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回家

韩警官 +A -A

  下午6点多的火车,军代表帮助买卧铺票,永河距津门火车站不算太远,不着急,有足够时间感谢兄弟公安机关同行。

  叶支队帮着张罗,中午在县里一家饭店摆两桌。

  刑警大队长,刑警大队教导员、治安大队长,下焦乡派出所长和指导员,有几位介绍时忘了名字和职务。

  出发时带两万现金,探望李顺承时留下1000,加一次油,在东海吃饭住宿没掏钱,到林坊常参谋长管的,就买几张火车票,一路没怎么花。

  手头宽裕,酒菜紧好的上。

  小县城消费不高,五百块钱满满两大桌。酒人家点的,三十几块钱一瓶,没瞎搞。

  实在过意不去,去烟酒店花950块买十条香烟,6条硬塞到派出所长车上,请他分给帮过忙却要值班不能来吃饭的民警,剩下的刑警大队和治安大队各两条。

  来时带两条玉溪,拆开那条剩下的几包吃饭时发了,另一条没拆的给叶支队,不用再花钱买。

  市局领导打过招呼,完全没必要搞这么客气。结果人家跟领导没打过招呼一样,搞这么夸张。

  不像一些地方同行“不懂规矩”,到辖区来抓人招呼不打一声,被不明真相群众围堵住,走不了,才想起永河县公安局。宾主尽欢,气氛非常热烈,有名片的交换名片,没名片留电话号码,以后有事打电话,没事常联系。

  市局那边常参谋长让别管,军分区同样如此。

  人家什么级别,请客有那个资格么,韩博也不客气,押上顾新贵,乘坐军分区的切诺基踏上回家之旅。

  李晓蕾近在咫尺,快到津门时终究没忍住,呼了下她新买的呼机。

  胡同小商店里有公用电话,再走远点有IC电话。

  开店的阿姨耳朵尖、嘴巴大,去她那儿回要提防着,要跟地下党接头似的说话。

  李晓蕾不想搞出一堆闲言闲语,一口气跑到马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插卡拨通139的全球通,嘟两声,很有默契地挂断。双向收费,他接和打过来是一样的。

  “老婆,是不是刚下班?”

  香港电影里这种称呼虽然挺肉麻,不过听上去很亲切,在一起时喊不出口,在电话里没问题。

  “才到家,正帮摘菜,今天是我爸闲生日(不是整数的生日),晚上我姐和姐夫过来吃饭。”李晓蕾抬起胳膊擦了一把香汗,气喘吁吁。

  “咱爸生日,我去不了,你帮我准备点礼物。”

  居然冒出个咱爸,真是死皮赖脸,大言不惭。李晓蕾扑哧笑道:“行,我去买两瓶好酒,跟他说这是您二女婿孝敬您的,他工作忙,实在来不了,他让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老婆,其实,其实我离你们挺近的……”

  简单介绍完这边情况,李晓蕾果然气得咬牙切齿:“来时不跟我打招呼,走时给我打电话算什么。你以为你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求你啦,明天走好不好,我现在去打车,最多俩小时,很快的。”

  韩博盯着押去上厕所的顾新贵,苦笑着解释道:“别生气,我不是不想跟你打招呼,更不是不想见你,是真抽不开身。来时要抓人,人抓到要安全把他押解回去,总不能扔下嫌犯去跟你私会吧。”

  李晓蕾噘着小嘴嘀咕道:“焦裕禄式的好干部。”

  “才知道啊,所以你要好好向我学习,认认真真实习,踏踏实实工作。”

  押着罪犯,面肯定见不成了。

  李晓蕾气呼呼说:“行,你敬业,你忙,有时间我去思岗。公安特派员还跑这么远抓逃犯,你自己小心点,万一光荣了,连个给你守寡的人都没有。”

  “放心,我光荣不了,就算要光荣,也要先把你娶了,省得跟你说的那样,没人给我守寡。”

  “想得美,要是你敢光荣,我第二天就改嫁。”

  “不当烈属?”

