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分班

天赋者联盟 +A -A


  新生大会开始了,但南宫飞翎没有一丝期待感或者成就感,他现在只有耻辱和愤怒。

  南宫飞翎是躺在担架上强撑着等分班的,也算开了蜀山之先河。

  蜀山的规矩,所有新生必须参加新生大会,无论任何原因,不得缺席。主要是因为,蜀山内院学员非比寻常,要参加蜀山的宣誓仪式,宣誓之后,他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蜀山人——蜀山派的门人。

  煎熬!

  无与伦比的煎熬!

  这是南宫飞翎这个来自洪荒世家的天之骄子一生中最煎熬的时光,再没有比这更加难堪又痛苦的经历了,在被一只土白菜羞辱了之后,还要舔着脸接受众人嘲讽鄙夷的目光洗礼。这样的情形,这样的境遇,跟扒光了他的衣服让人围观还要难堪。

  这一幕,终将成为他一生中无法洗刷的耻辱印记!

  刚才南宫找姜零比试,或者说复仇,输赢一目了然,反正没有人相信把腿摔断的南宫飞翎是获胜者,更没有人再怀疑那个轻描淡写把南宫飞翎丢下“悬崖”的土白菜的实力。

  当然,谁输谁离开蜀山这种没营养的话,南宫飞翎也没好意思再提,选择性地忘掉了,反正姜零说过他不要赌注的。这样一想,南宫飞翎又觉得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被踢出蜀山了,但是,这特么跟施舍的有什么区别?

  南宫飞翎想哭,但哭不出来,总觉得这个新生大会格外漫长,别人说度日如年,他现在是度秒如年。南宫只觉得时间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几乎停止,而他的羞辱经历正在无限期地延长,仿似永远也没有结束的一刻。

  到现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为什么会再次输给姜零了,因为,他又一次被对方坑了,而且,坑断了他一条腿。

  还好,断的不是中间那条,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南宫飞翎完全没有料到姜零的第一奥义如此猥琐,更不会想到姜零会以这样无赖的方式完成对他的“秒杀”。所以,当他被姜零抱着飞到石基之外数十米高空的时候,他是懵逼的。当姜零再次回到原点朝他微笑的时候,他就从懵逼状态中醒过来了,只剩下无限的惊恐。

  好在三名导师已经来到修灵塔下,正准备登上来,见到南宫飞翎坠落下来,宋易雪和古风出手相救,这才没让南宫摔残。不过,他们距离太远,时间又非常仓促,所以,根本无法保证南宫完好无损,他还是跌断了一条腿。

  而后,宋易雪要为南宫讨回公道教训姜零,但释戒和尚却直接站在了宋易雪的对立面,扬言要惩罚姜零必须打败他,而后,古风道人劝说良久,加上周遭众多新老学员都知道这次比试是南宫飞翎主动挑起,所以,最终姜零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这让南宫飞翎更为恼恨,不过,他现在只能把恨意埋在心底,根本没有功夫也没有能力去找姜零算账。因为,新生大会开始了,而来给他接断腿的医师之粗暴敷衍,简直像个兽医!疼的南宫飞翎疼得昏过去又再次被疼醒,若不是这里是蜀山而不是南宫家,他非宰了这头兽医不可!

  至于周围人不时瞄向他的眼神?土白菜们幸灾乐祸的表情?西红柿们耻笑恼怒的目光?

  都他妈见鬼去吧!

  脸面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痛不欲生的南宫已经顾不得其他了,那什么接骨大师,咱能先打麻药再动手吗?

  什么?俗世的麻醉药品会损害灵骨筋脉,影响未来的修行?影响你妹啊!老子现在疼得都抽抽了,还管什么以后?

  那行,你不能用冰针封穴止疼吗?什么?太金贵?没有用在新生上的先例?我他妈掏钱,哦不,掏灵晶行吗?

  此时的南宫飞翎,终于体验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疼,比活撕了他的骨头还疼,但他的痛苦并不仅仅来源于伤腿的疼痛,更多是来源于耻辱,来自这许许多多盯着他或嘲讽或鄙夷或幸灾乐祸的眼神。身为南宫家的天之骄子,他从未有过如此丢人的境遇。这重重目光,仿佛锋利的刀刃,将他千刀万剐。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个据说开启了第一千级天梯的土白菜——姜零。

  南宫飞翎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亲手宰掉这个家伙!

