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老熟人

天赋者联盟 +A -A


  南宫飞翎的痛苦还在继续,随着接骨越来越多,疼痛也越来越强烈,他现在属于自我麻醉阶段,利用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强行忽略痛感。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可以让他假装感觉不到疼痛,但坏处也很明显,那就是,他现在恨不得一刀捅死那个装神弄鬼故意拖延时间的胖和尚。

  大脑处于崩溃与疯狂的边缘,南宫飞翎根本来不及细想释戒和尚不招土白菜又不要西红柿,到底要什么,他只希望能赶快撑过新生发布会,早些摆脱这个尴尬而耻辱的境地。

  作为南宫家的儿媳,宋易雪也深知南宫飞翎的痛苦,更明白他的遭遇是南宫家的耻辱,也想早些结束这次新生发布会。她忍不住道:“释戒导师,一个也不选,恐怕不符合规矩吧?毕竟咱们……”

  话才说道一半,古风道人却是拂尘在宋易雪眼前一挥,打断了她的话语,递给她一个凝重的表情。宋易雪先是疑惑,随后,她扫视了一圈下方的新生们,仿似发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起来,看上去有些恼怒,但更多的却是惊恐。

  这一刻,宋易雪都忘记了要为南宫飞翎摆脱困境。

  释戒和尚道:“并非不选,只是要选一个既不是土白菜,也不是西红柿的新生而已。”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哗然。

  除了土白菜和西红柿,还有什么新生?

  土白菜不知道。

  西红柿们也一脸懵逼。

  整个修灵塔下的会场,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

  所有的新老学员或诧异或愤怒地望着台上,甚至连十几名老师也不解地看着三名导师,但三名导师却互相观望,脸上神态说不出的古怪,古风神色凝重,宋易雪表情恼怒,而释戒和尚却笑得有些疯癫。

  不是土白菜,也不是西红柿,那释戒和尚要的是什么人?

  南宫的理智早已崩塌,此时也没感觉到现场的诡异气氛,而是在心里怒骂:别他妈再拖延时间了!

  但释戒和尚仿佛故意在和他作对,胖和尚依然优哉游哉地道:“两位导师对我最后要挑选的这个新生,有什么意见吗?”

  古风道人摇头,皱眉道:“新生?你认为他是新生?”

  释戒和尚哈哈笑了两声,再抱起酒葫芦灌了一口,才笑道:“当然是新生,通过了天梯和选拔赛的双重考验,一路走到这里,当然是新生!”

  宋易雪怒道:“释戒导师,平时你再怎么不着边际,我们都没阻拦你,你把特训班当儿戏,要招姜零、古小萌这种垃圾土白菜,我们也由着你,但这个家伙……绝对不可能把他当做新生对待!”

  虽然脑子里一团浆糊,南宫飞翎并不知道他们三人争执的对象是谁,但听了宋易雪对姜零的评价,南宫还是觉得非常舒坦,没错,那家伙就是一只垃圾!

  这也是大多数西红柿们的想法,在他们眼里,所有土白菜都是垃圾。甚至,他们认为连武力值爆棚的迪卡,也不配跟他们提鞋,虽然他们都明知自己打不过迪卡,但并不妨碍他们在精神上YY自己的高高在上。

  但土白菜们,却对宋易雪的言论不怎么满意了,虽然这其中大多数人嫉妒羡慕姜零,恨不得取而代之,但他们依然方案宋易雪这种西红柿高人一等的言论。

  反倒是被贬低的两位主角浑然不觉。

  古小萌一脸傻笑地回应着周围投射过来的目光,也不管别人是同情他还是厌恶他,他听出了宋易雪口中的不屑,但在他看来,那个女人说什么跟放屁一样,根本不值得他去计较。这是一条情商智商同时欠费的蠢货,基本上,除了战胜“宿敌”姜零之外,他并不CARE太多其他的人和事。

  对牛弹琴还能催奶,宋易雪对古小萌的谩骂诋毁,更像是对驴弹琴,顶多只能催出几坨黑得发亮的驴粪蛋子。

  真正的男一号姜零呢?

  这根牲口正在韵律感十足地打呼噜,压根没听到宋易雪的辱骂,甚至连分班和他们争执的情况都一无所知。姜零的口水,甚至已经把小白的毛打湿了老大一团。却说,从古风道人开始演讲,姜零就进入了睡眠状态,他是靠在迪卡的大老虎身上睡着的,可怜的大猫咪明明非常嫌弃姜零的口水弄脏了他的真皮大衣,却苦于没有主人的命令,不敢擅动。

  旁人见了姜零睡得猖狂嚣张,佩服不已,甚至,台上的导师和老师把目光投向他,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有人暗地里朝他竖大拇指,当然也有人赏他中指,但姜零自己却毫无觉察。作为一只嗜睡如命的单纯牲口,姜零即便是在被骨龙之灵入侵并链接灵魂之后,依然没能摆脱嗜睡的怪病。唯一不同的是,以前常做的那个关于天堑大阵和镇灵龙族什么的怪梦,如今已经很少梦见了,他的睡眠质量提升了不少,每次睡饱之后,也不再疲累不堪,反倒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这几天以来,姜零就从没好好睡过觉,先是登天梯后是参加选拔大赛,期间姜零虽然时常睡意朦胧的,有时走路都在睡觉,但总的来说还是休息时间严重不足。这三天时间,他又为了提升竞争力,好帮薇薇寻找奇异果治疗灵蛊,所以加紧领悟和熟练自己的第一奥义,休息得反倒不如参赛那几天。

