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吊打南宫鸟人

天赋者联盟 +A -A

  在姜零毫无章法的乱砍攻击面前,见惯了各种武学套路的西红柿南宫飞翎,竟然有些慌乱,显然并不适应这种无法揣度的攻击方式。不过,充足的经验和强大的实力,让南宫飞翎还是抵挡住了姜零的攻击,只是,他永远也猜不透姜零下一次攻击是怎样的。所以,南宫一时间被姜零压制住了,竟然没工夫反击。

  现在的情形看起来,倒是有些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吊诡模样。

  当然,南宫飞翎还没输。

  空中,跟随南宫飞翎三人的飞舟也飞了过来,现在已经进入了战斗尾声,他们再隐藏已经没有意义。再则,战斗一旦结束,撕掉某一方的铭牌之后,就该他们第一时间介入了。

  “没有用的!等我奥义冷却时间一到,就是你丧命之时!”

  南宫飞翎用折扇快速抵挡着姜零凌乱的刀锋,一边还笑了笑,显然,他对自己奥义的威力比对自己的武道技巧更加信任。

  姜零显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如此疯狂而不计后果地发动进攻,就是为了抢在南宫飞翎再一次发动奥义之前解决对手。

  “刚刚晋级一元境的你,虽然灵力和体魄增幅很大,但你还没来得及领悟奥义吧?”

  南宫飞翎冷笑着,抽身退开。

  姜零因连续不断的攻击,累得有些气喘,没有马上追上去。

  他的确没有领悟到奥义,通常来说,天赋者在晋级之后,才会开始领悟新的奥义,这与天启奥义不同,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天赋者根据自身灵法属性和需求来领悟和创造。有的人只需片刻就能领悟奥义,就像当初的古小萌一样,而有的人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姜零刚刚晋级,便要去救迪卡和攻击南宫,自然无暇领悟奥义。

  在这一方面,姜零相较于南宫飞翎来说,依然处于劣势。

  而唯一抹平差距的方式就是尽快领悟奥义,并将奥义法则拓印在自己刚刚凝聚的灵元之上。形象地说,奥义相当于一个刻在灵元上的阵印,只要不是冷却时间内,一催动灵力就能瞬间发出。而领悟和创造奥义的过程,就相当于在灵元上生成阵印。

  但是,时间来得及吗?

  我需要一个怎样的奥义呢?

  我的天赋属性,能够支撑我生成一个怎样的奥义?

  姜零有些迷茫了。

  成功分散姜零的注意力之后,南宫飞翎展开始了反攻。

  虽然就武道而言,南宫飞翎并不算擅长,但姜零更是没学习和接触过武道刀术之类,所以,即便南宫飞翎招术平平,却依然将姜零打得连连后退,身上更是接连被击中。

  “姜零,想想你的长处!你的天赋属性!”

  这时候,迪卡虚弱的声音传来。

  姜零眼前一亮,果断放弃了硬拼,而是利用迪卡曾经教他的发力法则,融合从《空间的灵法属性》中获得的知识,开始了游斗策略。晋级一元境之后,姜零的灵力更强,对空间的影响也更加明显,他的速度较平时提升了一倍。此时,他开始东奔西逃,时而躲闪,时而突袭,倒是让反击的南宫飞翎一时间进退失据。如果没有晋级一元境,姜零以前的力量和速度以及灵力储备,根本在南宫面前撑不了一分钟,这就是等级的好处。

  姜零不会防御,身上的伤正在逐渐增多,但他也趁机在南宫飞翎的左腿上划了一刀,伤口不深,却足够让南宫飞翎疼痛,也让他本就不快的速度更是锐减。

  到跟扇子的区别太明显,扇子装逼不错,但论攻击力,刀当然更加实用,要是南宫拿的不是扇子而是刀的话,姜零早已流血而死了。

  “小零,拿出你打篮球的猥琐架势来啊!”

  就连远处的古小萌都忍不住为姜零出谋划策。

  姜零心想也对,打架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何必太绅士?于是乎,姜零的思绪更加跳跃起来。

  突然,姜零冲向南宫飞翎,脚下猛地踢起一块石子,飞射向对方。

  南宫飞翎猝不及防被石头砸在脸上,略一失神,就被姜零突到面前,姜零举刀便砍。南宫飞翎下意识架起折扇灌注灵力,挡住姜零的唐刀。姜零坏笑一下,他是单手持刀,而此时的南宫为了不受伤,是双手托着折扇抵挡。

  啪!

  姜零左手挥出,扇了南宫飞翎一个响亮的耳光。

  “找死!”南宫暴怒,弹开姜零的唐刀,便要反击。

  却见姜零再一扬左手,貌似又要扇他耳光,南宫下意识伸手护脸。

  砰。

  一声闷响。

  南宫捂着裤裆倒退数步,疼得五官都扭曲得变形了,眼珠子里满是血丝。

  原来,姜零佯装要打脸,却偷偷伸脚踹裆。

  姜零再接再厉,追上去飞起一脚。

  南宫打开折扇调集灵力护在裆下,却不防姜零突然收脚,又是啪的一耳光抽在南宫脸上。南宫左手摸脸,却见姜零唐刀偷袭他腰部,赶紧右手提扇格挡。

  然后,毫无悬念的,姜零又在南宫毫无防守的裆部再跺了一脚。

  南宫疼得跪在了地上,只觉得蛋蛋都被踹碎了一样,撕心裂肺的疼。

  果然,天赋者之间的战斗,跟篮球比赛一样,实力数据对比只能作为参考,真正决定胜负的,往往是看战斗在谁的节奏下进行。如果按照南宫飞翎的“贵族骑士”风格战斗,南宫稳赢不输,即便不擅长武道的他,也远强于毫无经验的姜零,拖也能把姜零拖死。而一旦陷入姜零的流氓战法中,从未享受过这种无赖招数的南宫,智商就明显不够用了,经验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再加上姜零每每偷袭他最脆弱的要害,南宫必定落败。

