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小插曲(二)

韩警官 +A -A

  上厕所只是一个幌子,陈猛瓮声瓮气,装出一副倦意浓浓的样子。

  首先确认体貌特征明显的高个子小偷,通过他找到又矮又瘦的那个,哈欠连天的跟俩小偷擦肩而过,挤过两个站在走道的行人,伸懒腰似的伸了下右手。

  “动手。”

  韩博低哼一声,小任起身同他一起往俩小偷走去。

  小偷自认为没被发现,常在这趟车上干,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人敢多管闲事。他们胆大的很,跟那些没座位的旅客一样扶着椅背摇摇晃晃,若无其事,神态非常之从容。

  高个子比较危险,两个人对付一个。

  小任拿着一盒香烟,装着去两节车厢之间的吸烟室过烟瘾,挤到小偷身边,突然一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一把揪住他头发,右手又快又准地攥住他右手腕,猛地扭到背后。

  “警察,不许动!”

  韩博同时出手,死死攥住他左臂,同小任一起将其摁在几个旅客之间的缝隙里。

  矮个子缓过神想跑,右手腕突然被人抓住了。陈猛一把抓住他手腕,一把掐住他脖颈,猛地往下一摁,将他压倒在旅客们的脚缝中。

  干净利索,前后不到十秒。

  旅客不明所以,见这边打架,顿时乱成一锅粥,惊叫着纷纷躲避。

  “干……干什么,我……我……是好人……”高个子趴在走道上,小任一百五十多斤压在他身上,压得他呼吸困难,脸贴在地板上嘴都变形了。

  确认矮个子小偷已被陈猛控制住,从腰里拿出手铐先把高个子小偷铐上,然后从小任腰间拿出另一副手铐,过去将矮个子小偷反铐上。

  谁也不知道车厢有没有其同党,韩博直起身,脚踩在左边的座椅上,一手扶着行李架,一手掀开衣角亮出枪。

  “大家不要慌,我们是公安!解放军同志,穿夹克的小伙子,你们帮帮忙,守好洗手间这个门。这边几位师傅,也帮帮忙,守好开水间,顺便叫一下列车员,未经允许谁也不许走动,公安办案,一会儿就好,请大家配合一下。”

  公安抓小偷,旅客们松下口气,该让的让,该帮忙的帮忙。

  几个小伙子很积极,门边的帮助守门,靠这边的蹲下帮助控制嫌犯。解放军小战士更不用说了,站在顶头的走道中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有人帮忙可以腾出手,陈猛从矮个子小偷外套里袋摸出两个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身份证,不过身份证不是他的,再摸摸他裤袋,摸出一刮胡刀片,冷冷地问:“这钱包谁的,这刀片干什么用的?”

  人赃俱获,矮个子嫌犯趴地板上一声不吭。

  小任摁着高个子嫌犯脖颈,朝一个年龄较大的旅客喊道:“大爷,帮我叫叫你身那位,还睡,身上被划那么大口子,钱包�了都不知道。”

  “哦。”

  老大爷捅捅钱包失窃的旅客,中年旅客抬起胳膊看看自己外套,再摸摸口袋,顿时大惊失色:“我的,钱包是我的!”

  要不是小任警惕性高,估计要到天亮你才知道。

  只搜出两个钱包,谁知道有没有第三个事主,韩博拍拍手:“同志们,检查检查各自的财物,相互提下醒,把身边人全叫起来,下一站快到了,赶快检查!”

  闹这么大动静,旅客们全醒了。

  见俩小偷被警察抓着,不约而同鼓掌叫好。刚才抱的小家伙,更是兴高采烈喊道:“妈妈,妈妈,叔叔是警察,叔叔是警察,叔叔抓两个大坏蛋!”

  原来是警察,妇女嘴角边勾起会心的笑容。

  高个子小偷急了,被压得上气不及下气地说:“我……我不是小偷,他……他偷……东西抓我……抓我干嘛,跟我没关系……”

  “有没有关系跟乘警说,列车员同志,愣住干什么,用对讲机请乘警过来。”

  “好的,马上。”

  列车员刚刚在他的小值班室里打盹,对车厢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直到看见站在座位上的人亮出枪,才反应过来才拿着对讲机呼起乘警。

  这节车厢抓到俩小偷,前后两节车厢旅客全跑来想看热闹,被几位“治安积极分子”堵住走道两头过不来。通道比之前更堵,乘警长和一个年轻乘警挤三四分钟才过来,挤得满头大汗。

  “思岗县公安局韩博,出差的,这俩小子正好被我们撞上了。”

  “东海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一大队陈道平,工作没做好,劳驾你们动手,不好意思。”

