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乡长助理

韩警官 +A -A

  “富嫂,有没有剩酒,人家喝剩的零头酒。下午开大会,小韩又不喝,开一瓶浪费。”

  “只有思岗大曲。”

  “思岗人喝思岗大曲,正好,帮我们倒三杯。”

  老卢喝酒不讲究,用他的话说5块钱一瓶以上的全差不多。没酒是万万不行的,跟抽烟一样有瘾,不管在哪儿中午都要来上一杯。

  他不讲究,到现在妻子依然是农民,家里仍然有地,每年养好几张蚕籽,一下班就要回家干农活的崔副书记更不讲究。他们只喝酒和茶水,从来不喝饮料,也想不起来帮劳苦功高的抓捕小组成员要饮料。

  菜是80块钱标准,酒是人家喝剩下的思岗大曲,饮料一瓶没有,庆功宴不是一两点寒酸。但两位领导有这份心,能请大家伙吃顿饭已经很不容易了。

  其他领导只会请更大领导,哪会跟他们一样请部下吃饭。

  陈猛很激动,小任很感动。

  米金龙习以为常,到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在老卢不断追问下,韩博将此行受到的礼遇,事无巨细汇报了一遍。

  “汪经理前年去常参谋长也请过军分区首长,好像也住在军分区招待所。等将来退休,去BJ玩玩,顺便去趟林坊,也享受享受你们这趟的待遇。”

  “卢书记,我们是沾您光,常参谋长是看您面子。”

  自己话好使,一个电话办成这么大事,连林坊市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员都惊动了,老卢很有面子很高兴,指着他笑问道:“小韩,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出去走一趟,现在相信我没吹牛吧?在县里,他们说了算。出了思岗,他们靠边站。”

  “信,服了。”

  “哈哈哈,好好干,你也有这么一天。”

  “卢书记,我干得是得罪人的工作,估计没这么一天,没法跟您相提并论。”

  “干工作哪有不得罪人的,不得罪人那是庸官。米金龙家房子是我去拆的,拆人房子跟刨人祖坟差不多,得罪大了。可是不拆行吗,村支书带头生二胎,不下点狠心,全乡计划生育工作怎么做?”

  哪壶不开提哪壶,米金龙嘟囔道:“卢书记,过去那么多年,总说有意思么……”

  “说你怎么啦,敢生还怕别人说。告诉你米金龙,我卢惠生抓的就是你这个典型!”

  这件事当年闹得很大,不是惊动县里,是惊动到市里。

  要是乡里没行动,上面肯定会有所行动。

  再说房子虽然拆了,并没有拆完不管,生怕他一家过不下去,变着法帮着解决实际困难。

  老卢是刀子嘴豆腐心,米金龙也从来没记恨过他,再说下去反而不好,崔副书记岔开话题:“卢书记,今天是庆功宴,说喜事,说好事。”

  “对,差点被米金龙这臭小子气糊涂了。”

  老卢拍拍桌子,笑道:“韩博同志,乡党委研究决定,任命你为良庄乡乡长助理。今后你就身兼两职了,既是我良庄正儿八经的乡干部也是公安特派员。老李那间办公室给你留着,乡里有事在乡政府办公,乡里没事去警务室。”

  乡长助理算不上领导职务,和级别没有直接关系。

  正股依然是正股,工资不涨一分,但在思岗乃至整个南港,这个职位基本上是为选调生等后备干部安排的,由县委组织部任命,一般给副科级待遇,不算正式副科级,到下面乡镇挂职完后再提副科级实职。

  警务室副主任你怎么任命没关系,乡长助理是你能乱任命的?

