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爬天梯

天赋者联盟 +A -A

  惊蛰,清晨。

  黑云压城如苍龙横空,暴雨似箭,轻易将这片天地戳了个通透。

  孤零零站在汽车站外喧嚣的雨幕中,姜零哆嗦着嘴唇:“这狗天气……”

  “来了?”

  苏不知何时出现在姜零面前,身体罩在一件巨大的黑色斗篷下。

  “你……”姜零实在想不到苏会来接他。

  “都这个时间了,那些家伙竟然不来迎接新生,定是知道我今日到校,又在做什么无聊的事!”苏嘀咕一句,才瞥了姜零一眼,“跟我走。还有,我只是恰好回学院,不是专门来接你的。”

  苏步伐不快,却三两步已到十米开外,姜零惊异之余也赶紧-小跑跟上。

  二人来到车站左侧的石狮子前,苏伸出手指虚空一点,那石狮子旁,竟是凭空出现了一条石阶。

  这条石阶宽约五米直达天际,远端接入雨云,看不清高几许。

  刚才还倾泻而下的雨珠,此时,尽皆闪着幽光悬浮在半空,也不落下。车站外的行人们,仿佛被按了暂停键的影响一般,一动不动。

  时间宛若凝固,但姜零和苏却行动自如。

  姜零伸手掐了掐自己手肘。

  “疼吗?”苏笑问。

  姜零茫然点头,然后指着天梯道:“这……这算违章建筑吧?城管不管么?”

  苏也不理睬,拾阶而上。

  姜零震惊不已,这么神奇的道路,通往的又将是怎样一座学院?

  刚一踏入石阶,就如按下了播放键一样,雨珠儿又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周遭行人却仿佛看不见他们二人一样。

  一踏入石阶,姜零便觉得诡异,仿佛陷入沼泽一般,他用尽全力才艰难跟上苏的速度。

  苏更是惊诧,寻常新生爬天梯,少则一个小时,多则半日,而这家伙却傻乎乎跟着自己小跑,居然才三两分钟就蹬了一半路程?两年前,自己也用了近二十分钟才登顶。

  难道他的天赋远超自己?

  苏一直怀疑当日对战神魔之子昆仑的情形,她见识了昆仑的强大,自然不信他会自动逃走!她怀疑是姜零打败了昆仑,但这显然让人难以信服。不过,她一直对姜零充满兴趣。

  她放缓了速度,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姜零,心道:就是这个家伙,夺走了自己左胸那颗守宫砂!

  不多时,二人已经爬到半腰,俯瞰下去,来时的石阶已经被笼罩在了雨幕之中,虚无缥缈。

  而后,苏?米娅蒂身就走,速度却比刚才更快,却是她疑心姜零隐藏了打败昆仑的事情,有心要试探他的真正实力。

  姜零奋力跟上,气喘如牛。

  苏?米娅蒂再度提速,看似步伐轻柔,实则快如疾风。

  又是几分钟后,苏和姜零二人一前一后,已经来到二百三四十米的高度。

  姜零脚下却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苏?米娅蒂的笑容背后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

  原来,这石阶乃是蜀山学院的天梯,天梯高三百三十三米,内刻有灵法阵,专用来考验新生灵骨。

  凡是第一次踏上天梯,能顺利登顶的,都算合格,准许入学,无法登顶的,则要抹去记忆逐出。天梯之下,本该有护院队的学长们派人到下方车站去迎接新生,然后告知他们登天梯的规矩和难处。

  而这次,护院队的人迟迟未到,苏?米娅蒂偶然遇到姜零,就顺便带他进来了。

  又追了十来米,姜零终于脚下一软,终于摔倒在了石阶上。

  他只以为是雨下得太急,脚下滑了,正要爬起来,却发现身体有如千钧重,他双臂一撑,身体竟然纹丝不动,仿佛与石阶连在了一起。

  姜零先滚动身体仰面躺在石阶上,再顺势坐起来,接着再慢慢蹲起来。

  苏?米娅蒂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家伙的确天赋非比寻常,比自己当年强大,不过,也不足以打败昆仑!当日的真-相是怎样的?

  苏放满了速度,因为,姜零已经到达极限,再这样下去,定会被震碎灵骨而昏阙不可。

  若被淘汰,倒是浪费了他大好灵骨。

  新生登这石阶又叫爬天梯,有两层意思,一是天梯虽只三百多米却如天梯一般难登,二是新生纵然坚持到最后也都是双手双脚爬上去的。

  “你一个假洋妞都能跑上去,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爬?”姜零觉得被人轻视了,小声嘀咕道。

  他声音不大,但苏?米娅蒂听力极强,脸上顿时又气又笑,一个新生还想跟我比?苏?米娅蒂转身几个闪跃就登上了顶端,扬着精致的下巴看着姜零,仿佛是在挑衅。

  姜零已经明白这天梯绝非一般石阶,心道,这入学院的石阶尚且如此奇特,学院定然也差不了,看来进入这个学院,或许真的可以帮薇薇找到奇异果!这样想着,他心中动力更足,就双手分别抓-住大-腿,生生把自己往上提,又是跨出了几步。

  苏?米娅蒂的目光一凛,只见姜零的手脚筋脉已经变得乌黑颤抖,如着火小蛇一般,他的灵骨即将崩溃。

  姜零又艰难地挪了一级,口中呼出一团暗红色雾气。他只觉天旋地转,似乎一辈子积累的疲劳一齐涌上来,恨不得倒头就睡。

  血雾!

