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误会、牛鼻子和秃驴

天赋者联盟 +A -A

  靠!

  靠!

  靠!

  姜零在心里怒骂,老子拼命这么久,居然被这货抢了风头。他体内的灵蛊都被姜零吞掉了,姜零的精神力量一撤出控制,自然就醒了过来。倒是一旁的苏,还在某种自我保护状态之中。

  “薇薇,薇薇,你醒醒!醒醒……”

  李潇焦急地摇晃着林薇薇。

  姜零艰难爬起来,咧了咧嘴:“别白费力气了,薇薇中了灵蛊,你是叫不醒的!”

  这时的姜零累得虚脱,昏昏欲睡。可是,因为担心薇薇,所以一直强撑着。

  李潇看了看姜零,扫了一眼还在昏迷的苏和古小萌,又看了看那边陷在石壁中伤势惨烈得生活不能自理的魔类昆仑。他不由得大惊失色,他对刚才的事情全然没有记忆了。

  被灵蛊蛊惑后的记忆,不会被留下。但他知道自己昏迷了,刚刚醒来。

  李潇暗自诧异,那么,是谁打败了那个两仪境的魔类?

  苏?

  不像,魔类身上的伤势来看,不是苏的奥义造成的,况且,苏还没醒。

  自己?

  更不像。

  古小萌?

  那不是开玩笑吗?

  姜零?

  算了吧!与其相信是一元境修为都没有的姜零打败了强敌,还不如相信是这个魔类自杀呢!

  李潇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昏迷过去的?是谁打败了这个魔类?”

  姜零打了个哈欠,不误炫耀地道:“啊……你们中了昆仑的灵蛊,陷入了昏迷,我打败了昆仑,救了薇薇!”

  “我要听真-相!”

  “额……”

  “你不会也昏迷了,刚刚才醒来吧?”

  姜零怒不可遏,决定瞎掰一个狗血剧情逗李潇:“靠!你要听真-相?好吧!是一个白衣白发白胡子的老头儿从天而降,一招降龙十八掌就杀掉了这个魔类,然后就走了。你信吗?”

  “我信!原来是院长亲临,真是幸运!”李潇脸色顿时肃然,“听闻他老人家正在渡劫,居然还能分心来救我们,这份心胸气度让人钦佩!”

  “耶?”

  姜零下巴都差点掉地上了。

  怎么着就是你们什么院长了?搞搞清楚好吧?老子在瞎掰而已!你真信啊?要不要这么低智商?

  李潇又问:“不过,院长使的可不是降龙十八掌,而是控鹤擒龙手!对了,院长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姜零气得吐血:“这只是我瞎掰的而已,哪来的什么院长老头?是我打败了昆仑,救了薇薇。话说,你们太弱了,都他喵昏迷了,只剩下我和这个强大无比的魔类大战三百回合……”

  “别扯没用的!说实话!”李潇怒道。

  “靠!”

  姜零哀叹一声,只好打着哈欠有气无力地继续瞎掰:“院长说你长得太丑还爱装逼,下雨天别出门,当心被雷劈。还说我天赋绝顶骨骼惊奇,以后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我了……”

  “滚!”

  李潇转而去看苏和古小萌的情况。

  姜零再度愤怒,要不是老子,你早死了千百回了!还两仪境强者呢!面对一个受伤的两仪境魔类,居然毫无反击之力!

  可惜,这些话姜零也不能说出口,毕竟,他不敢暴露骨龙之灵的存在。

  姜零隐约发现,薇薇的情况似乎并不那么简单,很可能还要借助骨龙的力量,来救治薇薇。

  检查了苏和古小萌的伤势后,李潇轻松了一些。

  苏?米娅蒂貌似只是昏迷,除了脖子上有点小伤外,没有大问题。古小萌的伤势要严峻许多,但好在这家伙天生就是做肉盾的料,这些伤在他身上看起来惨不忍睹,但却不致命。

  李潇看向的昆仑,道:“院长大人居然没有杀死这只魔类?是要我把他擒回去吧!”

  姜零无趣地打着哈欠,心道,什么狗屁院长?

  当李潇靠近昆仑的时候,后者却突然睁开眼,笑着单手捏碎一张传送玉印。

  李潇顿时醒悟,昆仑的确伤势严重,所以故意假装昏迷,暗暗调集残存的灵力,催动传送玉印准备逃跑。

  然而,李潇准备不足,慌忙递出一剑,却是刺空。

  昆仑消失在传送玉印之中。

  “该死!居然让这个家伙逃掉了!”

  李潇狠狠一剑砍在石壁上,火星四溅。

  姜零哪有功夫理他?对于昆仑的逃走,他也不以为意,若不是担忧薇薇,他老早就扛不住睡意蒙头大睡了。

  这时,姜零跑到薇薇身边,搭着薇薇的手腕,准备让骨龙之灵帮助检查一下薇薇的情况。

  “你不准碰薇薇!”

  李潇将姜零踹开,再度把薇薇揽在怀里,似乎被姜零碰一下,就会被他夺走薇薇一样。其实,做哥哥的大约都是这种心情。

  对于薇薇和姜零的关系,李潇当然知情,连篮球规则都不怎么清楚的薇薇为何总喜欢来篮球队,李潇也清楚。

  一切都是因为姜零这个小王八蛋!

