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干点正事

韩警官 +A -A

  10月25日下午,全县秋茧收购工作接近尾声,各收购站收秤。

  良庄收购站朱站长骄傲地宣布,共收购秋茧14万9千6百22公斤!超过去年春茧、夏茧和秋茧收购的总和,意味着良庄秋茧一点没外流。

  紧接着,丁湖李庄等周边几个乡镇收购站相继交出了一份前所未有的答卷。

  工商局的查处工作接近尾声,有钱的罚款基本全交了,没钱的让他砸锅卖铁也交不上。

  用80吨铁壳船收购的那个情节严重,按县领导指示交由公安部门侦查,刑警队接手(当时没经侦),杀鸡儆猴,好好震慑下总是来挖墙脚的新庵贩子。

  乡里安排那么多干部协助,老卢旁敲侧击说了一大堆,之前那“一家一半”的协议没法落实。

  工商局罗局长亲自赶到良庄,丝绸公司王经理打圆场,关上会议室门几家一起商量分配方案。至于严厉打击非法经营专项行动期间产生的费用,包括那些连夜去各村做工作的乡村两级干部加班费伙食费,按惯例由丝绸公司承担,要算入秋茧收购经费。

  良庄的罚款要留在良庄,老卢拿乡里跟公安局达成的协议说事,40%不容讨价还价,否则明年蚕茧收购乡里不管了。

  蛮横无理,拿他没办法。

  案件是工商局办的,钱在工商局账上,工商局一样要拿大头,一样40%。

  物价局和税务局按县领导指示最后参与进来联合查处,贡献不大,一点不给又说不过去,两家加起来10%。

  搞到最后警务室只剩10%,老卢居然振振有词地说,你们总共才几人,要那么多经费做什么。幸好反应快,不然10%都保不住。

  同样庆幸的是蛋糕够大,在良庄收购的贩子被一打尽,一些消息不灵通和一些铤而走险的家伙,居然一个接着一个从良庄过境,包括良庄落的在内先后共查获76起。

  做人不能太贪心。

  10%也7万7千多,给巡警队2万,7千作为奖金发给那些提供线索的耳目,剩下5万,加上治安联防费和原来的小金库,明年经费基本上不用发愁。

  联合执法是小伙子牵头的,前期做了大量准备,行动期间身先士卒,后期提供各种帮助。搞到最后,别说一家一半,连四分之一都没落着。

  罗局长有些过意不去,也想利用这个机会结个善缘,通过他给未来的常务副县长留个好印象,决定搬来的486电脑、打印机和复印件不再往回搬,算工商局支持良庄警务室工作。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现在出来的奔腾多媒体电脑,能用电话线上国际互联,能在电脑上放VCD,别说486,586都要淘汰。打印机复印件同样如此,现在是激光的彩色的,给他点二手办公设备,让他高兴高兴。

  以后给老百姓开个户籍证明,给局里或乡里个打什么报告,用电脑打印出来跟用手写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显得很正式很正规。

  白落三大件办公设备,韩博是很高兴。

  见过大世面,也就是高兴一下,王副主任和王燕等人不是高兴是疯狂,围着现代化办公设备兴高采烈。

  王燕说要去新庵里买电脑教材,好好学学怎么用。

  小任吹牛会五笔,上机敲了十几分钟键盘愣是没把“思岗县公安局良庄乡警务室”十二个字打出来。

  老王提议搞一个微机室,找工人把房间隔开,外面是换衣服的地方,里面放设备。去买几件白大褂和几双拖鞋,以后进微机室要换鞋换衣服。最好安装一个空调,听说电脑这东西不但怕灰尘,而且冬天怕冷夏天怕热。

  整整落后两代的东西居然当宝。

  在江城上大学时没少跟马志功去电脑游戏室打95红警,几台机子随便摆,那些抽烟的家伙烟灰弹得到处是,老板眉头不带皱一下。

  韩博眼泪都笑出来了,一锤定音地说:“王主任,电脑没那么容易坏,再说这是二手货,没必要当宝贝伺候。全放户籍服务台里,新娘子,小高,你们好好学学怎么用电脑办公,以后打字复印交给你们。”

  “韩特派,要不电脑放你办公室。”

  “放我办公室做什么,摆谱也要让人家看见,就放户籍管理服务台。等你们学会使用各种软件,就可以把户籍资料和其它台账输入进去,想查什么档案,点点鼠标、敲敲键盘,直接调出来,打印出来,很方便。”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未来这东西不稀罕,会使用它是基本技能。

