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人怕出名猪怕壮

天赋者联盟 +A -A


  正当姜零陷入苦思的时候,释戒和尚站了起来,看样子准备走。

  “老师,你要走了吗?可我还没有领悟到奥义。”姜零跟着站了起来,在非亲非故,甚至还没分班之前,释戒和尚前来指导,这让姜零感动不已。也许更苏有些关系,但释戒和尚对他的帮助,依然让他感谢。

  “领悟奥义是你自己的事情,别人帮不上你太多的忙,我留在这里,反而会打扰你思考。”释戒和尚灌了一口酒,笑眯眯道,“记得,你在踩了南宫飞翎之后,告诉他战斗是靠脑子而不是实力。这是我看好你的原因,所以,你要记住,作为人类,我们最强大的地方,是脑子!”

  “谢谢老师指点。”姜零感激道。

  “别叫我老师,叫我胖和尚或者秃驴都行,对了,在思索奥义的时候,想想你曾经击败过的那个魔类,他叫昆仑吧?想想他的奥义,想想那场战斗。”释戒和尚笑着,打开了房门。

  “昆仑是……是院长打败的。”姜零心虚道,他以前骗李潇的时候还有些不爽,但现在,为了保住骨龙之灵这个秘密,不得不把这当真相。

  “别把本秃驴当李潇那傻蛋!”释戒和尚笑道,“我问过他了,也问过古小萌。从他们给我的信息来看,你是靠自己的智慧击败昆仑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用你的天启奥义【空间闪烁】带着昏迷的古小萌,突然闪烁几米,在昆仑刚放出自己的第二奥义【藏锋七刃】的时候,将他的奥义反弹了回去,而他根本来不及躲闪,自己被自己的奥义击败。”

  “……”姜零无法辩驳,事实就是这样。

  “只是,我不清楚的是,李潇和小苏所中的灵蛊是怎么被解除的。小家伙,你知道吗?”释戒和尚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姜零。

  姜零更加心虚,连忙摇头。

  释戒和尚哈哈一笑,抱着酒葫芦走了。

  姜零摸了摸冷汗,才关门。

  虽然一度怀疑释戒和尚知道姜零借用了外力来使用灵印,吞噬了李潇和苏的灵蛊,并从精神力量上击溃了昆仑,才迫使他跟姜零直接动手的。但,释戒和尚仿佛对姜零没有恶意,还在帮他领悟奥义。这样一想,姜零又松了一口气,不管怎样,他们应该没有发现骨龙之灵的存在吧?至少,现在自己没有危险。

  这天晚上,通过长时间的思考和组合,姜零终于确定了自己想要的奥义。又经过一晚上的努力,姜零终于领悟了自己的第一奥义,他将其命名为【时空之痕】,这是一个非常有用而且让人意想不到的奥义。

  天赋者在领悟奥义之后,便在灵元上自动生成了奥义的灵力阵印,无法再行更改,所以必须谨慎。

  而奥义的使用,也有强弱之分。

  左右奥义强弱的因素主要有三个,相辅相成。

  第一个因素是自身的熟练度,熟能生巧,这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备的要素。

  第二个因素是自己的境界,每一个境界有三个阶别,前期、中期和后期,每个阶别的同一个奥义威力不同,每上升一个阶别,奥义威力增强近一倍,不可忽视。

  第三个因素,则是敌人的境界,如果面对同境界敌人,奥义威力为1,面对低一境界对手的威力就是2,面对高一境界的对手奥义威力就只有0.5。这也是姜零在承受昆仑的奥义攻击时,几乎重伤不治,而在抵挡迪卡和南宫飞翎等人奥义之后,却生龙活虎的原因。

  第三个因素无法左右,第二个因素短期内无法改变,姜零现在刚晋级一元境前期,想要晋级中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姜零只能不断练习,让自己尽量能发挥出奥义的最大威力。

  接下来的三天,姜零一直关在房间里练习和修行。奥义有十分钟冷却时间,并且,他的灵力储备也只够连续使用三次第一奥义,之后,便需要长时间的修行来恢复灵力。在等待奥义冷却的间隙,姜零就阅读《空间的灵法属性》和《中华刀术汇编》。

  这三天,姜零对自己空间类灵法的理解更加深刻,运用也更加娴熟起来,对灵力的普通使用也更加巧妙。但在没有师傅指导的情况下,姜零对刀术的研究就一点进展也没有,三天下来,除了弄懂劈、砍、撩、刺等简单招数的区别之外,没有太多收获。

  古小萌一开始经常来敲门,但姜零没有搭理,他也就只好回房间自己捣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去了。

  ……

  三日后一大早,古小萌和姜零一起前往修灵塔,准备接受分班。

  其实,蜀山这一届的新学员并不少,从平板上的《蜀山学院报》看到的信息来看,今年入学蜀山的学员一共一千二百多人,其中,内院学员48人,外院学员156人,而天赋者联盟和各大世家推荐来的旁听学员一共一千多人。不过,只有内院学员在修灵塔参加入学式和分班。

  修灵塔是一座占地辽阔的五层石塔,但石塔下的石基却高达数十米,远远看去如山岳耸立。

  根据通知,姜零知道仪式在修灵塔第一层中央的空地举行。

  姜零和古小萌来到修灵塔下的时候,不少新生正在沿着盘旋的石梯登上修灵塔,下面有一群维护秩序的老生。本来就狭窄的石梯,被堵得严严实实,新生们只能排着队依次登上去。可是,此时登石梯的队伍此时却突然停了下来,纷纷朝着姜零望来,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甚至,连维持秩序的老生们,也忍不住朝姜零投来好奇的目光。

  “就是他,就是他!”

