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三名导师的冲突

天赋者联盟 +A -A

  某个巨大石屋之中,周围墙壁上镶嵌着或大或小的显示屏,密密麻麻,却主次明显。

  这些显示屏并非液晶显示屏,而是一块块人造玉石,当然,他们的工作方式也不是地球科技的原力。有的显示着地图,上面是红色光点标注的新生的移动情形,有绿色光点标注的飞舟分部,有的是数据表格,有的是飞舟俯拍的实时情景,也有一些新生的能力和战绩分析报告。

  这里就是这次选拔赛的监控所,里面除了一些帮忙的老生和老师之外,还有三人居于主要地位。这三人便是开赛前出现过的三名导师,一个道士,一个和尚,一个美女。

  画面一转,石林的地形图出现在主显示屏上,石林里面有三个红点,而石林边缘正有十个红点快速钻入石林,朝着中间的三个红点飞去。而很明显也很突兀的是,与这十个红点对应的十个绿点并未跟随,而是坠在了后面很远的地方。

  这时,胖和尚跳了起来,硕大浑圆的肚皮气得高高鼓起,骂道:“不对!那帮世家瘪犊子耍诈!******!我要求取消他们的资格!从一开始,老子就怀疑他们有问题!能在庞大的西山,第一天就聚集十名狐朋狗友,一个不落!绝对是作弊!”

  道士微微皱眉,道:“是有点偷奸耍滑,但他们只是为了隐藏行迹,飞舟的确容易暴露,这也是这个选拔赛的弊端。他们这样做……无可厚非。”

  另一边的美女也点了点头:“凡事不可太拘泥,适当的变通也不是不可以。”

  大和尚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地骂道:“变你妹!你让没有世家背景的普通新生去跟飞舟上的老生说去,看他们会不会答应把飞舟撤远一点?就算是弊端,也要双方公平!那帮细皮嫩肉的世家王八蛋,要不是发现了那三艘飞舟,他们能找到石林来?”

  美女气得冷哼一声,却一点也不让步。

  道士瞪了和尚一眼:“释戒,家族背景、底蕴和关系,也是天赋者的一种与生俱来的优势!”

  “古风,你们世家出来的都是伪君子,少他妈扯什么与生俱来,既然这场比赛不带入任何外物,就不应该带入背后的底蕴和关系。”释戒和尚拍桌子吼道,然后横了不服气的宋易雪一眼,“看什么看?老子说的就是你这种蠢货!什么蜀山最年轻的导师?不就是嫁了个世家继承人吗?没有这层关系,你什么都不是!马上传令那十艘飞舟,立即跟上,另外,他们这次偷袭判定违规。”

  宋易雪气得脸色铁青,道:“你有什么资格下命令?”

  古风道人也道:“这次选拔赛我们三人一起负责,任何命令都要投票决定,多数赞同才可下达命令。”

  和尚扯起葫芦灌了一口酒,道:“你们不同意?”

  宋易雪当然摇头。

  古风也道:“飞舟延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和尚笑起来,笑得格外嘲讽。

  宋易雪道:“那个S级新生,完全就是一个垃圾,没有一丁点战斗力不说,还很没有道德地给泰国人做诱饵,淘汰了更好!我早看他不顺眼了!而他的蠢货朋友古小萌,更没有一点用处,除了抗揍,还能做什么?能吃吗?这几天来,他除了煮吃的,就是在找吃的!至于那个泰国女人,虽然有两下子,但路子太野蛮太粗暴。总之,我没看到这三人的亮点。”

  和尚又灌了一口酒:“那是因为你瞎!不用灵力和奥义,萨瓦迪卡十秒钟能把你的屎打出来。瞪什么眼睛?你知道这是事实!那个古小萌,确实能吃也不怎么聪明,但不用灵力和奥义,你打他一辈子,也打不倒他,除非你自己把裤子脱了躺下,他或许会趴下来。至于姜零,且不说你男人当年都没能开启第一千级天梯,没获得S级学员铭牌,单说一点,他现在的精神力量,比你和你男人加起来还要强大!如果你还他妈不懂,那只能说你不仅瞎,还蠢!”

  “你,你,你……无耻!”宋易雪早已气得七窍生烟。

  “看看显示屏,到底谁无耻?蠢婆娘!”大和尚痛骂道。

  宋易雪无言以对,却还是气不过。这粗鄙的大和尚满口污言秽语,又是把屎打出来,又是脱了裤子躺下之类的,还把他老公南宫飞鹤拿出来说事,她无论如何也不可接受。原来,她和古风一样,也是世家出身,同时还嫁入了四大世家之一的南宫家,她丈夫便是南宫飞翎和南宫飞羽的长兄,奇绝山南宫家的继承人南宫飞鹤。