  苏?米娅蒂心下一急,这家伙再强行迈出一步,就要被震碎灵骨了。她急道:“你不要命了么?”

  “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救……救薇薇!”

  姜零身体剧烈颤抖,脑中一片混沌,说话也不甚连贯。

  苏?米娅蒂心里一抖,怒气顿时上涌,冷冷望着姜零,也不再劝。她心想,那家伙真的忘记那晚在车上的事情了吗?那个林薇薇有那么好吗?

  姜零倔强摇头,又是强行提起后面一只腿,又上了一级台阶。

  噗――

  一口热血,自姜零口鼻喷出,他的身体也急速朝一侧倒去。

  苏?米娅蒂吓得一跳,当即向下飞奔而去。

  她本料想姜零定然不支摔倒,要奔过去抱住姜零,帮他抵抗掉灵法阵的压力。却见姜零虽双眼布满血丝,身体如风中枯草般摇晃,但伸手撑住了身体没有摔倒,那按在石阶上的手指已经扭曲变形如老树枯根。

  苏?米娅蒂见他灵骨还未崩溃这才停下,心道,这该死的家伙,命还挺硬的。

  无人看见,在姜零的皮肉下骨骼之上,有一条条晦暗却清晰的光线在游动,仿佛有灵性一般,渐渐在他骨骼上汇聚并雕刻出繁复而古怪的图案来,宛若万千狰狞哭笑的鬼脸。

  ……

  天梯的顶端是一个悬浮于空中的巨石平台,那是一整块直径三百余米的藏青色石头。

  大青石上方如刀削般平整,暴雨落在悬空石台上,竟然没有一处积水。

  石台边缘,立着一些高大石象,高的数十米,矮的也有七八米,这些石象皆形状奇异古怪,大多不似人形,却都在头上戴着大同小异的巨大青铜面具。

  在石台的中央,是一个高达三十米宽约二十米的石门,像牌坊,却又不是中华古典风格。

  那石门古怪威严,上刻四个盘虬大字“蜀山学院”。

  两根巨大石柱上又刻了十八个字,左曰:“天玄地黄育万物生灵”,右语:“有教无类传千古正道”。

  石门下方,几十个穿着跟苏?米娅蒂同样黑色斗篷的少年正嚷嚷着乱作一团。

  学院大门下的黑石门槛,是为新生设立的精神力量探测灵阵,天梯考验他们的灵骨,到了这里,就要考教他们的精神力量。凡是能通过门槛的,都是合格者,而能站在门槛上不动的,就是万中无一的精神力量强者了。

  门槛拥有强大斥力,上面最多站立一人,少有人能在上面站立一分钟,更别说十分钟了。

  柳扶风信步跨上门槛,站定,比试开始。

  暴风雨中,众人前赴后继,涌-向了黑石门槛。

  柳扶风岿然不动,暗笑,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帮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看今日之后,谁还敢垂涎我的小苏?

  却说,这些人都是盼着见蜀山第一美女苏?米娅蒂的蜀山学员,柳扶风也是来接苏的。

  柳扶风对苏痴心一片,见不到旁人爱恋苏,于是提议比试精神力量,胜者可与苏同船前往蜀山飞岛,输者不可再骚扰追求苏?米娅蒂。众学员自然不满,但迫于柳扶风实力高超,也无人敢当面反驳,又见比的是精神力量,所以,众人也盼着靠人多取胜。但少有人知道,柳扶风是蜀山精神力量第一人,他这是故意挑起比试,要给这帮人一个教训,好让他们知难而退。

  想到苏?米娅蒂,柳扶风又忍不住微微心痛,自己给她手机发了好几十条短信,她也不回,若不是早来了学院请她闺蜜洛兰吃了一顿饭,自己都不知道她今天到校。

  她为何对我如此绝情?

  触及心中痛处,柳扶风身体微微摇晃。

  众人见状,只以为柳扶风快要不支,更是急不可耐朝门槛冲去。

  ……

  苏?米娅蒂坐在天梯顶端的石台边缘,指点着姜零调息聚灵,将天梯的奥妙说给了姜零听,帮他登最后一段石阶。她在蜀山学院号称百科全书,自然能找到妙法帮助姜零。

  二人听见百米外额石台中央传来吵闹声,却因高台上风更烈雨更急,数十米外就看不真切,隔着重重雨幕看不见那边情形。

  姜零问:“那些人是不是比我先登上天梯的新生?”

  苏?米娅蒂摇头。

  姜零又问:“那是什么人?”

  苏?米娅蒂不屑,只说:“是一群无聊的老生。”

  得知不是登上天梯的新生,姜零心下大定,专心登天梯。最后十米三十三级台阶,姜零已经花费了快一刻钟,早已体力透支,却还剩下最后三级。

  姜零满身汗珠与雨珠混杂,格外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