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小插曲(一)

韩警官 +A -A

  开往津门市火车吼叫着汽笛,哐当哐当喘着粗气驶出站台。绿色车皮的列车,由于铁轨间留有膨胀空隙,跑起来总是有节奏地哐当哐当响个不停。

  出省抓捕,这种机会不是所有实习生能有的。尽管声音嘈杂,可在小任听来,像是一首雄壮的进行曲在耳边回荡。

  “韩特派,坐里面。猛哥,你也坐里面。”

  “里面外面一样,换来换去麻烦。”

  “你们带枪,坐里面安全点。”小任抬头看看四周,刻意压低声音,其实没必要,思岗话在这儿没几个人能听懂。

  车票是吕阿姨托人买的,这趟车太忙,在铁路上有熟人也买不到卧铺,除非愿意在东海等两天。警务室一摊事,哪能在外面久留。坐票就坐票,总比站着强。

  钱丢了没关系,人丢了都没关系,唯独枪不能丢。

  小伙子说得有道理,韩博笑了笑,同配原来那把破枪的陈猛一起坐到靠窗位置。

  吕阿姨找的熟人没能帮着买到卧铺,坐票位置安排得挺好。

  四个人坐一块,面对面,一边坐两个人,不像走道那边一排坐三个人。刚出站,车厢里人不多,许多位置空着,等到了江城人就多了。

  几十个茶叶蛋没吃完,母亲又准备几塑料袋吃的,一路上估计不用买饭。

  米金龙第一次坐火车,很新鲜,坐不住,从这头走到那头,连厕所都要打开看看。一身不是很合体的廉价西装,袖标都没拆掉,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东张西望,到处乱转,乘警和列车员认为他形迹可疑,拦住查好几次票,乘警更是要求他出示身份证。

  陈猛感觉很是好笑,回头看看,捂着嘴道:“韩特派,老米又被抓了。”

  “我头一次坐火车时跟他差不多,新鲜,好奇。”

  小任嘿嘿笑道:“我也是头一次坐。”

  过去半天一夜,陈猛像是在做梦,不敢相信顶头上司家会那么有钱,说道:“韩特派,在东海开公司搞装修工程,比干现在这行有前途。大城市,知道人怎么说么,宁要东海一张床,不要思岗一栋房。换作我,才不干这个特派员,早来东海当总经理了。”

  “是啊,当特派员一个月才多少钱。”

  小任点点头,很难理解顶头上司为什么要留在农村受苦受罪。

  韩博放下打发时间的法律书籍,笑道:“我喜欢现在这个职业,喜欢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的成就感。在老家可以当公安可以破案,来东海只能当包工头,就这么简单。”

  这一行跟影视剧里完全不一样,尤其基层派出所,干得大多是重复性工作,就算破案也是鸡毛蒜皮的小案。

  工作时间长,白加黑,5加2,生活不规律,工资待遇不高,升迁比其它单位难,绝大多人干到退休仍是普通民警。有更好选择却作出这样的抉择,真想不通他是怎么想的。

  陈猛感叹道:“你家经济条件好,可以追求理想。我是没办法,当四年兵,还没退伍,人已落伍,在部队呆得越久,回到社会越迷茫。除了干这一行,不知道能干什么。”

  陆军三年,空军四年。

  他是空军,在部队整整呆过四年,改革开放,外面变化日新月异,四年时间,足以让一个人与社会脱节。

  作为领导必须为部下考虑,韩博笑道:“等忙完这件事,我往局里多跑跑,看能不能尽快帮你们解决编制。你们自己也要努力,工作上学习上全要努力,这样我会好说一些。”

  “谢谢韩特派,我一定努力。”

  借这个机会跟部下谈谈心,谈累了看看书,看累了趴在小桌子上打个瞌睡,不知不觉七八个小时过去。窗外一片漆黑,车厢里挤满人,一个挨着一个,堵水泄不通,气味非常难闻,卖货的小推车都无法通行。

  警察也是人,一样会丢东西甚至被偷。

  换位置,换着休息,轮流看行李,始终有两个人保持清醒。

  “别睡了别睡了,列车进入会阳境内,这几站小偷比较多,打起精神,坚持一下,看好各自行李。这包是谁的,拿下来,这么放太危险,砸着人怎么办……”

  乘警从人缝里挤了过来,往9号车厢走,大声提醒旅客注意财产安全。

  人家天天在铁路线上跑,他说这里不太平自然有他的道理,韩博打了个哈欠,拍拍米金龙肩膀:“老米,醒醒,弄点东西吃一下,天亮再睡。”

  “哦,我来拿。”

  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抱着孩子一直站在身边,小任不好意思,起身道:“同志,你坐会儿,我去趟厕所。”

  “谢谢,谢谢啊,回来我就让给你。”

  “不客气。”

  韩博伸展下双腿,和声细语笑道:“小朋友,好可爱,你妈妈累了,到叔叔这儿来,让叔叔抱抱。”

  文质彬彬,一身衣服挺考究,应该不是坏人。

  站着抱两三个小时,少妇腰酸背痛,真累了,干脆哄道:“军军,去不去叔叔那儿,叔叔靠窗户。”

  小家伙干干净净,一看便知道是城里孩子,胆子大,回头看看妈妈,很乖巧的张开双臂。桌上全是吃的,随他挑,挺有意思。

  正跟小家伙聊得火热,小任挤过来,靠在椅背上用老家话轻声道:“韩特派,有两个小偷,一个在前面打掩护,一个躲在后面用刀片划人口袋。猛哥,别回头,就在我后面第四排。”

  韩博正对着他身后,瞄了一眼,搂着小家伙不动声色问:“长头发,穿灰色夹克的那个。”

  “不是,打掩护的个子高,穿毛衣。动手那个又矮又瘦,你应该看不见。”

  “看见打掩护的那个了。”

  他们突然间说起方言,少妇有些奇怪,下意识抱回孩子。

  米金龙有些紧张,不禁问:“怎么办?”

  遇上肯定要管,通知乘警容易打草惊蛇,并且不知道乘警在哪个车厢,韩博若无其事说:“陈猛,去上厕所,确认目标举右手发信号。前后包抄,一起动手。老米你不要动,看好行李。”

  两个小毛贼,不难对付。

  陈猛微笑着站起身,边往后走边用思岗普通话喊道:“借过借过,上个厕所,不好意思,麻烦您让让,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