  “看起来普普通通嘛,没什么特别的啊!”

  “本来就是土白菜,跟咱们一样,当然不特别了。但人家能把西红柿踩在脚下,你能吗?”

  “这家伙一看就够猥琐,难怪南宫飞翎在他脚下把祖宗颜面都丢光了!”

  “就是这个土白菜战胜了南宫?”

  “土白菜,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要是遇到我姑苏吴家子弟,早将他大卸八块了!”

  新生们七嘴八舌,讨论起来,有支持和景仰姜零壮举的土白菜,当然也有对姜零不屑一顾甚至恨之入骨的西红柿。

  姜零纳闷地问古小萌:“他们在说什么?”

  古小萌道:“当然是说你啊!你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蜀山学院的名人了吗?”

  姜零更加疑惑:“什么意思?”

  “你踩南宫飞翎的蛋蛋的事情,已经众所周知了!”

  “他们怎么会知道?”

  “你没看灵信和论坛吗?”

  “什么灵信?什么论坛?”

  “这么说你的平板和铭牌都没下载应用?”古小萌用一种看蠢货的目光看着姜零。

  “还……还能下载应用?”姜零脸庞抽了抽,被人嫌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古小萌这种超级蠢货嫌弃了智商。这些天,姜零一直都在宿舍里研究奥义和灵法,根本没顾得上研究铭牌和平板,当然一窍不通。

  之后,古小萌才拿出铭牌给姜零看,那铭牌大约半块扑克牌大小,但却形同智能手机,而且没有边框,整个背面全是屏幕。原来,平板便是蜀山学员的个人电脑,而铭牌则相当于手机。这本不是太深奥的事情,只是姜零从登上天梯开始,一直没工夫研究,所以,反倒给了古小萌鄙视他的机会。

  古小萌输入灵力后,在铭牌玉屏上指指点点,很快就打开了一个名叫灵信的应用,然后,他调出朋友圈和学院论坛。

  姜零哑然,因为他看见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关于他在选拔赛最后对付南宫的信息,有的是纯文字,有的配了照片,更有甚者还弄到了视频。

  而下面的评论更是火爆,总的来说,土白菜们大多数支持姜零,认为他证明了土白菜并不比西红柿弱,当然,也有部分土白菜羡慕嫉妒恨说话酸溜溜的,但也不算过分。反观西红柿们则几乎一面倒的讨伐姜零,理由当然是不道德、偷奸耍滑、有辱蜀山名声等等,还有不少人为南宫飞翎的失败辩解,认为南宫飞翎并没有输,只是被无耻招数偷袭,并点名姜零是蜀山的耻辱。

  可以说,姜零现在是土白菜们的英雄,也是西红柿们的公敌。

  见到远远笑着跟想来点头打招呼的,姜零就知道这些是土白菜,见到那些对他怒目而视甚至公然挑衅的,姜零便清楚这些是西红柿。

  “哎!没想到惹来这么大麻烦。”姜零深知太引人注目并非好事。

  “出名了是好事啊!”古小萌道。

  “我怕出名你怕壮。”姜零感叹着,前去排队。

  “不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吗?”古小萌一脸鄙视地跟着姜零。

  混乱持续了不长时间,大家继续登石梯,虽然速度不快,但好在内院学员人数不多,所以,也没有耗费太多时间。

  不多久,姜零和古小萌就登上了石梯,很快到达石基顶端,来到修灵塔底层,这是一个石柱林立的八角形广场,面积超过一个足球场。

  正当姜零东张西望之际,几个人影拦在了他面前。

  顿时,周遭新生们纷纷发出哄闹声,有人吹口哨有人大笑,还有人污言秽语极尽挑衅。就连维持秩序的老生,也没有马上上来,而是准备看好戏。

  姜零抬头,就见到三张熟悉的脸,分别是南宫飞翎、西门启恩和司马楚生。

  显然,这三人是来找麻烦的,或者说,是来找回面子的。

  被迪卡击败的西门启恩和司马楚生倒还好,而被姜零以踩蛋的方式击败的南宫飞翎,则不一样了,对他来说,就算杀了姜零,也无法挽回他失去的名誉和尊严。尤其是在那些视频和信息在灵法络疯传的当下,他更觉耻辱,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耻辱,也是南宫家的耻辱,更是所有洪荒世家共同的耻辱。如果不讨回尊严,南宫飞翎不仅自己被人嘲笑,也会被南宫家放弃,同时,还要承受来自世家大族的排挤和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