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一家一半

韩警官 +A -A

  丝绸公司性质跟烟草公司差不多,只是对财政的贡献没那么大,没烟草公司那么大权。没“茧丝专卖局”,更不会有专门的稽查队伍。

  公司办公楼在农业局隔壁,拿人家6万赞助费,第一次登门,对领导一定要尊敬,不管是不是本单位的。

  敲两下门,当那么多丝绸公司干部喊一声“报告”,立正敬礼,态度恭敬,王经理很有面子很高兴,听完来意,二话不说,一起去工商局。

  秋茧收购是这段时间最重要的工作,事关上千万财政收入和全县茧丝行业健康发展,县里成立领导小组。

  负责农业农村、民政、旅游和对口支援工作,分管县农业局、林业局、水利局、畜牧局和民政局的石副县长兼任组长,工商局罗局长和丝绸公司王经理一样兼任副组长,毫无疑问的热情接待。

  对王经理身边这位帅气的年轻公安,罗局长早有耳闻。

  调到公安局之前,担任过丝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联合公安和城西工商所一起治理整顿人民西路夜市,快刀斩乱麻,将夜市那个变成临时便民市场。随着丝织总厂改制,临时便民市场又成了市场建设服务中心的自收自支单位,管理权转移到工商部门。

  上周三晚上去过一次,搞得不错。

  他曾经的下属,现在的市场办主任杨小梅很能干很负责。从下个月开始,每月能给市场服务中心上交4000多。不像下面一些乡镇,总是找这样或那样的借口,迟迟不把经营管理权移交给市场服务中心。

  “小韩同志,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是不是想跟我们工商部门再搞一次联合执法?”

  胆大包天的干部不少,像他这么胆大包天又能干成事的不多。

  一个刚参加工作不到两天的干部,居然牵头公安工商和保卫部门联合执法,居然让他干成了公安几年没干,工商几年没干成的事,在公安和工商部门已成为一个笑谈,见到庐山真面目,罗局长忍不住调侃起来。

  “报告罗局,我是来向您汇报工作的。”

  “小韩,坐,别这么严肃。”

  王经理拍拍他胳膊,开门见山地说:“罗局长,在县里开会时我只介绍了一个大概情况,具体到良庄,收购形势更不容乐观。今年春茧,良庄至少应收8万4千公斤,结果从开秤到收秤,只收到3万多公斤,大多蚕农将茧卖给新庵的贩子,算上从良庄过境的,不会低于20万公斤。

  这危害有多大,首先,老百姓受眼前利益驱动,人为缩短蚕茧上族期,大量使用蜕皮激素,售混合茧、毛脚茧,使蚕茧质量严重下降;其二,国家税收大量流失;再就是动摇蚕桑生产基础……”

  抬价抢茧的结果是缫丝厂成本剧增。

  丝贵了,整个行业全会受影响。丝织厂和缫丝厂一旦亏损倒闭,老百姓的茧也就没人收,最后大家一起倒霉。

  可以说定价收购、垄断经营是一种保护,关键国家没把关系理顺。

  如果我养蚕,辛辛苦苦生产出几百斤蚕茧,谁出价高我一样卖给谁。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收茧贩子未经许可经营专营、专卖物品,违反现行法律,属于投机倒把。

  韩博接过话茬,一脸凝重地说:“调到良庄以来,我一直在做这方面工作,一直在做各项准备。从现在掌握到的线索看,情况不容乐观。许多外地贩子,置国家法律和政策于不顾,正在走村串户大肆抬价预订鲜茧,准备明后天晚上秘密收购。有的甚至提前预支茧款,订购鲜茧。一些基层村干部直接参与非法经营,一些无证的缫丝厂也参与进来……”

  由于投机倒把罪政治意味太浓,加之许多以前属于投机倒把的行为现在已合理合法。

  工商总局、公安部下发过一个《关于查处投机倒把案件的几个问题的联合通知》,明确指出投机倒把案件,主要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审查处理,情节严重和重大投机倒把案件需要侦察的才交由公安机关办理。

  贩子一车最多拉价值三四万块钱的鲜茧,实在算不上“情节严重”。

  公安对案件没管辖权,自然不会积极。

  丝绸公司最想管,却没兵没权。

  别看省市县文件雪花般地不断下,要求这个部门那个单位重视,其实最后全落到工商头上。

  职权范围之内,工商有权管也想管,关键贩子连交警都不怕,怎么会怕工商。该跑就跑,该冲就冲。工商执法队伍没什么威慑力,也没那么多人,根本管不住。

  罗局长低声问:“你打算怎么办?”

  过几天要去北河抓逃犯,必须把经费先挣出来,韩博说道:“当然严厉打击,现在的问题是缺少人员和交通工具,人员我想过办法,多次向局里求援,局里很支持,在警力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仍抽调二十名干警去支援我们良庄。联防队员要去几个主要路口设卡,一个路口至少要留一个干警,辖区那么大,人手还是紧张。”

  良庄太重要了,以前没“自己人”,使不上劲,现在“自己人”在那儿当公安特派员,必须堵住。

  王经理说:“罗局长,小韩人手不够,我抽调丝绸系统干部配合他们工作;车辆不够,我想方设法帮他安排。但光有人和车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考虑到后续工作。

  就像你刚才所说,最好搞一次联合执法,小韩抓到一个向你们工商移交一个,你们工商查处完之后,我们丝绸公司立即接手查获到的鲜茧。视情况该罚没的罚没,该按指定价收购的现金收购,确保秋茧收购工作顺利完成,并尽可能确保蚕农利益不受损。”

  工商一样可以派人派车,以前之所以没加大力度查处,主要因为公安不是很配合。

  这是好事,罗局长欣然答应道:“这个提议好,再搞一次联合执法,我可以安排一位副局长亲自挂帅,其他干部从局里和其它乡镇工商所抽调,防止泄密,防止有人说情。”

  韩博一脸尴尬,欲言又止地说:“罗局,我们局里增派二十个干警,加上我们自己一个二十六个,一下子投入这么多警力,要严防死守三天,局里又没这方面经费,要是最后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真有些难以启齿,我……”

  要想马儿跑,哪能不给马儿草。

  罗局长权衡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问:“小韩,罚款返还给你们10%怎么样。”

  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儿我们干,你们只负责处罚,给我10%,当我叫花子,韩博为难地说:“罗局,这次参与行动的不是普通民警,是全副武装的巡警,带冲锋枪执勤。并且打击投机倒把的收茧贩子,不同于其它专项行动。时间太集中,必须连续作战,三天三夜,参战干警能休息的时间很少。”

  “老罗,一家一半吧,这么一来公安干警才有积极性。”又不要丝绸公司再掏钱,再说你们工商确实占便宜,王经理微笑着慷他人之慨。

  蚕茧由丝绸公司统一收购,他话语权很大,主管副县长只是挂个名。

  他开了这个口,实在拉不下脸反对,何况小伙子背后站着一位未来的常务副县长,罗局长同意道:“行,就一家一半。小韩,该我们兑现的我们会兑现,但你一定要把工作做扎实,把量搞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