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比赛结束

天赋者联盟 +A -A

  “选拔赛结束,四十八名新生已经选出,请各位参赛新生马上停止战斗。”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的铭牌和平板同时发出声音。

  而天上的六艘飞舟,似乎早有准备一样,飞快降落下来。

  姜零顿时有些气结,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老子们刚才被欺负的时候,没人管,现在老子好不容易占了上风,却比赛结束?

  不甘心的姜零一脚踹倒南宫飞翎,他手中的铭牌自然掉落,姜零飞快捡起来,就要撕掉铭牌上的编号,将南宫飞翎淘汰。

  “住手!”

  就在这时,几名老生从飞舟上跳下来,朝姜零吼道。

  其中一个老生更是威胁道:“比赛已经结束了,如果你还要伤人和撕铭牌,将会被视作犯规,淘汰出局!”

  姜零被气笑了,南宫飞翎这鸟人犯规的时候没人管?老子撕个铭牌就要被淘汰?

  虽然觉得极不公平,但姜零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姜零,先放过他们。”

  这时,迪卡脚步虚浮地走到姜零身边,拿走了南宫的铭牌,扔到地上。她现在已经简单包扎处理了伤口,虽然伤势很重,但她却以灵力封锁了伤口周边穴位,能够走动了。

  而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古小萌也瘸着腿过来劝阻姜零。

  姜零其实也没有再斗下去的意思,他看得出来,这周边六名老生明显是站在南宫鸟人那边的,他可不会傻到给对方借口淘汰自己。

  很快,一辆飞艇降落,飞艇上下来许多医师,帮助几人处理了伤势。飞艇比浮船小,却比飞舟更大,上面运载着医师、药品和医疗器械,是专门负责淘汰赛应急治疗的。这艘飞艇刚刚救治了被山羊群践踏又被迪卡蹂躏过的那七名世家子弟,再赶来治疗姜零南宫等六人。

  选拔赛结束了,姜零、迪卡和古小萌顺利进入了最后四十八人名单,而南宫飞翎、西门启恩和司马楚生也没有被淘汰。

  就差一点点,姜零就可以淘汰掉南宫三人,对此,他和古小萌都耿耿于怀。

  倒是迪卡看得开,她道:“你别太懊悔,即便你真撕掉了他们的铭牌,也不见得能淘汰他们。搞不好,他们栽赃你犯规,被淘汰的反而是你!别不服气,这就是世家!”

  姜零和古小萌默然无语。

  另一边,除了伤重的西门和司马被抬上飞艇运走之外,南宫飞翎简单包扎之后,却已经没有大碍。他本来伤势不重,顶多是腿和脖子被划了两道口子,蛋蛋和鼻子被差点踢碎而已。待恢复过来之后,他狠戾地盯着姜零,道:“小子,你以为进入蜀山学院就没事了?这是你噩梦的开始而已!”

  说罢,南宫乘坐着接他的飞舟离开了。

  姜零、迪卡和古小萌也乘坐一辆飞舟离开西山。

  迪卡的大老虎经过救治过后,也被带离了西山,它已经不再是野生灵兽了,而是迪卡的灵宠,被视作迪卡实力的一部分,自然也要跟迪卡一起离开。

  ……

  选拔赛结束了,石屋监控台的保密措施刚一解除,一道倩影就冲进了石屋。

  “胖和尚,结果怎么样?他没有被淘汰吧?”

  苏?米娅蒂来到释戒和尚面前,她朝古风道人点了点头,却压根没有理会宋易雪,身为南宫家媳妇的宋易雪自然也没有搭理苏。

  “那个小家伙啊?他被南宫飞翎等十个世家子弟偷袭,还是撇开了飞舟跟随的违规偷袭。”释戒和尚像是在卖关子,但实际上是在讽刺。

  苏却吓得脸色铁青:“南宫家的混蛋?他们都应该被开除!撇下飞舟,这是作弊!”

  宋易雪冷哼一声,脸色也不好看。

  古风道人道:“也没那么严重,就是一次战术而已。”

  说起来,苏在学员中实力不俗,但也算不上顶尖。但古风和宋易雪这种世家出来的导师,却也要给她几分面子,这当然跟苏的身份有关。

  没错,苏的父母都已经战死多年,但抚养苏长大的干爷爷还健在,而且还名望与实力如日中天,苏的爷爷就是蜀山的院长桐老先生。而这也是李潇和苏相信当初不是姜零打败了昆仑,而是桐老先生出手的一个重要原因,甚至,连古风和释戒和尚也对此深信不疑。不过,因为桐老先生最近两年行踪不定,也没人能向他求证。

  “哈哈哈……小苏啊,来,本秃驴给你讲个天大的笑话!”释戒和尚故意大声嚷嚷道,“说有十个忘了带脑残片参赛的世家子,用了各种肮脏的作弊手段……”

  释戒和尚说的当然就是南宫等人偷袭姜零和迪卡的事情,他用他那独特的满是嘲讽气息的语调,很快将姜零和古小萌引羊群重创南宫等人,最后姜零晋级一元境,击败并反复羞辱南宫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听罢之后,大笑不止。

