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青龙丹

天赋者联盟 +A -A

  “受死吧,两个蠢货!第一奥义【流光斩】!”

  待到姜零和古小萌突到面前,南宫飞翎才高举折扇,狠狠劈斩而出。

  一道扇形灵力光芒顿时激射而出,飞向姜零和古小萌。这虽然只是南宫飞翎的第一奥义,但攻击力却非同小可,这也是世家的底蕴,家族子弟领悟奥义,都会有强者指导和改进,用各种方法提升奥义的威力。

  而此时的姜零也再度使出了自己的天赋奥义【空间闪烁】,他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南宫飞翎的身后,完美躲过了南宫的奥义。

  但背后的古小萌却没那么幸运了,他被【流光斩】正中胸膛。但【流光斩】刚好激发古小萌的被动奥义【蛮荒之盾】,将流光斩反射给了南宫飞翎。

  此时的南宫飞翎可谓腹背受敌,前面是被反弹回来的自己的奥义【流光斩】,背后是姜零已经出鞘的唐刀。

  不远处的西门和司马二人,先是抱着看戏的心情,只以为南宫飞翎能够完虐这两只土白菜,谁知姜零的【空间闪烁】和古小萌的【蛮荒之盾】瞬间改变了局势。他们顿时大惊,想要上前帮忙,却因距离太远而无法插手。

  与此同时,石屋监控台中。

  宋易雪和古风道人脸色铁青,他们知道南宫飞翎已经使用了奥义,很难再抗住自己的奥义反弹,也不见得能躲开背后姜零的偷袭。虽然家学渊源,但南宫飞翎到底只是一个一元境的天赋者而已。

  按照现在的情形,姜零和古小萌显然是要拼尽全力带走南宫飞翎,而后,他们也不会再有实力抵抗西门和司马的攻击。但他们二换一也是赚了!奇绝山南宫家的子弟,居然在蜀山选拔赛被刷下来,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这将是世家难以忍受的耻辱。

  现在看来,这似乎要成为现实。

  释戒和尚拍着肚子大笑,显然,他非常欣赏姜零和古小萌在绝境中表现出来的强硬,更看好的是他们的战斗策略。原本他认为姜零和古小萌会用奥义来逃跑,或者拖延,但他知道这并不会为他们俩争取到什么机会。现在,这二人以绝对的弱势主动出击,凭借各自奥义的特点,轻易将南宫飞翎逼入死角,相当天才的想法。

  可是,仅仅眨眼一瞬的功夫,释戒和尚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他一脚踢飞面前的桌子,怒喝一声:“无耻!无耻之尤!那世家畜生使用了灵霜丹!他是怎么带进去的?我要求取消他的资格!马上终止他们的战斗!他已经输了!”

  原来,那画面上,刚刚使用过第一奥义【流光斩】的南宫飞翎,突然再次使出了第一奥义【流光斩】,他用第二次奥义对抗反射回来的奥义,以避免自身被伤。同时,他向前蹿出一步,躲开了背后姜零的挥刀劈砍,折扇合拢,狠狠戳在姜零胸口,将后者击飞数米倒地不起。

  第一奥义的冷却时间最少也是十分钟左右,南宫飞翎能够连续使出两次【流光斩】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动用了四品丹药灵霜丹来快速冷却平复奥义波动,灵霜丹价值连城,可以将奥义冷却时间直接抹去一次。

  而带入丹药,本来就是这次选拔赛的大忌。

  如果没有灵霜丹,南宫飞翎就必定会被自己的奥义反噬,前有奥义的情况下,他也不敢踏出一步躲避后面的姜零的攻击,更不可能伤到姜零。

  可以说,就是这枚灵霜丹逆转了局势,毕竟,灵霜丹可是四品丹药,是地球位面能够炼制出来的最顶级的丹药了!即便是南宫家,灵霜丹也是无比珍奇的。

  古风也是眉头紧皱,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符合释戒和尚的意见。

  而一旁的宋易雪却冷笑:“你有看见南宫飞翎吞灵霜丹吗?即便看见了,你能肯定那是灵霜丹吗?不要忘了,我们现在是隔着玉屏观战,感受不到现场的灵力波动。”

  释戒怒骂:“不要脸!除了灵霜丹还有第二种消除冷却时间的丹药吗?”

  宋易雪道:“是不是从外面带进去的丹药,这个还需要查证,我们可以以后慢慢查,现在还是不要扰乱比赛秩序为好!即便以后真查出南宫飞翎有犯规的地方,到时候再处罚他就是了。”

  世家就是这么蛮横不讲道理,等事后再查,南宫飞翎都已经进入蜀山了,还能开除他?反倒是姜零和古小萌却注定要被淘汰出去,可惜了两个好苗子。

  释戒突然有些悲哀,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古风道长,然后默默灌酒。

  石林。

  “姜零,你没事吧?”

  古小萌顶着铁盾朝南宫飞翎撞了过去,他不明白为什么南宫飞翎能连续使出两次奥义,更不知道有灵霜丹这种丹药。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被打伤的姜零。

  可是,南宫飞翎闪身避开古小萌的撞击,然后绕到他背后,啪啪啪三折扇打在古小萌的后颈、腰椎和膝后三处,古小萌瞬间丧失行动能力,在惯性驱使下倒地滚了出去。

  姜零拄着刀,捂着肚子,呲牙咧嘴站起来,痛苦地摇了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古小萌虽然疼痛难耐,但却知道姜零被打伤的是胸口,他又为什么捂着肚子呢?

