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乌龙事件

天赋者联盟 +A -A

  “姐姐贵姓?”姜零得知泰国人不是人妖之后,顿时全身通泰,跟一个人妖朝夕相处和跟一个美女日夜相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他这才想起,同行四天,居然还不知道这女人的名字。毕竟,姜零对人妖没什么好奇心。

  “萨瓦迪卡。”泰国女人道,她那奸细的声音现在听在姜零耳中,也格外悦耳了。

  “我问你名字。”

  “我姓萨瓦,叫迪卡。”

  “额……好吧,我叫姜零……”

  “我知道,你说梦话的时候都说出来了,你是S级天赋者,几十年一遇的玄铁铭牌持有者。几天前开启了一千级天梯,是咱们这群新生中天赋最高的人。你喜欢一个叫林薇薇的女孩子,她生病了,你要加入蜀山学院为他寻找奇异果治病。你还说过你也喜欢一个叫苏的女人,你说她的胸很大……”

  我靠,全都露底了!

  姜零冷汗唰唰而下,说梦话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啊!还好自己没有在梦里骂她死人妖!我没骂吗?没骂吧!应该没有,不然我怎么能活到现在……

  “对了,神妖是谁?他欠你很多钱吗?你提到他的时候每次都咬牙切齿。”迪卡又问。

  “额……”姜零顿时如坠冰窟,片刻后才醒悟过来,大概自己说梦话的时候含糊不清,她没听清。姜零知道自己叫的应该是死人妖,然后他强行解释道,“这是我一朋友,姓沈……的确欠我好多钱……”

  就这样,姜零和迪卡骑着老虎窜上了山坡,暂时摆脱了追兵。

  不过,跟姜零能通过飞舟发现有人偷袭一样,对方似乎也根据天上跟着姜零和迪卡的两艘飞舟,找到了他们逃窜的方向,并且,一直穷追不舍。

  比赛终究是比赛,根本无法做到真正的写实。

  如果没有飞舟,姜零根本不会发现有人偷袭。但是,逃跑之后,夜色朦胧也不见得会被对方追上。

  也算是各有利弊吧。

  姜零并不知道背后追杀他们的是什么人。但根据他这些天的经验来看,应该是一群西红柿。原因很简单,土白菜们在这场选拔赛中都表现得非常克制,一心只想自保,只有西红柿才这么富有攻击力。而且,土白菜们一开始并不太知道这场选拔赛的奖励意义,也就是说,凡是在比赛中得到的灵泉、书籍和物品,都将永久性获得。而这些东西都是极其罕见的好东西,在学员中,每名学员每周只能领取一瓶灵泉,书籍和物品的获得难度更高。

  这也是姜零不止一次在梦里怒骂迪卡的原因,他也是在比赛开始两天后,才知道灵泉、书籍和物品的重要性的。但由于在这个二人联盟中的尴尬地位,姜零又不得不把每次得到的战利品上交给迪卡,这让他非常不爽。要不是迪卡实力太强,又“赏赐”了一本书籍和两瓶灵泉给他,姜零早就生出叛逃的心思了。

  虽然南宫飞翎等人还在追,但三条腿的男人跑不过四条腿的老虎,迪卡和姜零用了一夜的功夫,到底还是甩开了他们。

  太阳升起的时候,姜零和迪卡来到一处怪石林立的石林,整个石林宛如一个迷宫。

  就在二人决定休息的时候,姜零对迪卡说他又发现了一个目标。

  原来,姜零发现远处的天空悬浮着一艘飞舟,说明有一个落单的新生在这石林里。这里跟树林里不同,在树林里有时候不容易发现飞舟,往往两伙人发生猝不及防的遭遇战,但这里没有枝叶遮挡,反倒视野好了很多。

  虽然战利品都归了迪卡,但尽快抱着迪卡的性感大腿多淘汰一些人,确保成为幸存者,才是姜零的首要目标。

  所以,他还是比较积极的。

  自然而然的,姜零又主动开始了“鱼饵”的工作。

  七拐八绕之后,姜零找到了那个新生,是一个背对着他撅着屁股烧火煮东西的家伙,貌似一元境修为。姜零没想到还有这么蠢的新生,自己这个“弱者”都摸到旁边了,他还没发觉?

  “呔!对面那个蠢货,交出你的铭牌!”姜零叉腰大吼,开启了嘲讽模式。

  新生一回头,就朝姜零扑来。

  姜零错愕地愣在原地。

  眼看那张牙舞爪哇哇怪叫的新生,就要扑到姜零面前。

  只见一道倩影掠过,那名新生杯一个膝撞,踢飞十多米,嘴里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

  迪卡并不罢休,几乎在那新生坠地的同一时刻来到他身旁两米,一对铁拳使出第一奥义【象牙刺】。两道灵力爆棚的拳影,如同刺出的象牙一般,扎向那名倒地不起的新生。

  姜零是见过迪卡的第一奥义的,也知道这个奥义的霸道,当初,她就是凭借着【象牙刺】一击带走了十米外的一名一元境新生。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个奥义的强大,所以,姜零第一反应是惊恐,第二反应是大叫:“迪卡,快闪开!”