  古风面色尴尬,宋易雪更是怒不可遏。

  原来,最后时刻,本来在迪卡被击败的时候,西山就只剩下四十八名新生了,比赛可以当时就终结。但宋易雪坚决不同意,她认为姜零和迪卡应该受到教训,他们得到的战利品应该被南宫夺走,不过,她为了让古风支持她的意见,也答应不论输赢都会让姜零、迪卡和古小萌进入蜀山。说到底,她不过是因为七名世家子弟被一群来路不明的山羊淘汰出局而觉得脸面尽失,要帮南宫飞翎找回场子而已。

  古风不顾释戒和尚指着他鼻子骂娘,选择了支持宋易雪,让比赛继续。

  可是,后来的故事走向,却把宋易雪和古风的脸都打肿了。且不说迪卡在以一敌三的劣势之下,还重创了西门和司马。后来,刚刚晋级一元境前期,还未领悟奥义的姜零,竟然用一种近乎街头混混的打架方式,把南宫飞翎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更是宋易雪自取其辱,如果早早结束比赛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释戒虽然很乐意看到南宫飞翎被折磨,但也明白土白菜的胳膊拧不过西红柿的大腿,最终也同意了古风和宋易雪结束比赛的要求。

  也就是说,最后阶段南宫、西门和司马三人对战姜零、迪卡和古小萌三人的时候,比赛已经没有了意义,他们都已经获得了名额。但为了面子,宋易雪和古风延长了比赛时间,然后,被完美打脸。

  “接下来,四十八名新生将被接回来,分派宿舍,让他们休息疗养三日。三天之后,将正式举行分班仪式,也将进行奖励。”

  释戒和尚对苏说道。

  苏?米娅蒂点了点头,忽然扯着胖和尚稀疏的胡子,质问:“今年招生不同以往,人数更多,还要分三个特训班,为什么我没听你跟我说过?”

  “疼疼疼……姑奶奶快放手……我不敢说啊,这是保密信息,我有不是某些不要脸的蠢婆娘,怎么可能泄密?”释戒和尚疼得哀嚎,却还不忘讥讽宋易雪给世家泄密的事情。

  苏的娇蛮任性,大部分都是被蜀山上诸如释戒和尚这样的导师和前辈们宠出来的,而她的冷酷孤傲,则更她特殊的身世有关。不过,她也只有在释戒和尚面前,才如此小女孩姿态,即便在古风道人这样的长辈面前,她也一项规规矩矩的,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不太喜欢。而宋易雪这种关系户,在苏?米娅蒂眼里,就几乎是透明的。

  “哼!算你识相!”

  苏?米娅蒂这才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瓷瓶丢给释戒和尚,那是桐老先生亲自酿造的药酒,寻常人根本拿不到,是苏偷出来“收买”释戒和尚的。

  释戒和尚笑眯眯捧着瓷瓶,揭开瓶塞闻了闻,一脸陶醉。

  苏“行贿”之后就走出了石屋,来到石屋外的广场上。

  那些获胜的新生都会被接回这里,然后再由他们之前登蜀山天梯时的“领路人”带领他们去宿舍,并告知他们学院的规章制度和生活细则,从此,这些新生就是正式的蜀山学员了。

  “她怎么那么关心姜零?”古风道人皱眉问释戒和尚。

  宋易雪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

  释戒和尚把装药酒的瓷瓶藏起来,才神神秘秘地对古风道人招手,让他附耳过来。

  古风道人把脑袋靠过去。

  释戒和尚道:“你猜啊!”

  古风气得吹胡子。

  释戒和尚抱着酒葫芦摇晃出了石屋监控台,也去外面迎接获胜归来的新生,嘴里还唱到:“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宋易雪问古风:“那个叫姜零的土白菜,跟苏?米娅蒂到底有什么关系?”

  古风其实也并不喜欢宋易雪这种心胸狭窄的女人,不过碍于同为世家服务,有时候不得不合作,这时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

  飞舟降落在蜀山学院里,姜零、迪卡和古小萌都下了地,迪卡正在检查大老虎的伤势。

  姜零和古小萌结伴而行。

  迪卡忽然叫住姜零。

  “有事?”姜零问。

  “东西还没拿你就急着走了?”迪卡把背包放在地上,道。

  “什么东西?”姜零纳闷。

  “战利品啊!所有战利品都在我这里,你忘了?”迪卡打开背包,然后捧出一大堆东西来,分别是三十来瓶灵泉和十来个物品。接着,他打开自己的平板,里面有七本下载好的书籍,只有一本《寸拳之芒》被打开过,其他书籍都还未翻阅过,也就意味着可以转让。

  “你……这……我……”姜零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这死人妖,哦不,是泰国小美妞,是要跟我平分战利品吗?她脑子没有坏掉吧?按照正常剧情,难道不应该她独占,我连汤都喝不上吗?

  姜零明显不敢相信,却看见迪卡漂亮的眼睛格外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