  韩博顿了顿,正色道:“不光王燕小高要学,所有人全要学。不要去学什么编程序,只要学会怎么使用,只有学会了才能实现电脑办公,电脑办案。另外所有人要学会驾驶,社会发展很快,现在摩托车,将来肯定是汽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要懂法律。总结起来就三点,会电脑,会开车,懂法律。”

  艺多不压身,学点东西是好事。

  何况单位对学习真重视,鼓励大家伙参加自学考试,报名费书本费报销。学汽车驾驶也一样,小单基本上能上路,等他再熟练一些就要去帮他办驾照。

  同志们热情高涨,纷纷表示要利用业余时间学点东西。

  有钱了,办案条件又上了一档次,要干点正事。

  韩博带上门,严肃地说:“战机稍纵即逝,抓捕行动不能再拖。老样子,我出差期间警务室工作由王燕同志负责。我有手机,呼机用不上,王燕同志,从现在开始寻呼机归你用,有什么事大家好联系。”

  安排由谁“主持工作”,开始确定一起出省抓捕的人选。

  “韩特派,带我去吧,我认识顾新贵,警务室这么多人,就我见过他。“想再立新功,想同老王和小高一样“转正”的米金龙,一脸期待。

  他今年38岁,干过一任村支书,是全乡当时最年轻的村党支部书记,后来因为生二胎被撤。

  老卢亲自带人去拆他家的房子,拆掉之后担心他日子过不下去,把水利站两间宿舍借给他一家住,把他安排进联防队,让他一个月多少能拿点钱,再种种地,一个困难到极点的家庭几年时间就这么缓过来了。

  在严厉打击非法经营的专项行动中表现积极,该上岗上岗,换岗休息时主动收集线索。

  根据他收集到的情报,高长兴带领一个分队查获两个试图从偏僻的河岸,借助一条6吨水泥船,往柳下河对岸偷运鲜茧的贩子。

  生二胎只撤掉其党内职务,没开除他党籍。

  在老卢建议下刚任命他为良庄乡治安联防队副队长,按照省里颁布的《江省乡镇治安联防队管理条例》,联防队长必须由正式民警兼任,他只能当副队长,干不了正的。

  抓逃犯首先要能认出逃犯。

  现在掌握的是顾新贵上初中时拍的两张照片,良庄没派出所,他没办理过身份证,初中之后就没拍过。过去十几年,变化多大可想而知。

  不能打没把握的仗,韩博紧盯着他双眼问:“老米,顾新贵潜逃好几年,体貌特征会发生很大变化,你确定能认出来?”

  “能,他跟我一个村,我看着他长大的。”

  “行,算你一个。”

  韩博拍拍他胳膊,转身道:“现行犯我和小单一起抓过,出省抓捕逃犯头一次。万事开头难,要多带几个人。陈猛,你经验丰富,肯定是要去的。小单,我知道你很想去,但你熟悉情况,警务室离不开你,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要有什么想法,在家好好协助王燕同志工作。”

  “韩特派,韩科长,我们不是说好的吗?”

  “你是说过,我没答应,服从命令听指挥,别跟个孩子似的。”

  小单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

  安小勇乐了,禁不住笑道:“韩特派,小单不去那就是我了。我家没什么事,打个电话现在就能走。”

  “你也去不成,在家好好熟悉辖区情况。”

  “那谁跟你们一起去?”

  “小任。”

  “小任,小任是实习生!”

  韩博笑而不语,王燕反应过来:“韩特派说得对,小任去最合适。“

  可以参加抓捕任务,可以出去见见大世面,小任喜形于色,急忙给众人拱手作揖,求大家伙不要反对。安小勇同样想出出远门,苦笑着问:“为什么?”

  王燕解释道:“因为他是实习生,如果能参加一次跨省抓捕行动,如果能把逃犯顺利抓回来,实习鉴定会不会好看一些,明年分配时上级是不是会考虑到这点小优势?”

  安小勇点点头,唉声叹气说:“也是,我们无所谓,对他很重要。”

  小单毫不犹豫给小任一拳:“遇到韩特派这样的领导,你小子运气真好!”

  “谢谢韩特派,谢谢各位前辈,明年正式参加工作,拿到工资,我一定回来请韩特派,请大家伙吃饭。”

  小伙子很努力很听话,能帮的帮一把,同样不能让人白干,

  韩博笑道:“提起工资,实习应该有实习工资,一个月280,王燕同志,你安排一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