  最可恨的是,这小王八蛋居然也喜欢薇薇,还经常说梦话扬言要娶薇薇。

  所以,不知李潇与薇薇兄妹关系的姜零,固执地嫉妒着李潇。

  而李潇也偏执地厌恶着姜零。

  “我只是检查她的灵蛊状况……”姜零酸意十足地解释道。

  “你懂什么灵蛊?”李潇打断道,“我送薇薇和古小萌回学校,并且会找天赋者联盟的医者为他们治疗。你,开车把苏送回今天我们去过的天赋者联盟分社,他们知道送苏去哪里休息!”

  “我不会开车!”姜零固执地看着林薇薇,不愿与她分开。

  “我他喵也不会开车!”李潇吼道。

  “不会开车很光荣吗?吼这么大声……”姜零梗着脖子道,“我不认识路,所以,你送苏回分社,我送薇薇和古小萌回学校。”

  “不认识路?车上有灵力导航!”李潇冷冰冰道,“薇薇和古小萌伤势更重,我送他们回去是次要,主要是要治疗他们。”

  姜零竟无言以对,毕竟,他不能说出苏的情况也很严重这个事实,这会暴露骨龙之灵的存在。

  最后姜零还是同意了李潇的提议。

  李潇一手抱公主一般揽着薇薇,一手拖死猪一样拖着古小萌出了地洞。

  姜零着呲牙咧嘴扛着身材高挑而又丰腴婀娜的苏?米娅蒂,这女人不但身材火爆,而且香气醉人,早已累成狗的姜零,差点没有心神失守。还好心中惦念着薇薇,不然姜零指不定就被这性-感得近乎妖孽的女人弄得出洋相了。

  这次的胜利,是一种侥幸。

  只是,知道这个真-相的人只有姜零和昆仑二人,古小萌算半个。

  而古小萌又是一个迷糊人,他记得多少,没有人知道,他理解多少,更没有人知道,他能说清楚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

  ……

  李潇和姜零离开后。

  那地洞中的魔类的尸骸、血迹,以及散落的异兽石雕碎片,却突然朝中心聚合旋转,凝成一个邪异的漩涡。

  整个地面也随着漩涡下陷,忽而,地洞崩陷,化作了无底深渊。

  两道身影仓皇飞射而出。

  一个身披青色道袍,头戴紫金檀木发冠,手持青玉鹿尾云展拂尘,骨瘦如柴,却仙风道骨气宇轩阔。

  另一个斜挂土黄淄衣,顶着一颗闪亮秃头,大串念珠竟被他当做了拴酒葫芦的带子,此人白白胖胖袒胸露乳。

  “哈哈哈,影魔!亏你机关算尽,以昆仑诱老子们入你的什么狗屁困灵大阵,却又如何?还不是输了?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哇哈哈哈……”淄衣和尚拍着大圆肚,哈哈大笑,还取出腰间酒葫芦灌了一口烧酒,对着无底深渊道。

  “咳咳……我们是道,他们是魔!”青袍道士纠正道。

  “不对,老子是和尚!牛鼻子,今天打得痛快,没有拖老子的后腿!孩子们也够争气!回头,本秃驴请你吃狗肉喝白酒!”和尚拍了拍青袍道人肩膀。

  本秃驴……

  道士轻飘飘躲开,眼中流出深深的无奈。

  “古风道人,释戒和尚,你二人真以为是你们蜀山弟子打败了昆仑吗?无知!”

  忽而,一个鬼魅般的黑色虚影飘了上来。

  “还用问?灭杀魔类,自然非我蜀山弟子不可!”和尚大笑。

  道士却微微皱眉,不是苏?米娅蒂和李潇?那又是何人?

  原来这倒是与和尚被昆仑引来,虽重伤了昆仑,却也被影魔拽入了困灵大阵,无法脱身,也无法感知到地洞中的战斗情况,所以,对战局并不知情。

  道士深知自家弟子的本事,自然明白,苏和李潇敌不过昆仑,哪怕昆仑已经受伤,但他的阵印之术才是最可怕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古风道人和释戒和尚才在困灵大阵中,不惜拼掉十年修为,强行冲破困灵大阵,准备援助苏和李潇。

  然而,当他们突破困灵大阵,却愕然发现,昆仑已经被打败了。

  释戒和尚没心没肺,但古风道人做不到,因为,这结局太匪夷所思了。苏和李潇怎么可能冲破灵蛊的蛊惑,战胜强大的二星印师昆仑?

  昆仑来自魔域,但影魔却不是,四象境的影魔是千年前陨落在地球位面的魔类,不知为何却灵魂不灭,实力大为精进,进而成为了今日的影魔。而他,也是魔域入侵地球位面的桥头堡。

  所幸,影魔在得到了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那就是,他只能存在于地平面以下百米,不可逾越。

  这限制了他无法直接攻击地球位面的天赋者,否则,那将是灭顶之灾。

  古风道人和释戒和尚乃是天赋者联盟中的顶级强者,也不过三才境中期修为。之前在困灵大阵之中,也是有赖于影魔没有实体无法发出物理攻击,且又被昆仑之败动摇了心神,他俩这才勉强突围而出。

  此时,古风道人和释戒和尚所处的位置,刚好是地平面百米内,是影魔无法企及的地方。但魔影不灭,始终算不上胜利,顶多是个残局。

  “你们这次派出两仪境魔类入侵地球位面,究竟所为何来?”

  古风道人质问,企图套出一些端倪。

  “当然是为了本不属于你们的东西而来……”

  魔影冷笑。

  “嘘――”

  突然,白胖和尚自胯下掏出一个打满马赛克的物件,对着下面的黑影,撒出一股抛物线优美的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