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好事连连

韩警官 +A -A

  耐火材料厂就是一砖瓦厂,专门生产各种耐火砖。

  当时新庵县有大大小小十几家锅炉厂,需要各种保温砖、异形砖、硫钢砖,手烧炉砖。周边没有生产的,只能去江南采购。一个乡干部把握住这个商机,请前任乡党委书记去考察,在乡里支持下搞耐火砖项目。

  客户就在十五公里范围内,说话口音一样,细谈起来沾亲带故,产品质量差不多,价格比江南的便宜,投产之后横扫新庵的耐火砖市场。

  老卢上任后一段时间,新庵的锅炉厂从十几家发展到三十多家,光近在咫尺的柳下镇就有四家,形成了一个锅炉产业。耐火材料厂的各种砖头供不应求,效益比现在的建材机械厂好。

  效益好,有钱了,厂长副厂长开始考虑企业形象。

  窝在砖瓦厂边上太不像样,交通也不方便。

  乡里同样认为大厂小厂全挤在集市附近不好,搞了一个往思良公路边上发展的规划。

  丁字路口东边民房太多,征地成本太高,西边是一大片地,没人盖房子,就把公路两侧的良庄村六组作为良庄乡的“工业区”。

  耐火材料厂、建筑站、建材机械厂和良庄油厂第一批搬迁。

  结果办公楼刚盖好,厂区没来得及动工,新庵县生产的一个锅炉在外地爆了。死了人,刚开始以为安全事故,调查后发现是锅炉质量问题。

  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伪造检测报告,中央电视台曝光,新庵一下子出名了,调查组工作组一个接着一个,锅炉厂锅炉公司一个接一个关门。

  几十个客户一夜之间没了,耐火材料厂的砖头卖给谁,就这么黄了,留下一栋豪华气派很上档次的办公楼。

  一个跟酒店似的门厅,进去是大厅,两侧是办公室。中间楼道,楼道这个位置的外墙是蓝色玻璃幕墙!

  头上吊顶,地上大理石,墙面刮瓷,墙角踢脚线,门有门套,窗有窗套,办公家具全是从新庵家具市场买的,一套椭圆形会议桌椅就好几千。

  院子很大,有个大花坛,花坛里有假山,搞过绿化,太久没人打理,杂草丛生。

  左边一排平房是厨房和食堂,右边一排平房是职工宿舍,宿舍前有一个篮球场,地面是水泥浇筑的,厂黄了之后周围老百姓全来这儿晒粮。

  传达室不小,去年租给人开过商店。

  老百姓习惯去集市,这里交通方便但不在集市上,没什么生意,开几天关门了。

  良庄人迷信,认为在这地方风水不好,办厂做生意不行。周围几个私人企业老板宁可花大钱买地建厂房,也不愿意从乡里低价购买这片建筑。

  厂虽然黄了,办公楼一直没离人。

  周围几个私人企业搞基建时,租住在这里临时办公。乡里有什么临时性的任务,就把这里当指挥部。农改造,供电局来了许多人,供电所住不下,也把他们往这儿带……

  办公室稍微收拾收拾就能用,桌椅板凳一张不要买。会议室不要太气派,三楼全套间,搞得跟宾馆似的。

  蚕桑指导站已经够好了,这里条件更好!

  “好大。”

  “这里有多少办公室,好好收拾一下,比局机关气派。”

  参观完这栋“恢宏”建筑,回到大门口,王燕小单和小任像是在做梦,怎么不敢相信乡里会把这儿作为警务室。

  这不是警务室,这是未来的“良庄乡派出所”。

  韩博越想越好笑,指着正前方的玻璃幕墙说:“在上面挂个大警徽,房顶安上‘人民公安’四个大字。厂倒闭两年多,马路上的大广告牌广给谁看。联防队人一到,让他们量量尺寸,重新喷个‘思岗公安欢迎您’,‘有困难找警察’之类的公安宣传海报。看看广告牌上的灯有没坏,坏了找人修修,晚上打开,老远能看见。”

  往西是新庵县柳下镇,一条南北走向的省道正好穿过柳下,那条省道是周边几个县市去江南的主要公路,许多知道思良公路西段能连接省道的司机经常从这儿走。

  进入思岗境内,看见思岗公安欢迎您,能树立思岗公安形象,想想是挺有意思的。

  王燕又喜又忧,嘀咕道:“卢书记说治安联防费专款专用,可他一下子给我们塞来三个人。食堂师傅好说,反正要一个做饭的,两个干部怎么办,我们是公安不是企业,不好安排啊。”

  “水电费、电话费、有线电视费全要自己掏,一年下来不少钱。”小单忍不住补充道。

  三个人而已,养得起。

  韩博笑道:“秦师傅做饭,王主任负责后勤,小高和即将来报到同志一起负责户籍管理,卢书记为我们考虑得很周到,这么安排挺好。”

  “那王主任和小高以什么身份参加工作?”

  “老王以前是民办教师,没编制。小高以前是村干部,一样没编制。先以联防队员身份参加工作,回头去养老保险所问问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是怎么交的,帮他们解决一下。“

  这肯定是乡里的要求,王燕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正琢磨有这么好的办公和居住条件,是不是让丈夫每天下班来良庄团聚,一辆黑色奥迪100轿车缓缓开进院子。

  建筑站的车,主要是汪经理和老卢用。

  老卢出去开会办事坐它,敢把它非常霸气地停在县委县政府大门口,下村从来不坐,骑个破自行车,戴顶草帽,搞得很亲民。

  下车的是汪经理,不是老卢。

  刚刚要回的两百万不全上交给乡财政,建筑站同样是受益者,汪经理一样高兴。

  打完招呼,握完手,汪经理从后排取出一个包装盒,热情洋溢地说:“韩特派,这是我们建筑站的一点意思。不是送给你个人的,是送给警务室的。你要下村,要到处办案,没手机不方便。入好了,跟我和卢书记的不一样,我们是9字头,你是139,你是全球通。”

  诺基亚8110,弯腰造型,自动下滑盖设计,今年最出众的一款高端手机。

  全新的,看来是他让人专门去买的。上次去邮电公司给新家办安装电话手续见过,9600,另加入费3000!

  不仅卖得贵,消费更贵,月租费150,市话一分钟6毛,长途估计要一两块,买得起用不起。

  老卢的手机费用报销,老单位的丁书记和钱主任更不用担心话费,他们全有,由于费用太高,全把手机当BP机使。

  人家打过来,看看号码,挂掉,用坐机回。

  实在找不着坐机,接一下,长话短说,不敢磨蹭。

  虚荣心人皆有之,这东西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并且有它是很方便,一直想买,就是太贵,舍不得。

  人说了,是支持警务室工作的,勉为其难收下吧。

  汪经理准备的这颗“糖衣炮弹”很厉害,韩博一被击中了,捧着盒子,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汪经理,您太客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