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老卢的道理

韩警官 +A -A

  出省抓捕这么大事,一去不知道多少天能回来,要向局领导请示汇报,一样要向乡领导请示汇报。

  良庄的败类,不能再让他逍遥法外!

  赶到乡政府三楼,简单汇报完情况,老卢非常支持,戴上老花镜,掏出传说中的黑皮电话本,翻到中间一页,拿起笔在便笺上写下两个名字和两个号码,完了之后小心翼翼收起来,用座机一个一个拨打。

  “常参谋长,我卢惠生啊,说话方不方便,撤乡建镇,没问题,一切在有条不紊推进。你们在外面安心工作,家乡这点事交给我,春节回来估计差不多,等你们回来剪彩放炮,必须的必须的。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是这样的,我们良庄出了个败类,东光村的,叫顾新贵,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对对对,就是那个小混蛋,潜逃好几年,这次下决心把他抓回来,有人看见躲在你们部队附近,老李住院了,老李情况不好,新任特派员,小伙子,很能干……”

  拜托完一个拜托第二个,第二个是地方干部。

  听语气对方很欢迎很愿意帮忙,让买到火车票给他们打电话,好安排车去火车站接。

  刚收起来的电话本有两厘米厚,一页上面记五六个人的联系方式,正反面全是,密密麻麻,韩博羡慕地问:“卢书记,天南海北,全国各地,您有多少朋友。”

  当大半辈子干部,没像别人一样捞钱,也没当上正处副处那么大领导,就交了许多朋友。说起最引以为豪的事,老卢眉飞色舞。

  “小韩,不是跟你吹,到底有多少朋友没认真统计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现在出门,身上不要带一分钱,只要带上电话本,周游全国,去哪儿住酒店,到哪儿有饭吃!”

  “我信。”

  “别说你,谢书记杨县长他都得信,不信让他们跟我比比,出了南港谁好使?我游山玩水,去哪儿坐轿车,累了住酒店或者部队招待所,他们,估计要露宿街头,一路讨饭回来。”

  良庄出人才,良庄人才全在他电话本里,个个对他很尊敬,这真不是吹牛。

  韩博将两位家乡人名字和电话号码输入进手机,小心翼翼收起便笺,由衷地说:“卢书记,您是我的榜样,我要跟您学习。”

  小伙子不错,很对脾气。

  老卢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小韩,交朋友不难,只要以诚待人,就能跟我一样交到真正的朋友。老吴这件事你办得不错,请他吃顿饭,让他找回点面子,帮他把儿子安排丝绸公司。你举手之劳,人家记在心里。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他两个儿子就这样了,他孙子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将来人孙子要是出息了,你年龄也跟我现在差不多大,不就可以把名字写进电话本。去哪儿,有个什么事,打电话,人家肯定帮忙,朋友就是这么来的。”

  “卢书记,您帮过很多人忙。”

  “也没刻意去帮谁忙,就是以诚待人,凭良心做事。”

  你刚从工商局捞了一笔,要是上交到公安局那太可惜了,必须利用这个机会帮你花花,老卢话锋一转:“小韩,我们干工作首先要理顺关系。你是公安特派员,是公安局派来的。公安局在良庄就你一个人,对了,还有一辆车。也就是说,派出去的才是他的,不是派出去的就不是他的。”

  跟绕口令似的,韩博糊涂了:“卢书记,我不太明白,您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指示放一边,我是给你说这个道理,派出所和特派员是公安局派出去的,受公安局管理所当然。警务室不是,警务室是我良庄乡人民政府的。警务室与乡政府的关系,相当于县公安局与县人民政府之间的关系,同其它乡镇派出所有本质区别。

  公安局在人事上,能绕开县委组织部和人事局,不可能!公安局的经费,能离开财政局,一样不可能!所以说警务室在人事安排上要听乡党委的,在财务方面要听乡政府的。这是原则性问题,在原则性问题上必须立场坚定,决不能犯糊涂。”

  什么听乡党委政府的,说白了还不是要听你的。

  派出所是公安局的派出机构,警务室算什么,房子是乡里的,治安联防费是乡里帮着收的。老卢虽然很过分,不过细想起来这番话是有些道理。

  退一万步说,乡人民政府也是一级政府。

  可是上级越来越不把乡政府当政府,职权不断往上收,事权在不断往下推。

  乡党委政府处于权力金字塔的最底层,乡党委书记虽然是正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官,但能掌握的社会公权力和社会资源极其有限,却要直面众多百姓。

  上级所有的政策都要由乡镇来落实,正所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

  什么都要管,为老百姓做不好事不行,干不好上级交代的工作更不行,只许干好,不许干歹,出的是牛力,挨的是鞭子……

  他像一个唐吉坷德,或者说他思想中对乡党委政府应该是什么样的党政机构,仍停留在“人民公社”阶段,很难接受基层权力一点一点被收走。跟老母鸡护小鸡似的死死护住乡里有且仅剩的那点权力,谁跟他抢,他跟谁急。

  韩博暗叹了一口气,点头表示没任何疑议。

  老卢很满意,趁热打铁说:“联防队副队长米金龙,是违反过计划生育政策,他家房子是我亲自带人去扒的,但他早悔改了,知错就改是好同志。考虑考虑,考察考察,给他交个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让他有个盼头,年纪大了多少能拿点退休金,你可以理解为乡党委的指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反正已经解决两个,不在乎再多一个。

  想到米金龙要参加抓捕任务,韩博笑道:“卢书记,米金龙同志正好要跟我一起去抓顾新贵,联防队也是一个小团体,一个看一个,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这次运气好能把人抓回来,他就立功了,我呢,也就能理直气壮帮他解决。榜样力量是无穷的,或许能以此带动整个联防队的积极性。”

  坚决服从乡党委的指示。

  老卢不是满意,是非常满意,哈哈笑道:“好,这么安排最好,工作就应该这么干!早去早回,路上注意安全,实在找不着顾新贵就回来,下次再抓。他个小王八蛋,初中没念完,能跑哪儿去,只要跑不出中国,迟早落。”

  …………………………

  PS:第二章,求点击、收藏、推荐、评价、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