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有台阶就上

天赋者联盟 +A -A

  悬空青石台上,大门的“蜀山学院”四个大字忽然发出一阵白光,三秒后散去,更有震颤之音传来,经久不灭。

  门下,所有比试精神力量的人都怔住了。

  “这是第一千级天梯被开启的声波讯号!”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句。

  众人也回过神来,跟着吵嚷起来。

  原来,这天梯高达三百三十三米,石阶跨度极高,每一米只有三级台阶,一共九百九十九级,能爬上这九百九十九级的,都是万里挑一的好灵骨。

  但有一个传说一直在学院流传,说是天赋极其卓绝者,可在攀上九百九十九级天梯之后,刺激天梯再度开启一级半实体状态的天梯。

  可是,护院队还未下山,又哪有新生能入狮门?

  入不了狮门,又哪能登天梯开启第一千级天梯?

  众人七嘴八舌商量之后,谁也不相信真的有人开启了第一千级天梯,只以为是学院领导们在测试灵阵。

  ……

  天梯直通石台,风似刀,雨如梭。

  姜零爆了粗口:“哎呀我-日,咋又冒出一截?”

  苏?米娅蒂本已经愣住,却被姜零的粗话惊醒,道:“休息一下,再跨上去。”

  原来,姜零千辛万苦踏上青石台,本以为大功告成,但面前却凭空出现一个冰块一样透明的台阶来,他顿时就毛了。

  姜零不满:“不是说只有九百九十九级吗?怎么还玩捆绑销售?”

  苏?米娅蒂笑了起来,被称为百科全书的她,当然最知道第一千级天梯意味着什么。同时,她对姜零的好奇又加深了几分。

  苏指点道:“别瞎说,在这悬空站台上,只要见到有台阶你就上,亏不了你的。”

  姜零无奈,深呼吸一口气猛地使力,却未能将脚底抬离地面,不由大惊。

  哪怕是刚才那最后一级天梯,虽然他差点把自己牙齿咬碎,骨头险些被震成粉末,却也上来了。

  可到了这儿,居然连动都动不了?

  “别急,沉住气。”苏?米娅蒂早已从青石台上跳了起来,兴奋地揽住姜零的肩膀,“放松,放松。还记得我刚才教你的调息之法吗?”

  一千级天梯,百年难遇的奇迹啊!苏自然忍不住激动。

  姜零却哪里放松得下来?

  被她柔软的小手在背上捶捏,姜零只觉得全身都绷紧了。闻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幽香,再想起昨晚的“梦”,他就差点一口鼻血喷了出来。

  ……

  几分钟后,雨停了。

  柳扶风站在黑石门槛上,傲然笑道:“诸位学长学弟,不再尝试了吗?还有两分钟时间!”

  众人本是气馁懊丧,却忽然同时惊异地望向柳扶风背后,一个个眼神都直了,根本没人在意柳扶风说些什么了,更无人回答。

  柳扶风纳闷转身,却登时一喜,叫道:“小苏,你来了?”

  果真是苏?米娅蒂款款走来,她虽一席普通黑色灵袍,却绝美出尘,恍若遗世而独立的仙子,踏云而来。

  众人尽皆散到两侧,无不歪着脑袋去瞧苏?米娅蒂绝美的容颜,偏偏这些人自惭形秽又不敢靠太近。

  苏?米娅蒂也不理柳扶风,嘴角勾出一抹轻蔑笑意。她猜到这帮人在这里比试的目的是什么,却没想到柳扶风竟然跟他们比拼精神力量,说是仗势欺人也不为过了。

  “咦?这里也有个石阶!”

  突然,苏?米娅蒂背后闪出一个穿着湿透的少年,他三两步跳过来,一脸喜色地伸出满是腿毛的腿,就踏上了黑石门槛。

  却是这家伙记住了苏?米娅蒂的话,只要有台阶就登上去。

  砰。

  柳扶风猛地摔倒在地,跌了个四脚朝天,溅起好大一片雨花。

  众蜀山学员各个惊愕不已,只以为是柳扶风见到苏米娅蒂一时大意,才被那新生捡了便宜。

  那少年自然便是姜零了,他抹了一把脸上雨水,笑眯了眼,露出满口大白牙:“苏姐姐,你瞧啊,这个台阶比刚才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半透明的台阶轻松多了。”

  “嘶――”

  周围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突然冒出来的半透明石阶?不就是传说中的第一千级天梯么?!

  狼狈爬起来的柳扶风,又惊又怒,这家伙真的开启了第一千级天梯?但那又如何?还不是一个白菜新生!他只以为刚才是自己见了苏?米娅蒂,心神失守,才让这新生偷袭得手。

  他怎愿意在苏?米娅蒂面前失了面子?当即,就又跳上了黑石门槛。

  苏?米娅蒂本意惊呆,她虽知道姜零天赋绝顶,但从不知道他的精神力量如此强大,心里又是怀疑姜零跟击败昆仑有关。这是,见柳扶风震怒,她深知柳扶风精神力量超强,而且心眼极小,怕他伤了姜零,正要出手阻止,却见柳扶风脚下一滑翻过门槛,又摔了个狗吃-屎。

  苏再是一愣,难道柳扶风被姜零挤下黑石门槛,并非是大意?

