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危机

天赋者联盟 +A -A

  苏?米娅蒂道:“我早就发现有个刚刚觉醒天赋能力的家伙在跟踪我们,不过,我没想到是他。”

  李潇深深皱眉,却没有多说。

  古小萌是个没皮没脸的惫懒货,脑袋也缺根弦,凑上来就对着姜零一阵叽咕:“你怎么从医院跑出来了?还把病房砸了个稀巴烂,害我帮你赔了好多钱!咦?你的手臂好了?这么说,你就可以打篮球了?哇!医生还说你这辈子基本上告别篮球了,这种烂医院,果然该砸……”

  之前,古小萌接到医院电话让他去赔了钱,可他最担心的还是姜零和薇薇的下落,于是,他拿手机追踪着姜零寻到了这里。原来,为了经常纠缠姜零跟他打篮球,古小萌居然早用微信锁定了姜零的位置,所以,他找来毫不费力气。

  姜零也把在医院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这次是来救薇薇。

  古小萌神色顿时肃穆起来,拍着胸脯表示,他一定努力帮姜零制造英雄救美的机会,不让李潇抢先。

  姜零一阵尴尬,古小萌显然在天赋修行和战斗方面,比他还白-痴,至少他还有一个的骨龙之灵指点。

  李潇则冷哼一声,不屑反驳。

  约莫一分钟过去了,入侵者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巨大的聚灵阵印变得越加光芒四射,波荡也更加剧烈起来,震得那些高大的石雕都微微颤动。

  李潇咬牙切齿:“一群藏头露尾的鼠辈!”

  “小心!”

  苏?米娅蒂忽然将手中的平板扔出去。

  平板剧烈旋转,擦着李潇飞过,击中了一个距离李潇很近的石雕。

  原来,李潇因愤怒变得急躁的时候,他旁边的石雕却慢慢扬起了“手臂”准备攻击他。

  砰――

  石雕的手臂被击碎,平板飞回苏的手里。

  李潇感激地看了苏一眼,回身唰唰唰几剑斩出,石雕轰然粉碎倒塌。石屑和烟尘之中,一道黑色人影蹿出,却被李潇长剑逼退。

  姜零认出这是在医院绑走薇薇的三名黑袍人中的一个。

  咔嗒咔嗒咔嗒……

  又有九个石雕中钻出黑袍人来。

  苏并妖-媚一笑:“嚯嚯嚯!原来是这样回复灵力的?不过,力量太弱了,十个全是一元境!”

  李潇冲向了一名黑袍人,抬剑便刺。

  黑袍人中的四人一起围住李潇,虽然不如两仪境初期的李潇强大,但胜在人多。

  另外六名黑袍人杀向了苏?米娅蒂,不过,苏是两仪境中期的强者,这六名黑袍人并没占到便宜,反而,被苏凌厉的美-腿压得根本抬不起头来。

  苏的身影如蝴蝶穿花一般轻-盈快速,让人目不暇接。

  “我靠,这渣特效也太LOW了吧?……”古小萌巨大的身躯缩在姜零身后,紧张地搓手。

  “拜托!这本来就是真实的好吧?”姜零翻了个白眼。

  “你就不能让我自我安慰一下吗?当了十九年的正常人,突然混入这种诡异血腥的剧情,太不友好了,人家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吓死宝宝了。”

  果然,古小萌额头有冷汗滴落,他很自然地用满是黑-毛的兰花指擦了擦。

  “额……”

  姜零下意识离古小萌远了些,可那货如牛皮糖一般又粘上来。

  顾不上收拾恶心的古小萌,姜零正在努力用精神力量搜索薇薇的下落。但是,姜零始终没有追踪到薇薇,这让他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哧啦!

  苏?米娅蒂的鞋跟刺入一名黑袍人的咽喉。

  之前,苏的鞋跟不过七公分,显得修长尖锐,而现在竟然长达十公分,最末端的三公分,赫然是一把锋利的小匕首,仿佛从鞋跟中弹出来的。

  第一次看见死人,姜零和古小萌都一阵反胃。

  咻。

  那被杀掉的黑袍人倒地时,额头处却突兀飘出一抹红色光芒,飞入了苏的眉心。

  苏躲闪不及,但那光芒侵入她眉心之后,却仿似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她也就没有太在意。

  另一边,李潇面对四人围攻,远不如苏?米娅蒂那般轻松写意。不过,他剑道犀利,灵力充裕,以一敌四也是不落下风。

  “第一奥义【落月斩】!”

  李潇匆忙闪身后退,强行发出了自己的第一奥义,一道月牙形剑芒平扫而出。

  两名正面的黑袍人被落月斩击中,伤势惨重。

  另外两名黑袍人趁机欺近,攻向李潇。

  “第二奥义【十字追魂斩】!”

  李潇见两人追来,身上灵力再次爆棚,斩出一道十字剑光,直奔最近的黑袍人而去。

  那黑袍人早有提防,立刻闪身横向躲避,然而,那道十字剑光却也突然转弯,追着黑袍人而去。

  轰!

  黑袍人身上,瞬间炸成了碎片,只泛起一阵血雾。

  咻。

  一道蓝光从血雾中飞出,侵入李潇的眉心。

  战斗还在继续,但局势已经格外明显。

  苏的绝对获胜是早晚的事,李潇的实力在率先斩杀一人之后,也占据了上风。

  一旁的姜零和古小萌都已经脸色发白。

  不多时,苏又是杀死了四名黑袍人,李潇也又杀死一人。苏的对手只剩下一人,李潇的对手还剩两人。

  苏和李潇每杀死一个魔类,变会有或蓝或红的光点侵入他们的眉心。

  苏扬起腿,高跟鞋抵在那魔类咽喉,冷笑道:“告诉我林薇薇在什么地方,我饶你不死!”

