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撕铭牌

天赋者联盟 +A -A

  正在姜零奇怪为什么苏?米娅蒂又生气的时候,听见旁边的新生们鼓噪起来,他这才发现,透过浮船窗户,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飞石悬浮在天空中。

  那块飞石宛如一片陆地浩瀚辽阔,上面郁郁葱葱建筑林立,看来风光格外秀美。飞石旁还有几条瀑布飞落,跌入下方的云海里。这个飞翔的石岛壮阔无比,上方基本平坦,下面怪石嶙峋则呈倒金字塔形状。倒三角上刻画着一个巨大繁密的发着微光的图印,毫无疑问那是一个巨大玄妙的阵印。

  姜零知道,那就是蜀山飞岛了,也是蜀山学院的所在之地。

  即便是那些自诩高人一等的西红柿们都无不惊叹喧嚣,更不用说像姜零、古小萌这样的土白菜了。

  “这尼玛……真的不会掉下去吗?”姜零忍不住道。

  这样弱智的话,当然引来周遭数名西红柿的嘲笑,其中一名长发飘飘的俊美男子骂了一句:土狗。

  姜零只顾着惊叹,没有听到那长发男的骂声。

  倒是苏?米娅蒂怒了,她从来就不以宽宏大量著称,虽然她总是欺负姜零,但不见得能允许别人也欺负姜零。再则,骂姜零是土狗,岂不是骂她是母……总之,她抬手一挥,隔着数米距离,却凭借灵力外放,一耳光狠狠抽在那人脸上,响声异常清脆。

  众人错愕,即便那新生出言不逊,但骂的是一颗土白菜,哪怕苏是土白菜的领路人,也不至于如此生气吧?毕竟,大家都知道苏从来没有打抱不平的习惯的,到底是为什么?

  姜零听见声音才回过头来,一脸茫然。

  那被打的男子当即调集灵力准备报复,赫然是一元境后期的修为,算是在场新生中最强的了。但他却被周遭众人拉住,当然也有人给他普及苏的身份和实力。

  “她就是那个姓苏的野种?哼!你们怕她,我南宫飞翎却不怕她!”长发男俊俏的脸变得狰狞,当然也肿了起来。

  “你是奇绝山南宫家的子弟?南宫飞羽是你姐姐?”苏皱眉道。

  “不错!”南宫飞翎傲然道。

  众人都是惊异,拉着南宫飞翎的人也渐渐松手,看向南宫飞翎的眼神也有些畏惧起来。老生们和西红柿们当然清楚,南宫飞羽乃是蜀山天榜第一的高手,三年来无人可以撼动,而奇绝山南宫家更是华夏四大洪荒世家之一,力量甚至不逊色蜀山。

  若是普通人骂苏?米娅蒂野种,那自然是找死,但对于南宫家来说,却在正常不过。因为,有些家学渊源的人多少听说过那段秘闻,南宫家六十名高手一夜之间被屠杀一空,而操刀之人,就是苏的父母。

  “难怪!果然天下脑残是一家!”苏?米娅蒂冷笑道,“不要让我再听到你对姜零出言不逊,否则,我不介意废了你。”

  “你敢!”南宫飞翎怒道。

  “有什么不敢的?死在我苏家手里的南宫子弟还少吗?不服气?不服气你打我啊?我最喜欢像你这种恨不得打死我,却偏偏打不赢我的样子了!”苏突然开启了极限嘲讽模式,“别说是你,就算是南宫飞羽在这里,我照样抽你!”

  姜零在一旁鼓掌,纯粹是欣赏苏的霸气。姜零从刚才上浮船就特别不爽这群西红柿的,尤其以自以为了不起的南宫飞翎为主的那群人。

  见苏直言不讳说出两家纠葛,而且还肆无忌惮地挑衅,南宫飞翎脸上涨红,却偏偏不敢发作。

  一个老生前来给苏赔了不是,把南宫飞翎推开。

  南宫飞翎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也知道苏?米娅蒂的厉害,她虽没有进入天榜前十,修为等级更是不如他姐姐南宫飞羽,但她却绝对是蜀山学员中最恐怖的存在。所以,他再怎么怒不可遏,也不敢真去苏面前找死,只能忍气吞声躲远。不过,他却把仇恨都集中在了那个名叫姜零的土白菜身上,他的耻辱是从这个混蛋身上开始的。

  “作为领路人,你要教会他懂规矩。”苏一点也不留情,批评着老生。

  老生只能点头称是。

  这场冲突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大家把注意力再度转移到窗外的时候,才发现浮船已经飞到飞岛之上,在一个高大雄伟的大门前的广场上,准备降落了。

  石雕塔卡停好浮船,从中间的驾驶室出来,打开舱门带着大家下浮船。

  姜零刚跟苏走到舱门,就被一个庞然巨物抓-住,却是早已因恐高而腿软的古小萌抓着他当拐棍使。没办法,有洁癖且清高的李潇不让古小萌抱,他也不敢去碰更加暴力的苏?米娅蒂,所以,只能缠着姜零。

  姜零推脱不开,不耐道:“恐个屁的高啊?浮船都降落了。”

  古小萌道:“不仅恐高,我还晕船,都吐了。”

