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名额归属

天赋者联盟 +A -A

  “脖子疼!感觉被什么东西咬过一样。”

  姜零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不停地摸着自己脖子。

  而包扎成粽子模样的古小萌,在病床-上自怜自伤,盘算着这身伤势得多久不能打篮球。

  这里是医院,但不是普通医院。

  确切来说,这是天赋者联盟下辖的一个分支机构。昨夜李潇将薇薇和古小萌送到了这里。如今,古小萌已经醒了,但林薇薇依然昏迷。

  “我记得我开车去送苏?米娅蒂,然后……我好像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姜零怔怔回忆起来,随即猛摇脑袋,“那只是梦而已,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姜零不敢相信,自己被一只美女强推了。

  今天早晨,姜零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宿舍,听说是一个穿皮衣的美女送他回来的。听过舍友的描述,以及他们那流到脚背的哈喇子,姜零便知道是倾城倾国的苏?米娅蒂送他回来的。

  果然苏体内的灵蛊转移到了自己体内,她痊愈了。只是,姜零不明白,只能吸收冰属性蓝色灵蛊的骨龙,怎么炼化火之灵蛊的,这一点连骨龙之灵都不清楚。

  不过,灵蛊转移的画面,真有那么香-艳?

  还是说,那只是梦境?

  一定是梦!

  但梦境太真实了,甚至,姜零还记得苏的左胸上方那一颗红痣。

  可转念一想,苏可是强大而脾气火爆的两仪境天赋者!自己若是真跟她那啥了,她不杀了自己才怪呢!

  今天,姜零试探着问过骨龙之灵,但骨龙之灵一直在炼化灵蛊中的冰属性,切断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他并不知情。

  “薇薇到底怎么了?”

  姜零问骨龙之灵,医者给出的答案是,中了某种灵蛊,而具体是什么灵蛊,那名医者却说不清楚。

  “窃灵蛊!”骨龙道出了实情,“这不是昆仑能够炼制的灵蛊,这是四星灵蛊!”

  “如何才能救薇薇?”

  “达到四星印师境界,破解这灵蛊。”

  “这太遥远了……”

  “这灵蛊拥有极大的破坏力,若是三月之内无法压制住其肆意生长的话,这个女孩就会彻底沦为灵体,永远无法唤醒。”

  “怎么压制窃灵蛊?”

  “给这女孩吃上一枚奇异果就好。”

  “什么是奇异果?”

  “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不过是一种药材而已。当然,地球上是没有的,只有你们所说的异位面才有,而位面的层级越高,找到奇异果的希望就越大。”

  “异位面……”

  姜零犯了难,他连对天赋者的修行都一片茫然,更遑论去异位面寻找什么奇异果了!

  不过,为了救薇薇,他又必须得去。

  “你只有百日生命了,百日之后,我将接管你的生命。”骨龙之灵冷声提醒道。

  融合已经启动,不论是姜零还是骨龙都无法阻止和更改,百日后,姜零的灵魂将彻底被骨龙炼化。

  姜零闻言,面色更是黯然。

  “我给你一个建议,加入蜀山学院!”骨龙之灵道。

  “蜀山学院?”姜零微微一惊。

  他现在已经知道苏和李潇是蜀山学院的学生,也知道蜀山学院是连天赋者联盟都要仰视的,因为天赋者联盟中的高层,几乎全部出自各大学院。

  只是,三个月的时间,又如何寻找奇异果?

  “去吧,会有让你意想不到的惊喜的,只是,不知道你的运气够不够好!”骨龙之灵笑道。

  ……

  下午,姜零被李潇领到了天赋者联盟分社。让姜零加入天赋者联盟的,这样,他才可以获得参加不久后蜀山学院选拔的资格。

  二人还未踏入大厅,就先听见了刘虎臣的笑声:“哈哈,张部-长过誉了,消灭魔类是我辈的天职!犬子嫉恶如仇,追踪剿灭那些魔类,不过是分内事而已!”

  一个年轻的声音道:“刘社长真是谦虚!令郎以一元境中期的实力,昨夜在西郊剿灭十名同等修为的魔类,堪称完美!”

  “张部-长有所不知,我这儿子资质不高,却极为勤奋刻苦。可是,蜀山学院却嫌我儿天资不足,不肯纳他入学,这让我很是不甘啊!”

  “蜀山啊……”

  “张部-长,我听说联盟有一个青铜铭牌?可以免试直接进入学院深造。”

  “令郎这次的功劳不小,但要拿铭牌,恐怕还不够。而且,即便是以铭牌,也会占据分社的席位,其他人也就没有入试资格……”

  “哈哈,一切都按照规则来,我不会让张部-长难做的!”

  大厅外,李潇深深皱眉。

  刘泉那家伙一个人杀了十名魔类?真当魔类是大白菜吗?想砍就砍?而且,时间恰好是昨晚,地点也是西郊。

  这是巧合吗?

  恐怕不是!

  李潇明白,刘虎臣是要摘桃子,为他儿子做嫁衣。

  姜零更是紧张,这岂不是要抢老子进入蜀山学院的资格?

  却听刘虎臣又道:“前些天,我偶然得到了一枚青龙果,颇为珍贵。”

  张部-长惊叫:“二星青龙果?!刘社长所言当真?”