  黑袍人吓得战栗,却突然出手偷袭。

  苏早有防备,高跟鞋跟刺破了那名魔类的咽喉,再度收割一条生命的同时,也收到一道幽蓝光束。

  而后,苏悠然捋了捋发丝,看向李潇:“需要帮忙吗?”

  李潇一剑放倒一名魔类,道:“不用!”

  苏?米娅蒂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根香烟点上,吐出一个心形烟圈来。

  “她吐烟圈贼拉厉害!”古小萌一脸景仰地望着苏。

  “你就不想吐?”姜零看向古小萌。

  “吐过了呀!”古小萌答道。

  “你啥时候吐了?也不叫上我?害我一直硬撑!”

  “刚刚。”

  “咦?我咋没注意到?”

  “吐几次了,不过为了在美女面前保全我威武的形象,我吐到嘴里就又吞下去了。我是不是很机智?”古小萌理直气壮道。

  “%!@*&……”姜零只觉得更想吐了。

  “就是味道不太好,早知道中午就不吃大蒜了。”古小萌咂咂嘴,似在品味。

  “哇……”

  姜零终于忍不住吐了。

  撑了这么久,姜零自以为能淡然面对喷溅的鲜血和残缺的肢体,万万没想到,却输在了古小萌剑走偏锋的重口味上。

  就在姜零吐得昏天暗地的时候,李潇也顺利擒下了最后一名黑衣魔类,准备逼问薇薇下落。对方嘴硬,李潇没有得到任何线索,只好求助苏?米娅蒂。

  苏上来就是一记连招,把那魔类踢了个半死,然后动用平板的读灵功能,企图破解魔类的灵魂,读出薇薇的下落。

  “读灵?呵呵呵呵……”

  那奄奄一息的魔类,却突然狰狞大笑,身上涌-出强大的灵力波动来。

  “自爆?!快闪开!”

  苏面色一变,拉着姜零就抽身后退。

  李潇也是飞快脱离魔类自爆范围,拦在了姜零身前。

  唯独古小萌还傻愣愣站在原地。

  轰。

  一片猩红血雾,伴随着强大的灵力波,炸裂开来。

  那名魔类居然选择了自爆,来阻止被苏读灵!

  “小萌?”

  姜零被苏拽着,喊了一嗓子。

  魔类覆灭了,但身处爆炸中心的古小萌,却被殃及池鱼。

  “李潇,你为何不带古小萌?”

  苏?米娅蒂问。

  李潇失落摇头:“我……最先想到的,也是保护姜零!虽然这家伙是害薇薇被抓的罪魁祸首,但他的天赋……”

  苏摇头:“我也一样!这些该死的魔类!”

  姜零更觉自责愧疚懊悔,这件事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姜零惹出来的,是他害了薇薇,也是他害了古小萌!

  姜零无法原谅自己。

  骨龙之灵却全然不理姜零的愤怒,说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主宰一切,弱者死不足惜!只有我能让你成为俾睨一切的强者,桀桀桀桀……咦?怎么可能?那家伙居然……”

  就在骨龙之灵肆意宣泄他的黑暗法则的时候,却猛然一惊。

  “面对一元境魔类的近距离自爆,那个家伙居然没有死?反而还因祸得福……这怎么可能?”骨龙之灵匪夷所思道。

  古小萌没有死?

  姜零不由得又惊又喜。

  同时,苏?米娅蒂狭长的眸子也眯了起来:“不对劲!”

  李潇警惕道:“我也感觉到了!一元境魔类自爆我们遇见过不少,这次却不一样。除了刚开始的剧烈冲击波之外,没有往常那样强烈的后续波荡!好像……好像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

  嘀嘀嘀……

  这时候,苏手中的平板再次闪烁。

  苏看了看平板:“突破?是突破的特殊灵魂波动!有人吸纳了魔类自爆的冲击波,引为突破之助力!是谁在血雾中突破?难道……”

  李潇惊愕道:“应该是古小萌!我们好像……远远低估了他的天赋!”

  苏也笑起来,她魅惑的笑颜颠倒众生,格外妖孽:“且不说他今天刚刚觉醒天赋,就突破到一元境,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单是他能把足够杀死他一百次的伤害,转化为突破的垫脚石,就足够天才了!看来,这一届的新生,又多了一个变-态!”

  李潇肃然点头。

  姜零为苏的倾世容颜恍惚了一瞬间,然后也深深吐出一口气,古小萌没死!那就好!

  “哎呀!哎呀呀呀!嘎哈呀?嘎哈呀?忒尼玛变-态了,血淋淋黏里吧唧的,血浆、碎肉、内脏、手指、骨头碎片什么的,喷了老子一脸!还敢再恶心一点不?还好我没洁癖……”

  一个高大如铁塔般的黑影从血雾中走来,标志性的东北话表明了身份。

  姜零看见了活生生的古小萌,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却和李潇对视一眼,两人脸上皆是闪过一丝惊异。

  李潇道:“果然,一元境前期!看来,他不仅突破了,还已经领悟了自己的第一奥义!”

  苏的嘴角勾起妖-媚弧线:“今年的蜀山,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