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乱拳打死老师傅

天赋者联盟 +A -A


  羞辱,赤果果的羞辱!

  秦战这是在新生们的伤口上撒盐,在肉体上摧残了他们之后,还在心理上践踏一番。但不得不说,秦战有狂傲的资本。

  在场新生并不知道,秦战之所以停留在两仪境多年,并不是他天资不够,也不是他修行不够刻苦,而是因为他醉心武道,反倒轻视了灵法修行。但是,他即便只是两仪境修为,却往往能轻易击溃三才境的高手,而这也是他武道的强悍所在。

  其实,秦战从来不是老师,而是蜀山学员近卫队的一名分队长,一向负责为蜀山和天赋者联盟征战四方,算得上战功赫赫。他也是从小生长在蜀山,苏`米亚蒂从小跟秦战学习武道,这才有了今日的战斗力。

  这次学院让他来教授这一届新生武道,是因为特训班的学员们是为迷岛之门而准备的,迷岛算是一个破碎的异位面,其内空间逆乱凶兽纵横,凶险不可名状,自然要让这些新生们学习生死相搏的武道,而不是修身养性的花拳绣腿。

  只是,这些内情,连释戒、古风和宋易雪这三名带班导师都不甚了了,新生们自然更不知情。

  虽然遭受羞辱,但新生们到底还是输得心服口服。不仅仅是秦战仅仅七秒就将他们击败,更在于秦战打得他们痛入骨髓,浑身灵力体力全部涣散,但却离奇地没有让他们受到多大伤害,只需几分钟,他们又能生龙活虎,这才是最让人不寒而栗的。也就是说,秦战不仅电光火石间将他们击倒,甚至还有时间思考和挑选攻击方式和部位,说是闲庭信步也不为过。

  这之后,秦战没有再多说,任由新生们惨叫抽搐也不为所动。

  几分钟后,被打倒的新生们便陆续站了起来,他们再不敢质疑秦战的武道实力,一个个毕恭毕敬地站着,等候秦战训话。

  又过了一会儿,秦战才道:“都缓过来了?好!这堂武道课正式开始,你们三十九人出去,绕着武道馆跑三十圈,下课前跑不完的,再跑三十圈。”

  新生们险些崩溃。

  武道馆占地不小,一圈足有一里,三十圈就是三十里,要在一个半小时内跑完,这速度跟俗世马拉松的专业水准差不多了。

  许多新生抱怨,秦战告诉他们可以用灵力,若在动用灵力的情况下,还不如俗世运动员水准,就不配得到他的指点。

  见识过了秦战的厉害,新生们虽然不满,但还是只能出去跑。

  很快,道场内就只剩下姜零等九名新生。

  “你们挑选的武器是你们打算主修的武器吗?如果不是,可以更换,要快,我马上开始对你们的指导。”

  秦战对九人说道。

  得知他们不用出去跑圈,除了昆仑和迪卡之外的七人都松了一口气。

  轻松过后,古小萌还傻乎乎问了一句:“我们不用跑圈吗?”

  秦战笑了起来,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他和蔼地拍了拍古小萌的肩膀:“你出去,跟他们一样,三十圈。”

  然后,古小萌一脸生无可恋地出去了,姜零甩给他一个“该”的眼神。

  “还有人想出去热身的吗?”秦战又问。

  剩下的人赶紧摇头。

  秦战这才让每人来到一个木头人面前,又在木头人阵印上设定了相应武器的武道,让他们跟着木头人学习招数。

  姜零和另外六人都跟着木头人学习,昆仑和迪卡却被单独叫到一旁,紧接着,昆仑和迪卡联手向秦战发起了攻击,但他们没有撑多久,大约二十来秒,两人先后落败,昆仑撑得更久一些。

  这一幕,让昆仑等六人更为震惊,原来昆仑和迪卡两人的武道实力,就强过了刚才那三十九人?什么南宫家,什么西红柿,什么万年传承,原来都是纸老虎!只要学好武道,分分钟解决他们。

  这样一来,姜零更加认真跟着木头人学习刀术,他在短暂的迷茫过后,再度找到了努力的方向。无论是灵气整合还是武道技巧,都是他的目标。

  接着,秦战分别指点了昆仑和迪卡,非常细致。他不仅是说,甚至还亲自演示,他不仅会双刀还会泰拳,并且都在昆仑和迪卡之上,其差距之巨大,连姜零这个门外汉都一目了然。

  指点过后,昆仑和迪卡也分别跟一个木头人演练,秦战又来指点其余的人,无不细心专注,并不因为他们底子浅就敷衍了事。

  自然而然的,秦战很快赢得了剩下这几人的绝对尊重。

  秦战最后才来到姜零身边,姜零心说终于轮到我了,一脸期待地望着秦战,希望能从他这里学到几套惊天泣地的刀术,却冷不防秦战突然对他开启了聊天模式。

  “小苏前两天去罗布淖尔执行一个任务,事情紧急,来不及跟你道别,他让我给你带句话。她让你离泰国女人远些,否则,她回来打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秦战如一块石头一样,说的话干瘪瘪的,听来诡异。

