破烂啊?”

  就在这时,一个老熟人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