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请示汇报

韩警官 +A -A

  老上司姜国平从来没当过真正的领导,谈起为官之道却头头是道。

  那天晚上在丝绸宾馆,他拉着说了许多许多,比如尊重老干部,又比如“请示汇报”永远不会错,非常有道理。

  作为新任公安特派员,理应去医院探望下前任公安特派员李顺承。

  之所以一直没去,一是事情太多,实在抽不开身。二是他在南港市肿瘤医院接受治疗,从思岗去70多公里,从良庄去120多公里,太远太不方便。

  探望老干部只能缓缓,请示汇报不能含糊。

  从江城回来了,必须给“联系”自己的局领导打个电话。

  “小韩,祝贺你满载而归,这颗卫星放上天,你脚跟算站稳了。老卢法盲一个,不等于不见人情,事实上在某些方面他比大多干部通情达理。连本带息帮他要回两百多万,他好意思再找你麻烦,好意思再跟你吹胡子瞪眼,不好意思,不可能……”

  吉主任很高兴,自始至终没问要回那么多工程款乡里有没有点表示。

  没问正常,老卢不敲别人竹杠已经很不错了,管老卢要钱无异于虎口拔牙,痴人说梦。

  “吉主任,过几天收秋茧,我这边掌握几条线索,现在的问题是警力严重不足。至于联防队,乡里没让我管,就算让我管也不敢用。他们来自各村,有的家里养蚕,有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养蚕,万一走漏风声就会前功尽弃。您能不能想想办法,抽调点人来帮帮忙,三天时间,最多三天。”

  省经贸委、省工商局、省物价局、省丝绸总公司前天联合下发《关于加强蚕茧收购市场管理的通知》,要求今年全省蚕茧收购继续由丝绸公司统一经营管理,任何单位与个人不得擅自插手收购,严禁跨市、县收购或在边界设点收购,要求全省各市县认真贯彻执行。

  并且丝绸公司赚的钱要交给县里,丝织总厂的利润一样要交一大半给县里,一年几千万,是县里的重要财源。

  因为秋茧收购,县里刚召集经贸、工商、公安、税务,各乡镇一把手及丝绸系统干部开会,过几天交警队和各派出所民警全要上路截堵,可以说这是局里近期最重要的一项工作。

  他要守住西大门,又拿过丝绸公司6万赞助费,必须干出点成绩,局里应该支持。

  关键全县养蚕的乡镇不只是良庄,其它乡镇一样养。

  刑警队有一大堆案子,不可能参与这种行动。交警队要负责主要干道,派出所要看好各自辖区,巡警队是机动力量不能随便抽调,机关干部要下一线参与执勤,这个节骨眼上从哪儿找人去支援。

  吉主任想了想,说道:“小韩,我知道你有困难,但局里要统筹安排,真给不了你太多帮助。要不这样,管段和有户籍管理经验的地方编民警,我让他俩明天就去报到。再跟张局请示一下,你也跟老单位协调协调,看能不能将丝织总厂经警分队尽快编入巡警队。十几个老部下,让高长兴再抽调几个,凑二十个人,再加上你们自己,二十六个人足够了。”

  “吉主任,光有人不行,不能没交通工具,贩子开车来收购,总不能让同志们用两条腿追四个轮子。”

  “车找工商和丝绸公司,我们只是帮忙,经费能要也管他们要点。”

  “好吧,我想想办法。”

  公安是“条块管理”,要向“条条”上的领导汇报,一样要跟“块块”上的领导汇报。

  拨通老卢大哥大,嘟两声,挂了。

  思岗县内打电话有两种资费,城区是市话,乡镇是农话。

  大哥大消费太高,市话一分钟6毛,双向收费,打和接一样掏钱,农话更贵。老卢一般把大哥大当BP机使,果不其然,等了三分钟,他用座机打过了来。

  正在新塘村一个村民家中喝喜酒,那边吵闹,电话里听不清,能感觉到他非常高兴,说马上回来,让先去乡政府等。

  同样吃吃喝喝,但吃吃喝喝是有区别的。

  丝河镇干部是为了吃而吃,老卢是盛情难却不得不去。

  良庄出人才,谁家孩子考上中专中师或大学,谁家孩子在部队考上军校,哪怕不认识老卢都要托村干部请一下。他家请到了,我家没请到,会很没面子。

  多少年的风俗,他不去人家会不高兴。

  今晚结婚的是一个部队军官,在部队办过一次,带媳妇回老家再办一次。这种事老卢必须去,不仅他去,牛部长也要去。

  类似应酬一年不下三百次,换言之,他每天要去村里吃一顿饭,同村民坐在一起喝顿酒。如果实在抽不开身,就请焦乡长或崔副书记代他去。

  天天往村里跑,天天跟村民打成一片,对各村情况非常了解,自然而然会为老百姓着想。

  不像丝河镇领导,老百姓不请他们,没特别重要事他们也不下村。现任书记镇长干两三年,大舅二舅从来没见过他们,直到中特等奖请客才认识自己镇的领导。

  正如吉主任所说,“放了一颗卫星”,帮乡里连本带息要回一笔工程款,在乡里的地位顿时水涨船高。

  值夜班的干部非常热情,又是倒茶又是拿烟,旁敲侧击打听既然有那么硬关系,为什么分配时不想想办法留在江城。

  在大城市工作多好,真要是有那么硬关系,白痴才回来呢。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打哈哈敷衍。

  等半个多小时,老卢和老牛打着手电骑自行车回来了。

  满身酒气,喝得红光满面,手上提着一塑料袋,里面全是喜糖。

  “功臣回来了,明天中午,富嫂酒家,给你庆功。你不抽烟,借花献佛,这个拿着。”

  要回两百多万,乡财政一下子宽裕了,几年没这么轻松过。老卢心情无比舒畅,把一袋喜糖往他手里一塞,同牛部长一起关心起他的个人问题。

  “建筑站严会计说你有女朋友,长很漂亮,说听口音像北方人。到底什么地方人,你们将来怎么打算的。”

  “小韩,人家的喜酒我们要喝,你的喜酒更要喝,要抓紧啊。”

  “卢书记,牛部长,感谢二位关心,我女朋友比我晚一届,明年才毕业,现在说这些有点早。”

  “行,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说事,哎呀,真是双喜临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