  姜零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

  蠢人可以蠢,大家都理解,但聪明人蠢起来,往往无药可救。姜零从来就聪明,但也有灯下黑的犯蠢时刻,比如在对待苏?米亚蒂的事情上,他就蠢得一塌糊涂。

  因为在浮船上“偷窥”发现苏的左胸上没有梦里显眼的红痣,他就坚定不移地认为跟苏发生关系,只是一场梦,而已。所以,他从未想过那件事,其实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已经对蜀山冰雪女神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秦战也知道自己说话方式没能把语境和情绪表达充分,补充道:“她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以我对她的了解,绝对不像是开玩笑。她还想很讨厌迪卡……”

  说着,秦战还看了看远处的迪卡,眼里满是欣赏,他喜欢迪卡的天分,在武道上,她比昆仑还要强上一线。所以,身为武痴的他,就更加不能理解,为什么小苏不喜欢迪卡。

  姜零咧了咧嘴,只以为苏?米娅蒂还在记恨迪卡跟她强者打自己,这有什么好记恨的?

  毫无疑问,在这件事上,姜零和秦战都是二愣子。

  “好自为之吧!小苏……从小跟我学武道,我的老师又是她父亲,所以,我很了解他,她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嗯,她是蜀山最可怕的女魔头!”秦战说着苦笑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笑,显然,对苏?米娅蒂心有余悸。

  “额……”姜零有点惊恐。

  秦战完成传话后,又严肃道:“好了,题外话不多说,我现在教你学习武道的诀窍!”

  姜零眼神顿时发亮。

  秦战道:“你是土白菜,看得出来,你虽然天赋异禀,也晋级了一元境,但没有任何武道底子。所以,对目前的你来说,很简单!只要记住一句话就可以了!”

  一句话就行了?

  姜零更加好奇,洗耳恭听。

  “乱拳打死老师傅。”秦战的狗嘴没能吐出象牙来。

  姜零嘴角裂了裂,这算什么诀窍?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屑?”

  “没有!绝对没有!”

  “别狡辩了,你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当年,我师父,也就是苏的父亲,第一次教我武道的时候,也是告诉我这句话,我跟你一样的反应。”

  “是……是吗?呵呵……”

  “我也是土白菜,没有家族传承,没有丹药宝典,没有耳濡目染,所以,我是二十三岁才晋级一元境,二十七岁才踏入两仪境。加上我的灵法天赋并不出色,所以,我这辈子顶多晋级三才境。你天资比我出色,但在武道上,我们很像。低,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有武道!当你的武道达到一定的境界,就可以越阶挑战,当你的武道炉火纯青,甚至可以越境界挑战。毕竟,战斗比的可不是谁的等级更高,而是谁的战斗力更强,武道的作用并不比奥义小,有时候甚至更加重要!”

  秦战详细解释起来,他是个无趣的人,但很有责任心,没有一丝不耐烦。

  姜零听得有道理,连连点头,但仍旧不明白这跟乱拳打死老师傅有什么关系。

  “为了更好的教导你们武道,我查看了你们所有资料,包括选拔赛时候的录像。”秦战道,“你第一次在石林中击败南宫飞翎,用的就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招数,毫无章法,不按常理出牌,让对手无法预料,也让对手信心崩塌。武道理论十分高深,一开始就接触这些并不好,所以,目前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丢掉你的‘创造力’。”

  姜零渐渐明白过来,对于武道不能贪多,需要由浅入深,而且要用脑子,而不是拼套路。

  见姜零理解了,秦战又告诉姜零,他目前最好是不要学习什么武道理论,只需挑好武器,学一些基本招数套路,然后开始和木头人对打,从实践中摸索出自己的一套方法,有了经验,再学武道,方可事半功倍。

  于是乎,昆仑、迪卡和古小萌等人都是在跟着木头人学习,优雅而低调,唯独姜零嗷嗷叫着跟木头人开始玩命,一次次被木头人干翻,一次次爬起来继续发起冲击,跟对上杀父仇人一样丧心病狂。

  虽说古小萌也是武道白丁,但他是肉盾型,需要系统学习防御类武道,不能像进攻一样随心所欲,所以,他的待遇跟姜零截然不同。

  一节课下来,姜零的模样比那些跑了三十圈的同学更加凄凉,他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皮肤,全都红的红肿的肿,连走路都费劲。

  虽然痛苦,但姜零却感觉到了自己的进步,所谓乱拳其实自有章法,就像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一样,跟木头人打了一个多小时,他渐渐摸到了门道。再加上有救薇薇这样的执念支撑,他非但不觉得苦,反而感到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