  “哎!这位学长,下雨天路滑,你当心些。”姜零好心道。

  “噗嗤……”

  苏?米娅蒂笑了,她想起了刚才这贪财小鬼登第一千级天梯的时候的情形。当时,她劝他弯腰爬上去,而姜零却道,做人不能投机取巧,硬是拼着全身骨头被压得嘎吱作响疼痛钻心,他站了上去。当时,他一边忍着巨疼,一边笑,笑得扭曲而狰狞,他说,为了薇薇他连死都不怕,这算什么。

  当时,苏?米娅蒂恼怒嫉恨地骂了他一句傻-子。

  现在,苏伸出手指点了姜零眉心一下,又骂了一声:“傻-子。”

  众人看得傻眼。

  柳扶风妒火中烧,恨得咬牙切齿,再靠近门槛缓缓抬起脚朝门槛上踩。斥力极大,柳扶风愤然发力,却依旧无法将单脚挪上门槛,心下大惊,终于使出浑身力气,撞墙一般朝门槛上移。

  姜零问苏?米娅蒂:“这家伙推我-干什么?”

  苏?米娅蒂想看柳扶风笑话,就说:“站在这门槛上三分钟,便能得到三万元奖金。他想跟你争。”

  三万?

  那岂不是可以给薇薇买药?除了奇异果之外,治好薇薇还需要许多名贵药材,所以,姜零现在很缺钱。

  姜零闻言,怒视柳扶风,像一只炸毛的猫。

  柳扶风几乎吐血:“她骗你呢,根本没有什么奖金。”

  姜零道:“苏姐姐才不会骗我,不然你为啥推我?”

  柳扶风不好意思说是为了在苏?米娅蒂面前挣回面子,满脸涨红已经恼羞成怒。柳扶风见自己的精神力量竟然比不过这新生,就用蛮力直接推攘姜零。

  护院队学员们发出一阵嘘声,他们早就对柳扶风仗势欺人不满,现在自然愿意落井下石。

  姜零为了是为了薇薇连命都不要的主,岂会善罢甘休?他在门槛上左右跳动,就是不给柳扶风直接推下门槛的机会。

  学员们见柳扶风吃瘪,都是大为畅快,一边笑一边起哄让柳扶风动用灵力。

  柳扶风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对付一个新生,他哪好意思动用灵力?传出去他这蜀山十大天才的名头,可就臭大街了!但只比蛮力和精神力量,他又无法将姜零掀下门槛,一时间进退两难。

  苏?米娅蒂见柳扶风模样可笑而卑劣,再不愿跟他再多纠缠,就对姜零道:“姜零,好了,我带你坐车去学院报道。”

  “有三分钟了吗?”姜零一乐,跳过了门槛。

  恰好此时柳扶风突然发力撞向姜零,却撞了个空,身体飞过门槛,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那叫一个狼狈。

  周遭学员们哄然大笑。

  这时候,大家已经知道了姜零的“档次”,知道他就是刚才开启第一千级天梯的家伙,天赋自然不是一般强大!更忍不住羡慕姜零的天赋,这家伙不仅仅天赋奇高,甚至连精神力量都异常强大,简直妖孽。

  众学员见柳扶风狼狈模样,又是七嘴八舌挤兑起来。

  “柳扶风,你说谁能把你挤下门槛就算胜利,现在这新来的赢了,你是不是要兑现诺言?”

  “胜者可与苏女神同坐一艘船去蜀山飞岛,输的不可再追求苏女神,这话可是你亲口说的。”

  “堂堂蜀山天榜前十的强者,柳学长定然不会食言吧?”

  “蜀山第一印师怎么可能食言而肥?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的话,还不作数的话,跟野狗有什么区别?”

  柳扶风气得吐血,心下不甘,却又抹不开面子不认账,心里盘算良久,想到,我只是跟学弟们比试,这新来的还没入学,可以不算!

  就在这时,一个学员道:“这新来的还不是蜀山学员,输给他自然不算。”

  另一个道:“柳扶风又不是蠢货,怎么会用这么不要脸的理由?我觉得以柳学子的骨气,绝对不会抵赖的!”

  柳扶风刚一高兴有人帮他说话,紧跟着又是咬牙切齿,这两人分明是演双簧,故意把他的路堵死,太可恶了!

  柳扶风脸色阴晴不定,不甘心在梦中情人面前丢脸,又不敢不要脸,于是,硬着头皮再拦住姜零道:“我带你去领入学装备吧。”

  姜零一脸懵逼道:“什么装备?”

  苏?米娅蒂却冷冷望着柳扶风道:“柳学长对还未入学的新生如此照顾?真是难得!不过,我专程来接他入学,自然不会假手他人!”

  柳扶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苏从来以清高不合群著称,现在居然亲自来接这家伙,让他更是嫉恨。

  姜零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柳扶风的情敌,还道这学子被自己抢了三万奖金,还不生气,当即天真地感激道:“柳学长,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

  柳扶风只以为姜零在嘲讽他,气得差点没吐血。

  众学员笑得更欢。

  笑声仿佛响亮的耳光,狠狠拍在柳扶风脸上。

  雨渐渐大了,众学员都披着斗篷,唯独姜零被雨水淋透,苏不忍地解开斗篷,和姜零供披一张斗篷穿过大门,走向青石台的另一端。

  众学员眼珠子都差点掉在了地上,冷若寒霜的苏女神,居然也有这样关心一个男子的时候?

  柳扶风更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了,却不敢跟上去。

  在精神力比试中他输了,不能跟苏同行,甚至,以后都不能再追求苏,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