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抓捕(一)

韩警官 +A -A

  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参谋一带长,那就是部队首长之一。

  在军政主官及其副职领导下开展并负责司令部工作,拟定作战训练计划并检查实施,对所属部队进行行政管理等任务,战时为部队主官下定决心提供可靠的情报和参考意见……

  从实践上看,许多参谋长不需要经过副职阶段就能直接出任部队长,位高职重,常援建不能总呆在市里,吃完晚饭回驻地,让有什么事给他打电话。

  他前脚刚走,老卢拜托的另一位家乡干部到了。

  说是在附近,其实一点不近,人家是从首都一个郊县赶来的。

  地方干部,正处级,因为工作地点相距不远,平时同常参谋长联系较多,确认常援建一切已安排妥当,给“老书记”打电话“汇报”了一下,又连夜返回他工作所在的县。

  只要打个电话,去哪儿有饭吃,到哪儿有酒喝,出去坐轿车,累了住宾馆招待所……

  老卢不是吹牛,真没开玩笑。

  他为能够担任良庄乡党委书记骄傲,潜意识里早把他自己当土生土长的良庄人。

  韩博同样不是良庄人,现在同样不由自主把自己当良庄人,同样为自己能够成为良庄人而骄傲。

  第二天一早,拿房卡去餐厅吃早饭。

  经过这一层客房服务台时,一个小战士正等着众人。

  军分区的司机,昨晚在饭桌上说过,从现在开始出行由他负责,坐军分区的军车,好像是一辆切诺基。

  人家吃过早饭,怎么叫都不去,说在楼下大堂等。

  顾新贵最后一次露面在林坊市下面一个县的一个乡镇,几十公里,来回不方便,晚上不打算回来了。吃完饭,收拾行李,下楼退房。

  刚办好手续,市局刑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到了,桑塔纳警车,悬挂的同样是北河省公安民用专段的O牌。

  “韩博同志,军车太挤,坐这辆,我们边走边聊。”叶支队四十多岁,老刑警,很热情,挨个握完手,亲自拉开车门,招呼年轻的江省同行上车。

  “行,我正好要向您汇报。”

  叶支队跟后面打了个手势,示意军车司机跟紧,钻进驾驶室笑道:“情况局领导传达过,不用汇报。另外摸排已经有了眉目,直接带你们去认人,如果是,立即抓捕。”

  “这么快?”

  “农村不是城市,外来人员少,南方人更少,体貌特征和口音那么明显,又是91年之后过来的,稍加留意,不难找。”

  基层派出所干什么的,必须掌握基本社会面。

  如果一个北方逃犯躲在良庄好几年,体貌特征和口音明显,并能确定他到良庄的大概时间,想找到人并不难。根本不用下村,把熟悉情况的联防队员召集起来一问便知道。

  天恢恢疏而不漏。

  只要有线索,只要各地公安机关密切配合,逃犯很难逃脱法。

  尽管对能否抓到顾新贵一直有信心,一直认为把握比较大,但这么快有眉目,韩博还是很激动,不禁笑问道:“叶支队,他这几年日子怎么过的,现在在做什么。”

  “从基层同志掌握的情况看,他是四年前过来的。不在你说的大王镇,是在相邻的下焦乡,可能前段时间去大王镇办什么事,被你们辖区的那个务工人员无意中看见了。他跟本地一个妇女成了家,是个寡妇,是那个妇女几年前去津门打工时把他带回来的。

  没领结婚证,农村也没人管,就这么过。有两个孩子,前夫留下的,他现在应该算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在村里开了一个维修部,自行车、摩托车、蚂蚱车(手扶拖拉机)和一些农机什么都修。能吃苦,地里活儿全干,在村里口碑不错,个个夸他媳妇捡了个好男人,个个喊他南方佬。”

  再坏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不能因为他现在改邪归正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

  韩博又问道:“他有没有改名换姓。”

  “说起这个,有点意思,现在名字叫桂新固,顾新桂,桂新固,把原来名字颠倒过来了,所以基层同志说八九不离十,正在村里盯着,就等你们过去抓。”

  “太感谢了,叶支队,等抓捕行动结束,等嫌犯顺利落,麻烦您帮我安排一下,我想请基层所队同志吃顿饭。”

  “份内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一定要请,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大哥大是最新款的,香烟是玉溪,住一晚两百多的“八一宾馆”,不是什么局领导,只是一个乡的公安特派员。

  别说经费更紧张的基层所队,就是支队也没这么阔气。

  前几月严打,出省执行抓捕任务,包括吃饭住宿在内,干警每人每天标准不许超过60。去边远地区还好,去大城市晚上只能住十几二十一夜的小旅馆大通铺。

  出差600公里以上可以买硬卧,低于600公里只能买坐票,不管出发时是晚上还是白天。报销几张出租车发票要磨破嘴皮,坐飞机想都不用想。

  请当地公安部门同志吃顿饭,队里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只能自己掏腰包。

  看人家什么条件,到底属于全国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地方经济好,公安经费有保证。不像林坊,市里没钱,公安更没钱。

  更难得是人家对公安工作重视,支持!

  抓一个情节不算特别严重,危险性不是特别大的逃犯,地方党政领导帮着找那么大关系。哪像我们市里,干警去南方的经济特区执行抓捕任务,市政府在那儿有办事处,办事处其实就是宾馆,想在那儿住一晚,竟然管我们干警要住宿费。

  人比人气死人,叶支队不明所以,真有些羡慕远道而来的同行。

  说说笑笑,两辆车驶出市区。

  华北大平原呈现在眼前,一望无际的农田,要么看不见村庄,一看见村庄便是好多人家,住得比较集中,不像思岗农村东一家西一家,星罗棋布住那么散。

  按照规定,异地执行拘留、逮捕的,执行地公安机关应当持《拘留证》《逮捕证》、办案协作函件及执行人员的工作证件与协作地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联系。

  昨晚见过市局领导,杨副局长亲自看过相关手续,市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出面协助,没必要再去永河县公安局。对永河县公安局而言,这也不只是协助兄弟公安机关抓捕逃犯,也是上级交代的任务。

  刑警大队长在入城路口等,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相互介绍了一下,简单寒暄了一番,在前面开道直奔逃犯藏身的下焦乡会结村而去。

  异地抓捕有两种,一种也是最常见的由执行地公安机关民警动手,协作地公安机关配合。防止碰到一些想象不到的困难,比如遭当地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殴打,甚至把去执行抓捕任务的民警扣押起来;

  一种是委托异地公安机关代为执行拘留、逮捕,这主要适用于情况紧急,犯罪嫌疑人有可能再次潜逃或自杀,这种情况相对较少。

  来了四个人,手续齐备,自然要按惯例由江省公安动手。

  车停在村外,一个便衣民警跑过来介绍情况,嫌疑人正在店里帮焊什么东西,就一个人,修理铺没后门,抓人不难。只是许多村民无所事事,聚在修理铺对面的一个商店吹牛聊天,他们不明真相,有可能会阻扰。

  这么点小事,早些办完早些回去办正事。

  叶支队不喜欢拖泥带水,斩钉截铁说:“韩博同志,我们一起进去,确认无误,你们动手抓人,迅速带离现场。老周,你们负责善后。检查武器,注意安全,争取五分钟解决战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