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启程

韩警官 +A -A

  在对外宣传特别招商引资时,思岗地理位置好的天上有地下无。什么位于长三角地区,什么东临黄海,毗邻长江,事实上交通极不发达。

  高速公路,没有。

  铁路有,在地图上。

  机场没有,养鸡场不少,有一个乡几乎家家户户养几百乃至上千只鸡。

  想出个远门,要么去江城,要么去东海坐火车,从思岗去江城和东海差不多远,全300多公里。

  江城在西南,东海在东南,乘火车去北河从江城出发要近一些,但江城火车站是中转站,不是始发站。打电话请马志功去代买火车票,结果人家在火车站排两个多小时队,别说硬卧,坐票都没有。

  一千多公里,站30多个小时,谁受得了。

  去东海,从东海出发。

  全国最大城市,火车去哪儿都是始发,明天走不了后天,至少不用站。

  这么安排能顺便去南港市肿瘤医院,探望正在那儿“照光”的前任公安特派员李顺承。可以顺便去东海看看家人,看看装修公司搞怎么样。

  四个人出差,开7号车去东海坐火车多少能节省一点费用,且更方便更节约时间。

  陈猛有驾驶证,在刑警队就是开车的,两个人换着开,不累。

  第一站南港,找到前任特派员李顺承所在的病房。

  不到肿瘤医院不知道癌症多,老特派员刚来时没床位,在附近住十几天旅馆有了床位再搬进病房走廊,在走廊又呆一个多星期才搬进病房。

  人满为患,没地方坐,只能站着说话。

  老特派员面黄肌瘦,情况不容乐观,看到接替他的韩特派来探望,看到一下子来好几个人,精神好了许多,让老伴儿拿饮料削水果。

  聊了一会儿,韩博提了一下顾新贵这个名字。

  终究干过十几年公安特派员,老特派员心领神会,说办正事要紧,催促众人早点走。

  不知道他能吃什么,不知道买什么好,直接给他老伴塞1000块钱,留下手机号和警务室座机号,有什么事让她给单位打电话。

  太远太不方便,住院这么多天,就卢书记、焦乡长等乡领导那天晚上来过一趟,局里没来过人。家属很感动,流着眼泪送大家伙出来的。

  警务室副主任老王同志没出过远门,走最远的地方就是思岗和新庵,见那些跟工程队出去的人带许多煮鸡蛋,竟让食堂大师傅老秦煮了七八斤茶叶蛋。

  不吃会坏,坏了太浪费,午饭就它了。

  车开上渡轮,一边欣赏长江风景,一边就着白开水吃茶叶蛋。其实有小任在,浪费的担心是多余的,小伙子能吃,不知不觉干掉八个。

  下午四点多,顺利抵达东海市区。

  全国最大的城市名不虚传,捧着地图迷路,天下公安是一家,问了好几个交警,终于找到许汇区装饰材料市场。

  “我说去接你,硬是不让,迷路吧,东海太大,我呆好几年才搞清东南西北,看地图没用。”

  儿子来了,老韩非常高兴,先埋怨一番,跟儿子的三个部下打过招呼,兴高采烈介绍起他的部下:“小博,这位是我们公司沙副经理,我跟你说过的,快叫沙伯伯。”

  确实提过许多次,老房东,以前在一个街道企业当干部,现在退休了。人特别好,只是他怎么成副经理了。

  韩博急忙举手敬礼,一脸诚恳地说:“沙伯伯好,我终于见到您了,我爸我妈每年回家都跟我提起您,感谢您这么多年来对我家的照顾。”

  “囡囡这么高,这么威武,韩经理,你有福气啊。“

  “当公安,不威武吓不住坏人。”

  儿子开着警车来的,带着三个手下,在老房东面前终于露把脸,老韩乐得心花路放,又介绍道:“小博,这是我们公司财务科吕科长,快叫吕阿姨。”

  大城市的妇女,保养得好,看不出实际年龄,大概四五十岁,到底四十还五十真拿不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乖巧的喊声一声吕阿姨好。

  半个多月没见,小睿睿长大许多,先抱抱,抱完参观挂牌成立不久的“东海经典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在装饰市场大门口,最好的两间门面,二楼住人,一楼办公,落地玻璃,大理石地面,墙上挂满精致的镜框,镜框里是装修过的房子照片。

  办公桌,老板椅,电脑,真皮沙发,玻璃茶几,文件柜,饮水机………门口停着豪华桑塔纳,看上去很上档次。陈猛、小任和米云龙瞪目结舌,不敢相信特派员家竟然是开公司的,竟然这么有钱。

  沙副经理接了个电话,打了个招呼,让晚上去家一起吃饭,夹着公文包,钻进轿车让李泰鹏送他走了。江北话听不懂,正好市场里卖瓷砖的老板过来结账,吕阿姨聊几句去了隔壁办公室。

  “老沙退休没事干,整天跑公园去跳舞,他老伴不喜欢他跟那些妇女搞一块,两口子总吵架。听说我开公司,祁主任就是他老伴,让他过来帮忙。我哪能让他白干,一个月开1200,年底发奖金。他原来是干部,认识好多人,工商税务这些手续全他帮着跑的。

  不光跑手续,还跑业务,从开业到现在谈了七八家,有四家签了合同,有一家昨天工人进场的,要不是你们来,我这会正在工地。吕科长原来就是国营单位的财务科长,去年退休,内退,有会计证,经常跟工商局、税务局和银行的人打交道,个个认识……”

  说起自己的公司,“韩总”眉飞色舞。

  在东海干这么多年,装修过那么多家,认识不少人。

  开业那天,许多装修过的人家来祝贺,有人送牌匾,有人送花篮,隔壁办公室墙上那些牌匾全人家送的。连同市场里那些卖装饰材料的老板,中午在对面饭店摆二十一桌,盛况空前。

  老主家介绍,沙副总和吕科长又帮着招来的十几位不要工资,只拿提成只管饭的业务经理(全退休人员),开门大吉,装修业务多得忙不过来。

  “新接的跟以前的,十二家一起装,要保证工期,要让人家住进去过年,靠现在这几十个人忙不过来,缺木工缺油漆工。昨天打电话,你大舅帮我找了几个,明后天到。你大姑父找了五个,他也过来……”

  搞装修的游击队多,这样开公司专攻家庭装修的正规军少,没什么竞争,生意不是一两点好。

  公司战略是“稳中求进”,从管理层的年龄结构上就能看出有多稳,实在没什么不放心的。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未来房价会越来越贵。

  韩博沉吟道:“爸,买房子的事要抓紧。如果有条件,看能不能买一块地皮或者一栋旧厂房。这么一来,工人就有地方住,不用再跟现在一样背着行李干到哪家住哪家。并且一些家具和门之类的东西,可以在自己的厂房里加工好送过去安装,能提高效率。”

  老韩深以为然,拍着桌子说:“好多地方白天不许用电刨和切割机,晚上更不许,嫌声音响动静大,老沙刚才就是去谈租厂房的事。公司刚开业,没那么多钱,只能租。好好干一年,等明年有钱再买。”

  “现在可以找,可以先谈。”

  “谈谈也行,买地皮买厂房没百八十万估计下不来,谈谈,找找人,还还价,能省一万是一万。”

  开公司跟不开公司就是不一样,以前一年赚十几万感觉很满足,现在开口就是百八十万,父亲意气风发,有了属于他的事业,韩博打心眼里替他高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