  来不及多想,古小萌看见南宫飞翎飞速窜了过来,是还要攻击姜零。古小萌虽然左腿膝后被打,穴位被封,无法行动,但他毕竟不止一条腿。他靠着右腿的支撑,强行跳了出去,抱着南宫飞翎滚倒在地,此时,他的铁盾也早已丢掉了,他只一心想要抱住南宫飞翎,不让他有机会伤到姜零。

  南宫手脚并用,瞬间爆出十多记攻击,每一击都打在古小萌要害处。但古小萌虽疼得面庞扭曲青筋毕露,却依然咬牙死死搂住南宫不放,还咧嘴大笑,喷了南宫一脸献血。

  “愣着干嘛?快解决那个土白菜!”

  南宫嫌恶地想要踢开古小萌,却没有成功,只好对远处的西门和司马吼叫起来。

  西门和司马原本就被南宫公然动用灵霜丹给惊呆了,后来又被古小萌的悍不畏死震惊,直到南宫大喊,他们才回过神来,然后冲向了姜零。

  而此时的姜零气喘吁吁,捂着肚子呲牙,他有心要帮古小萌,却根本挪不动脚,只因肚子里一团火热,仿佛有一个炭炉在肚子里燃烧。

  转眼,西门和司马就来到姜零面前,一刀一剑同时刺向姜零,这二人赫然使出杀招。一旦姜零被刺中,将很有可能战死,而没办法救治。显然,这已经是越界的行为。

  姜零依然无法动弹分毫。

  “喝!”

  一个熟悉的娇喝声传来,姜零只觉得无比悦耳,随后气势一松,就跌坐在了地上。

  砰砰两声。

  西门和司马二人被突然杀到的迪卡赏了两个膝撞,跌出数米,痛不欲生。

  “吼!”

  大老虎也在迪卡的命令下,扑向了南宫和古小萌。

  南宫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堪堪摆脱古小萌的抱摔,又差点被老虎一口咬死,吓得连滚带爬退到西门和司马身旁。

  因为迪卡的到来,战局情形再次陡转。

  从实力上来说,因为古小萌和姜零的战斗力几乎耗光,所以迪卡和大老虎二对三,还都无法施展奥义攻击,所以,还是处于弱势。但迪卡狂暴的泰拳招数,以及老虎的天生凶猛,还是让对面那三人格外忌惮。

  双方僵持,没有马上展开对决。

  迪卡突然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青色丹丸丢给姜零。

  “干……干啥呀?”姜零接过,却一脸茫然,依然捂着肚子疼得满头冷汗。

  “你要晋级了!可真是时候!吞了青龙丹,晋级一元境。我先和小白拖着他们,等你晋级之后,三对三,我们会赢。”迪卡说罢,又给了姜零两瓶灵泉,想了想,也赏了古小萌一瓶。

  现在伤势最终的是古小萌,他短时间内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战斗,但姜零一旦晋级成功,却可以显著增强己方的实力,从而打破平衡。

  见到青龙丹的时候,南宫飞翎几乎呲牙欲裂,他要抢的就是这枚青龙丹。虽然青龙丹还比不上灵霜丹的品级,但对于现在的南宫来说,却反而更为重要,因为他也达到了瓶颈,就差一枚青龙丹来帮助他晋级两仪境了。

  一般情况下,天赋者晋级的成功率并不太高,但有了青龙丹的帮助却安全许多。

  反正,姜零早就听迪卡说过他快要达到瓶颈,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晋级,对于迪卡给他的青龙丹,他也不认识,更不明白青龙丹的分量,只觉得迪卡应该不会害他。所以,姜零张嘴就吞下了青龙丹。

  下一刻,姜零就觉得腹内火热的感觉缓解了许多,宛如一股清爽席卷全身,同时,肚子里那乱窜的躁动“老鼠”也安静了下来,并且开始吞噬他体内仅剩不多的灵力,很快便把他的灵力吸光了。这时,姜零再喝下了一瓶灵泉,源源不断生出的灵力,让得“老鼠”对灵力的吸纳速度再度加快。

  在这个过程中,姜零明显感觉到了筋脉和骨骼正在强化,仿佛有无尽的力量涌入体内。但灵力却正在被“老鼠”凶猛蚕食,刚刚吞下的一瓶灵泉也很快就消耗过半。

  晋级之时,最最忌惮的就是被外力打扰,那将会破坏灵元的凝聚,甚至会导致天赋者走火入魔从而筋脉寸断,彻底失去修为。

  所以,恼羞成怒的南宫飞翎便带着西门和司马杀了过来。

  “去死吧!无知的土白菜!”

  南宫飞翎当先出招,攻向迪卡,西门启恩从侧面牵制迪卡,二对一的情况下,他们两人却无法完全压倒迪卡。虽然迪卡已经受伤,也无法使用奥义,但她的泰拳依然犀利,反倒逼得南宫和西门无法近身。

  司马有心一起来围攻迪卡,但却被大老虎缠住,他只能在一旁跟老虎游斗。

  虽然迪卡战斗力惊人,但伤势对她的影响也是不小,虽然看上去她占据主动,但她无法坚持太久。

  老虎虽然凶猛,但终究不会奥义。

  所以,从目前局势看,依然对姜零等人极为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