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重整旗鼓

韩警官 +A -A

  校园爱情有美丽的过程,却难结出丰硕的果实。

  有人说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是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崩溃,难道毕业了注定要分手?

  韩博不甘心,李晓蕾不甘心,二人都萌生过去对方家乡发展的想法。但是爱,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也是两家人的事情,包括彼此的父母,是两个家庭的相融。

  几经权衡,这个想法很快被无情的现实扑灭了,太天真,家庭、户口、工作、生活……有太多太多困难在前面等着。

  二人心照不宣地选择了“屈服”,谁也不提离别,不提分手,不认为真的分了,不需要用言语表达出来,只要从对方的一个眼神中便可以读懂彼此,这是心灵之间的一种默契。

  “不许哭。”

  “你也不许哭。“

  下周三去实习单位报到,让她提前走会好一些。至少不用她送完自己,又要背上行李孤零零一个人回京。

  刚刚过去的四天,是人生中最幸福也是最难受的三天。

  火车快进站了,韩博五味杂陈,心里很难受很不是滋味儿,轻轻帮她擦拭掉眼泪,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强颜笑道:“穷家富路,放好,千万别搞丢,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鼓囊囊的,不会低于一万。

  首都姑娘是知足的,用她们的话说工资高有的活法,工资低有低的活法,不把钱和身份地位看得很重,至少相对而言是这样。追求的是怎么舒服怎么来,能坐着决不站着,能倒着决不坐着。

  首都姑娘同样不喜欢占小便宜,这一点非常可爱。块儿八毛的小利小惠在她们眼中算不得什么,也不会为万儿八千疯狂。毕竟,从小生活在天子脚下,全是见过钱使过钱的主儿……

  李晓蕾不想接受这样的馈赠,紧抓着他手,摇摇头。

  “我超额完成讨债任务,有提成,三万多。好运是你带给我的,应该一人一半。”

  “这几年,出去做什么全你花钱。韩博,别这样,这钱我不能要。”

  “既没挪用公款,又不是父母的血汗钱,是我们一起赚的。你忘了,我是律师,你是我秘书。听话,放好,不然我不高兴。”

  快检票了,好多人在围观,流着眼泪拉拉扯扯别人不定怎么想。

  他家条件好,那天严会计也确实说过提成的事,李晓蕾不想搞那么矫情,接过来往包里一塞,踮起脚,紧搂着他脖子:“就这么走,我想我将来肯定后悔的。韩博,给我点勇气,要我留下。”

  “毕业早着呢,现在是去实习,明年再说。”

  “我毕业前你不许当陈世美,不许招蜂引蝶。”

  “你要守妇道,不许红杏出墙。”

  “妇道,还三从四德呢。”李晓蕾被逗乐了,扑哧笑了。

  她走了,踮起脚跟吻了一下背起行李检票进站,消失在攒动的人群里。

  人最痛苦的莫过于生离死别,韩博心如刀绞,想起吴奇隆的一首歌,歌名忘了,旋律很伤感,歌词很应景。

  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后,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

  当拥挤的月台挤痛送别的人们,却挤不掉我深深的离愁。

  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却不肯说出口,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却不敢说出口。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面带着微微笑,用力的挥挥手,祝你一路顺风……

  哼唱着,泪水禁不住潸潸而流。

  一个人坐在车上唱了一遍又一遍,唱着唱着心情突然好了一些。

  真正的爱情包含一份怜惜,如果说结束就结束那不能称之为爱情,只是一种感情游戏,或者是一种消遣孤独和寂寞的工具。

  如果是真爱,就能经历时间和距离的考验。外面的世界虽然很精彩,虽然有很多诱惑,但应该相信自己深爱的人,相信付出就会有结果。即使最终没能走到一起,这份感情也会成为永不褪色的回忆。

  读书改变命运,努力工作改变未来。

  听侯厂长的,好好干干,好好学习,破几个大案,拿几个学位,将来调到首都并非没有可能。

  想通了,或者说自己哄住自己了,心情豁然开朗,笼罩在身上几天的离别伤感之情一扫而空,阳光似乎都变得更灿烂。房间出来时退了,行李全在车上,从火车站直接奔长江大桥,过江回良庄。

  下午两点四十出发,一路没堵车,警车过收费站都不用停,五个多小时,晚上八点二十七分安全抵达警务室。

  “韩特派,肚子饿了吧,我去给你弄饭,刚收碗,饭菜正好热的。”

  “韩科长,你太厉害了,一下要回两百多万,连利息一起要回来了。早上碰到严会计,他说在江城没你办不成的事!”

  “开半天车,肯定累,韩特派,你先坐,我去倒水。”

  同志们全在办公室,顶头上司给乡里立下一大功,他们一样扬眉吐气,一个个兴高采烈。

  “王燕,你怎么没去丁湖?”韩博放下包,瘫坐在沙发上揉起腿。

  “我们刚忙完。”

  王燕拿起一本工作记录,汇报起工作:“下午5点36分许,柳下河大桥东约240米处,一辆摩托车肇事逃逸,没过桥去柳下,往东跑的。接到报警是5点53分,我立即让小单骑摩托车去协助抢救伤者,同时收集线索,保护现场,等待交警队的同志。

  让小任在家联系丁湖派出所,请他们上路截堵,并给各村打电话,请各村支书、治保主任等村干部留意肇事逃逸者下落。然后去找乡播音员,展开政治攻势,通过广播敦促肇事者投案自首。”

  良庄的主要公路就一条思良公路,丁湖派出所同事一上路,肇事者只能往南往北往村里跑。农村唯一的好处就是村村有大喇叭,家家有小广播,乡里有什么事一喊家家户户都能听见。

  处置得当,自己在家也就这样。

  韩博从小单手上接过杯子,问道:“后来呢,人逮到没有。”

  “良东村的,二十七岁,家就在附近,在柳下镇一个私营企业上班,有驾驶证,家人听得广播送他来自首,我们把他移交给了交警队。伤者是柳下人,腿断了,肋骨可能也断了几根。小单联系的120,人送到了县人民医院,在我们思岗接受治疗,将来事故处理会方便点。”

  小任把饭菜从后院端过来,放在茶几上吃,刚拿起筷子,新郎官到了。

  新婚妻子这么晚没回去,他有些不放心,骑自行车过来看看。新郎官来接新娘子,不能不让人小两口夫妻双双把家。

  跟同事家属寒暄了一番,韩博笑道:“王燕同志,这次江城没白去,搞了5万经费,先放我这儿。明天上班交给你,去信用社开个账户,存起来。”

  “5万!”

  有丝绸公司6万赞助费垫底,局里对良庄警务室的地方编民警很大方,工资足额发放,不像那些所队需要自筹。有经费就搞单位建设,就可以发加班补助发奖金,王燕喜形于色。

  “沾建筑站的光,你们知道就行了,注意保密。”

  这年头,哪个单位不缺钱。

  王燕扑哧一笑:“明白,闷声大发财,打死也不说。”

  ………………………………………

  PS:校园爱情这一段感觉有些仓促,但主要写警察人生,不能太偏离主线,我写感情戏又是短板,暂时先这样,分分合合,之后慢慢发展。

  

--------r---e--a-----d-----7---6--6------