  如果说古风还算中立的话,那释戒和尚跟宋易雪便是两个极端,前者因原是自力更生的土白菜所以仇恨世家子弟,而宋易雪这种标准的西红柿也最是鄙视普通人中走出来的天赋者。

  当然,还有一点是因为释戒和南宫家的四人恩怨,正是因为现任宫家家主夺走了释戒的一生挚爱,才让他心灰意冷当了和尚,虽然这个和尚什么也不戒。

  古风打圆场道:“我也知道姜零、古小萌和萨瓦迪卡都很有天分,但比起南宫飞翎等人来说,也并不具有太大优势。且看这次偷袭结果如何吧!也许,迪卡不会被撕铭牌,她不仅实力强大,还有一头老虎。”

  显然,古风道人对姜零和古小萌并不看好。

  古风和宋易雪拒绝支持释戒的命令,也不阻止南宫飞翎等人的犯规,释戒虽然暴怒,但也无计可施。

  “堂堂十名世家子弟,却要争夺一枚三品青龙丹,这他妈就是底蕴和气度!草!”

  释戒一边谩骂,一边咕嘟咕嘟灌起酒来,好不憋愤。

  原来,南宫飞翎正巧处于一元境后期,这两天喝了几瓶灵泉,得到几本典籍,修为有所增长,正巧来到了瓶颈期,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晋级状态。加上不知道这场选拔赛还要持续几天,南宫飞翎不能拖到比赛结束再晋级,再则,他知道这次的分班跟以往大不相同,只有三个十二人的普通班,而三名导师每人将挑选四名新生,组成特训班。特训班拥有许多普通学员难以企及的优待和地位,他自然想要提前晋级,然后进入特训班。

  恰好,在这个时间点,南宫飞翎从秘密渠道获知,迪卡和姜零拿到一枚青龙丹。这就是南宫飞翎等人追踪迪卡和姜零的原因。甚至,为了达成目的,他不惜破坏规则,让跟着他们的十艘飞舟离得远远的。

  而这个原因,三名导师全部知情,除了释戒和尚强烈反对,另外两人却无动于衷。

  毫无疑问,这种破坏规则的行为,对三名土白菜很不利,但这就是天赋者世界的规则,纵然土白菜越来越多,但依然无法对盘根错节的世家权力体系构成挑战。

  今年的选拔规则变了,分班规则也变了,根本原因正是因为检测到天堑大阵崩坏加快,也发现有更多更强的异族潜入地球位面,这才促使蜀山学院推出了更严苛的选拔机制,也推出了特训班的计划。这十二人组成的三个特训班,不仅仅是精英,他们更肩负着一个新的使命,因为,十年一次的迷岛之门即将开启。

  当然,这个秘密使命,除了学院最高层和三名导师之外,旁人都不知情,包括世家也一样。释戒、古风和宋易雪也都接受了保密灵魂契约,不可吐露一个字,否则,修为尽失。

  “不论如何,哪怕这三人都被淘汰!老子也要他们三个!”突然,喝光了葫芦里所有酒的释戒和尚,涨红着脸说道。

  “这不合规矩,释戒。他们被淘汰了,就没有被选拔的机会了!”古风道。

  “那又如何?老子就选他们三个!”释戒毫不退缩。

  “切!你可别忘了蜀山的传统。”宋易雪讥讽道。

  释戒和尚哈哈大笑,指着宋易雪对旁边的老生们和老师们道:“这蠢婆娘跟老子说传统?男上女下是不是传统?但老子不信你没在上面动过!”

  “你……”宋易雪气得说不出话。

  老生们和新生们不管立场如何,都被释戒肆无忌惮的话逗笑。

  虽然埋汰了宋易雪这绿茶婊一回,但释戒心里并不痛快,他也知道蜀山的传统不容破坏。也就是说,姜零三人若在这次偷袭中被淘汰,他无论如何耍赖都无济于事。所以,他只能奢望三人能够躲开这次偷袭,最好全部都撑到淘汰赛结束。但,这太不现实了……

  这时,十个红点距离中间三个红点越来越近,只有不到五分钟路程,而三个红点浑然不觉,从飞舟发回的消息看,姜零和迪卡都在补觉,而古小萌在很远的地方猥-亵一只母羊,压根没做好放哨和境界的本分工作。

  “快启用竹蜻蜓,十只,不,二十只,三分钟内赶到石林。让竹蜻蜓跟踪拍摄,务必要把这次遭遇战无死角呈现在屏幕上。”

  宋易雪命令道,她说这是遭遇战,因为,她不愿承认世家子弟人数占优的时候还偷袭。

  竹蜻蜓是一种普通灵器,体积很小,携带摄像灵器和传送发射器,它飞入天空之后,可以进行拍摄,但很难被地面发现。显而易见,宋易雪这是在变相帮助她丈夫的族弟南宫飞翎。

  释戒当即表示反对,认为要画面可以让十艘飞舟追上去拍,但古风附和宋易雪的命令,于是,这条命令被发行出去,释戒怒不可遏,却也无可奈何。

  “好得很,好得很!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天启者兼S级新生,将被你们用最肮脏的手段葬送出局。”释戒笑得嘲讽而鄙夷,然后拎着空酒葫芦气呼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