  现在,南宫第一奥义已经冷却完成,只要给他三秒钟的时间,他就能够完成对姜零的绝杀。释放奥义需要聚集灵力,催动灵元上的奥义阵印,虽然奥义严格意义上说是瞬发,但关键部位疼得跟碎了一样,南宫显然灵力已经涣散,若没有足够时间调整,根本发不出奥义。

  姜零显然不会给他三秒钟。

  砰。

  膝撞,正中南宫最脆弱的地方,比蛋蛋还脆弱的地方,鼻子。

  人类疼痛神经最敏感的地方,是鼻尖。

  却说,姜零又一次做出踹裆动作,南宫自然选择保护自己的兄弟,然后,姜零腿一弯,冲出一步,膝盖顶在南宫鼻尖。

  虽然这个膝撞并不算标准,但见过迪卡多次使用,姜零多少学到些皮毛。而这,也够南宫喝一壶的了。

  “嗷!”

  南宫捂着鼻子倒地,指缝中有鼻血喷涌而出。

  这个动作好啊!

  姜零眼睁睁看着南宫仰面往后翻倒,双手捂脸,用来装叉的折扇也丢掉了,裆部门户再度打开。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

  “嗷呜……”

  南宫的身体刚刚倒到四十五度,突然炸毛一般再度前倾,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来。

  而南宫身体前倾的同时,姜零也递出了手中唐刀。

  时间宛如静止。

  南宫的身体在瑟瑟发抖,而他的脖子正好抵在唐刀刀尖上,一滴鲜血从他脖子边滑落。

  “爽吗?战斗从来都是靠脑子不是靠实力,蠢货!”

  姜零嘿嘿笑道,对这种人渣,姜零没有一丝同情,更不会圣母到要跟这号不把他们当人看的世家子弟不打不相识。

  南宫鼻子、脖子和蛋蛋都疼得要命,全身灵力更是紊乱不堪,根本无法反击。更何况,一旦他有异动,姜零的唐刀就能刺入他的咽喉。

  南宫飞翎输了!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姜零现在已经被南宫飞翎千刀万剐了。

  南宫盯着姜零的目光无比阴冷,也格外愤怒。

  “双手抱头!”姜零命令道。

  南宫不动。

  姜零没有丝毫犹豫,刀锋一转,在南宫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血如泉涌。

  他此时一点也不手软,开玩笑,这家伙刚才要费迪卡灵元的时候,何其嚣张残暴?他动用违规手段偷袭并准备把姜零三人解决掉的时候,何等的狂妄不可一世?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如果说姜零以前没有这样的心性,那么为了给迪卡和古小萌报仇,他现在可以做到铁石心肠。为了救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薇薇,他更能豁出一切,连灵魂都可以卖给骨龙之灵,姜零又如何会介意变成一个残忍暴徒?

  “别乱来!我照做,照做!”南宫脸色顿时惨白,他没想到这个土白菜真敢下死手,所以,他只能双手抱头,不敢乱动,但他还是提醒道,“你别忘了,这里是蜀山选拔赛!而我,是中华四大世家奇绝山南宫家的……嗷……”

  南宫习惯性装逼还未完成,就又被踹裆,疼得浑身哆嗦,却偏偏又被刀尖指着咽喉,不敢乱动。

  “世家?很了不起吗?”

  姜零又一次抬起了罪恶的脚,瞄准了南宫的裆部。

  南宫吓得哆嗦:“没,没……没什么了不起!你赢了!你已经赢了!别踹了……”

  砰。

  姜零又踹了一脚:“你说不踹我就不踹,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南宫的身体已经扭曲成了麻花状,却还必须保证脖子不动,免得被唐刀划伤,身体也是满灵活的,充分看出他的身体协调性很不错。

  姜零再度抬脚。

  南宫吓得哆嗦,眼泪都流出来了,眼中恨意全消,满满都是求饶的神色。

  “你说我是踹还是不踹?”

  姜零问道。

  南宫想摇头,但又怕姜零说你让我不踹我就不踹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鬼使神差点了点头。

  “嗷呜……”

  南宫的叫声堪比岛国动作片中的女主角,凄婉而悲怆。

  显然,姜零无奈耸肩:“我是一个从谏如流的好儿童,你都让我踹了,我再不踹,岂不是很不给你面子?世家子弟面子大,我是当然要给的!”

  南宫疼得差点昏厥,却被刀抵着脖子,毫无办法,只能接受被戏辱的事实。

  姜零玩腻了,想起了正事,喊道:“把铭牌扔到地上。”

  南宫略一犹豫,见姜零再次抬脚,他只好哆嗦着把铭牌从衣领处取了下来,颤颤巍巍着往地上放。

  叮。

  就在这时,几人的平板和铭牌同时响起来,学院发来一条新的讯息。

  姜零眉头紧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