  “傻女人才当烈属呢,长途贵,还是那句话,路上小心点,自己小心点。”

  “明白。”

  ………

  押解嫌犯,铁路公安机关很照顾。

  进站直接去车站派出所休息,检票前十分钟优先上车。换卧铺票时列车员把四人安排在一起,两个下铺两个中铺。承诺乘坐硬卧的旅客如果不多,上铺尽量不安排人。

  火车驶出站,检查完各级车厢,乘警长专门过来看看,坐下聊了好一会儿。

  陈猛之前参与过异地抓捕任务,经验相对丰富,一个劲安慰顾新贵。

  坐牢而已,多大点事?

  进去好好表现,争取立功减刑,早点假释,出来之后跟北河媳妇接着过。

  米金龙帮着做工作,净挑好话说。

  遇到过来围观的旅客,异口同声没多大事,跟哄孩子一样哄着,让他情绪尽可能保持稳定,确保押解这一路上不会出什么事。

  出省抓捕很刺激,也很累。

  坐完火车开汽车,马不停蹄,一路奔波,不把嫌犯押到家心里不踏实。

  从出发到把人押回良庄,前前后后共六天,时间大部分在车上过的,把人交给小单和安小勇,韩博真扛不住了,跑到楼上宿舍往床上一躺就睡,一觉睡十几小时。

  恢复过来,洗澡刮胡子换衣服,走下二楼,会议室坐着好几个人,其中两位赫然是刑警四中队长和指导员。

  “韩特派,你这事办得太不地道了。让我等消息,自己不声不响跑北河抓人。”

  “韩特派,我们应该喊你韩局,你这哪是警务室,你这就是公安分局!”

  韩博似笑非笑地问:“程队,邱指,你们这是兴师问罪?”

  抓个逃犯而已,对刑警队算不上什么,就你这种刚参加工作,急于表现的新人积极。

  程队长接过香烟,哈哈笑道:“兴师问罪,开什么玩笑,我们是来参加公捕大会的。卢书记给局里打电话,局领导指示我们配合。等会儿去电影院,你把人交给我,我押上他在街上游一圈,直接送看守所。”

  “这么快?”

  放下手头工作,专门陪同俩刑警队领导的王燕,苦笑着解释道:“社会风气大不如以前,卢书记对这件事很重视。综治办周主任一大早就过来做顾新贵工作,让他在大会上老实点。”

  “我们全是演员?”

  “不,我们是演员,你是功臣。”

  “程队,你要是再笑话我,我就拿发票找你报销了。”

  “千万别,案件不是我们办的,案件材料在局里,我只负责把人送进看守所,剩下的事预审科接手。功劳是你的,发票也是你的,我程文明就是跑个龙套,我这趟的油钱还不知道该找谁报销呢。韩特派,你财大气粗,要不帮我们解决解决。”

  正说着,老卢夹着大哥大包到了。

  张局见着都要以礼相待,都要以晚辈自居,程文明可不敢在他面前阴阳怪气,急忙敬礼问好。

  “小韩,干得不错,常参谋长给我打电话说你表现很好,说兄弟公安机关领导和军分区首长对你评价很高,没给我们良庄干部丢脸。走,富嫂酒家,给你们庆功。吃完饭开大会,用这个反面典型,好好教育下那些不学好的臭小子。”

  公捕大会,犯罪分子游街,多少年没搞。

  要是一年搞一两次,社会风气能变成现在这样,今年用得着严打么。

  老卢兴致勃勃,说话铿锵有力,手挥舞起来带风。

  办起事却很小气,庆功宴只请出省抓捕的同志,其他人一个不叫,拉着韩博就走,程文明和邱指导员面面相窥,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燕强忍着笑,解释道:“程队,邱指,卢书记办事就是这样,乡里请客只请一桌人。你们也看见了,他连王主任都没叫,我们一起吃,中午食堂正好加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