  其实,蜀山的接骨大师乃是蜀山学院医师系的高材生,毕业后留在蜀山任教并担任校医,手法和能力都非同寻常。只是南宫飞翎的伤势太重,左腿小腿骨碎成了十多节,要想治好本来也不容易,还要尽量保证他未来的修行和战斗不受影响,自然难上加难。所以,整个治疗过程不能添加任何俗世麻醉剂,也因蜀山是学院而非世家,必须要公平而不能把所有资源倾注到某一个人身上,所以,能不用冰针就不轻易动用。好在医师经验丰富,辅以灵力加持,可以一片一片将南宫飞翎的骨头接好,当然,这个过程无论对医师还是对南宫来说,都是一场格外痛苦的酷刑。

  南宫飞翎意志力并不算坚定,但在医师的一番“凌虐”之下,他也渐渐麻木了。而为了转移自己的痛苦和羞耻,他下意识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大会上来。

  新生仪式并不宏大,四十多内院新生的队伍当然比不上一百多人的外院新生,更比不得一千多人的旁听生。但这无疑才是真正的蜀山新生大会,意义非比寻常。在改为学院之前,蜀山每年就只招收四十八人入门,但改制之后,迫于世家和天赋者联盟的双重压力或者说期望,蜀山扩招了许多人员。但谁都清楚,一百五十多名外院学员和一千多旁听生才算是蜀山学院的学员,而这精心挑选出来的内院新生,则属于蜀山门派!

  加入蜀山派?这对南宫飞翎来说,有毛用?老子堂堂南宫家的核心精英,会真心加入蜀山?只有那帮土白菜才会心甘情愿被蜀山驱使吧?不过,你们能不能快点?哪来那么多废话?不就是分个班吗?

  三名导师带着十余名老师登上中间的高台,先向新生们做了简单介绍,然后,古风道人开始训话,不过就是一些蜀山的历史和辉煌等等。

  南宫飞翎听得直翻白眼,就你妈废话多,赶紧分班吧!

  或许是听见了南宫飞翎内心深处的诅咒,古风道人说了几千字的演讲之后,终于提到了分班的事情。跟南宫飞翎之前得到的情报如出一辙,这次蜀山内院将分成三个普通班和三个特训班,普通班每班十二人,特训班每班四人。换句话说,就是将所有导师们看好的苗子集中成一个十二人的普通班,然后三名导师每人带四人,就是这么简单啊!你他喵的需要解释这么久吗?

  南宫飞翎已经满脸是汗,那是因剧烈而持续不断的疼痛而引起的。

  最后,古风道人终于提到了分班方式,先让三名导师每人挑选四个精英,分出三个特训班,然后再把剩下的三十六人随机分为三个班。一番争执之后,决定了三名导师的挑选顺序,古风道人第一,释戒和尚第二,资历最浅的宋易雪第三,每人一次挑选一人,直到挑出十二人为止。

  南宫虽然痛苦难耐,但心里也算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在选拔赛最后栽了跟头,现在又被姜零暗算,一定让不少人轻视,他最担心的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导致自己无法进入特训班。南宫飞翎早两年就可以来蜀山了,但他没来,原本他也没打算来蜀山,南宫家自己的精英培养体系也相当出色。但他这次来了,就是冲着十年才开启一次的“迷岛之门”而来,若是被排挤出了特训班,就意味着他的算计落空了。

  不过,现在看来还算好,即便古风和释戒都不看好他,宋易雪也会选他,只要不是三名导师一起商量选人就毫无悬念!

  果不其然,古风先选了一名世家子弟后,释戒和尚选了泰国女人迪卡,而宋易雪就选择了南宫飞翎,一点也没有避嫌的意思,这也引得不少新生窃窃私语,更有人朝着痛苦不堪的南宫飞翎嘲笑奚落。

  第二轮,释戒和尚选了姜零,这也引起了不少新生们的不满和质疑,但释戒和尚从来狂妄,他毫不避讳地道:“我选姜零的理由很简单!他就在那里!”

  说着,这胖和尚指向了疼得哀嚎的南宫飞翎。

  南宫只觉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臭秃驴太丧心病狂了,老子都这个样子了,还尼玛来揭老子的伤疤?不行,都是姜零那混蛋!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三轮之后,古风挑选了两名世家子弟一名土白菜,还算中立,而宋易雪挑选的则是清一色的西红柿,正是南宫飞翎、西门启恩和司马楚生三人,与之针锋相对的释戒和尚也全选的土白菜,分别是萨瓦迪卡、姜零和古小萌。

  对于宋易雪和释戒和尚的挑选,满场新生都非常质疑,但两人都没有任何回应,我行我素。

  第四轮,也是最后一轮。

  古风道人又挑选了一名世家子弟,而释戒和尚犹豫良久之后,却让宋易雪先选。

  宋易雪当仁不让,挑了一名来自RB天赋世家的女忍香川熏,只剩下释戒和尚没选最后一人了,所有没有被选中的新生都期待地望着他,尤其是土白菜们。

  “这次,可能要让土白菜们失望了,我不打算再从你们中选择,虽然我也是土白菜。”释戒和尚歉意地笑了笑,对新生们道。

  土白菜们闻言大失所望,而西红柿们则欢喜雀跃。

  不过,释戒和尚却又道:“但我宁愿****,也不会选西红柿,因为他们比屎还恶心!抱歉,我是个粗人,很粗很粗的粗人!但话粗理不粗。”

  这一句话,又让西红柿们有的如丧妣考,有的怒不可遏,但土白菜们却笑成一团乐不可支。

  不过,怒过笑过之后,大家又不禁疑惑起来,这死秃驴不选土白菜也不选西红柿,难道是一个也不选了?

  这样,岂不是浪费一个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