  “据说可以聚灵守元,帮助一元境巅峰之人突破瓶颈。不过,对我来说貌似没什么用。”

  “不瞒老哥,兄弟我已经困在一元境巅峰数年了……”

  “哦?你不早说?这青龙果送你便是。只是,我儿子一番求学之心……”

  “这个……以贵公子的功绩来说,虽然不够,但他年纪如此之小,心性又如此高尚,却也是完全配得上青铜铭牌的。”

  “如此,那我就替犬子谢过张部-长了!”

  “刘社长言过了,我只是秉公办理而已!”

  交易似乎就要达成,姜零的名额也将被占据。

  “两位当我蜀山学院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就来?”李潇更是怒不可遏,直接推门而入。

  姜零在一旁暗暗叫苦,这二货情商为负值吧?

  “李潇?本社长正在和张部-长谈论机密要事,你为什么强闯?”刘虎臣黑着脸道。

  张部-长三十上下,清瘦矮小。他不认识李潇,但感觉出李潇的实力,又看见李潇胸前的蜀山铭牌,不由得有些慌乱。

  “用青龙果换取青铜铭牌,直接进入蜀山学院?这就是你们要谈的机密要事?”

  李潇冷声道。

  “你……”刘虎臣看了看李潇身旁的姜零,沉声道,“休要血口喷人!”

  李潇冷哼一声:“我这次是来帮姜零办理入天赋者联盟的,他是天启者,天赋自然不用我说。我接到蜀山的传讯,他是我们内定的人,今年分社的资格,给他。”

  啪!

  刘虎臣猛一拍桌子,怒目圆瞪。

  张部-长更是惊诧地看向姜零,如果真是天启者,那蜀山学院直接要人,并对分社下命令,也不算逾越。

  毕竟,天启者太过罕见。

  “抱歉!我们分社的测灵石坏了,三天后才能修好,暂时无法分辨他是不是天启者,自然也不能先给他名额。”刘虎臣忽然冷笑起来。

  “三日后便是惊蛰,蜀山学院入试的日子!”李潇盯住刘虎臣。

  “是吗?那可真不巧了!”

  “刘社长是铁了心为难我蜀山吗?”

  “言重了!蜀山学院是我中华名门,我哪里敢跟你们过不去?”

  “你……”

  李潇没想到刘虎臣如此不要脸,一时语塞,气得咬牙切齿。

  姜零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就在这时,一袭红影闪身而入:“刘虎臣心性卑劣,要挟蜀山学院不成后,故意不配合蜀山学院剿杀魔类的行动,事后,还窃取功劳妄加在自己儿子身上,企图骗取青铜铭牌进入蜀山学院。这是对蜀山学院的侮辱,更是天赋者联盟的耻辱!另外,刘虎臣还与分社中多名女学徒有染,此等人,不配再做分社社长!”

  姜零顿时一震,这声音太熟悉了!

  是她来了?!

  苏?米娅蒂今天穿了一身红色劲装,长发高束,整个人显得更加修长高挑。她的话音刚落,人就已经坐在了刘虎臣对面的红木椅上。

  “苏小姐?”张部-长似乎对苏?米娅蒂格外尊敬。

  苏抬眼皮也不抬一下:“你要帮刘虎臣的儿子拿青铜铭牌?”

  张部-长额头冒汗:“我,我……”

  苏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小瓶,丢给张部-长:“一瓶青龙果浆,回去把刘虎臣干的恶心事一五一十汇报上去。走吧!”

  青龙果浆便是从青龙果提取而来,二者同是一物,但却有截然不同,提炼过的青龙果浆虽然也是二星灵药,但其功效却无限接近三星灵药。

  张部-长认得苏?米娅蒂,自然也隐约知晓她的身份,她可不仅仅是一个蜀山弟子那么简单!

  “是,是……”

  张部-长一溜烟走了。

  李潇鄙夷地看了一眼张部-长的背影,也是落座。

  姜零尴尬地又想起了昨晚的“梦”,再看一看面前这一身红衣的绝丽女子,更加分不清是梦是真。

  刘虎臣冷静道:“苏?米娅蒂,你是要以蜀山学院来压我天赋者联盟吗?”

  “明天你被免职和开除出天赋者联盟的通知就会下达。”苏的声音很平淡,专心玩着平板,好像在应付阿猫阿狗,“你现在应该尽快把姜零加入天赋者联盟的事情办了,并将他列为你们分社参加蜀山考试的唯一人选。”

  “休想!”

  刘虎臣跳了起来。

  苏终于抬头,却连讥笑嘲讽的表情都懒得给,淡淡道:“或者,你想让你儿子刘泉,也被清理出天赋者联盟?”

  “你……”

  刘虎臣如遭雷击,颓然瘫倒在椅子上。

  最后,刘虎臣还是给了姜零唯一的入试资格。

  姜零自然欣喜,不过,他却还在担心昨晚的事情,有意靠近苏?米娅蒂,企图从她领口偷看,看她左胸是否有一颗红痣。可惜,今天的苏穿得前所未有的保守,姜零的视线严重受阻。

  自始至终,苏?米娅蒂没有搭理过姜零,直到姜零和李潇走后,苏才将头从平板上抬起来,苏深深看着姜零离去的背影。

  从椅子里站起来,苏双-腿略一用力,便疼得皱眉:“这该死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