  所以,今日新生大会,姜零终于忍不住睡了个昏天暗地。

  “哈哈哈!这小王八蛋,随我,神经够大条!这种天赋者才堪大任!”释戒和尚指着姜零哈哈大笑,这就开始护犊子了,在新生大会上睡觉这么不礼貌的行为,都能被他说成心理素质好,也是没谁了。

  古风道人一脸尴尬,宋易雪怒火中烧。

  释戒和尚随后又说道:“我要招的这最后一人,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来历,也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和天赋,更不是因为他能骗过咱们所有人潜伏到这里,是因为他远超常人的心理素质,也是因为他身受重伤,无法施展奥义,只能发挥十分之一左右的武道威力,还能走到这里。这样的心理素质和战斗能力,即便是你我也未必有!所以,我根本不介意他到底是神族,还是魔类!”

  随着释戒和尚一句话,台下新生们突然炸了锅,哄闹起来,显得有些惊慌。

  很简单,释戒和尚已经说了,他要招的这最后一人并非人类!

  古风道人依然摇头:“不行!”

  宋易雪讥笑道:“养虎为患?那可是我们的敌人!什么时候,蜀山也要为魔类培养精英了?”

  魔类?

  果然是魔类!

  台下新生们纷纷变了脸色,继而互相观望起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离旁人远了些,颇有些互不信任的架势。显然,从三名导师的对话中,他们已经知道有魔类混进新生群了!

  而最让人惊疑的是,释戒和尚那蠢秃驴居然还想招收他?

  释戒和尚拍了拍肚皮:“谁告诉你他是魔类派来的卧底了?或许,他是弃暗投明呢?”

  古风道人这次没有再摇头,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宋易雪冷哼:“魔类叛逃人族?还来的是地球位面?怎么可能!依我看,直接擒下,或者,就地格杀!”

  说着,宋易雪的眼神望向了姜零所在的方向。

  释戒和尚和古风也同时看过来。

  所有新生老生,几乎同时更姜零等人拉开了距离,短短几秒之内,姜零、古小萌、迪卡等人就被孤立了起来。

  而在姜零、古小萌和迪卡的身后,有一名穿着蜀山黑色斗篷的矮个子男人,他看上去跟迪卡高度相当,全身罩在斗篷里,只露出半张苍白却平凡的脸孔。

  迪卡也意识到了危险,灵力涌动,提防地看向了那名男子,她将身体隔在了姜零身前,显然是要保护姜零。

  同时,古小萌都发现了不对劲,他毕竟是见识过魔类的强大的,当初的昆仑,让他记忆犹新。所以,古小萌也跑过来摇晃姜零:“醒醒,小零,又有魔类闯进来了!”

  那男子朝台上三名导师看了一眼,却走向姜零。

  迪卡双手抱在头前,一膝抬起,摆出泰拳攻击架势。

  古小萌见叫不醒姜零,就在他耳边大吼一声:“薇薇被人抓走了!”

  砰。

  古小萌捂着鼻子后退一步,妈蛋,这家伙下手贼拉狠,都流鼻血了!

  姜零的手也有些疼,毛熊不愧是拥有四分之一反弹属性的孽畜。在被“薇薇”惊醒并下意识给了古小萌一拳之后,姜零根本来不及质问古小萌,就看到了那个朝他走来的矮个男子。同时,姜零感受到一股奇异却熟悉的味道,准确说并非味道,而是灵魂波动!

  姜零继承了骨龙之灵的部分精神能力,拥有追踪并记忆接触过的人的灵魂波段的能力,所以,他知道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是他认识的人!

  并且,这个灵魂波动,姜零终身难忘!

  “是你?”

  姜零冲出一步,却被迪卡拦住,原来,迪卡虽然厉害,却也自觉不是这男子的对手,所以迟迟不敢动手,更不会让自己的盟友冲出去。

  “对,是我!很高兴和你成为——同学!”

  那男子咧嘴一笑,很僵硬。

  僵硬就对了,因为他脸上带着一张仿真面具,那并不是他的真实模样。

  这矮个男子说罢之后,就揭下了自己的面具,一张类似人类却更为凶悍酷厉的脸孔出现在众人眼前,而他口中更是伸出两颗尖尖的犬牙,最让人惊异的,却是他一蓝一红的眼珠。

  他不是人类!

  十多名维护秩序的老生几乎条件反射地冲了过来,将这男子团团围住。

  “昆仑!魔类昆仑?”

  古小萌大叫一声。

  是的,这名小个子男子,正是姜零和古小萌的老熟人,姜零曾经用计战胜过一次的昆仑,也是导致薇薇至今昏迷不醒的罪魁祸首。

  昆仑直勾勾盯着姜零,笑了笑,很帅,但更阴森:“我叫昆仑,不是魔类,或者说不完全是魔类,我是神魔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