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有教无类

天赋者联盟 +A -A


  幻象?分身?

  众人惊疑不定,心下更是骇然,那个魔类不是身受重伤,无法施展奥义了吗?那刚才那个虚影是什么?

  姜零也是不解,但随后看见虚影上有阵印图案便是释然,这是强大的七品阵印——幻影之印。

  知道真相的姜零更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原本以为昆仑是一名八品印师,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名七品印师!要知道,八品印师便比两仪境修为更为困难,而七品印师的难度,远胜三才境,甚至接近四象境的难度了。

  姜零想到了两个问题。

  一,我当初真的战胜了他?

  二,他如此强大,为何要加入蜀山?

  “七品印师?这就是你猖狂的本钱吗?”宋易雪无比羞恼,因为刚才那一击,等于是她被昆仑戏耍了,当着这么多新生的面,她如何下得来台?

  所以,宋易雪再度杀向昆仑。

  释戒和尚早已赶到昆仑旁边,他阻止了宋易雪的攻击,道:“是非曲直自有公断,何必急于一时?且听他解释完,我们再行决定如何?若他真的打算改邪归正,我们收他入蜀山也是好事!如果他言语不实,我们信不过他,要杀要剐随你。”

  宋易雪自然不买释戒和尚的账,但古风道人这时也翩然而至,他赞同了释戒的说法,宋易雪只能作罢。

  之后,宋易雪不再对昆仑出手,释戒和尚也没有再提招他入特训班的事,古风道人主持了新生大会的最后一项仪式——血祭神符。

  血祭神符,其实是一个类似宣誓效忠的仪式。在修灵塔下的高台上,供奉着一道远古石符,内院新生没人滴一滴血债石符上,再手按石符,念一遍效忠蜀山守护世人的宣誓词,便算完事。看上去很容易,实际上并不简单,那石符之中刻有玄妙高深的阵印,那是一个不可以品阶而论的强大阵印,这个阵印会侵入新生的灵魂,打下烙印,拥有这个烙印才能进入修灵塔修行,也是他们的身份标识。

  所以,就连南宫飞翎都一瘸一拐来滴血宣誓,甚至连正在接骨的西门启恩和司马楚生都被扶着过来宣誓。

  内院新生人数不多,很快就血祭完毕。

  自始至终,昆仑就站在石台不远处冷眼旁观,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他的冷静,让不少人不寒而栗,甚至胜过了对他实力的恐惧。

  血祭完毕,新生大会便宣告结束。

  在释戒和尚的催促下,新生们纷纷带着疑惑被驱离了修灵塔的石基。就连来维持秩序的老生们,也一百个不理解,为什么那名魔类,或者说神魔混血会得到释戒和尚的青睐?难道我们真的要跟这个家伙为伍?蜀山千年清誉,到头来,居然要收一个拥有魔族血统的家伙做弟子?

  不管怎样,导师的命令不容违抗,学员们纷纷离开。

  姜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仇恨地盯住了昆仑,他多想一刀宰了这个家伙!可惜,他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实力,如今也不会再有上次那样的机会和巧合来击败昆仑。可是,他把薇薇害成这样,难道我就连报仇都做不到吗?

  他不甘心!

  学员们快走完了,迪卡不解姜零为何如此仇视昆仑,但她和古小萌还是拉拽这昆仑离开。

  显然,三名导师要单独将昆仑留下来,要么最后杀死昆仑,要么收他如蜀山。

  姜零不想走,却敌不过迪卡和古小萌两个天生怪力的家伙。

  “姜零可以留下,我要说的事情,跟他也有不小的关系。”

  一直不做声的昆仑,此时却突然叫住姜零。三名导师互相看了看后同意了,迪卡带着大老虎和古小萌离开了,临走还吩咐姜零小心,虽然她不知道姜零和昆仑的恩怨,但也明显能感觉到姜零对昆仑的滔天恨意。

  空荡荡的修灵塔石基上,只剩下昆仑、姜零和三名导师。

  宋易雪忍不住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信口雌黄!”

  释戒和尚笑呵呵抱着酒葫芦,一屁股坐在地上,道:“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昆仑道:“我出身在神境,七岁之前在神族长大,后来因为身怀魔族血脉被排挤,我离开了。因为某些我不想说的原因,我去了魔界……”

  “哼!不想说的原因?到了现在,你还敢隐瞒吗?”宋易雪讥笑道。

  昆仑仿佛没有听见宋易雪的话,自顾自说道:“在魔界,我成为了一名魔君近卫,你们或许不知道,魔界并不如你们想象的那样统一,他们内部依然纷争不断,而如今的掌权者,现任魔主刚刚即位不久,正在大肆杀伐异己,所以,我才有机会崛起。不可否认,我在魔主麾下得到了不少好处,我的实力增长很快,但这并不足以让我效忠魔主。从一开始,我混入他的卫队,只是为了一个东西——浑天珠。”