  韩博哭笑不得,苦笑着说:“卢书记,这不合适,我参加工作没多久,没这个资格。”

  “你先听我说完。”

  老卢放下筷子,愤愤不平地说:“个个说我卢惠生没文化,说我搞一言堂,搞独立王国。我没文化,中央和省里文件哪个字我不认识?按规定,乡镇应该有助理么,没有,至少我没看到文件。是他们在搞一言堂,在搞独立王国,在乱设官。

  我良庄也是一级党委政府,上行下效,我良庄乡党委为什么不能任命,反正谁任命的谁解释,我说你是你就是。当然,为表示对县委组织部的尊重,我请崔书记把报告打上去了,县里没反对,反而补发了一份任命文件。搞得像我良庄乡党委的任命无效,只有他们的任命有效。”

  县里不仅认为你的任命无效,更担心其它乡镇纷纷效仿,到时候冒出一大批乡长助理镇长助理没法收拾。

  更重要的是,人家早在县委组织部的后备干部名单上,参加过青干班培训,同期学员全提了副科,就他一个正股。顺水推舟任命一个乡长助理,正好把青干班这件事了结了。

  事是崔副书记具体办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只是不忍心打击老卢,一直没解释。

  他强忍着笑,故作严肃地说:“小韩,乡里任命你为乡长助理是有原因的,包括下午的公捕大会,全是为接下来的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做准备。”

  “什么工作?”

  “卢书记,那我说了。”

  “说吧,有什么遗漏我补充。”

  崔副书记干咳了一声,像做报告似地说:“一是为全乡的社会治安,秋收马上结束,许多村民无所事事,外出务工的人陆续回乡,年底学生放假,治安形势会越来越严峻。司法所总共两个人,一直在协助民政办搞殡葬改革。综治办就周正发一个人和一块牌子,真正能发挥作用的只有警务室。任命你为乡长助理,就可以把法制宣传、纠纷调解这些工作一并抓起来。

  二是从月底开始,乡里要启动几个大工程。良中(良庄中学)三栋教学楼,良小(良庄小学)一栋教学楼和食堂等附属设施,敬老院一栋楼,良东至柳南的道路,柳下河几个闸口修缮,六个村的危桥改造,再加上良庄新村建设,总投资超过一千万!

  也就是说,过几天我们良庄会变成一个大工地。乡里筹集这笔资金不容易,有跑断腿从上级争取到的拨款,有老百姓的集资款,更多的是乡里这几年精打细算省下来的财政节余。建筑材料不能被盗,各个工地不能出事,工期必须保证。你要为良庄建设保驾护航,有乡长助理这个身份工作起来会更方便。”

  个个说老卢在勉强维持,个个等着良庄戴上“负债乡”帽子。

  要是良庄真没钱,老卢敢一下子上这么多建设项目?

  原来他是在憋大招!

  他这不是“大干快上”,他是在给继任者减轻压力。

  比如“普九”,标准早下达了,过几年要验收,他不想方设法完成一部分,继任书记就要举债上马,毕竟一下子谁能拿出那么多建设资金。

  韩博暗赞了一个,好奇地问:“卢书记,崔书记,良庄新村怎么回事,我从来没听说过。”

  提起这个,老卢得意洋洋:“外面人说得对,我们良庄政府没钱,老百姓有钱。城镇户口出人意料的抢手,计划卖一千五百个,结果一星期卖出两千多个。变成城镇居民,当然要住城镇,前几天下村,个个问我房子怎么解决,个个想找我批宅基地,全是为了孩子。

  中小学全合并了,上下学太远不方便,早出晚归不安全,想想是这个道理啊。正好良中和良小许多教师家不在良庄,一直挤在学校旧宿舍,条件太差,一直想集资建房。干脆建一块儿去,就在你们警务室斜对面,单元楼,商品房,上厕所不要出门,跟大城市一样,有兴趣你也可以买一套。”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搞起房地产。

  与江城那位左经理不一样,他既然敢建,房子肯定能卖掉,或许人家已经把钱交了。

  买房子就算了,县里新家没人住,不得不托杨小梅三天两头去开门窗通通风,不然会发霉。

  不过这顿饭没白吃,至少混了个乡长助理。

  工资虽然不涨,级别虽然没提,说起来好听。

  张局是县长助理,我估计是全县公安系统第一个乡长助理,派出所长怎么样,刑警队长又怎么样,你们谁能跟我一样同时兼任半个乡领导。

  想到这些,韩博真有些飘飘然。

  ……………………………

  PS:封面,怨念。

  难道真要做卡通封面,难道真要去找广告公司,小学老师没教PS,关键时刻真抓狂。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