  迪卡虽然不明白姜零为何如此反应,但几日的合作,还是让她很相信姜零的,下意识就抽身后退。但是,她后退的速度还是慢了半拍。

  轰。

  一声闷响,【象牙刺】猛击在那新生胸膛,然后飞快弹了回来,砸向迪卡。

  没错,那家伙反弹了迪卡的奥义。

  迪卡大惊,连续挥拳砸出,灵力狂涌。

  拳锋和【象牙刺】疯狂撞击在一起,发出接连不断的炸响。

  “哼……”

  迪卡踉跄后退数米,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惊异且痛苦的表情。显然,她虽然竭力出拳抵挡,但还是被自己的奥义伤得不轻,灵力消耗更是巨大。

  “没事吧?”姜零关切地扶起迪卡。

  迪卡皱眉摇了摇头,也有些疑惑,她自己都没发现危险,姜零是怎么发现的?要不是姜零让她闪开,她肯定会受到更加沉重的反噬伤害,并且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削弱【象牙刺】的狂暴力量。

  对面那名新生,也一脸茫然地慢慢爬了起来,摸了摸胸口,并没有太多痛苦的神色。显然,【象牙刺】对他的伤害,远不如刚才迪卡的普通攻击――膝撞。

  “我草你大爷!”

  姜零大叫着,冲向了那名新生。

  “回来!”迪卡大叫,她担心姜零实力太弱,不是对方的对手。

  但接下来的画面却让迪卡更加错愕,她看见姜零冲过去跳起来,一巴掌打在那名新生脑袋上,那名新生很高很壮,足有两米。但在姜零面前,那新生只是一个劲咧嘴傻笑,面对姜零时而大脑袋,时而踢屁古,时而踹肚子的“凌厉”攻击,他却毫不防备。

  打得累了,姜零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怒骂:“你这蠢货怎么还没被淘汰?还把老子的大腿……哦不,还把老子的盟友弄伤了!”

  显然,那名反弹了迪卡奥义攻击的家伙,就是古小萌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迪卡在一旁盘膝用灵力控制伤势,并用灵泉恢复灵力储备。姜零和古小萌各自述说着这些天来的经历,跟姜零的经历想必,古小萌的经历就显得格外平淡了。

  大多数人觉得石林里飞舟太显眼,容易暴露位置,所以并不愿意来这里。古小萌这些天虽然遇到过三个想抢他铭牌的新生,但全都因不知古小萌的奇葩奥义,而被自己的攻击弄伤,其中两个落荒而逃,剩下一个伤势太重,直接被古小萌撕了铭牌。古小萌也没到处蹦�,第一天降落在石林,就没离开过,一直在石林里致力于寻找吃的喝的,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你的武器呢?我记得你拿了一个盾牌,要冒充美国队长来着。”姜零问道。

  “在煮肉。”古小萌指了指不远处的简陋土灶。

  姜零已经无力吐槽了,他赫然看见那石头支撑起来的土灶上,一个圆形盾牌被当成了铁锅,里面正咕嘟咕嘟煮着肉。搞了半天,这货执着地要拿一个盾牌做武器,就是为了吃!

  “你没刀怎么剥皮?怎么切割?”姜零抱着唐刀问。

  “生撕呗。”古小萌理所当然地道。

  “那你怎么生火?”姜零又问。

  “用铭牌砸石头啊,你不知道铭牌很硬吗?”古小萌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姜零。

  原来,虽然铭牌分别由金银铜铁铸造,但假如了灵力和阵印,非常坚硬,除了编号能撕掉之外,普通外力根本无法损伤铭牌分毫。

  古小萌又指了指不远处的迪卡,问:“那个女人是谁?差点被她打死。”

  姜零简要述说了迪卡和他的关系,避重就轻,没有说自己在联盟中的不平等地位,悄悄吹嘘自己是二人联盟中的大脑,那个女人很强,但只是打手角色。惹得古小萌无比崇拜,当场便要加入同盟。姜零也需要一个古小萌这样能抗揍的货色来平衡萨瓦迪卡,就算以后闹掰,自己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可是,萨瓦迪卡一口回绝了古小萌加入同盟的要求。

  “为什么?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姜零似乎忘了以前嫌弃古小萌的时候了。

  “他看起来就很蠢的样子,我不要这样的盟友。”萨瓦迪卡很直白。

  “蠢是蠢了点,但很抗揍,他的第一奥义【蛮荒之盾】可以反弹奥义,你已经知道了!他在应对普通攻击的时候,也能反弹25%!!的伤害,标准的肉盾啊!”姜零尽力争取。

  “不行。”迪卡拒不接受。

  最后,迪卡和姜零各让一步,古小萌可以和二人一起行动,但迪卡不承认跟他同盟。姜零觉得满意,同时也奇怪,既然都一起组团了,为什么不承认同盟?

  刚才的乌龙事件,让迪卡伤势颇重,她需要至少三天时间来恢复实力。当然,她只是暂时无法使用奥义,普通攻击能力还是具备的,只是威力不如以前。

  逃了一晚上,姜零累坏了,吃了古小萌煮的肉后,就睡着了,迪卡也在帐篷里休息。联盟里新来的“临时工”古小萌负责警戒。

  然而,他们不知道危险正在慢慢降临。

  石林边缘,十个影子摸了进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天空中,竟然没有飞舟跟随,这匪夷所思的情形就这样公然出现在了选拔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