  “浑天珠?你说的是能熔炼灵魂和血脉的浑天珠?”宋易雪惊讶不已。浑天珠乃是至宝,相传从古到今,地球位面只出现过一粒浑天珠,其珍奇程度,甚至不逊轩辕剑。浑天珠不仅有熔炼灵魂和血脉的功效,更能激发灵魂之力作用于肉体,说是生死人肉白骨也不为过。

  “你是想要用浑天珠调和你的血脉冲突,对吧?毕竟,神魔混血带来的是两种相克的灵法属性,水与火。”古风道人一阵见血道。

  “是的。”昆仑点头,“如果不能调和血脉的冲突,神魔混血的我,顶多只能修行道三才境修为,再无进步空间!而我,不甘于此。所以,我必须得到浑天珠,融合两种血脉,让我的灵魂和血脉彻底融为一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已经得到了浑天珠。因为,一旦融合血脉和灵魂,就相当于洗骨伐髓,之前的修为就将彻底失去,你将重头开始修行。所以,你才想着进入蜀山重新开始学习和修行?”释戒和尚笑道。

  “是的。”昆仑毫不隐瞒地道,“魔主的宝剑之上镶嵌了九颗奇石,号称九星魔剑,这浑天珠便是其中一颗。我十二岁入近卫队,整整七年之后,我终于盗走魔剑之上的浑天珠。其实,我早就有机会,但魔主实力太强,杀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所以,我只能等待,今年我终于晋级七品印师,然后,我利用阵印炼制灵器,仿制了一颗假的浑天珠,三日内可以如浑天珠一样发挥作用而不被发觉。我将魔剑上的浑天珠掉了包,然后,我主动请缨来了地球位面。但在地球上还有一个强大的四象境魔类魔影,我必须想办法将他的实力削弱,不然,他也能杀了我,于是,才有了之前的事情,我借助古风和释戒导师之力,重创了魔影,而我自己诈败给了姜零。而后,我逃走潜匿,吞化了浑天珠,终于熔炼了灵魂与血脉,但修为尽失,现在只是准天赋者修为,若遇魔类追杀,依旧难逃一死,所以,我来了蜀山……”

  诈败?

  姜零就听见这两个字最为刺耳,这也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能在三才境强者宋易雪面前立于不败之地的昆仑,的确不可能败给姜零。不论昆仑当时是否重伤,也不论姜零在阵印方面的天赋是否无与伦比,昆仑在那时的姜零面前依然是无可撼动的存在!

  可笑这之前他还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沾沾自喜良久。现在想通之后,姜零反倒更加愤恨,这家伙害得薇薇那么惨,现在还敢出现?莫不是欺我胜不了他?

  不行,我一定要说服三名导师除掉这个魔类,为薇薇报仇!

  “哼!你把蜀山当避风港?也不问我们答不答应!”宋易雪冷哼道。

  “如果你们不想得到潜伏在地球上的魔类的信息,我无话可说,若你们连断绝魔类与地球的唯一通途都不愿做,那我也就不怕一死了!”昆仑道。

  “你说什么?你知道魔界之门的方位?”宋易雪大惊。

  一旁的释戒和古风也是又喜又惊又疑。

  所谓魔界之门,其实与迷岛之门也无甚差别,正是俗世科学中所称的“虫洞”,当然,在天赋者的世界被叫做空间之门,顾名思义是链接各大位面空间的门。除此之外,还有神界之门、灵荒之门和妖域之门等。

  姜零也从骨龙之灵的记忆残片中了解到,原本的大千世界,各个位面之间都有空间之门联通,这也是各位面交流和战争的窗口。而天堑大阵阻绝的,便是这些空间之门,不过,随着天堑大阵的逐渐崩坏,这些空间之门的锁禁也正在一点点增大。

  如果地球天赋者联盟能找到魔界到地球的时空之门,并加以封堵,定然可以阻止魔类对地球的入侵。

  所以,三名导师虽然明知这是昆仑抛出的诱饵,却依然无法拒绝,因为,这对于维护地球位面的安全来说,太过于重要了。

  释戒和尚最初只是欣赏昆仑的天赋,却也没有必收他为徒的决心,现在,他却是信心大增。

  果不其然,古风道人率先松动立场,紧接着,宋易雪也顾不得坚持原则,追问起昆仑来。

  不过,昆仑却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并不马上说出魔界之门的位置,而是拿出几个魔类在地球上的聚集地,以此作为投名状。他声名要等他真正加入蜀山学院之后,才会和盘托出,并且,不是一次性说出所以信息,要分三次,挤牙膏一样告诉他们。一个月后,昆仑会说出地球魔类的核心地点,两个月后,他会说出剿灭蜀都影魔的老巢和命门,三个月后,他才会说出魔界之门的所在之地。

  显然,仅仅是加入蜀山,还不足以让昆仑获得安全感,他是要把自己手里的筹码最大化利用。

  对于昆仑的蛮横要价,三名导师怦然心动。

  姜零心下登时一惊。

  …

  又是一个下雪的周一!

  求推!求后入…哦不对求推荐票!

  然后就是挥起你们的双手!

  在书评区留下你们的印记!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