  姜零道:“没见你吐啊?额……该不会是你又……”一想起那天在地底,古小萌忍吐的高招,姜零就忍不住一阵反胃。

  古小萌咧嘴一笑,臭气熏天:“对啊!对啊!船上这么多人,我不好意思污染环境嘛。”

  姜零一脚踹开古小萌,就窜了下去,再不给他贴上来的机会。

  下得浮船后,塔卡又上了浮船,还要再去青石台接一批新生。这一趟虽然装了八十来人,但其中一半是老生。

  浮船飞走了,老生们领着新生进入蜀山学院大门。

  一路上风景优美而奇特,建筑兼具古典与现代,风格迥异,树木高大粗-壮,遮天蔽地。而最多的是路边四处林立的各种石雕,这些石雕无不精致生动,有的是人形,有的是怪兽,有的半人半兽,石雕大小各异,大的当属十多米高的剑齿猛犸雕像,小的也有巴掌大的灵猴石雕。

  新生们目不暇接,被带着东奔西走,越走越荒芜,渐渐远离了蜀山学院的建筑群,半小时后,大家来到一个山洼里。

  在那里已经有三名导师和另外一些老生等在那里,三名导师中一个是仙风道骨的白袍道人,一个是脑瓜程亮袒胸露乳的和尚,另一个是漂亮性-感的二十多岁的女子。

  新生们接二连三到来,领路的老生们则被要求离开,这让老生们大为不解,因为,这与以前的规矩完全不同。按照以前的方式,领路人要在接下来七天的启蒙训练中担当导师角色,一对一指导,而新生们入学测试的成绩也会影响到老生们的年终成绩。

  不过,老生们纵然疑惑,却还是离开了。

  苏?米娅蒂在离开前,面带忧色地对姜零道:“这一次的新生启蒙跟以往不一样,因为,这里是西山……记住,什么都不重要,活下去最重要!明白吗?”

  姜零屁-股蛋子都夹紧了:“咋?还有生命危险?”

  苏踹了他一脚:“我的意思是让你坚持到最后!不要太贪心!”

  姜零这才点了点头。

  苏走了,一步三回头,看上去格外担心姜零。

  姜零感激之下对她挥手说:“放心吧,为了薇薇,我是不会输的。”

  然后,美丽性-感的苏女神专程冲回来暴打了姜零一顿。

  姜零表示很懵逼。

  而最让姜零懵逼的是,那些走远的老生,居然不对他报以同情,还露出格外羡慕的表情。

  “你是不是惹到苏女神了?”古小萌认真地问。

  “没……没有吧?”姜零自以为苏胸口没有红痣,就证明了他和她的清白,完全不明白苏为什么一会儿对他好,一会儿对他恶。

  时间渐渐流逝,新生来了一拨又一拨,眼看人数就超过一百了,还没有停止。

  不是说每年只招收百名新生吗?

  又过了三个小时,当新生人数超过了两百,那道士导师才开口说话:“诸位新生,今年是蜀山扩大招生的第一年,人数比往年多了一倍,但我们依然只招收四十八名全日制学生。所以,今年的竞争比以前更加激烈,我们也在选拔规则上做出了调整。现在,不再有七天的启蒙时间,这接下来的日子,便是一场大规模的选拔,你们将要在战斗和竞争中学习,没有人指点你们,没有人帮助你们。具体规则已经发送到你们的平板中,仔细看一看吧!”

  道士说完后,台下新生们的平板便纷纷发出叮的声音。

  新生们打开平板,发现是学院传来一个名叫《西山撕铭牌大战规则》的文档。

  “撕铭牌?”

  “综艺节目害人不浅啊!”

  “当这是跑男吗?蜀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坑爹了?”

  “曰他仙人,时间三至七天?”

  “这是要玩死人的节奏啊!”

  “被撕掉铭牌上面的编号,则出局?”

  “每人只许带随身物品,以及挑选一样武器进入西山,没有食物?没有帐篷?没有水?你特么玩儿我呢?”

  “这就有点曰吉娃娃了……”

  新生们一边看着蛋疼的规则,一边吐槽。

  忽然,古小萌举手:“请问,可以带吉娃娃进去吗?我家小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离开过我呢!”

  导师:“不准带食物。”

  古小萌:“这是宠物!谁特么敢吃小花,我杀了他!”

  导师:“……可以吧!”

  又有一新生举着炸鸡腿大喊:“这鸡腿我养了两年了,可以带进去吗?”

  然后,这名新生就被请上台,让他演示怎么喂鸡腿吃东西。这根新生也够拼的,表现得格外温柔格外投入,但还是被胖和尚没收了鸡腿下酒。

  短暂的脑残闹剧之后,新生们被要求上台挑选各自需要的武器。

  姜零根据之前苏的建议,选了一把唐刀。

  古小萌选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铁盾,姜零当时还嘲笑他是不是打算冒充美国队长。

  而备受瞩目的南宫飞翎,则挑选了一把纸扇,不是一般的装叉。

  接着,老生们开着像缩小版浮船的小型飞舟,带着一名有一名新生飞向西山。直到大家降落在西山之后,新生们才知道,原来西山又叫西山狩猎场。这里是仅次于蜀山后山的凶险之地,有大量通灵凶兽出没,极度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