  “举手之劳,谈不上不好意思,你们压力挺大的,这么多旅客,这么多节车厢,哪照应得过来。”

  “理解万岁。”

  出示证件,敬礼握手,相互介绍完,开始办正事。

  要确认多少旅客丢了东西,缴获到的钱包就两个,丢钱物的旅客却有四个,赃物不是被转移了就是被藏在什么地方,车上极可能有其同伙。

  乘警就两个人,离下一站只剩二十几分钟,必须争分夺秒审嫌犯。

  搜捕列车上有可能隐藏的嫌犯,寻找另外两个旅客丢失钱物的工作,只能请韩博等地方公安部门同志协助列车员进行。

  列车长带着几个列车员来了,立即分工,一队人搜查死角,一队人查票查身份证。

  两个嫌犯是什么地方人,买的从哪儿到哪儿的票已确定,只要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并购买同一区间火车票的人就有嫌疑。韩博陈猛和小任不用一个一个查,只要亮出枪和手铐,起到个威慑作用。

  “列车长,韩警官,找到了,藏在这个编织袋里!”

  靠近门边的一排座椅下,有一个编织袋没人认领,肯定要打开检查,另外俩失窃旅客丢失的黑色公文包和一个钱包果然在里面,列车员举高高的,满面笑容。

  ……

  小偷落,被窃的财物全部找到,列车长和乘警长很高兴,邀请四人去在列车员休息的车厢睡觉,不要加钱补卧铺票。

  第二天一早,乘警长请吃早饭。

  没买到卧铺有卧铺睡,有人请吃饭,有伸张正义的成就感,这趟旅途很愉快。

  立功?

  开什么玩笑,公安是做什么的,如果抓两个小毛贼就要评功评奖,政治处岂不要忙死。

  只是一个小插曲,不值一提。

  下午3点,列车晚点40多分钟抵达津门火车站。

  三大直辖市之一,北方最重要的港口,距首都很近,没成为直辖市之前属于北河省,从这里去顾新贵最后一次露面的林坊市比从北河省会去近。

  “常参谋长,我们到了,正在出站,不好意思,麻烦您亲自来,好的好的,我留意接亲友的牌子……”

  有手机是方便,不过长途加漫游可不便宜。

  长话短说,挂断电话,背着行李跟随人流来到出站口,老远看见一个志愿兵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思岗韩博”四个大字,身边站着一位器宇轩昂的陆军大校,国字脸,浓眉大眼,不穿军服都能感觉出他是军人。

  “首长好,我就是韩博。”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里只有老乡,没首长。”

  常援建,BJ军区驻林坊某师参谋长,良庄乡柳中村走出来的副师级部队首长。

  听到乡音,看到这么多家乡人,常参谋长非常高兴,一点架子没有,挨个儿握手。更难得的是居然认识老米,关系似乎不错,竟紧握着他手笑问道:“老二多大了,有没有上小学。”

  “下半年上小学,现在幼儿园。”

  初中同学,人家在部队当首长,自己混成这样,米金龙尴尬不已。

  村支书带头生二胎,影响恶劣,一直惊动到县里。因为他,老卢等主要乡领导一人背一处分。常援建平均两年回老家探一次亲,每次回去要请老卢喝酒,这件事想不知道都不行。

  “儿女双全,挺好,我们拼死拼活为什么,不就是为孩子。”

  常援建拍拍他胳膊,转身笑道:“小韩,卢书记说了,你们到这我负责安排。先去林坊,军分区司令员跟你五百年前是一家,正好姓韩。他帮我约好了市公安局领导,晚上一起吃饭。在津门帮不上忙,在林坊好说,我们跟地方党政领导关系一直不错。”

  军分区司令员是市委常委,把这么大领导搬出来,韩博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担心人多坐不下,来两辆军车。

  一辆三菱帕杰罗,一辆猎豹越野车,全迷彩涂装。

  在良庄籍军官中,他级别不是最高的,有一位已经是省军区政委,去年晋升的少将。

  以前只知道良庄出人才,到底出过什么样的人才却不知道,天天呆在良庄也没什么感觉。直到此时此刻,面对如此豪爽的常参谋长,终于真正意识到什么叫良庄出人才,意识良庄人为什么那么重视教育。

  ………………………………………

  PS:感谢“慨大叔”、“龙门山有雨”、“锋米”、“倾城泪丶”、“书错错书”、“好书就追”、“我是一个兵01”、“牧人818”、“加糖的白酒”、“风霜破”、“浪浪的黑人”和“A$「�」沙之舟「弦空」”书友的不断打赏!

  感谢所有收藏、推荐、评价、建议的兄弟姐妹。

  第二章奉上,再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